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顾 偕:心灵庄园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4-30 06:37:29  |  浏览:469次
导读:琉璃姬编语:这不是编语,只是聊聊我与顾总,已经很少写案了,除了能谈谈心的朋友,因为有一次猫做一期有些名气的诗人作品收录时,对方因我是个身份卑微的民间诗人,而认定我写案收录是蹭名人知名度的行为,而拒绝转发并进行了言语羞辱和拉黑操作,从那次后,我对这个诗歌圈充斥着许多欺世盗名的大师,名家,伪诗人而反感,他们并不知道琉璃的理想高度与内心坚守着孩童般的纯洁,此后便特立独行,耐住寂寞在圈外写作,献祭着诗歌同时也对诗歌产生了怀疑,更多则是想服务在民间相识的诗友和90后孩子们写作,也开始萌生一些堕落的想法,顾总鼓励我说,你为什么不写,只是没有身份,你不是没有才华,要写,你是自己的哈姆雷特。而后他又在中诗网和许多诗歌公众号推荐了我,有的诗歌平台因我的部分作品属于自白派,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后现代涂鸦不符合中国传统诗歌读者审美,而不接受,他为此争执,像对待自己的学生,他对我说的时候却不知道显屏对面年轻人,是个性情中人,已经泪流满面。收录了很多期顾总的,并不是因为他是著名诗人,是作协主席,而是他是一位有天赋,有思想,有情怀和胸怀的前辈,回顾十五年写作经历,虽然遭受一些偏见与排挤,但我的老师刀客,步钊,黑非叔,前辈雪鹰老师,李不嫁老师,雪域探客老师,陈敬良老师,潘老师还有很多前辈老师都影响或者帮助过我,又或者直接与间接教过我一些知识。我孤立同时又很幸运,认识顾总的时候,是在一个诗歌群他看到我转发自己的诗歌,他点进去阅读了,之后添加了我,表示很欣赏,也喜欢我做的小酒馆文学,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前辈知道我喜欢后现代,带有现实主义魔幻色彩的东西,也常常分享一些相关的读物,自己的论文,音乐和绘画给我学习。用浮城月老师的话说,我是被诗神认领的孩子,其实诗神从没有认领过我,只是前辈成人之美,我想无论将来是否真的被认领,或者继续保持一颗孩童的心纯粹寂寞的热爱着诗歌,顾总对我的帮助与影响,都会是将来我书写自己的资料或者文学阅历时,重要的一段话。琉璃在此感恩顾偕老师对晚辈的栽培,呵护,鼓励与承认,传承与帮扶。








温暖是种

空虚的闪烁

歌声并非需要

来自倾听

鸟儿的语言谁说

是单调孤独的

丰富有许多早已

不痛的伤口

那里布满了

艰难的甜蜜

和沉寂


——顾 偕


   

1588199686657138.jpg



诗人简介:顾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芙蓉、花城、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及南方日报等全国大型文学杂志和报纸发表长诗20余部;在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文学出版社(中英双语版)、花城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等全国知名出版社出版个人文学专著9部(诗集)。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及香港和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



1588199741311377.jpg





琉璃姬编语:这不是编语,只是聊聊我与顾总,已经很少写案了,除了能谈谈心的朋友,因为有一次猫做一期有些名气的诗人作品收录时,对方因我是个身份卑微的民间诗人,而认定我写案收录是蹭名人知名度的行为,而拒绝转发并进行了言语羞辱和拉黑操作,从那次后,我对这个诗歌圈充斥着许多欺世盗名的大师,名家,伪诗人而反感,他们并不知道琉璃的理想高度与内心坚守着孩童般的纯洁,此后便特立独行,耐住寂寞在圈外写作,献祭着诗歌同时也对诗歌产生了怀疑,更多则是想服务在民间相识的诗友和90后孩子们写作,也开始萌生一些堕落的想法,顾总鼓励我说,你为什么不写,只是没有身份,你不是没有才华,要写,你是自己的哈姆雷特。而后他又在中诗网和许多诗歌公众号推荐了我,有的诗歌平台因我的部分作品属于自白派,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后现代涂鸦不符合中国传统诗歌读者审美,而不接受,他为此争执,像对待自己的学生,他对我说的时候却不知道显屏对面年轻人,是个性情中人,已经泪流满面。收录了很多期顾总的,并不是因为他是著名诗人,是作协主席,而是他是一位有天赋,有思想,有情怀和胸怀的前辈,回顾十五年写作经历,虽然遭受一些偏见与排挤,但我的老师刀客,步钊,黑非叔,前辈雪鹰老师,李不嫁老师,雪域探客老师,陈敬良老师,潘老师还有很多前辈老师都影响或者帮助过我,又或者直接与间接教过我一些知识。我孤立同时又很幸运,认识顾总的时候,是在一个诗歌群他看到我转发自己的诗歌,他点进去阅读了,之后添加了我,表示很欣赏,也喜欢我做的小酒馆文学,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前辈知道我喜欢后现代,带有现实主义魔幻色彩的东西,也常常分享一些相关的读物,自己的论文,音乐和绘画给我学习。用浮城月老师的话说,我是被诗神认领的孩子,其实诗神从没有认领过我,只是前辈成人之美,我想无论将来是否真的被认领,或者继续保持一颗孩童的心纯粹寂寞的热爱着诗歌,顾总对我的帮助与影响,都会是将来我书写自己的资料或者文学阅历时,重要的一段话。琉璃在此感恩顾偕老师对晚辈的栽培,呵护,鼓励与承认,传承与帮扶。




 ▎平行世界不受死亡约束


他们不会把目标改变成歌舞

他们的目光直指永远

阳光在地上一身洁白

星空却是另一种地平线

没有医生来判断生命有多么漫长

无限便是最优秀的统治

你一直得意的现代

竟是他们早已先进的古代

艺术成了最基本的生活

美丽不再需要歌唱

情绪在音乐中行走

所有看到的秩序,都有一种

智慧的色彩


时空仿佛已安慰了所有的历史

鲜花早已失去芳香的位置

这里的战斗只有

永远的进步

文明在继续播种

超越,已是种

没有任何危害的光速子弹

他们对土地早已丢掉了兴趣

空中城堡已组成新的自然

变革使一切事物都得以飞翔

舞台多么虚伪

自由不再会换来英雄

创造始终在前进

社会,已蛻化成了一个

保守而僵化的概念


工作和幸福一起在散步

诞生忘记了结局

生命不需要出示任何证明

政治早被民主彻底遗忘

千年帝国实在是可笑

为什么一千年内还总想着征服

河流远去了便不再回来

就像高山累了,瞬间

也不妨躺入大海

他们的观众就只有岁月

他们从古到今地在作永恒的旅行

穿越是愉悦和愈发快乐的

没有什么可以被价值禁止

灵感已构成一种精神体系

他们不需要钟声来催促

不需要通过睡眠去决定

再会有个

怎样的明天


没谁会告诉你有关死亡的说明

死亡已非常陌生

幸运已无所谓什么幸运

谁都可以成为天使

思想是个庞大的天空

谁也别再妄想

能将不朽击败

他们不知道束缚的滋味

纯洁发展成了一个丰富的系统

古典在表现新的启示

一切都颠覆得不同寻常

有些东西同时还在瘫塌

但迷途不再发现

如同我们这个世界的爱情

永远也不会

天色将晚


但我们的路在太阳反复升起时

仍旧几辈子走不完

而他们的过去,又仿佛

一直是我们的未来

死亡用文字指引着人类的后代

他们可能早已损失了微笑

却能用严厉,带给自己

万世的喜悦


      2018.4.20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webwxgetmsgimg (10).jpg







 ▎过去在哪里

                        

虚无是否需要岁月

身躯全都成了影子

是否阳光会在梦里凝滞

过去便是一处

耗尽了空气的空间


生长仍在迷雾中揺晃

风是你看不见的激情的闪电

越过自己的死亡

你总在灰烬中起舞

光芒从渴望中流出

明天依然蔚蓝

明天总像是大海


我们都有自己甜蜜的废墟

我们总是悄悄在为

盲目的欢乐而震颤

如同叶子遇见秋天便要歌唱

如同火焰碰到温度

就以为世界都是

燃烧的花园


过去会比未来更为广阔

因为千年的河流

已将未来安葬提前

因为过去会让你看到许多??顶

生活都已在那安详降落

宛似大地落满了

不语的星星

一种闪光,便是最让人陶醉

和心碎的音乐


       2015·4·22于广州科学城




 ▎心灵庄园

                                        

你来自哪颗火星

漂流千年仍未使热量减轻

曙光迎来了蝴蝶

微风送走了星星

墓地的出路是否就在海边

灵魂洗浴后

梦想又会焕然一新

在这你珍藏着什么样的月光

人生是否都已走出了

贫困的大地

寒冷全已沉没了没有

爱人但愿正出现在黎明


故事不一定均要那么广阔

所有的精彩

就怕被世俗弄醒

我们在这,道路

便是原地的生长

前进完全可以放弃漫长

就像告别,并不意味

丢失了什么心

温暖是种空虚的闪烁

歌声并非需要来自倾听

鸟儿的语言谁说是单调孤独的

丰富有许多早已不痛的伤口

那里布满了艰难的甜蜜

和沉寂


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

最终没有的地方

陌生将与陌生团圆

安宁又会来安慰安宁

一去不返确实

无法把任何的爱再能留下

阳光忘掉了眼睛

黑暗却看到了

更抽象的前景

你们都将随我于彼岸穿行而去

大海某一天会在头顶飞舞

玫瑰最害怕死亡

却能以瞬间最好的鲜艳告诉你

命运是人类最后一座废墟

夜晚才是

永恒的光明






(图片来自网络)


timg (286).jpg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