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野 兰:女人的胸膛内有割草的声音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3-26 01:51:37  |  浏览:317次
导读:想说的都在诗人作品里了,远握姐,祝福。





故乡的水田

正在摊开二月 

田埂上的黄花

半开半合 

亮晶晶的婴儿

是个证据 

——春天有

鲜红的指甲 


——野 兰


   webwxgetmsgimg.jpg


   

诗人简介: 野兰,原名彭云霞,笔名野兰、橄榄树,中诗网现代诗歌编辑,诗作散发于《诗刊》《诗歌周刊》《长江诗歌》等各纸刊网媒。


timg (3).jpg




琉璃姬编语:想说的都在诗人作品里了,远握姐,祝福。



▎倾 城 


踢掉一只文明的靴子 

众神交出了七丘之城,倾斜的塔 

扶着夕阳,真理之口闭上了 


沉默,是更大的号哭 

蔷薇变成带血的王冠,纷纷的头颅 

捂住嘴巴,母亲的神庙,浮在露水上 

我爱的人,在刀锋等我 


在鸦翅上消失的,春天、海岸 

政 治糖果,美杜莎短裙 

一扇墙饱含泪水,驮着历史的浮云 


万物背对自己,闪电落下之前 

我们是白色的羊群,四处寻找存在的稻草 




▎今夜无法入睡 


夜晚在一只靴子里晃荡 

迟迟不肯落下的,是那年夏天的草帽 

故事有黑暗之美 

悬空的人需要一片灯火,找回影子 


以接近死亡的姿势,松开自己 

另一只靴子,踏着废墟上的月亮 

被踢破的陶罐,生长荒草也生长故乡 


多余的梦,堆在砧板上 

成为刀刃的一部份 

女人的胸膛内有割草的声音 

闭上眼睛,土地消失了,脚印还在 




▎酉时三刻 


雨水让黄昏,变成铁皮屋顶 

远山抹掉了层次,不愿模糊的 

是那些笑容、方言、和清明的杏花 


喧嚣是美的,沉默带着齿轮 

粘在窗户上的人,化成一株滴水观音 


而记忆是黑夜的一部份 

往事持续发酵,一件遗失的大衣 

还存在温暖,象落叶把风留在树上 


你要虚构一个故事,并打开一本破旧的诗集 


timg (2).jpg






▎雨之后还是雨 


雨水茂盛,灯火比目光冷 

更多的雨伞,把人们推向夜晚 


在明朝的小巷,等一声呼唤 

她在一地花瓣中茫然,赤膊 


饮酒的人,在计算我们失去的春天 

丢出几只鸟骸,半个木碗 


做了檐下的鸟巢,空了的 

院落,等一个柔软的人来哭一声 

唱一句郎君呀,戈多没有来


第三个人,随便进出我们的故事 

你是黑暗,你知道深渊




▎挥手间,一场雨过了桥 


老母亲还在阳台收衣服 

木棉花又大又红 

隔壁的夫妻在吵架,吴语软软的 

楼下的人在打孩子,作业本变成了纸飞机 


麻雀三三两两地,在草坪舞蹈 

榕树比去年更高了 

天空抖了一下,车子开出去几公里 


云朵一样的姑娘,也许在三月回来 

也许是四月,也许不回来了 




▎离别词


蓝色的小溪,在笔尖喧哗 

以潮湿的语言,为两岸的蛙声作序 


失去的事物,在白纸上重新生长 


月亮结好了疮疤,千里外 

两行鹅黄的脚印,独木舟上的翠鸟 

云朵和鱼在嬉戏,影子与芦苇再一次缠绵 


当树荫下的彩虹,回到桌子上的茶杯 

我想起了你的名字,一封信写了十年 





timg (7).jpg


▎离别辞 


鹧鸪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啼鸣 

声音如锯子。一场雨下了山 


腐败的事物多于赞颂之词 

桃花抹去玻璃的面孔 

逆行者驮着火车奔跑 

粘在木格子上的眼睛红了 


而屋檐翘起的嘴巴 

有嚼不完的骨头 

道路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消失 




▎别 了


追逐雷和闪电 

海港塌陷成一张虎口 

98个孩子进去了 

98个铁人搬运自己的骨头 

98个浴火的精卫化成漫天大雨 

还有一个疲倦的背影 

要去塞住腐坏的阀门 

只用了19年,他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 

身后的高楼大厦,层出不穷 

它们要遮住,母亲流泪的望眼




▎青玉案 


藏好最后一抹新绿 

硬了心肠 


呈上飞鸟的翅膀 

呈上游鱼的尾鳍 

呈上母亲的心肝 

呈上八大山人朝天的白眼 


呈上自己 

任你胡乱涂抹明天的颜色 

在落泪后,拍向世界的反面 


一块石头,摁不住人间的轻薄 

如何回到中原的怀抱 

千里外,疏篱黄花,仍悬着鹧鸪的哀啼 


timg (4).jpg






▎樱花辞 


从雨水中抽出火焰 

给你一个温柔的黄昏 

交换明亮的清晨 

而春天一次次掩了柴扉 


将芳华挑出镜中 

少女的脸,在花瓣上消失 

归来的人,找不到岁月的温暖 


唯有一树繁花,仍悬着黄鹂的啼鸣 

满山遍野的朝霞 

像生的绚烂,也像死的姿意 




▎梨花谱 


留一片山色,几声黄鹂的小调 

它将故乡的月光 

挑到我窗前 


亮出岁月的白旗,它含泪,它不说话 

它拆开了雨水的衣裳,缝补春天的河岸 


它不像我,藏在道德的破袄里 

它是翻过围墙的少女 

是你的笛音,在我心中划过的波纹 

是我的诗,被你念出的那一声轻笑 


它不说话,看吧,山河锦绣 

破碎的东西,也可以擦亮旧了的日子 




▎黄昏的蓝调 


黄昏的缺口,半个月亮 

让纵横的梅枝,提起一首老歌 


每个词语,都有爱过的痕迹 

从你心中,掏出月圆之日、小巷花窗、 

灯笼、胡弦的调子,驮着星空的自行车 

从桥上经过,碾碎时间的坚果 


你听到的不是故事,是人生 

在耳朵的沼泽里,万物此死、彼生 

一条河流,来回输送着悲欢




▎菩萨蛮 


桃花落下,师傅的光头 

如一颗明月 

犍槌返青,从木鱼里敲出海 

六字真言忽然变成彩色的鸟鸣 


山门半开半合,风进来 

云进来,青山妩媚 

有人顶着松冠,折下了一枝梅 

去挑白石上的流泉 


谁说人间多疾?拿酒来 

半碟山色,一盏霞光 

我且拈花,等少年抬我 

去晃荡石径上的斜阳 


timg (5).jpg


▎离别辞 


落日如陶罐,砸向空山 

有脊梁的事物,和未熄的野火 

把舌头留在风中 


呼唤走失的亲人 

数千年的肺,小心地起伏 

让盲目的群鸟,啄出诗歌与种子 


沿着融雪的方向 

留下鲜红脚印的,是补天的人 

如果鸽哨挂在檐上,他会回到正月初八 



▎不如归去 


远远的,那只灰斑鸠 

在矮树枝上,在无人到达的山谷 

又一次,说起瓦檐上的月色 

树荫下的流泉 

那些油黄嫩绿的山峦,散漫的村庄 


提醒我,竹篱上的丝瓜花 

可解尘世之毒,当我忘了自己 

这思想深处的斑鸠,如母亲的提篮 

把寂静的时光,端到八百里外 


远远的,你听见了吗 



▎二月兰 


它在那里,在鹧鸪的草丛 

在野孩子的脚趾,在母亲的衣襟 


一遍遍,打开星空 

直到风吹过来,世界开始倾斜 

道路和沟渠分不出高低 


人们丢弃道德的铁履,藏好尾巴往前跑 

谁一头扎入泥土 

为低处的生灵,留一把伞 


车辙下的种子,疼得满地打滚 

还要给你撑开一片蔚蓝





▎生下来,活下去 


“你在大雨中诞生” 

舀米的声音再度响起 

她在金漆的灶神前 

抹去了嘴唇的暮色 


往事的窗户裂了一道缝 

八百里外的月亮,仍未结好疮疤 

故乡的水田正在摊开二月 

田埂上的黄花半开半合 

亮晶晶的婴儿是个证据 

——春天有鲜红的指甲 


篱笆外有低沉的犬吠 

母亲裹好了一场雨 

晃荡连绵的青山 

乡关、牌坊、四合院 

捏住一团柔软的血肉 

绕不开的,是自己的影子 


故事垒积起来了,存在是一种痛 

出现或消失——是穿堂的风 

你无法到达那个远方,诞下自己的母亲 

然而她在这里,在尘埃中沉浮 

一生的苦难,因为计划外的孩子 


爱是所有错误的起源 

她在忏悔中,成为老房子的挂钟 

朽坏的躯壳,留给星光、雪粒与虫鸣 

—— 

“春花秋月,夏荷冬雪……替我活下去” 




  ▎雨 水 


这个春天,雨水压住了蛙声 

飞鸟把自己藏在山中 

河岸远离了船只,斧斫过的枯木 

没有长出鸟鸣 


道路愈走愈慢,睡在脚印上的种子

掀开青草的衣襟,远行的背影是潮湿的 


剩下的山峦,虚拟出白云深处的故乡 

背负沉重的屋顶,我们把梦想丢进火炉 

拧干了自己,你还在吗 




▎鹧鸪天 


二月懵懂地踱到湖边 

踱到无人认领的木舟旁 

鹧鸪叫了起来,一整天 


它在草丛里,清点酢浆果 

为低处的事物命名 

把明亮多汁的春天,送给没有翅膀的旅人 


一整天,我在远方的故乡,修补自己 

在故事开始之前,时间是一只鹧鸪 

被它吻过的伤疤,“扑哧”一声飞上枝头 

随山势妩媚地纵横






(图片来自网络)


timg (6).jpg


赞(0)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