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青春诗篇 | 季晗翾:天空对我无所保留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0-18 18:42:45  |  浏览:305次
导读:作者简介:季晗翾,原名王伟,长春师范大学学生。作品散见《北斗诗刊》、《参花》、《武汉文学》、《山东诗歌》等。
 





《平原》

 

阴天。灰黑色,一只麻雀

高架桥正紧急修建,路在雨后坍塌

铁轨延伸出城市的边缘

驶往黑暗的火车晚点十六分钟

平原在白杨树的下坡处倒退

矮脚房,盛开在那里

黛色、绿色,玉米和牧牛

笔直的树,它们队列式地立在窗外

不懂中年男子的疲惫

只盯着那支尚未熄灭的烟

来去往返的火车

究竟磨灭了多少人的梦和坚持

习惯性选择彼此放弃过的方向闯荡

像红土地和黑土地

前者栽种了我的生命

后者培育出的时间良好

治愈了,我的疯

 

 


《清晨》

 

我在一片荒原中遗失夜晚

降落在不知名的地

寒气以千军万马的姿势游荡

 

红色的晨曦

先照耀红天上青灰色的散云

窗外纵横有五种颜色

树的墨绿、天的灰

云的红、红之上的橙黄

再上面是灰蓝

全都被包围在日出的东面

像彩色的兵

 

挣不脱任何有关天文地理的约束

只是经常性在新一天的开始

不知所措

 



《我在一阵车鸣里失忆》

 

关上门。六楼的风从从西边吹来

窗外有两条轨道

 

你知道我是从南方来的吧?

 

老师在台上讲解画幅和帧数学

我在一阵车鸣里失忆

 

关于电影、文学

关于年少的固执和奋不顾身

关于长春

 

经纬网不会放大渺小

除了退缩。

 

天空对我无所保留

 


 



 

《南湖》

 

天空。碎裂成蓝色

飘散一块,遗失一块,一块掉落南湖

 

打捞出嵌入水底的江柳

老水手耷拉的皱纹像是安静的水波

等风吹过

 

游轮里的情话

说了好多年。六十岁和二十岁的都说过

包括我

 

情侣不必深爱对方

恋人不惧情短

 

爱的谜语静躺在南湖幽深的蓝色里

被你渴望,也被秋色凋零

 



《寒露之前》

 

离开寝室不等于逃离

在昨天迷失

羊羔、飘落的白桦树叶、过路人

在冷雨里瑟瑟,发抖

没有预警突然降温,是你

没有一声招呼,突然地消失出我生命里

早在鹰潭,揉碎了所有的期待

而后奔波到长春

于怀念你时错失下一个你

十月的草原和情怀都无限的遥远

寒露之前,除了你

我只剩飘零

 

  


《宽恕》

 

跋涉在长春这座城市

苍凉、故乡、十月,频频躲进我的梦里

凌晨的街很冰冷

生计困苦普通的人。我很普通

 

从垃圾桶里捡出烂掉的枣

用手揩完就吃

旁边是5A级景区,来往着孤寂的繁华

前日的盛举,当对比现在这刻

一个老实的拾荒者

 

斑马线上

红灯时,冲散对面的人流

在人脸与人脸的陌生里逐渐迷失

哪一个会是昨日你?

 

与自身所处的现在促膝长谈吧

罪孽最能宽恕平凡

一个人、一件事、一个人

 

 



《横和竖》

 

横和竖的关系,就像人与狗

不止以行走或者奔跑。人在躺中死亡

狗横着休息,放松四肢

过了贫困的年代,早已若离家禽的身份

宠物。早已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

只是男人躺在凳上,它在凳下

路过的人,垂目看上一眼

它的可爱是有尊严的。它的悲喜

没人在意;怜爱它的人也只能抚摸

说是宠。可是它也只能是横

横着走、横着睡。它主人不会容许它

拥有切换平躺与直立的的能力

没有被关在动物园。想必是很多人

自以为是的仁慈。这时

横和竖一样,狗和人不一样

 

 


《在长春想起鹰潭》

 

日落的地方。在地理名词里被称为西

黄昏的尽头的相反处,是家

一所空房子,厅堂、卧室、厨房

在这里。年迈的稻农是腰间盘患者

木匠和篾匠相互不理解

邻里也不和睦,所有人都以家庭为单位

关心天气、肉价、孩子的成绩

他们相互攀比。楼房和汽车

频频出现在下一代的口角战争里

端午节划龙舟,是村里最团结的时刻

家家出钱、出力。

一张大大的红榜贴在祠堂墙上

写着户主的名字、捐钱数额

后来上大学。我远远地离开了鹰潭

经常在长春眺望日落

想起下山村的家。细数发现

今天是离开家的第211天

 

 

 

《看病过程》

 

携带病体,才意识到自己脆弱

在公交车上小心翼翼,生怕突然夭折

 

去时,我在想,要是平安

愿吃素念斋,来弥补

 

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

无碍。让我多注意

 

出医院。看到一家狗肉馆

点了一大碗。庆祝自己劫后余生

 


 

《错过》

 

在吉盛伟邦公交站,等了半小时

258始终不来。357和116一辆接着一辆

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放弃

不是载我的车。再等也没有用

像是遇见的某个人。你等,她未必会来

你不等,却注定错过

 

被迫地选择了第二条路线

不确定的因素主导着不确定的我们

我没忍住。而你呢?

你就会在车上吗?也许宁愿错过

也不想等来一俩没有你的车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anbo1984 琉璃姬

赞(1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飞鸽] [琉璃姬] [墨兰清雅]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