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包尘:写诗可以让别人转动眼珠子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2-03 17:36:28  |  浏览:952次
导读:包尘老师的诗写,总是趣味十足,诙谐幽默调侃着,表面写的是他自己的生活,文本后面却是众生相,总能以日记体的分行击中你换位思考的心灵。他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幽默诗大师,喜剧都具有一个悲剧的核或者参照。这组诗是选的他作品中较严肃的一组,富有悲观的哲理,叙事和观察,黑色幽默,适合阅读,耐嚼,愿大家读完这组小诗都能有所思,有所得。
 





作者简介:包尘,本名陈义静,土家族,1959年生于湖南湘潭。作品见于《幸存者诗刊》《诗歌月刊》《诗歌周刊》《诗潮》《诗林》《香港流派诗刊》《诗选刊》《杂文选刊》《绿风》《零度诗刊》《华语诗歌双年展》《创世纪》《世界日报》等。


【诗观】写诗可以打发日子,还可以活络脑子,还可以让别人转动眼珠子。







包尘小诗一组(36首)



○一只猫死了

猫是怎么死的
没人知道
我去倒垃圾吓了一跳
从现在开始垃圾桶
不叫垃圾桶
叫棺材



○没有手机怎么活

我每天要给手机
充好几次电
我是手机的救命恩人
也是我自己的
救命恩人


○我也是八面玲珑的主

跟写诗的谈诗
跟玩石的谈石
跟打麻将的谈麻将
跟喝酒的就海阔天空

跟我老娘呢
谈谈养生
愿她活得长久一些


○肉香

在一家狗肉店门口
有只流浪狗
它闻到了一阵阵
扑鼻的肉香


○钓鱼快乐

如果我也用
带倒刺的钩子
钓你的
大嘴巴


○冰冻肉

三十九个大活人
爬进冷冻集装箱
漂洋过海到了英国
就可以上市叫卖了


○寿斑

和一位久不见的老兄
寒暄的时候
他把我脸上的老年斑
叫成寿斑
我听了心里好一阵发紧
感觉他说的是寿衣
寿鞋那类东西


○苦逼人

现在的社会
绿帽子
漫天的飞舞
他在喝闷酒
喝着喝着
眼泪就刷刷的下来
也是绿光闪闪的


○百万富翁

他这样算账
还是感觉不错的
一辈子打了一万天的麻将
平均每天输一百元
他也是个百万富翁


○采访英雄

不管你是兵
还是将
子弹不长眼睛

活下来的
都靠命
就高高兴兴戴大红花





○若为自由故

六十岁的两口子
终于离婚了
手捧着崭新的离婚证
看他俩那个高兴


○搞球不懂

现在好多的医院
比土匪还土匪
手脚擦破点皮
医生就像蚊子一样
想把你的血吸干
从头到脚
从外到里
全给你检查个遍
还问你是大医保小医保
他好对症下药


○深夜来电

深夜接一电话
是老同学从贵州打来的
他说我就晓得你没睡
要么在牌桌上
要么在写诗
我说我也晓得你
酒不喝高不会打电话


○送枯叶

秋天演的第一场戏
是秋风搭的戏台子
主要演员就是树上的枯叶
枯叶们要走啦!
有恻隐之心的人
会放慢脚步多看几眼


○红尘

要怎么来理解红尘
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灰尘
天天在长
长到比你的身子还高
看不见你人了


○大乐队

有些声音听起来悦耳
有些声音听起来揪心
人间是个大乐队
迎亲的
送葬的
天天都混在一起


○乌鸦

我以为只有煤炭
可以和我比比黑
谁知还有大把的人心
比我更黑


○狮子也挑食

梦见一头狮子
它把我们每个人
从头到脚嗅一遍
然后转身就走
这些都没什么人味了


○等吧

烟在烟盒里等着
它不担心没人爱
有耐性的人,不会白等

那棵古树等了上千年
等到了一只兔子


○街头

两只流浪狗
在街头干起男女之事来
若不是有稀奇看
一帮蛋闲的人
这辈子也拢不在一起


○两人床

离婚多年
我睡的床上
一直摆着两只枕头
有时候半夜醒来
迷糊中看到那边没人
我就顺势一滚
填补了一项空白


○爱的步骤

这个是门 开门先开锁
这个是屋子 进屋先进门

这个就是床了
爱人






○风

风在毎一棵草尖上跳舞
这山舞过那山
一浪滚过一浪
可是羊群跑过来了
羊群把草吃光了
只留下孤独的风
窜来窜去
像疯子


○夜曲

晚上唱歌
若能把艳鬼招来
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爱只有天上有
地上正经历磨难

一个人深重的苦难
鸟儿好像都明白
它一边叫唤,
一边往更黑的地方飞


○流浪草

我家门前
有一小块土围子
里面长的一些杂草
不是我种的
它们是背井离乡流浪来的


○莲心

世上有这样的心
莲不觉得苦
但你不能剥


○残花

离开枝头
她这算是二嫁
二嫁有什么不好
随流水去远方


○贫贱夫妻

人世间仅存的温暖
都在被窝里 捂着


○婚姻这根绳索

大多数的人
基本是在一棵树上吊死
然后就便
在树下挖个坑


○喂狗

感情的转移
很可怕
她喂完狗之后
就没见有一副好脸


○乱套

如果世界乱了套
只有更乱解套


○遗憾

终要留下某些遗憾
因为时间都跑了
锁也生锈了
一大串废钥匙
回不了家


○等死

朋友收了一幅画
他拿去请行家鉴定
行家说不值钱
朋友问是不是要等
画家死后才值钱


○大善

一只蚂蚁
把储藏了一辈子的口粮
搬出洞外
喂一头
前来要饭的大象


○阴天

今天是个阴天
阴天里
总有怪事发生
因为阳光不出来
主持公道


○穿过黑巷子

吃完了夜宵
他往回走
但他的影子
不跟他走了




投稿邮箱:351807691@qq.com 琉璃姬


需写评来稿时注明,不薄新人,不唯名家

以稿件能量和质量推送,服务于人民文学


赞(59)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素颜鸽] [徐东风]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