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呆呆:怎样在漆黑的夜里剪烛,听雨声数落着青瓦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2-06 23:50:31  |  浏览:970次
导读:个人简介:(呆呆)胭痕,女。生于70年代,浙江湖州人氏。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选刊》等刊物。
 

                     

                            



个人简介:(呆呆)胭痕,女。生于70年代,浙江湖州人氏。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选刊》等刊物。





《杏花弦外雨》
 
 
天已经很凉了。许多夏天的孩子,躲在鱼鳞云后面
 
将一片旷野走得深不见底
暮色的大鱼腹部紧贴着窗口
 
枫叶孤独地远着。
秋天已将一根手指搭在江水的弦上

它震出灯盏,那些被人间丢弃的:星星,荒寒中的奔马。替杏花们
死过一次的山水
 
 
 


《眉间雪》
 
 
那是我童年的梨树
春野上薄雾淡绿。溪水宛转,生出些许默片的奇异

奇异。是坡地上那个醉心于萝卜花的农人
奇异。是桑叶覆盖下艳骨的坏念头

那是我童年的梨树
它不需要人陪
每一个经过它的人,都是一片白花瓣
 
 



《白衣》
 
 
陈先生。你要去看雪,建议去宋朝
一个人无处可去
便替雪去杀人
 
雪替换掉他的庭院
庭院中的美人
美人身边的灯烛

雪,将他身边的寂静,燃成一个个深坑。一个人走着走着
也可能。忽然被拉去做了虚空的客人




  
                                    



 


《丹青误》
 
 
如果你去宋城。就去百花弄
寻一间书肆
现在是暮春时节
 
河边长着几丛蔷薇。篱笆微湿,带着旧年的美意
书肆门口站着一棵银杏
 
太阳又松又脆,照得人要浮起来
柜台后有个老人,正在捋他的山羊胡须
 
你要径直入内。只管指着影壁上的美人
说要娶她为妻。她是我外婆,一朵将开未开的水莲
 
 
 


《浮生未歇》
 
 
在秦淮河。夏天在排队
黄昏在排队
 
从江南来的人,排在北方人后面。码头上伶人眉目的油彩调和着夜晚
在曾经夜宴过的地方
 
站着三个替身。一个作揖,一个挥手,一个剔牙齿
站在桥头候人的感觉,甚是款款
你不知道。
 
分开人群的那人,他到底有着怎样的容色
只好说:湖水腥浓,它吻上了白栀子的嘴角
 
 
 



《愿得一心人》
 
 
因为稀罕。
因为花一开就落,夏天刚开始,春天就没了影子
 
因为流水走了那么远,依旧是流水
因为三月里放纸鸢的少年,四月被杏花骗去了江南
 
我不敢想象古代的人。
怎样在漆黑的夜里剪烛,听雨声数落着青瓦
那时候诚实和贞洁是极其自然的事
 
纸张一向素白又美丽
所以。早上去茶馆吃茶,夜里听梅花唱曲,没有你。也能不紧不慢,水到渠成
 
 
 



《小半》
 
 
春日短浅。
坐上云马车打酒的人,初夏才返回
 
初夏有风,旋转成少年唇上青青的短髭
酒杯中。月亮中。密林中。
 
繁花是雪,寒酥是雪,千山是雪
接下来的季节就简单多了
 
秋天收集落叶,冬日足不出户。江山空置
一颗美头颅,到底还是没想好怎么老去
 
 


                               



《人间苍茫》
 
 
跳上一辆大巴去看临县不靠谱的朋友
一路上有雾,有雨

有蹒跚的湖水
暮色灰色的手掌,印上车窗。远山的轮廓不甚清晰

灯盏们也不会随风飘落
田野上,麻雀们多得数不清
 
我还在车上。我不靠谱的朋友就在临县
没有关系。我也是不靠谱的
 
去临县。我可能只是为了去吃一碗馄饨,在临河的窗前
看一眼岸边,正在发情的野楝树
 
 



《灰色的孩子》
 
灰小孩躲在人群中。它可能是溪边的鹅卵石
因为月亮

而苏醒。它可能和我一起
走在上学路上。嘴角歪根芦笙,套着妈妈织的旧毛线衫
它在我作文中出现了三次

最后一次,我们在村礼堂的屋檐下掏鸟窝
巡夜的大人射过来手电筒光
 
我那雨水充沛的故乡。如今已沉得毫无踪影
灰小孩。没有人帮你拂去墓碑上的碎尘。你人间的父母
想来。也已放弃了祝福
 
 



《酒僧》
 
 
在下过雪的夜里。带壶酒去灌月亮
静啊。
说谎话的河
说谎话的两岸
我在蝴蝶的心脏,向着大海的羽翅倾斜。醉啊,单眼皮的月亮
我再往你脸上,撒几滴雀斑
 
 



 
《不会说话的爱情》
 
 
十二月。听说你在院子里堆了一个雪女孩
堆了一座雪房子
还腌了一缸白萝卜和雪里蕻。这样的生活我也喜爱
当落日像一只豹子踱步在楼群
荒原上的红狐狸也在问路:
什么时候遇水
什么时候遇桥
什么时候。遇着了穿藏蓝衫的你
 
 


     


 


《阴天快乐》
 
去养老院献爱心
一楼看不见人,二楼看不见人

三楼老年活动室,看见电视,按摩椅,乒乓球桌,报纸阅览处
没看见人
四楼的老年人最多

大多坐在轮椅上
他们面容模糊,已经抹去了性别
城市在窗外流动着。不断变换着每一间房屋,每一间房屋里的孩子

每一间房子里的时钟
---多年以后,我会翻到这一页:今日。阴天。梧桐叶落在清晨的街道
 



 
《云朵》
 
有那样轻的小镇
也住着那样轻的人

父亲骑马走在古老的书页
一路读出来桃花,梨花,杜鹃还有蔷薇

一条河从远方垂下一直落到少年手中
为什么不轻轻扯动它
为什么不轻轻扯痛它

那里有座山,在爆着玉米花
那里有个大海,哭湿了一页白纸
 
 



《亲爱的朋友》
 
那时候,镇子里的房屋又老又矮又丑
露天舞场放着《恋曲1990》

姑娘们穿着百褶裙
我的朋友白天是百货公司账房先生

晚上去夜市场批发丝袜
下着青雾的晚上。我们走在沿河的风雨廊
 
那时候河水波纹朴素,夜风浅淡
我们不谈诗歌,也没有理想
 



 
《小雨日记》
 
子美。
要变轻的事物太多了,实在没有办法帮它们安排行程

  






投稿邮箱:351807691@qq.com 琉璃姬

  




赞(40)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阿甑] [树顶上的向日葵] [陆青石]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