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青春诗篇 | 王菲菲:致逝者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2-15 15:14:30  |  浏览:759次
导读:诗人,始终只是孩子,不伸手的孩子,会预警的孩子,会流泪的孩子……即使如此,老猫还是希望王菲菲,能够快乐,健康,茁壮的成长。




简介:王菲菲,笔名木梓,取木梓树端庄、正直之意。1999年出生于定西市岷县,自幼与洮河水为伴,深受家乡古老文化的影响,文笔较为细腻,大多反应真实的生活。热爱诗歌,喜欢读书交流,是文字的初学者,正在努力向上,追逐文学梦的道路上,脚步永不停歇!





《致逝者》


再见,尊敬的逝者

请原谅我在你的墓碑前祷告

逝去的岁月如何给你加冕

凝结成一个高尚的魂灵

千百个雷鸣电闪的长夜

万物蜇伏,人间寂寥

你的房前是绿草如茵

屋后是百花争放

生命却正在此刻静止

生命正在无限扩张


仿佛接到一纸圣谕般的

你通向了一扇不可期的铁门

谁在你的手背上刺青

被深刻的印记,清晰可见

我能否借着夜里微凉的清风

为你答谢生命的恩赐

从此你在黄土下安然

宛如绝尘的落叶




《与岁末》


受着一朵雪花的撺掇。你轻踏过

所有冰天雪地,却还温暖一如最初。

我想知道你为何慌张,

你只告诉我一个苍白的冬天。

这不是一个黑色的夜晚,

月亮与光并肩,你就不会迷失,

在一座石拱的桥上看风景。

剧终谢幕,人群凌乱

或死亡,你匆匆的老去,

不能做任何事去阻止时针逃走。

就把春天新生的第一株青草送给了我,

而你去了陌生的街,没有回头,

离开的决绝。




《你的人间》


麦子和黄土地头之间的长路上,

那把灰尘掩埋住的镰刀永远沉默,

在腊月北风呼啸的嘈杂中。

老屋里,你在炕头躺着,

从一阵一阵的喧闹逃离,出走的决然。


我企图揭露一个你长眠的秘密,

却遇见陌生的灵魂哭泣。

在空气撞击的地方,电闪雷鸣,

所有渐瘦渐削的,被遗留之物包围,

一束白光把你停在永生的黑夜。


你来到这人间,在下雪的黄昏拉上窗帘,

又掀起,去看一只乌鸦冻死在枝头。

沿着夕阳走到马路的另一边去,

车水马龙的,你在无数的人群里摆渡,

把自己寄托在落潮的慈悲上。


你看,你在这人间:

可以自己推开柴门,也可以关上木窗,

妻子在除夕包饺子,孩子们酣睡。

你依然有足够的理由来去,

你的人间。


.




《妇人》


听说,山里的黄土路上掉雪

你要去给儿子的坟头盖一床被

雪水钻进你开了口的黑色胶鞋里

你以为儿子等的焦急

便匆匆迈步竟顾不得冻裂呻吟的双脚


你的家里养了个死尸般的男人

除了烂醉如泥便只剩了打女人

儿子去年冬天死于煤气中毒

就在你盖了给他娶妻用的新房里

从此,在死一样的沉寂中你心如刀绞


你的长发盘成了髻

插着个毫无美感的发簪

臃肿的衣裤裹在身上

遮去了你女性所特有的标志与丰满

你在长路上走的焦急又缓慢


今夜,你睡在了儿子坟边的荒草上

像从水磨边刚解脱的老驴

不胜欢喜




《新岁》


在将死的尘埃外,

不知这时光的烛要燃多久,

剪掉的芯子铺满着一地的狼藉。


于是啊,

有贪睡的人躺在上面,

做着长长的梦。


墓前的菊花来过一次,

秋蝉走了,

无数的魂灵都还保持沉默。


我听过你出走的声音,

含着一朵雪花哭泣的背影,

却仍然意想不到。




《冻住的水管》


一根冻住了的水管

像极了一条没有吃饱的毒蛇

一壶一壶的开水灌下去

一点一点的芯子就吐了出来

我竟然也学会了,面对

一只死物时,笑容有加

心里便不觉得怜悯

也失去了我所谓的慈悲

于是,所有的笑容都凝固

随着一截管子里冻成冰的水

落在一张略显僵硬的脸上

愤怒,哀号,争吵

沉重的摔打,夺门而去

还有虚伪的嘲讽

全是因为一根冻住了的

水管




《羊毛毡》


由于贫穷。所以我偷了一张路边的羊毛毡


它的生命在每一根细毛里流淌,

躺在这毡上,我全身赤裸,烧个不停。

我在想会有怎样的一只手伸来,夺走


这细软的温床。或许

蜘蛛会在我刮风的房子布下罗网,

或者,一只老鼠把尘埃扫进我的头发。


寒风开始大肆呼喊,

在流浪之苦中挣扎。我所羡慕过的荣华啊,

已被薄情的大雪掩盖成一片废墟。


而牛羊归圈,一块毡就着起火来,

身子就灼成了干柴。

僵硬,不敢触碰。





《邂逅黎明》


回去。回去我墓碑下的家,

荒草丛生,没有半朵凄凉野花。

唯一喜庆的,是用我尘世的身体

喂养来的,一株狗尾巴草,

每天夜里准时在坟头歌唱。

我趁着夜色漆黑,

奔跑,穿越一片田野,

沉重的,麦子踩上我的脚心。

我就去到我人间的家里,

轻轻,安一粒在我妻子的枕边,

站在床头听女儿梦中呓语。

然后,我再爬上瓦房的顶,

看一只胡子花白的老狗狂吠,

响彻整个天空,隐匿月亮的一角。

可我还要离开,这里的光

照不出我的影子。

回去的路上,我经过黎明,

借着颗露珠酿了一壶酒。

在黄土下,畅饮。




《春 耕》


睡在深冬的种子,

沉默,穿过母亲纳鞋的针孔。

触摸,黄土的胸膛,

皮肤和骨骼,

河流在毛细的血管奔忙,

落潮不息。翻滚,

在沸腾的泥土里,

去寻找牛羊的蹄印,

架子车的辙痕。

却偶遇一块隐匿去年

禾穗的白色头巾,

带着长发的余香卑微游走。

于是,把坚实的背交给

九重的青天,

身子就扑向了贫瘠的大地。

我不曾亲历过一把锄头的温度,

但它的确点燃了

一座山头。




《关于村庄》


关于一座村庄:

洮河的清水里淹死过人,

屋后的高山从前叫作“金童”,

回乡的栈道上画着牛羊的蹄印,

老房子前出走过一个孩子,

母亲的针线里藏着灶房的炊烟,

这些,都在村庄的梦中流浪。

黄土咀嚼天空的高度,翻腾,

把月亮削圆,在夜幕里挖洞。

我嗅到雪水从岷山的悬崖滚落,

一点点的,渗进白杨的枯根,

万物在寒冷面前绷紧神经,

春天被抛在八万里之外。

关于这座村庄,

当归,芋花,油菜,田禾,

在山坳里煮沸、煮烂。




《犯 罪》


有人在春天的明朗里犯罪,

匕首,挣扎,血污,

全都涌向了一条河流。

一只白鸽被杀死,

在顶楼的水泥地上哭泣,

双翅断折,毛羽褪色,

极小的脑袋看不出,

它在这世间的某个枝头停留。

可是一想到,

它曾在我的房前歌唱,

便觉得自己做了犯罪的同伙。

坐在一个春天的开头,

有人试图用双脚丈量,

这黄土的大地,好为了,

一只死去的白鸽而获得救赎。

却掉进了,

让人惨死的沼泽,

做了一整个春天的陪葬




《死亡不远》


你看,死神在荒草的园子里歌唱,

死亡就奔走的匆忙。

却在一朵黑色玫瑰的花瓣停留,

有人采撷这玫瑰,插在枕边,

就做了一个在天堂的梦。

黄土下的尸骨未寒,

无数的孤魂在世间游荡,

为何是因为生来卑贱,

才做了野鬼。只是,

愚昧的人群啊,死亡不远,

你还是哪里也去不了。




《刽子手》


今天我做了一次刽子手

和其他刽子手不一样的是

我没有大刀和龙虎头铡

仅仅用了一把剪子

就让一条深海的大鱼毙命

豁开鱼肚子的时候

翻腾出来的秽物,喷洒,

溅污了一身,我不止一次的作呕

但还是敲碎了脑袋,剪掉长鳍

不知道没了鳃它要如何呼吸

我突然想到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而我这个刽子手啊

又该怎样让它记住我




《敬白衣》


谁是幸存者。人间灾难

降临的时刻,

一扇古老的城门被锁闭。

为了把伤痛限死在酒精瓶里,

为了不让病毒把生命偷回去。

你问自己什么时候启程,

我知道的,你本只需要

拯救你自己。

从除夕夜的烟花中离开,

沿一条冰冷的铁轨

南下千余公里,

那里是苦难的天堂。

而你,一袭白衣,

像极了西北的天空,

突然燃烧起来的哈达,

扎西德勒!




《诉 说》


直到我偶然从一则头版的新闻,读到

一串来自凛冬严寒的数字,

沾着些长江的冰凌,爬进我黑色的瞳孔。

我才看清了所有的真相:武汉,病毒,死亡,

零点的钟声,正月的祝辞,无声祈求。

一幅地图,绘出地狱之魔行走世间的踪迹,

它把初春新生的青草烧毁。而这个夜晚,

在小径旁无数嘶吼与呐喊的声音里,

我拾来一些祝福在草稿纸上虔诚祷告。

把苍白的名字刻上去,可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一笔囊的墨汁却让我清醒。

俯首大地,在那里寻找星星,

钟摆,火红的太阳。其实,

我所能做的,除了安分守己,便只剩了,

诉说。在我这卑微的诉说之中,

我再瞧见了一次生的怒放,带着

光与火。开放在花香四溢的暖春里。


赞(1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树顶上的向日葵] [琉璃姬] [素颜鸽]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