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单想:乡下的夜,积墨成海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1-07 08:06:13  |  浏览:216次
导读:个人简介:单想,河南平舆人,1978年的秋天,生于一户贫农之家。十几岁开始,以分行记录生活,后来为生活漂泊,断写过,十几本手稿也尽失。2016年又重始,日日都写,发表在个人微信和微博上,纯粹为喜欢,为写得痛快且保持原样,旧作不轻易修改。诗观是:诗是诗人内心深处的个人独白。
 




个人简介:单想,河南平舆人,1978年的秋天,生于一户贫农之家。十几岁开始,以分行记录生活,后来为生活漂泊,断写过,十几本手稿也尽失。2016年又重始,日日都写,发表在个人微信和微博上,纯粹为喜欢,为写得痛快且保持原样,旧作不轻易修改。诗观是:诗是诗人内心深处的个人独白。



《碎在地上的花瓣》


你是姹紫的前世

亦是嫣红的今生

那一缕幽香

是轮回而生的精魂

是死亦不休的灵魄


我捧于鼻前深嗅

不只是贪恋

你销魂荡魄的香味

还有一些莫名的愁绪

我们似曾在前世相遇


可能我前世的身份是一场骤雨

冰冷绝情地摧残了你的娇媚

要不然我在这里看见你

为什么你倾城的美会惹出我的眼泪


你自顾自生香不言不语

清风明月般遗世独立

美在掠夺中残缺

唯有香气穿越了重重轮回


这一世

我不再是骤雨

立于你面前双手合十

补上前世的那句对不起



《蓝灰黑之间》



蓝、灰、黑正共舞

差一点就捕捉到的魅

我看到了

但它们却转瞬即飞

速度快过我的反应

一如你递过来的眼神

我总是慢一拍领会


追梦的路上

总是波折交替

遗憾与懊恼转变成焦急

这压抑的心情想要找出口

可在这繁华又冰冷的都市里

连低吼一声都没有场地


过滤掉色彩的世界

沉闷地狭窄了此刻视野

我静静地坐在公园的石凳上

任思绪互撕将我扯裂

黑色的树冠将无奈向天空倾泻

天空默默的抚慰却又如此和谐


幸福可能真的只是一种感觉

正如此刻的我

发现这蓝灰黑之间的和谐

又被立时反转

沉闷的心情即刻轻松下来,

幸福又在这发现里将重重我裹挟



《过日子的人》


溢满幸福的笑脸

令心瞬间柔软

如春风轻拂着湖面

温润着的波纹晶莹闪闪


她未语先笑

象一株含羞草

凝神的双眸里

却有星星的味道


她性情温和

永远不急不焦

如窗台的半支莲

柔柔弱弱却对太阳执着


她也遗憾

自己大字不识几个

一生围锅转灶

去的最远的地方

也就是县城的周遭


可她不苦恼

一个人时

总哼着小调

那些琐碎的日常

在她眼里如音符般美妙


心底流淌的惬意

映出脸上最感染人的微笑

她不懂曲也不识调

却把最简单的日子

赋成了诗   谱成了歌 





《在娘家的夜》


没有星月 

乡下的夜

积墨成海 


很纯粹


没有路灯与霓虹

就看见了夜的原生态 

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母亲的鼾声轻微

踏实到我的心底


那些硬撑的苦累

全在母亲的鼾声里消退 


与昨夜一样的冷雨

下到这里竟成了暖意 


这里是家呵 


这踏实的温暖

不知不觉热化成泪


滚动的黑色的泪

如蝌蚪游弋在水墨里 


这久违的依偎

暖暖的好美 



《无题》



松间明月

石上泉流 


意境无边,长美不休 


古诗者已去仙游

诗魂却在字域里恒久 


2017, 要多看,多读,多悟 


没有庭院可闲步

狭窄阳台已足够 


突然兴起,妙用阳台邀月驻


我要灌满一大盆清水

映下明月来我家逗留


莫笑我逗 


痴傻岁月

我要顽皮个够


月真来了哦,在盆里好清透


你若看到了这段字

请珍惜你能拥有的拥有


如人间味,眼前人,陈酿酒 



《丢了》



你把酒斟满

说多年未见

所有想念

都浓缩在这杯酒里面 


一句话出来 不干也得干


他端着酒

像端着一座山

这一口喝进的东西

承着沉甸甸的这些年


可你却忘了他对酒精敏感


看来曾经的近

没抵住岁月的远

你招待一起长大的哥们

这酒却劝得江湖气满满


有多少陌生横在了你们之间


原来年少的那些年

总结只需寥寥数言

而成长的遗憾

是将彼此无形中拉远


有些东西再也找不见





《楼房里的邻居》


隔壁的女人

在嘤嘤哭泣

中间夹杂着

幼儿的呀呀稚语


一刻钟过去

一小时过去

她仍然在低泣

不知她的悲伤

来自哪里


楼房里的邻居

是最近的距离

却又远得不可思议


仅一墙之隔

却互不相知

谁在岸边

谁在海里



《小幸福》



睁开眼

太阳已出来

亮闪闪的光芒齐开

正春暖着这个世界

休息真好

能自然醒来

且睡得毫无挂碍

关掉闹钟后

是那么安然心惬

好啦

即刻出发

练练腿

晒一晒

这一天不能窝宅



《梨花小记》


梨花开

素白嫩娇

看似弱小却也桀骜


薄薄的花瓣

随风飘摇

丝毫不怕春寒料峭


树树都竞放

素艳而不妖

那是端庄的写照


若说风骨

梨花丛丛笑

那是坦然任说道


生命怒放

素净着展示就好

何须用彩色宣告


她们特别低调

只是难抑甜香的味道

才惊动了这浩荡的春潮





《悟霜之枯叶》


细霜

用它的白

勾勒

枯叶的衰

不带一点感情

只是凉凉地描写


不,不算描写

更像是叶生尽了

霜欲对这残破覆盖

只是收场这种事

霜的无力

与它自己一样苍白


叶繁盛的开场

预测不到

它潦倒的后来

时间无情

时间有爱

不过是以期待为界


叶枯了

被霜埋

它还有什么期待

不过是

被持诗心的人类

用来春的希望以祭拜


你看过四季

有没有看明白

那霜下的枯叶

怎么可能再重来

与其寄希望于来春

不如在今春好好爱



《下一个春天》


想要

多收藏一个春天

纯粹

想多感受一遍春暖


享着

迎春花的金色怒绽

遣尽

萧瑟季节遗下的懒散


这也算

对繁杂心绪的删减


请你不要指指点点

我没有所图

只是

感受上的一点小贪婪


生命若水

需要温度给予的活泛

坚持我所梦

仅仅是因为喜欢


我有心

不让你看见

下一个春天

我会藏在花丛中

偷偷地笑脸灿烂






《记忆里的那一声“砰”》


无需搜寻记忆

只要说一声“砰”

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懂

那是爆米花

香甜在每个孩子心中


那时只要听到巷子里

喊“爆米花喽”的那一声

就会勾起每个孩子的馋虫


玉米,大米,小麦,兰花豆

甚至黄豆都可以崩在其中


崩米花的老爷爷

总是拿搪瓷缸子当秤

一搪瓷缸子是一锅

手工费给两毛钱就行


那锅子被摇在炉火上

也从没在意过要摇几分钟

只是盼望那一声“砰”

馋着那香甜的米花

可以大把大把的放入口中


其实那时我还佩服一件事

就是那老爷爷踩着滚烫的锅子

他竟然一点儿都不怕被烫疼

觉得他勇敢得就像是一个英雄


事隔多年后

在异乡的大集上与崩米花重逢

又是那一声“砰”

一下子把我拉回到故乡的亲切中


瞬间散发出的爆米花的香味

浓浓的浓浓的那么纯那么正

我没有言语

嗅着那香味呆立了十几分钟


还好没忘了拍照

其他的都模糊

只有那崩米花的锅

和带着长袋子的大圆桶

被我收录在相机中

以慰我

记忆里的那一声甜美的“砰”



(图片由作者提供 部分来自网络)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anbo1984 瓶盖猫(琉璃姬)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上海老头]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