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李威:我们真的体会到了岁月静好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2-14 17:30:47  |  浏览:212次
导读:简介:李威,70后,成都人。出版诗集《让一只羊活下去》,诗见于《星星》、《绿风》、《诗潮》、《草地》、《环球人文地理》、《青年文摘》等刊物,是网络诗歌论坛《第七行》创建人之一
 



《大海中的巉岩》


突在最前面的

像巨大的、凝固的、凄厉的海浪

那是日以继夜

与海浪搏斗的结果

它心脏部位

有海鸟的巢

幼鸟又刚刚生出了

幼鸟长成飞起

像岩石与海浪激战的飞沫



《杀 象》


上世纪初,英国青年埃里克.布莱尔

在缅甸殖民地当皇家警察

有一次去寻一头疯象前

叫卫兵回去带上枪

带枪本为防身,而不是杀象

大象发疯是常事

疯劲过了,调教一下就好

但当他走出一程,回望

身后已跟了上千名

以为他要杀象的当地居民

还带着切割象肉的刀

和盛装象肉的篮子

上千人欲火灼灼的目光

让布莱尔明白:不杀象是不行了

后来,找到那头已恢复正常

正在安静吃草的母象

布莱尔射杀了它

刹时,象被分割得

只剩一具骨架

作为一名专 制者

就得被治下的暴 民反治

做他们希望你做的事

扮演他们希望你成为的人

满足他们共同的欲望

并为这一切找到充分借口

布莱尔悟出这点,还要晚些时候

此前,他还用象发疯踩死过人

为自己开脱了一阵

直到后来他脱掉制服

直到后来他拿起笔写下《一九八四》

直到他把自己的名字

改为乔治.奥威尔





《嘴脸》


你读诗,我看报

这是个人爱好,你管不着


你吃素,我食肉

这是个人爱好,你管不着


你言传身教,我暴打孩子

这是个人爱好,你管不着


你助人,我损人

这是个人爱好,你管不着


你有原则,我无底线

这是个人爱好,你管不着


你有一个灵魂,我有一副嘴脸

这是个人爱好,你管不着




《学学树吧》


你看树在凶暴的风中倒伏

像在鞠躬

但它从不向着风来的方向

弯腰鞠躬

它向风去的方向

向着风消逝的方向鞠躬致敬

又仿佛一边抗着

风狂暴的击打

一边伸出手臂指给风看:

看呐,你们的归宿——

看呐,你们的下场——


并且送出翻飞的叶片

像给不可一世的风

提前送去的纸钱 




《生满锈的钉子》


它的锈,也是钉子形的

像包裹愤怒的

隐忍和屈辱,也是一个

钉进人世的形状




《冬至日》


一年中这一天黑夜最长

白天最短

所有白的事物都短

拴在一起待宰的母羊

向小羊又挪了挪

用影子笼着它,为让它显得

更短一点

好躲过人们冻黑了的视线




《洗手的水》 


我们洗手的水

也是古代暴君洗手的水

是大地和天空

将水反复洗净


哦,还有雪山

大地上沉默的雪山

有时远远看去

像暗云中透出的天空




《在古代》

 

有个地方,一群人活着的目的

就是死在一个人的前面

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人是不死的

而如果这个人死了

所有人就都活不成了

这群人是如此害怕活不成了

于是更加坚信一个人是不死的

为了消除自己对这个人是不死的的怀疑

这群人活着的最大希望

就是早点死,死在这个人前面




《我们真的体会到了岁月静好》 


走吧,这里没有你放羊的地方

你放牧的每一只羊

都有一把刀子在暗中窥伺

每一只羊都被打上了刀柄的徽记

徽记也会烙上牧羊人的额


你说,可是,羊们走不了啊

那好吧,我留下来陪你

我们谈谈夜,谈谈灯火

我们至少能拥有完整的黎明

拿刀的人要在大天白亮中才动手

心中黑暗的人,最怕黑


羊什么都明白。羊眼神安详

我们真的体会到了——

岁月静好——一日长于百年

一夜,长于很多世纪

后世的人会从矿藏中

从我们的额骨上发现徽记

凭着凶手刀柄的印记,我们的骸骨

从动刀子的人群中分别出来


人们会认出:从前世纪的人类

分为两种。或者,孩子们会说,那时

我们人,在一种像人的物种中

是多么稀罕和珍贵




《“还有一个故事”》 


我喜爱这样的长篇:

一个悲伤的故事讲完

尾声之后,却附加一章

“还有一个故事”:

殉难的主人公又出现了

娜杰日达听一个罕见的

从“那边”回来的人

(他冻掉了大部分脚趾)

讲述他在冰海上一艘运囚犯的船上

见过曼德尔斯塔姆

站在甲板上,手拿一只空碗

空空的碗中仿佛

装着一个人酷寒的醒

囚犯曼氏,国家的坏人

死于海参崴转运营的消息

让这国家多少好人欣喜

事实上,从他被捕那一刻

人们就认为他完了

但他没有完——还有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我们今天还在读

他还活在这个故事中

事实上,很多人

正是从被捕那一刻

才开始了人生——在冰海上

在一只空碗盛着的醒中




《如果你看得见每个人心中的火》


你就会在日暮时分看见

涌流在路上的火,比城市的华灯更多

他们挤在拥堵的街上

淤塞着,随着呼吸消灭

当然,很多的呼吸是浊重的

因此你看见的

是炭灰覆盖下悸动的火流

如果这时有人离弃这城

走向苍茫中的旷野

你看见的就不是一个离弃者

而是炉膛里迸溅出来的一粒火星

是射向晦暗大地的

一个火的信使




《丢失的羊》


那个羊贩子丢失的羊

自己找回去了

羊贩子用三轮车载它

二次前往屠宰场

羊平静的眼神如秋空

悲旷的天地间

没有它找寻的门

它就是一扇门

经过我们这些找寻门的人

但我们却认不出




《开 始》


一群人在广场边上列队

像波浪一样涌动一阵后

平息下来,凝固成方队

排头一人喊“一二三,开始”

他们“一二”、“一二”,喊着节拍

踩着步,走向广场中心

停下,排头那人出列,对大家讲话

大约是指出什么毛病

于是一群人又回到广场边上

列队,看齐,扭头,小碎步,耸肩,又扭头

像波浪一样涌动一阵后

平息下来,凝固成方队

一切又从头开始……

一切又从头开始……

我已看了很久,不知他们要开始什么

甚至觉得他们会永远开始下去

会不会有那么一群人

一生都在列队排练开始

甚至他们自己都忘了要开始什么

如果有,这群人就是幸福的

他们一生都在开始

自然也就远离了结束




《记得加引号》


那个凡事打着人民的旗号

一口一个人民、人民……

的官员,进去了


我一熟人写诗骂他

也是一口一个人民、人民……


我对熟人说,你在诗中

引用那坏人的话

记得加引号

不然我分不清

哪句是他说的

哪句是你说的




《在清晨》


在清晨,在我离开的街道上

反向走过一只黑猫

像刚刚过去永不再来的夜晚

忘在地面的一小部分


它曾在夜里

经过我们洒出灯光的门扇

但不会进入,那一扇扇灯光

像天空忘在地面的黄昏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树顶上的向日葵]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