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推荐 | 茂华:谁从井里捞起一片水,把槲树的叶子洗白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8-03 20:06:59  |  浏览:647次
导读:
 


          


诗人简介:茂华,湖北省荆州市人,省作协会员,诗词学会会员。以百户笑笑生为笔名在17K、起点、榕树下等网站发表几百万字小说,代表作有《巨蟒》《白云苍狗》《与美女蛇一起修行》等。《与美女蛇一起修行》曾连续几周跃登360网络小说排行榜前三名。出版有诗集《平分线》《古城》等,获得过多种诗歌、散文类奖。现为中诗网编辑,凤凰诗社第二支社社长。



 

《仙》

那些人把闪电捆扎成一束
当礼花燃放
那些人钻进雷声里
放大自己的威严
那些人将风的精灵、雨的精灵
收进瓷瓶,不定时释放

那些人是我的祖父祖母
或叔叔伯伯,姑姑婶婶
他们死后位列仙班
掌管风雨雷电





《打击乐》

凡发声之物
受打击越重声音越洪亮

祖父逃荒时,敲击一只铜盆
从下江到上江,从江北到江南
父亲那一代,总是缺口粮
开饭前敲敲碗,肚子就饱了一半

他们用土法炮制的打击乐
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成吉思汗》

往上回溯八百五十年
一个刚失去父亲的八岁孩子
打着带羊膻味儿的嗝
走出帐篷,对着蒙古高原撒了
一泡也是带羊膻味的尿
那时,草原上空的天是琥珀色
地上的水草是琥珀色,尿
也是琥珀色,因此连神也看不清楚
这孩子一泡长尿,究竟
浇出了多大一块版图




《庖丁》

我的半生经历
现在安静地躺在这里

这一根根肋骨是我爬过的山岭
这一条条血管是我涉过的河流
这肌肉是黑夜的纤维
我在胰脏里划过船,在肺管里躲过了风暴
我把走过的羊肠小路一一翻出来
这截盲肠,是某一次走错了道……

此刻江湖无浪,虎归穴,鸟归林
熊在山洞里打盹
我手持牛耳刀
在一具肉身里翻找记忆







《收割后的土地》

喘着气,些微羸弱,却有母性的笑容
履带式收割机的辙迹
有点深,是剖腹产后留下的口子
我父兄承包这块土地后
每个季节都做自命题
想种瓜种瓜,想种豆种豆,想打粮打粮
土地是生育期女人
他们下什么种,她就会产下什么
可是,他们有时很迷茫
是再种什么呢,还是早点去城里打工




《恍如隔世》

独山,是我前世住过的村子
篱笆、菜园、懒散的狗、驼背的炊烟
都和我有八分熟

背背篓的女人和扛着农具的男人
从水塘边走过,水波像弹簧
把他们的倒影一忽儿拉长,一忽儿缩短

三间土坯房,是我前世的住处
端着一笸萝谷子“咯咯咯”唤鸡的妇人
是我前世的母亲。喂完鸡
她到井上去打水,朝屋内叫一声:
“起床啦,该上学了!”

在独山村游逛了几天
没有人认出我来




《被遗落的豆子》

命运有三:
其一,被一只鸟啄食
或被鼠类当作过冬口粮
其二,在风雪严寒里冻毙
或霉变腐烂
其三,熬到春天(想到这里,她开始兴奋)
成为种子,发芽、生根、成长
秋天生养许多儿女








《樟木垭》

山是染上去的。娭毑说
村里的窦染匠没有把颜料调好
河,进五月后喂不饱,卵石口角流涎

篱笆内,萝卜花正旺
瓜秧子还年轻,却有了胡须
几只走正步的鹅,衬托樟木垭的静
叫人怀想鸡飞狗跳

切得那么薄的熏肉片
灯下一照,有新鲜事物在皮影里发芽
茶树菇和地瓜酒,还是那么厚道

月光是谁弹落的烟灰
铺满羊栏。谁从井里捞起一片水
把槲树的叶子洗白




《记忆中的路西》

运煤的火车像草履虫爬过来
在汽笛的尖叫声里,路西很苍茫
南边是电厂,北边是街铺
再往里,是铁西小学的轱辘楼
气浪把喧噪推出去很远
被切断的大街尾椎,现出豁嘴的巷口
这是路西的老街筒子
胡同里,一些老人摇着芭蕉扇
他们是苍茫的尽头




《去年夏天在铜桥》

桥用金属的记忆,记住了飞来的河水
它们衔来枯枝,在桥墩上筑巢
我们把食物掰成小块喂养饥饿的鱼
鱼欢乐,我们也跟着欢乐
有车驶过时,螺杆把疼痛传给角铁,角铁又传给钢板
我感到桥面在晃动
月亮的羽毛像火山灰,抖落在汽车引擎盖上






《五月二十八日晚想起河姆渡》

一匹去世多年的马,朝我眨眼睛
像死去的亲人与我聊稼穑
我把内心整理好,放在看不见的抽屉里面
然后戴上面具,看着雨把自己种进雨里

如果还有钻心的疼,一定是痛感不够深
搭乘交通工具时,人被物化,成了机器的核心部分
敌意和冷漠是装在罐子里的瘴气
我不经意拧开盖子,溅了自己一脸

五月二十八日晚想起河姆渡
那个氏族公社的成员,是否与我沾亲带故




《命》

佝偻着腰。一只手捂住胸口
仿佛他的手是止痛贴
疼痛
像豆子撒到他身体的角角落落

这是暮年的父亲
他看见自己的骨头盛放、炸裂
像屋前那株鸡冠花

数着从檐头落下的雨水
叮咚!叮咚!
也像钟表上的秒针
咔嚓!咔嚓!
这是他的命,落下一滴就少一滴

这半搪瓷盆水
不知道是他走失的还是余下的
半条命





《搓揉》

许多故事在没有风的午后静静地发散

许多故事——里面没有你和我
在没有风的午后——也许有雨或雪
静静地发散——横向或纵向流动

你顶着一头槐花,还是戴着棒球帽?
穿着素色裙子,还是牛仔裤?
蛾眉?丹凤眼?小臂上有蝴蝶刺青?
身上有香奈儿味道,还是淡淡的枣花香气?

落落,没有别的人能像我费尽心机
把你搓揉成各种形状



《残荷》

广义的河流是载向黄昏的浮云
蝙蝠是广义的鸟
扇动黑纱的翅膀在月光下飞

她在一只金属脸盆里倒入墨汁
然后一屁股坐进去
再拓印到纸上
便完成一幅《残荷图》

当我在她的画上题完诗
蝙蝠已从黑夜之河回游到白天
成一尾广义的鱼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点击次数:647  更新时间:2019-08-03 20:06:59  【打印此页】  【关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