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青春诗篇 | 江水:落日狂想曲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9-17 08:56:46  |  浏览:774次
导读:有的地方似乎有字缺,我读来琢磨了一下,拿捏不准,尊重原创与独立个性,不愿擅改作者的原意,不知道是小白弟弟编辑江水的作品文档时,复制出错,还是江水行文风格是这样,保持原态。感谢少年才子参与诗人酒馆民间诗歌的采编和收录,曾年少过,却未曾狂想过,感谢少年,让已是大叔的我看一眼未看过的世界。
 


 


   

序:嫁给黑夜的女人温柔了黑夜,就像唤醒国王的一千零一个故事拯救了众生。事物的反面未必是黑暗。我把温柔称之为“姐姐”



《落日狂想曲》

白天的最后一班车行出
落日的脸在山边次渐缩进,黄昏敲打着我的头
姐姐,我把你称之为夏日之后的最后一抹暖阳
昏黄的灯聚集温柔月色,你枕着叶芝的诗集悠然睡去
清风滑过我的脸庞,像你拂动的一双翅膀


姐姐,从前有麦田里的两个孩子
一个嫁给凶残的黑夜,一个娶了虔诚的朝阳
你吻过玫瑰的嘴由朱红渐凋褪成樱桃
春天对你做的事情,使你没有胭脂的羞涩
而你嫁给一个叫做黑夜的男人
并和他生儿育女


末班车走进了夜晚
黑夜驻扎于人类的另一面,和每一个懵懂的时辰
窗外望去,群山隐于阳光反面,光线构成灰金色芦苇
姐姐,你又在神圣的怀抱中醒来
用温柔的黑色催生万物生长


下车了,姐姐
黑夜遗失了我的影子,长长的目光长于你的生命
我把有你的日子命名为前半生,后半生也是你

 

 

 


《二十岁的纪念》

黑夜的游走和孩子的游走一样
黑夜让孩子得了软骨病,孩子的懵懂让黑夜增添了几颗星
直到现在,街上的行人也分不清
天上闪烁的是繁星还是霓虹
岁月脚步匆匆,伴随着一阵兵荒马乱远去。
星星哦,你已经死去十年了
昨夜孩子又梦见了你
并认作你为哥哥

 

《桑树的秘密》

桑树每年都盛开一次谎言
从青色到绿色,从不生长果实。
鸽子怀揣着秘密飞进它的眼里,

一双翅膀被厚重的泪水打湿


桑树影子背拈玫瑰,怀里深邃的月亮常在凌晨时候升起
每虔诚盼望一次美丽邂逅,便滑落一颗山上的流星。
这个女人钟情于古老高贵的誓言,
她独自细语,嘴上便跃出纷纷梦境的蝴蝶


桑树年轻时候种下一颗谎言
往后一生便用来弥补遗失的春天


《生之水》

生之水,纯洁的灵魂从大山走来,
祖父是青藏高原,父亲唐古拉山,
摇篮里养育的孩子常常戴月而归
伐木丁丁,梵净的根也卷入嘈杂


一颗种子在风雨飘摇里长大,又死去
她的手指柔柔的抚摸新芽入睡。
扯下昏黄的灯,哺乳。
也追忆妊娠的白,脊背的直


八月南风,雷声催促,事物不计后果的生长。
一个钟情大海的孩子,永远热爱大海
奔涌的流向却是朝阳。众生爱月
她独自戴着浪花的冠冕,闪烁在隐隐繁




 

《浊酒与镜子》


(一)邮票



那个写信的年代,箱子里珍藏了几张陈旧的邮票
老人不会写字,只装了一些故事,和吃过的太多苦
撬开生锈的锁,第一张是一个孩子
三岁那年坐在石阶上,爷爷用枯草教他吹口哨

第二张邮票是两个老人,人老了就喜欢恋旧
两个老人总在电视机前絮絮叨叨,说起一些往事
那些年水库挑水吃,还有地里藏红薯的事
给张某某耕牛,李某某收稻
又说起大姑五岁那一年,柜子上跳舞磕破头的事情
父亲那时只有一岁,总被那些舞蹈给逗笑

每次一说到这些就很难停下来
仿佛他们还是很年轻,我还未来到这个世界上
剩下的几张邮票,都成了下酒的菜
据说,我们不在家的日子
他们总是嚼着这些故事,喝点小酒,就瞌睡去

 

(二)等待


灶头上白猫垒成一团团雪,屋里屋外构成戈壁图案
脆弱的房子,除了红墙灰瓦和发白的相框
只剩下一些瘦如骨骼的柴棍
在炉火里被咀嚼剩下的春天


匠人在屋外敲打钟声,岁月宁静风过无痕
疲惫的眼睛使她快速入睡,皱纹砸进梦池微微漾起青春
在平静的日子里,请告诉凋零花朵
她的爱人在一场战火中化作云霞
也告诉两手空空的孩子
窗外的雪,下得像一场分明的阳光

 

(三)镜子

 

从李耳的灵魂里分裂出一面镜子,我得到的是水

水和镜子分不开,动静是生命的母亲

十月怀胎生出平稳的事物,衬托悬崖上陡峭的冰

 

镜子的一生是他人的写照

比如牛在河边高声吟哞,野花被哥哥,风 所抛弃

镜子沦为见证,记忆仅有三秒

钟情的女孩脸红也破碎于三秒之间

 

镜子用黑夜钟情黑夜,把阳光制造阳光

顽劣的表情也同样按模板刻印出来

善恶美丑藏于他秘密的海水

看破长久的盛及必衰,久分必合

 

铜镜骨骼老去,便只残留下最初的本真

被世事磨平菱角,产生一个鹅卵石的人,光滑的顺着河流长大

适应于任何空气和雨水,溶于土地和森林

当历史霜尘被打破,混沌初开,又回归菱角本初

 

八面碎光照射胸膛,射穿属于自私的心脏

瞳孔比北斗七星还多一颗

那是女人造人时痛苦的泪水,变成的石头

掉落人间产生崎岖的不规则

我必须在一面镜子里重新审视自己

敬畏亡灵、原谅众生


 


(四)放羊的孩子


天要下雨了,放羊的孩子
背着背上的枯草和背后的群山融为一体
黝黑的脚也分已不清是泥土还是皮肉
今天是他八岁的生日,背完这草
他就回家拆开奶奶给的礼物


放羊的孩子哦
总有走不完的泥路,村庄后面还是村庄
而山的另一边也许是一条河流

他的目光注视着什么呢
放学的孩子一个一个都回家了
而他凝视的眼睛像是在闪闪着希望

 

(五)一壶浊酒

 

携着酒壶,就想起大漠孤烟

悔恨、就悔恨吧

那一年,落日灌满了母亲的眼睛

长河披上外衣,流金缕缕

劝君惜取少年时的梦

 

单于说,想看胭脂快乐,故而酒里藏着酒窝

一生过半了,雪山如故,土地如故

迟迟不见故人归来,燕子来时

春天来了,回首望去

窗外就只是下起了雪

 

(六)村庄的故事

 

新娘左手画月

月亮变成她的戒指

孩子右手指月

月亮偷走他的耳朵

梵高的星空枕着懵懂夜晚

夜晚流动着村庄的故事

 

就在昨天,山坡上的玉米悄然成熟

一颗颗瘦弱的骨骼,捧着太阳

爱情也在这里发生,嫁给大山的孩子

也为大山生儿育女

 

太阳是父亲,黝黑的皮肤耕种着一代人

太阳是净土,屹立在古老的东方


 

 

(七)黑夜的公交车

 

昏黄的灯,吞噬每个位置,和带口罩的人。

夜色流溢海水,漂浮的瞳孔都散发着微弱的光。

姑娘手中的栀子花掉落一地被碾碎,即使获得众人的目光,

现实也会把他碾碎

 

有舍便有得,这个季节我常常失去太多

包括昨日的酒水,今日的沉默,明日的爱情

是的,人人都在敲打钟声,道路承载着的文字不知是什么


(八)端午怀诗人


捡起无私的镜子,浪花便明白起来
君子重逢,打湿的土壤溅起模糊记忆
少年饮马青草之上,饱尝桑叶肥沃
剖开空空橘子,腹中一封干涸家书同样干涸

把四季合并成一株植物
青草便是诗人的时代,受困于烟花三月
在寒芒尖端铤而走险
弃余玦茫茫江中,挺拔如苍松落定 游丝飞絮

昔人抱石而去,想到此处,便群鸟静止

呼吸沉默,大江滔滔脱缰而行
帆影渐细,瘦成一缕炊烟。香草入睡怀里
这里也有诗人的脚印,风吹来炽热
烈火涌进我的胸膛,天地一派苍茫

 

(九)往后


我不知道还能否写出这样的诗 
笔尖垂下一颗白云,惊起一面轻纱

少女抱着橘猫,身后跟着一只小黄狗
露珠滑过脸颊,从我身旁走过
橡树下,我们数着昏黄的灯

抚摸着温柔的夜色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少
或许 转瞬即逝
我终究会在一个落日的黄昏里,老去
长满胡子 屋檐旁边的枯树
被岁月精心打理下,也再无杂草,
此时一颗破碎的芦苇映入眼帘

每当想起年轻时候为她写的诗句
便独自坐在沙地,画着一个不说话的影子




作者简介:覃川江,笔名江水。1999年8月8日生于四川渠县。现为四川文化艺术学院2017级设计专业在校学生。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飞鸽] [徐东风]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