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推荐 | 老井:我是否需要捡起一块石灰岩,去敲打炭堆内迸出的坚果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8-02 18:23:23  |  浏览:730次
导读:
 


             



诗人简介:老井,本名张克良,煤矿井下工人。在《诗刊》等发过多篇作品。出版有诗集《地心的蛙鸣》等。入选过各种诗歌年度选集等。获得过第二届桂冠工人诗人奖等。以底层诗人的身份参与过鲁豫有约等节目,是纪实电影《我的诗篇》的主要诗人演员之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老井诗十首(组诗)

             

 

《再也不会有人来了》

 

我的步幅很快,时间过得真慢

抬起手腕,已是深夜两点

大片的黑暗和沉寂沿地心瞎逛

在巷道的最深处

坐在一根废弃的木料上,关上矿灯 

“再也不会有人来了!”

我刚念出这首诗,片刻之后便听见了

响在寂静内心深处的惊雷,森林倒塌的巨响

大海滚开时的轰鸣。片刻之后便看见了

前方浓稠缓慢的黑暗,逐渐地收拢成

一个男性人猿或女性人猿的身形,

正踩着时间的慢,无声地向我走来

 

 


《煤 火》

 

正在井下干活
 黑暗的巨手忽地一翻
 顶板上就落下一大堆煤
 将他紧紧拥抱
    
 当人们扒出他时
 他已变成了煤
 煤也变成了他
 二者实在难以区别
    
 人们吃力地
 将他和一堆煤分开,抬上了地面
    
 在火炉中焚化时
 他的躯体释放出了
 只有精煤燃烧时才产生的熊熊烈火
    
 与此同时,那堆煤在炉膛内
 燃烧出的火苗仍然是一个男人
 弯腰刨煤时的形象与身态





《检修时间》

 

几个工蚁般的男人,在深邃的井筒里忙碌

清理罐道检查钢丝绳

身挂着长长的保险带的他们

如同捆绑严实的粽子

被时光的火焰蒸煮,从地心的最深处

这黑暗的锅底一点一点地往上浮

开始抬头只能看见井口大的蓝天

慢慢地检修到了地平线以上

目光已经和井口的工业广场一样宽

最后终于爬到了井架的顶端,环顾四野

已经可以用目光中柔软的柳烟

去打捞百里平原尽头,那团正游动在静湖底部

啃食水草的青翠民谣

 

 


《地心的浪漫》

 

煤层松软一些,瓦斯的含量就会大一点

如此多的亘古动植物灵魂,争先恐后地往外涌

肯定会携带一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说煤尘、比如说焦灼、比如说岔怒

没有谁的灵魂可以帮助呼吸

在地心狭小的巷道里劳作 

我们只感到被一种沧桑和悲怆压低海拔

当动植物们的灵魂多一片在体内悸动之时

我们就会脱去一层外衣

没过多久,男人们的身上仅剩下一片树叶

 

“我是否需要捡起一根杂木棒,

去抵挡煤体内猝醒的虎豹。

我是否需要捡起一块石灰岩,

去敲打炭堆内迸出的坚果。”停工的时候

一个诗人的浪漫就以一朵桃花的卓约身态

就在这乌黑,蛮荒的矿洞内通红地膨胀开

 




 

《晚开的蟠桃》

 

牵牛花挪开大平原的寂静往篱笆上爬

一只毛绒绒的小鸡啄破季节温热的蛋壳

鲜嫩的鸣叫桐油般地涂满

我心底的柴扉上

谁在轻轻地叩门,我卷开眼中的草帘

却发现赶回娘家的老邻居翠珍,走错了房门

她丰芙的身躯里揣满了理想的积淀

行走起来已不再轻盈如兔

我一阵慌乱,她一阵尴尬,户外的田野上

有几朵晚开的蟠桃花,正用粉红的小嘴

啄破了春天。“啪”“啪”的巨响,像是有几只

点燃的鞭炮被扔在了,我们心房铁门的前边

 

还有许多的桃花被我一一错过

还有许多埋在地心的积淀需要我去开采

在煤矿井下刨煤时

感觉内心淤积的花香已高过,脑中冰冷的雪线以上

我遍体上下,淌出许多乌云一样地绵软的虚汗

 

 


《廉租房》

 

2011皖中大旱

禾苗和辣椒伏在田野里不动

市场上的物价和

股市荧屏内的绿色植物飞速上涨

乡野上一缕枯瘦的炊烟

搓着干瘪的麦穗,城市里 两个恋爱的男女

准备以三百年的工资做抵押

去订购精致的巢穴

 

大旱大旱,阳光无边、阴凉不见

房价房价一路上扬。高耸入云

我女友美丽的脸在一夜间变成荒原

我父母湿润的笑容里,掺上水银和黄连

大地上滚动着大团的燥热与无奈

我还是躲到清凉的井下去吧

穿着窑衣、拿起铁镐,井底刨食 、地心修炼

一心只采眼前煤,两耳不闻地面事

假如遇到敢砸到我 ,敢掩埋我的那堆矸石

那就说明我下辈子的廉租房 ,有了着落

 



 

《化蝶》

 

干完了一般的活

坐在巷底的铁轨上,等待交接班

 

邱六说:“我猜今天地面上,

一定是个晴空万里的日子。

晴朗的晴、  空荡的空、 万恶的恶 ,

里海的里。”

 

二毛说:

“地面一定是个大雨瓢泼的日子,

弟兄们上井就一定能看得到,

邱六的老婆正穿条花裙子站在、

碉堡一样厚的乌云里,

端着巨大的水瓢往下泼。”

 

“一个两个的不是想上窑、

就是想别人老婆,

也就这么大的出息了!

告诉你们哥哥我现在只想

和本矿电视站的播音员柳淮丽、

同时变成两只彩蝶,

相互追逐着跃入到乌黑的煤壁

再也不出来。等到后来人开采!”

说这话的是满脸稚气的青工江小帆

 

 



《坐井观天》

 

淮北平原上煤矿很多

落日沿着那座井筒调零至地心

月亮又是扒着那座井架爬上来

我实在是统计不出来

 

每日在地心深处劳作

我只是凭着不远处井筒的战栗

就察觉到了黑夜和白天的交替

 

春天里煤壁花瓣一样柔软清香

冬季时瓦斯马峰一样在工作面上乱窜

夏天里整片巷道变得像一条湿漉漉的蟒蛇

秋天时成熟的煤炭豆荚一样炸裂开

 

在地心深处坐井观天的我

像一个久经沧桑的老农

通过阅读煤炭这部旷世的大书

就能感应到踩着自己头颅走远的季节脚步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某日我轻轻地吟出以上的句子时

连一直扳着面孔的地心岩层中间

也有了细小的动静

像是有谁正从中间爬起来

 

 



《地心的戍卒》

 

打眼   放炮   出矸石

只要一下井便是如此

时间一长,便觉得我们的躯体和周围的

凿岩机   风镐   矿车有些相似

敲打一下自己咚咚作响的胸膛

工友们指指旁边的物件说:

我们还是开口拉呱吧   再不发言

大家真的变成了它

 

出矸石  和泥  搬瓦石  砌墙

粗粗算来  几个月来

我们已经用了上千吨的水泥和瓦石

不知不觉中巷道已经前进了三百多米

三百多米在万里长城也算是

短短的一段吧

这么说我们筑的是地心的长城

在下就算是当代的万喜良吧

 

但草原铁骑何在  边关戍卒何在

狼烟烽火何在,说这话时我们的脸上

都镀上一层发绿的铜锈

有的人恨不得插翅飞上地面

去会见自己的孟姜女

有的人把躯体直往巷道里挤

仿佛真要当那万里长城中最柔软的一段

 

 


《贝壳》

 

眼前的煤矿黑茫茫的

一排洋楼像是生产报告的标题

 

多少年了,有人在大地深处挖炭

有人在大地表面攉雪

 

淮河边,运煤码头漆黑而忙碌

我捡起一只蚌壳,它苍老、斑驳 、易碎

像捡起这只蚌壳的我

不远处,轰隆隆的撞击声传出,矿车蜂拥而上

它们是装满了沧海桑田的

另一种贝壳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点击次数:730  更新时间:2019-08-02 18:23:23  【打印此页】  【关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