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韩林子:在山中,我找到了不老之药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0-17 19:52:55  |  浏览:337次
导读:韩老师的诗朴素,苦涩,隽永,深情,有耐人寻味的跳跃,行文如在诗中咀嚼和修真,我读到苦涩处,流露出肝胆与灵气,每个行在这个诗江湖中的理想主义者,都像苦行,一片云遮住了心事,却依稀看到一座诗的水泊粱山……
 



诗人简介:韩林子,湖北广水人,60年代生,75年开始写诗,86年创办并主编《春芽》。91年经济管理专业毕业,93年政治教育专业毕业,99年法律专业毕业。在《知音》《写作》《文学月刊》《鸭绿江》《山东文学》《中国文学》《人民文艺家》《湖北日报》《国防时报》等上百种杂志报刊发表诗歌作品,在全国大赛30多次获奖,90年代出版有《韩林子爱情诗》《韩林子乡情诗》《满怀豪情》《城市之歌》等诗集。为湖北作协会员,中国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华山诗刊》主编,《湖北诗歌》主编。




《下半年,我们都在等》


我敢肯定,世界改变了风向

天气由热转凉,变冷

人心也会变冷

须拿一床床厚厚的棉被,盖上


会有大片大片的草木死亡

等我们收尸,烧成灰

还有大批的牛羊,不想活了

等我们送到屠宰场


天降一场,又一场大雪

一块一块白布,盖在冰冷的地上

想活的人,围在火炉边

等来年,驱赶寒冬的春阳




《在山中,我找到了不老之药》


在山中,我找到了不老之药

平淡无奇的林木

根扎入泥土,不言阳光和风雨

用淡泊名利的石子,把不快压住


在山中,我看见曾经盼望的幸福

一群山羊的脸上,微笑的山花一样

满眼里草叶

我一般朴素,没有奢求


在山中,我发现药里隐隐一点苦

它们是乱蹦乱跳的虫子,躲在暗处

遇见快乐的人和牛羊,就跑

跑时,被站在高处的小鸟捉住





《在田王寨》


在田王寨,谷未黄与我等几人
遇见了一群男女土匪
他们已占山为王
手里棍棒,与我们粗硬的文字一样

为首的土匪是个秀才,名叫熊欣
做过小押司,像梁山上的宋江
一心盼朝廷诏安
做国家的栋梁

但我们不是来诏安的
在文字的江湖上,一样是贼
熊欣没有办法
请谷未黄做寨主,一起把酒吟唱

我们围着桌子,哼着诗
诗里的梅花,在这个冬天里飘香
九儿是个大美女
为充满激情的男人,起身欢唱

可九儿不愿做压寨夫人
放不下,藏在心里的那个情郎
我们劝不了
谷未黄难诉衷肠

我不敢想
拿着他们做好的诗,跟着下山
眼望天空
一片云,遮住了月亮




《在鲁班门前》

在鲁班门前
堆放着很多根粗大的树木
一阵西风吹过
落下人间一大片灰土

走过来一群人
手拿未曾用过的凿子,斧头和铁锯
要还给鲁班师傅
说这些工具落后

他们是一群想写新诗的人
抓一把木屑回家
不用锯,不用砍,更不用凿
就成粘连的诗句




《在一片山林》

在一片山林
寻望我在尘世的另一面肉身
风雨长成一层皮
岁月刻下一道道划痕

尘土不再飞扬
世事飘逝成远去的云
坐在一片干净的草地上
仿佛回到真正的内心

心中的叶子,都长了出来
让鸟和虫子去叫
我不说话
一直安安静静地听




《石头和灰尘》

石头安静,因为它重
灰尘飘浮,因为它轻

石头,坐着不说话
不怕岁月的风吹雨打
不怕脚踢,不怕长时间埋入地下
不怕那些短斤少两的人
在一座天平上,拿砣压它
不以斤论,最好别拿秤称它
有的太伟大
在它的面前,我们不要指指划划
像历史上的一些伟人,或圣人
我们只能尊敬

灰尘,从来不安分
一有风吹草动,以为可以翻身
飘起来,有时飘得很高
想让自己,成为历史的风云
而忘乎所以
像我们,看见或不屑一顾的小人




《我常常是一个到处奔走的苦行人》

我常常是一个到处奔走的人
这可能是命
有时,看似两脚未动
不经意间
又在无声中,完成了一次旅行

渴时,喝几口冷水
阻挡午时高热的气温
在我心里
它们清凉
像四面八方的风吹来
像人间一些正当的批评之声
在一棵大树底下
我们未必感受得到

只是,树叶不高兴
树叶上爬动的几个虫子不高兴
它们不想
掉下来,做我这样的一个苦行人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anbo1984 琉璃姬

赞(9)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墨兰清雅] [李或] [一恩]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