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推荐 | 天涯刀客:用远行代我生一种病, 用病代我还乡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7-30 21:16:08  |  浏览:1172次
导读:
 


  



诗人简介:湖北诗人天涯刀客,湖北孝感卓尔镇桃花驿人,现居于武汉市,琉璃姬(瓶盖猫)老师。


琉璃姬(瓶盖猫)编语:老师的诗是有质感的,像东方雕塑,向内受力。每每读来,有惊叹号。在老师的诗写中,思想和审美是凝练和坚定的,一刀一字是深情,此刻诗不止是表达,更像文明。读者眼前呈现厚重的历史,国学,人生及远行,或是某种回归中的使命。词中美学,诗中风骨。是小猫诗写和前进的学习模版和方向,感恩老师教我诗的担当,风骨,凝练,意境和善良。琉璃学习,分享,推荐诗友们阅读。





《怀故人书》

月自临波水自平,
川江走马看烟尘。
大道如铁叹春满,
小河无桥惜水深。
士别三日厌天长,
醉饮还乡又一年。
昔日同歌度春暖,
琴瑟琵琶听潮生。
南宁树高蕉林密,
海自洋面映防城。
营地落叶叹秋寒,
草上履迹伴枪眠。
总有长车过江南,
灯照尘衣月照人。
离歌最是别时起,
自此长山不相见。




《开往春天的地铁》

从时光的洪荒中穿越而来,
从历史的经卷里奔袭而来,
从轴卷的墨迹中渲染而来,
从喷薄的辰光里夺路而来,

让我们乘坐开往春天的列车,
穿过那些掩埋着英雄骨殖的莲台,
一起将照耀城堡的礼花点燃。
来吧,用我们欢庆节日的焰火,
点亮地心的灯烛;
让我们掀开江河的蜡封,
晒干埋藏千百年来丰收的麦种。

让我们凿开沉浸在洪荒中的坚石,
画一幅 高山流水水墨丹青;
让我们漂洗净远古城堡的厅堂,
迎接五湖四海的友人。

让我们培育古莲的胚芽,
盛开蓬勃生机,引渡迷茫的尘俗;
让我们展开宽阔的胸怀,
拥抱孤单的生灵。

让我们变幻七彩的虹光,
穿越岁月的轴心,为青春指明航标;
让我们突破城堡的洞穴,
追寻远离市井的烟火,
破解临近乡土悬念,
来吧,一起来吧。

允许我们猎取地狱的火种,
照亮通往光明的道路。
让我们挥动肃穆中的重斧,
劈开紧锁梦想的僵绳!
来吧,跟我来吧。

让我们乘坐开往春天的列车,
去迎接一个古城荣光的新生。
让我们张开梦想的翅膀,
去绽放压缩在青春中的动能。
让我们乘坐开往春天的列车,
穿过那些盛放光辉的青春据点,
共同将闪耀城堡的朝晖留住!
来吧,一起来吧。




《花匠》

我是名雕琢的木匠,
专做雕塑细节的勾当。
手艺不错,体力还行,
年龄还不算太老。
因没了雕花的梨木,
就此下岗。
现在正准备着,
做一名照看园子的花匠。
我要为园子里那些坏掉的部份剪枝,
剪掉那些霉烂的镣铐,
腐蚀的习性,丧失灵性的口号。
剪去揶喻,敷衍,咒怨和空洞的说教。
剪去那些无法尽诺的虚假,背叛和贪婪。
剪掉枯黄的枝叶,破损的伤口,
肮脏的交易及良知的缺位。
剪掉强压在枝蔓上的疼,
无力抗争的担负及荣耀。
并为枝蔓扶药,让痛养伤,并为根须培土。
让清新的气息自由通畅。
我要剪掉最上面的部份,
让那些虚荣失去养分。
让阳光穿越林梢,透过叶障,
直达泥土的底层,照耀每一寸尘落。
让每一个枝蔓都能共享平等的赐予。
无须感恩。
我要剪去生命力过盛的枝臂,强加的梱绑,
上下左右的特权,面北朝南的方向。
散落的离别,枯朽的根须及飘零的梦想。
让土地肥沃枝冠繁茂叶络清翠,
让果实生长成金黄的模样。
我照看的园子那些树名叫中国。
那是我们未知的阳光。
花匠们,乘枝叶清翠,花朵年少,
让我们一起来剪枝。




《问津书院》

夫子,由那些没人气的庙宇下来吧,
儒学是碗温热的鱼汤,放满中庸的老醋。
时间是只疲惫的鞋子,劳累过度,
从你长满桃花的马車旁路过。
你的书简是些晒不干的谷子,
渗染邀功的文采,在王候的袖边乞讨。
夫子,问津的渡口是你错过的一片的竹林,
回車埠是你提在手上观望的-盏灯.
晒书山是只老猫,只轻轻一跃,就落到了岁月的水面。
你在砚石上磨墨,在讲经台上授经,
在坐石上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然后在东门上写下 :
道冠古今,
在西门上写下:
德配天地。
夫子,时间是只秃羽的毛笔,
穿着道德的袍子,待在伪善的的椅子上正经。
你在庙里讲经,在经堂行礼,
在树上筑巢,骋那些多金的粉丝作弟子,
叫史集为你粉妆空间。用儒学为你活血,
用论语为你通气,穿伪善的马甲,用礼教为你生养子祠。

夫子,儒学是圈养在权贵身旁的的一驾牛車,
需求是他的食品,利益是他的居所。
问津书院是挂在邾城墙头的一盏破油灯,
你是块青石,围住愿景的入口。

夫子,你行走的六国是筐不熟的桃,
用论语漂洗过后,就化为一群干净的蝴蝶,
在庄周的梦里老去,在明阳指尖飞回。
夫子,拜托,
就此别过。






《千岛湖,一朵归隐的莲花》

我要扶着万历年间的小西门,去水下阡陌,
进入隐居在千岛湖底的村落。
用乡音建造牌楼,用断瓦记录那些守贞女子的花絮。
千岛湖,一树隐居的花簇,
用腐朽的泥潭埋藏残缺的真象,
用鱼虾的舞足丈量历史门轴的沉甸。

在淳安,师爷是一种模具,量产,流水作业。
低廉,正直务业,小可为郎中塾师,大可为相府座客。
纸上谈兵,短兵相接,兵不应诈。谈的都是国是。
万历年间,久旱,无雨。万历是个好木匠,不问朝政。
国事都变成手间刨花,轻语细言,
一层层褪去外衣,象后宮们的胴体。
轻香,芬芳,迷醉,不胜酒力。
在淳安,唐宋元明清,印章清晰。
盖的都是徽式大宅,宅居的都是大硕宅男。
篆刻明朗,象饱满的谷穗,
金黄,辽阔,明亮,闪烁,是满天的银汉星河。
那些牌坊,便是旧时女子隐忍的勋章,或是心灵的墓场。

我们一说沧桑,沧桑的词罐便碎了。
破解成满地诗词的瓦砾,古井,牌坊,
岳庙,忠烈桥,城隍庙等等,有待时光的扫掃清扫。
我们一说遥远,遥远的门洞就打开了。
千岛湖,一朵隐居的莲花,躲进忘川,用水珠沉默,
最终躲不过名利的秀场,被虚荣的眼晴采摘。




《百步亭,用鹤香暖炉,用梅影度夏》

我要用零落的花瓣赞美江南四月,
用她淋浴时半隐的矮墙洗手,
洗干净躲藏在谷壳中的琐碎,
并和系在琐碎绳索上的慌乱对眸。
并用它牵鹤散步,准许它风声鹤恹。

我要用游园命名梅枝,只有梅影,
才配得上你彻骨的冰凉。
散放的花枝蹉跎着天空,
天空是去乡试的秀才,驱驾着云朵的马车。
月色是座青楼,灯是种诱惑,
梅影是种在骨头上的一瓣玄机。
且落泊,且幽香,并且沉默着归隐。

没有桃林,桃花在乡村养颜,顺带孕育种子。
你用树木垒砌城堡,象畅享欢乐的三国游戏,
是半厥旧词,一半裙摆光鲜,
一半在荷叶间潮湿。

你用舞蹈和胡琴妆点的回廊,
是府河用鹤声送来的没名字的女子,
眉目清秀,玲珑,书卷,词曲婉约。

我在菜市饮酒,并挤进皮匠铺的锤声中,
同半市街的昔日划拳,并且饮空回忆。
我用天空命名那些我敬重的女子,
她们面容娇好,
是沏在茶杯中的半个江南。

己经没有梅了,
梅影是我忘却在时光布景上的果子,
并且生疏,并且遥远。
半市街在江畔醉倒,象根老去的扁担。

只有鹤影,才配得上你的凝眸.
你是云梦古泽遗下的-句旧词,
花颜半老,眉眼宁寂。
是养在深闺的女子,不识人间烟火,
并且幽香,并且沉默着归隐。






《梵歌》

菩萨,我要绕过莲花,
穿过你布置在扶桑花下的灯海,
从一朵花瓣闲置的窗台上,
读出一种潮夕的光芒。
用光芒的麦,续时间的炉火。
时间是岁月河床上的一幕楚戏。
水是种喻言,
是种在生命叶络上的几亩稻,
是我用关爱的目光
无法抵达的亡灵的港口。

我要绕过月光,从繁星的河流中,
抽几簇时光织造的锦铂,
用锦铂的柔绒隐藏光阴的柴门
无法遮盖的黑暗。
黑暗是放逐在天河边狂爆的驽马。
是恶的乡愁,是被惯坏的光明的兄弟。
是被放逐在掌灯的黑洞中,
被宇宙洪流匿名的导航者。

我要绕过念想和夏天,
用一曲韵律轻凉的梵歌,
点亮迷茫着的月色,
用月色映照玲珑的香火。
用香烛的船载我远行,
用远行代我生一种病,
用病代我还乡。




《月亮在阿柄的手指上千古传唱》

泉州的月亮照着阿炳
照着拉着二胡的
一个瞎了眼睛的盲人
照着渗出梵音的
七重天中的琴师
照着春寒风曲
听松中的阿炳
但阿炳看不见月亮了
看得见月亮的阿炳
站在雷尊殿前
玉树临风
吸毒嫖娼五毒具全
是正被尊为
小天师的当家道人
忘了一和山房的苦日子
忘了孤寂半生死去的娘亲
忘了被琴弦勒出血痕的手指
忘了迎风吹笛落下的伤痛
落泊后的阿炳失去了光明
但阿炳指尖听得见音韵了
看得见沉睡在
灵户后面的月光了
阿炳将月色绣在手指尖上
刻在手指上的月亮
喝足了泉州的水
就看清了明月清风山岗
看清了时光的草地
写满的苍凉
于是二胡说话了
于是月亮就在
阿炳的手指上
千古传唱







《汉街,从楚词的船舫上岸》

要很深的蓝,和一艘盛装宋词的船舫,
由萎枯的荷叶深处游来。
从中北路的细腰穿过,中北路瘦比黄花。

要很尖锐的黑,和绣在尖锐上的布景,
从民国土黄色的纸篓,用闲散的笔锋,
绘在汉街饥渴的纸面。

要很丰满的桃花,和种植在桃林外的细雨,
用一檐长亭,从李白放雁的唐朝,
用一杯送别的离愁,潮湿楚河的锦边。

草舫外,是时珍种植的本草。
药香还在,荇芗采药的手不见。
故道还在,滋润江南的诗词不见。
宋玉用词筪的宝马,迎屈子端座的龙舟,
放牧纸上的故国。河道还在,
起舞的鹤影不见,宝剑还在,
紧握剑柄的手,枯萎在三千年之前。

一曲高山唱流年,此曲唱罢戒琴韵。
被一棵树喊回的汉阳,为一张琴,
将所有的门楣,都贴上知音的名片。
为一场际遇,雕刻石面上的温暖。

蝴蝶锦绣着乡居的芳草,传奇还在,
眷恋的眼眸不见。从汉元帝的宫门启程,
乡愁泡柔如铁关山。
昭君存寄在一首唐诗中的琵琶,
弹唱不全一曲塞外马蹄。

采药的童子呢?存放茶香的铜壶呢?
唤你不听,为看一树樱花,
陆羽从宋词的船舫上岸,邀放雁的李白,
到听涛的湖心亭饮酒,喝茶,吟诗。

陆羽不知,他用茶树泡开的几百年,
炒制好男人饮用的鸦片。




《凤凰于飞》

把最后一尾鱼从湖中钓起,
煎成一碗湘西土匪,
把最后一条划子从江心清空,
让老街刷满斑斓的游船,
把最后一只燕子从檐边唤醒,
汇合成流动的社戏,
把最后一个从文由旧街串起,
湘中就再无文人了。

从文兄,凤凰图腾,
不用解释了,
拿好你的几件长衫,养病去吧,
湘西雨丝细腻,
小心着凉






《行吟阁上看春老》

雄黄酒暖斟杯满,
长剑在手月在天。
须发如雪悲眸啸,
日月无辉夜光凛。
苍生如铁社稷哭,
千里放逐好畅言。
神女无悔远珍馐,
夜色苍茫歌妓停。
白鹭过处柳烟直,
紫葭花开云光映。
行吟阁上看春老,
听涛湖畔波自横!

屈子。
我用舟子载你渡河,
从天问的渡口,
渡你出九歌的忘川。
渡你出离骚的山谷。
山谷深幽,
花香鸟语,
布满红尘的月色。
九歌辽亮,
音入云霄,
看大地麦浪金黄。

屈子,须发三丈,
丈不过楚河汉界。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楚河是楚人越不过的心灵沼泽。
泽木而息。良禽,
躲避不过楚民的良知。

屈子,汨罗水寒。
布置神女湘君的灵台。
灵通七目,
灵目在头顶悲怜的看着尘俗。
屈子,湖川多水。
你是水珠凝就的龙骨,
龙骨阴寒,
阴冷成旗帜上的血腥,
是用墨玉雕塑的离歌。
音韵醇厚,
厚成一种乡愁




《木兰湖,美人息剑纺纱》

如果时光可以被水切割,如果笙歌可以被泪收容,
美人们,我愿将构筑在指端的木屋寄存在你去过的山坡。
用你手指能握紧的阳光,并添加几处在眼眶上开花的杜鹃,
要一壶喜悦冲泡的清茶,并添加几处耳根鸣翠的鸟语。
在冬日,要用粘性的目光对视辽阔,
问候除了苔藓之外,所有醒来跳闪起舞的山水,
除了茶几之外,所有发际灵异的凹凸。

油灯们,亮起来吧。用回忆的木材或竹简的籍典,
省略些许穿越的月光,用纺纱的手,或是从容的眼眸,
在你诗词宛约的年华,从军或是被史籍的尘埃隐居。
在南北朝,孝心可以入药,铠甲是九亩良田。
战事是一种良医,医治可汗们的头痛。
野心们,是句托词,隐埋在千万尸骨上的一个媚笑。
勋章们,摸去血迹,笑着解甲归田。
用握剑的手纺纱,织布,并裸泳洗尘。

湖水们,浅草是几亩茶色的妆容,
美人们在蛇形起舞,用快乐填塞青春飞扬的远处。
阳光们,用金色的纸扇为时光填词,
将幸福的花事开向幸福的田园。
用音符的鱼尾妆点音符的奏章。
山花们,春色正浓,离夏的屋檐不远了,
欢迎你们灿烂。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沁香一瓣] [聂戈]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