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曹 谁:隐藏在深处的王冠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4-20 16:31:05  |  浏览:349次
导读:诗人简介:曹谁,作家、编剧、诗人、翻译家。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开始职业写作生涯。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有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等七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等三部,写有电影剧本《太阳城》《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日、法、意、西、韩等十余种文字。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二届博鳌国际诗歌奖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大诗刊》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诗歌周刊》副主编,现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鲁迅文学院联办作家研究生班。




u=3643745116,1040788653&fm=26&gp=0.jpg




我们把一坛酒

埋入墓地

去年在月下埋入

今年在日下挖出

 

我们在黄昏或

黎明饮酒

看着墓碑上

女人的名字

太阳升起或降落

我们都不知


——曹 谁


   webwxgetmsgimg.jpg



诗人简介:曹谁,作家、编剧、诗人、翻译家。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开始职业写作生涯。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有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等七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等三部,写有电影剧本《太阳城》《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日、法、意、西、韩等十余种文字。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二届博鳌国际诗歌奖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大诗刊》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诗歌周刊》副主编,现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鲁迅文学院联办作家研究生班。


1587371169209306.jpg






▎大悲舞

 

你站在舞台的中央

他们都在推你走向悲伤

有的人在舞台背后为你伴乐

有的人在你身后随哀乐起舞

站在舞台中央痛哭的只有你一个人

 

大舞台在亚欧大陆地中部

你站在帕米尔之巅痛哭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亚细亚人在为你奏哀乐

欧罗巴人在随音乐摇摆

唯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痛不欲生

 

你是世界中一个最普通的人

所有的人仍不会放过你

他们为你歌舞

一齐助你悲伤

直到你绝望

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去为下一个人哀歌


2009-6-14于西宁


 

▎父王金黄的玉米地

 

什么风使你的叶子朝一个方向飘

什么温度让你有金黄的颜色

什么遗传给你天生向着太阳的头颅

什么人对你如此追随

把你的子孙传遍整个北温带

 

九月的玉米地,金黄的色彩

青铜的父王,站在风中

看着这黄金时代的铸像

金黄的牛车载着他

驰向北温带金黄的粮仓

金色的新娘是父王的王妃

 

我感到金黄的光,突然传遍世界

全世界父亲的脸容被金色点燃

青铜铸造的笑容,如此伟大的抖动

玉米,欧亚大陆的腰带

连接父王、粮仓和太阳

太阳,我们共同的父王

 

2005-7-4于西宁


 

▎虎 风

 

半夜我在一阵风中醒来

我又梦到你

那一只在亚欧大陆孤独行走的虎王

我穿行在风中仿佛星星走在夜空

森林边所有的树都在摇摆

我分明感到一只花斑大虎在密林中慢慢行走

 

这些年我所有的梦都是逃亡

不知道是谁在午夜的密林中穷追不舍

最后总在森林的边缘遇到你

一只同样被人追逐的虎王

从前他总在密林中一声不响地走来走去

那一只在亚欧大陆孤独行走的虎王

 

我在石头上静静沉思

为什么我对你这般牵挂

我又看到森林在摇摆

总感觉他在暗暗向我走来

虎的行走是风的来源

在亚欧大陆行走的风是虎王的忧伤

夜已经很深,寒气很重

我等待的虎王却迟迟不来

 

2007-3-26于西宁


webwxgetmsgimg (1).jpg





▎六味马

 

在黄色的大地上

六匹马风一般驶向远方

朝六个方向散开

带着如火般的鬃鬣

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名字

同一个秋天,在六个方向抵达大陆的边缘望洋兴叹

 

如我一般一生奔波的六匹马在寻找什么?

如我一般孤寂的六匹马将在何方会合?

不知在何时他们中的一匹将会陷入一条河流永远不能奔跑?

 

我依然爱他们如深秋般的鬃鬣

仿佛帕米尔山上冉冉升起的火

载着六个谁在一个深夜抵达高地

在这里我可以做一个安详的梦

 

 2007-10-30于西宁



▎火龙驹

 

将沙土沉入水底,将火燃在冰上

我隐藏在水与火中间的隐秘处所

同一只龙进行一场秘密恋爱

 

我的怒火在冰上燃烧

映照在青色的冰上

穿过干枯的牧场

火光在四面的山中涌起

 

我静静地躺在冰上的火中,面对北方

那只龙身上的月亮多么细腻,尤其在晚上

我看到明年春天青海骢向四面青青的草场奔跑

踏着开裂的冰,火在他们头顶闪闪发光

火来自他们,火在去年沉入他们心中

 

2008-1-15于西宁



▎泛火车站

 

火车从东面来,向西面去

火车留下你,带走别人

火车站是从天而降的巨鸟

所有的人都在她的双翼下幻想

 

这里人来人往,却从来没有人住下

火车站是一只空虚的鸟

她落在这里是宿命,再也离不开

每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你在火车站穿过

没有人会记得你

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人,就是没有你找的那个

你千万别停留,也不要理会他们,否则再别想离开

 

2009-8-16于西宁,火车站


1587371217291282.jpg

 





▎六一桥

 

孩子们从小都站在桥上

他们朝六个方向走去

那六条巷子中有他们幻想的一切

那巷子太深,他们再也走不出

 

那六翼的老巷充满笑声

我们只能在远处想象

千万不能进入,进入了就再也出不来

 

我们站在人生苦闷的中心

有六条路可以走

我们在苦心抉择路途

可是又有什么区别,每条巷子都走不出去

 

2009-10-31于西宁

 


▎墓 酒

 

我们把一坛酒埋入墓地

去年在月下埋入

今年在日下挖出

 

我们在黄昏或黎明饮酒

看着墓碑上女人的名字

太阳升起或降落我们都不知

 

墓地中的酒坛是空的

埋入时浑然不知

取出时猛然发现

我们日思夜想的是一个空酒坛

 

2011-5-8于西宁

 


▎隐藏在深处的王冠

 

他们骑着马朝我走来

马是朝着后面

马根本没有蹄

马背上住满猴子

 

我抓起一根长长的藤

藤蔓窜起来成为蛇

冰凉的蛇没有牙齿

蛇把内心炽热的毒液藏在腹中

 

穿过纷纷攘攘的人世我看见大地

穿过莽莽苍苍的大地我看见你

穿过泪蒙蒙的双眼我看见一个王冠

我时刻想做的就是将王冠砸碎

 

2010-5-4于西宁


1587371239406435.jpg





▎挥舞镰刀收割天下

 

我挥舞着镰刀

开始巡游天下

五年前播撒天下的种子

现在都次第长成

正是收割的时候

金色的庄稼顶上是太阳的光芒

他们是太阳的恩赐

所以我是在收割阳光

农人在阳光下挥舞镰刀

他们跳起了镰刀舞

这些粮食我要卖掉

今年就盖起通天塔

我要住在塔顶接待农人

安排他们在世界的田野中种植新的粮食

 

2013/5/16于西宁到太原的列车上


 

▎我要在世界的旷野上为人类弹奏一支安魂曲

 

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有一座钢琴

我背着枪踏着青草来到钢琴前

我要为你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琴声在旷野中流转

人们开始疯狂起舞

他们勾心斗角

他们争名夺利

我要为他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野兽也起舞了

植物也摇晃了

山川开始震动

云雨开始飞扬

这世界上最广大的空旷的原野上

我要为我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我手指在琴键间飞动

我背上的枪也在晃动

我一直弹奏到天昏地暗

我要弹到人们全都倒下

我的手指上都是血

最后在泪如雨下中站起来背着枪离去

 

2014/7/3于西宁

 


▎雪 国

 

大雪把所有的山口都封死

我们纵马在天地之间奔跑

马背上的笑声在风中飘荡

你的唇如野玫瑰一样血红

我的发如黑烟雾一样弥漫

我们在河流的两岸相望

我们是隔着两个人世在张望

我们在古堡的内外相望

我们是隔着两个世界在弥望

我们恍然晕眩

在一瞬间经历爱恨情仇

在一刹那体味悲欢离合

我们同时伸出手

冰雪在指尖传出彼此的心跳

我们就这样并马前行

在这雪国度过一天

从日出到日落

一旦醒来就将结束

这一日就是一生

 

2015/3/8凌晨于西宁


webwxgetmsgimg (11).jpg






▎壶壶喝酒

 

我看到一种小花

双脚就无法挪动

从喇叭一样的花朵我窥视童年

这是我们童年的红酒

拔下来可以吱吱啜饮

我们叫他壶壶喝酒

我们一起在故乡的山中奔跑

寻找草丛中的壶壶喝酒

紫红色的颜色是高贵

甜滋滋的味道是优雅

这是我们过家家的饮品

这是我们走亲戚的酒水

他可以在我们练武功后助兴

他可以在我们打胜仗后庆功

壶壶喝酒,壶壶喝酒

我弯腰拔下来一支

啜吸白色的酒杯口

再也吸不出童年的味道

 

2015.4.20于北京 顺义

 


▎大风歌

 

大风从远方吹来

穿过整个大陆

一块块土地次第翻起

在我们的面前停下

大风吹起你的发丝

我们的嘴唇穿过发丝相接

在这茫茫的人世

我们相爱多么不易

我们在生和死的边际奔跑

我们仰面对着星空说

任百世千劫的大风吹过

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2014/9/27夜于西宁

 


▎美人鱼梦

 

我带着一条受伤的鱼前行

这只坛子只能容下一条鱼

鱼是怎么受伤的?

这个秘密我也想知道

只有破解才能知道她死的原因

我走过千山万水

我走过千年万年

大河穿过大谷

我在一个夜里摔倒在大洪水中

这条鱼从坛子跑掉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人们都说我善良

鱼在此时化为美人鱼

她的两边有伺候的丫鬟

我的头顶上是弯弯的月亮

美人慢慢升起到月亮上

月亮的中间滴下一颗浓浓的露水

我伸出双手抓住

恍然明白前世来生

 

2014.10.6于西宁


webwxgetmsgimg (9).jpg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走在摇摇晃晃的石路

黄色的小花摇动

白色的蝴蝶飞舞

许多事已经模糊

记不清谁是谁非

太阳会一直照下去

月亮会一直明下去

我却马上就要离开

我只希望最后脑中只有你的影像

模模糊糊摇摇晃晃

也许不记得我们的故事

我们怎么相识

又是怎么分别

只有你的笑脸

我希望看着你的脸

消逝在另一个世界

在永恒的宇宙中我们最后一次会面

 

2015/3/11凌晨于西宁

 


▎美人一笑梨花白

 

我们在江山间穿行

乘着风,踏着地,攀着天

美人从我们身边走过

两边的梨花纷纷落下

我们是在探视我们的河山

山上有雪豹

河中有卓玛

我们在心中谋划着战略

雪豹要回到山中

卓玛会进入庙里

我们在河山间穿行

两边的梨花带露落下

美人带着笑迎面走来

 

2015年4月18日西宁到北京火车路过兰州

 


▎人间世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忽闻滚滚红尘的歌声

想起你远去的背影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不禁悲从中来

几乎落下眼泪

转头看到乞丐端着钵子

里面是各种钞票

乞者的四肢残缺

坐在自制的小车

旁边有两个小孩

他正对着麦克风假唱

我收起自己的泪水

丢下一块钱离去

我消失在人山人海中

可是泪还是止不住落下

 

2015.4.26于燕郊

 

webwxgetmsgimg (18).jpg


▎绅士礼帽

  

我戴着绅士礼帽走在街头

这种上海滩和纽约城常见的帽子

让我想起年轻时的爸爸和舅舅

他们都有一张照片

爸爸戴着帽子骑在骆驼上

舅舅戴着帽子向世界微笑

每个男人都想像绅士一样在世上行走

只可惜他们现在只能灰头土脸劳作

我突然把帽檐压低

偷偷擦拭眼泪

我想这次回去

给爸爸和舅舅都买一顶绅士礼帽

带着他们行走在大街上

向着前方脱帽致敬

 

2015.9.14作于那曲,2015.9.30改于西宁

 


▎风中听竹叫

 

我经常从那片老竹林路过

每次都能听到竹子在叫唤

只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今天我又从竹林路过

坐在竹林中倾听竹叫

一扇古老的门吱呀打开

我听到撕心裂肺的呜咽

我见到痛不欲生的少年

竹子节节生长

骨头节节拔断

他在疼痛中呜咽

我听到风烛残年的老人

我听到风雨飘摇的帝国

我听到风中飘逝的誓言

我听到风吹云散的爱恋

人生总是疼痛多过幸福

我坐在竹子下听竹叫

再也不忍心听下去

我起身在风中离去

推开吱呀的门走出

吱吜绞动的齿轮在慢慢地前进

在时光的轮子中我们无法逃避

我慌忙快步逃走

耳边一直响着吱吜的声音

 

2016.12.11作,2016.12.13改于百色田阳

 


▎帝国之花

 

巨大的轮子在天空旋转

严丝合缝札扎压过

我们都随着他旋转

轮子竖立在天安门顶

从一环旋转到二环到三环到四环到五环到六环到七环

轮子竖立在紫禁城里

从燕国旋转到金朝到辽朝到元朝到明朝到清朝到民国

轮子竖立在中华门上

从正阳门旋转到健德门安定门西直门东直门阜成门朝阳门宣武门到崇文门

轮子竖立在长安街上

从京哈高速到京沪高速京台高速京港澳高速京昆高速京藏高速到京新高速

轮子在旋转

插在中轴线上

竖在长安街上

如同鲜花盛开的花瓣

如同贵妃展开的裙裾

十亿人都要围绕着帝国之花旋转

礼法是把内心包裹变形

法律是冰冷的钢条森立

我们在轮子的影子中旋转

我们在里面,转头却在外面

还没有开始,就早已经结束

我们一直转到晕头转向

一直转到头发花白

转到灰飞烟灭

 

2017.11.22作于北京,2018.8.26改于北京

 

1587371336128234.jpg


▎京城的黄金银杏

 

金色的银杏叶落满京城

映照着萧杀清冷的秋风

身着风衣的我手执纸扇

从银杏林走过

京城的冬太冷

京城的夏太热

京城的春太短

唯有京城的秋最好

我们从京城的中轴线上走过

西边的银杏是武烈宜扬

东边的银杏是文教宜尊

迎面的女郎也是高贵的金色

我们穿着金色的铠甲

人生再苦闷都要有金色面庞

秋风萧杀中我们冷面冲过

不成功便成仁!

 

2018.12.11 于北京


 

▎星空中映照的黄金家族往事

 

我在深夜里喝醉

暗香袭人的伊帕尔汗!暗香袭人的伊帕尔汗!

我抓着你的脖子仰倒

抬头仰望着星空

双头鹰在大地分裂

黄金家族的子孙骑马落下

成吉思汗最年长的儿子术赤

在亚欧大陆上建立金帐汗国

术赤的子孙降临在阿姆河和锡尔河间的河中地

伟大的乌兹别汗来到了七条河流交汇的七河地

我们在中亚细亚骑马旅行

我们在撒马尔罕纪念帖木儿汗国

我们在希瓦城追想花剌子模汗国

我们在八剌沙衮怀念喀喇汗王国

布哈拉汗国的乌兹别克人形成

花剌子模的希瓦汗国

安集延城的浩罕汗国

我们从一个绿洲到另一个绿洲

我们从一个城池到另一个城池

长长的驼队中丝绸隐藏

长长的商队中陶瓷碎裂

为什么遥远的风中有忧伤的歌

最后归结为喀什噶尔永远的伊帕尔汗

暗香袭人的伊帕尔汗!暗香袭人的伊帕尔汗!

我抓着你的脖子站起来

月亮从空中倏然划过

黄金地图映照在大地

 

2019.1.20作于比什凯克,2019.2.6改于百色


 

▎碧云寺深处的梦

 

烟云缭绕中坠入香山怀抱

碧云寺隐藏于其中

而我们隐藏得更深

我们从山门进入

一座座院落次递展开

左边有未来,右边有过去

而我们撑起现在的大殿

时间的通道洞开

直抵五方宝塔的中央

我们在云雾中静坐

听到风铃叮当

在恍如隔世中念经

我们进入更深的昙城

我们睡卧在中央

可以远眺红尘的天际线

在梦中我们把未来过去贯通

醒来后明白一切

 

2019.7.1于北京香山

 

webwxgetmsgimg (12).jpg






▎我总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妈妈来北京看孙子曹亚欧非

我带她看前门天安门

我带她游后海什刹海

她都没有说什么

每次遇到服装店

她就要仔细地看

妈妈像所有女人一样

喜欢漂亮的衣服

可是我从来不知道

这时我就仿佛看到妈妈

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她在山花烂漫中奔跑

她为一件新衣服欢喜

妈妈的妈妈就在那年去世

从此她不再敢喜欢衣服

她带大了舅舅

她带大了曹谁

她带大了曹希

把买衣服的钱让我们读书

曹希成为中科院的博士

曹谁成为北师大的硕士

妈妈终于放心了

她在那里挑衣服

我却总是忍不住落泪

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2019.8.1作,2019.8.9改于北京


 

▎让我们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们把天子挟持在京城

然后开始号令天下诸侯

我们坐在中轴线上下棋

所有的诸侯都是棋子

不做棋子的诸侯

都将腐烂在历史的泥土中

唯有十八路诸侯名垂千古

我对棋子们说

请不要怕被人利用

就怕没有利用价值

挟天子而令诸侯

畜士马以讨不庭

然后天下晏然

东方人和西方人成婚

古代人和现代人起舞

天上神和地上人交接

我们的大时代就这样到来

然后我告诉你们

其实京城空空

根本没有天子

可是天下已经秩序井然

 

2019.8.9于北京

 


▎京城中轴线上仰望星空俯瞰大地

 

夜半独自在京城中轴线徘徊

仰望星空,俯瞰大地

坐北向南太息

曹谁是谁?谁是曹谁?

曹谁,字亚欧,号通天塔主

曹,乃东方古老传统

谁,乃西方终极命题

从亚细亚升起,在欧罗巴落下

我们会建起通天塔

大地在起伏,星空在颤抖

我有时想就此停下

在小地方的温柔乡做个快乐的乡绅

无奈空中有人呼唤

我必须站在中轴线上思考整个世界

我醉卧在京城的中轴线上

仰望星空,俯瞰大地

在星野交汇的地方做梦

五百年后人类的通天塔拔地而起

 

2019.10.26于北京

 

1587371405273897.jpg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树叶金黄,阳光金黄

黄衣飘飘,纸张泛黄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戴草帽的少年坐在树林中的枯木

他望着遥远的群山

鸟群在领唱

羊群是词语

他提笔写下

当一个男人不能用刀征服世界时就选择笔

神秘的语言在空中传播

大地开始伸展

天空开始升起

黄金的王冠现出

宏伟的石头将他包围

成为一座高大的通天塔

无论如何你都要建成

无论如何你都要建成

少年从草帽下醒来

他告诉人们他看到黄金的通天塔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2019.10.20作于西宁,2019.10.30改于北京

 


▎黄金诗人

 

你的兜里有几百块时

你在安静写诗

你的兜里有几百万时

你在安静写诗

你的内心装满黄金

你的内心是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你的笔端是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不辜负当时,不辜负未来

故而融合古今

不辜负中华,不辜负世界

故而合璧东西

不辜负上天,不辜负人世

故而合一天人

我们踏着黄金的光芒进入太阳

我们一起住在黄金的太阳中

于是我们占据太阳99%的重量

 

2020.3.19于北京

 


▎黄金战歌——给贝奥武夫和成吉思汗

 

平静、安详与和平

在风暴之前

黄金、钻石与珠宝

在王冠之后

他们纵马奔驰向前

直达高加索之巅

普罗米修斯留下的王冠

在鹰爪上闪着黄金之光

成吉思汗在日出时出兵打仗

贝奥武夫在日落时清点财宝

诗人们会传颂他们的名

美人会彻夜陪他们缠绵

他们在灯火通明的大殿中欣赏

荣耀和权力,美女和财宝

这些闪闪发光的黄金

我们在追逐中老去

虚无的在东方

实在的在西方

最好的不晚也不早

正好会出现

我们在长夜中等待天明

 

2020.3.16于北京

 





(图片来自网络)


1587371432904097.jpg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