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推荐 | 黎落:若你足够沉浸,定能听见,流水潺潺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7-26 21:27:30  |  浏览:988次
导读:
 


                       


诗人简介:黎落,湖北宜昌人。原名,石英。有多年担任网站编辑的经历,亦在写诗读诗的路上越走越远。


琉璃(瓶盖猫)编语:诗意是一种感觉,她是概念的,模糊的,抽象的,心满意足却不可用工科来表述。是象形文字,是多巴胺。是人为赋予造物的向内环境。黎落老师的诗写保持着上升,她将一切资料观察都进入了诗意的场,包括她极致的细腻,情感和阅读,而诗者把写作的上升密封在艺术的镜像中,某种天赋。此刻,诗歌与活动,万物可为。我们呼吸,我们行走就是作品。




 

《手札》


我愿意是一枚哑石,在你面前
沉默。愿意此生只开一次
如果满树梨白像落雪
而落雪像你,我愿意南方再暖一点
我认出其中的一片是你
轻盈和风流。让我想到四月的蝴蝶兰
在山谷时,它们震翅翻飞
时而越过篱墙。我在北方的月下散步
向六月的河流预定芦花
时间过半,我不想顶着半熟的花白
去见你。我尽量挑些
松枝,陈皮,三叶草,车前子
我需要草木心在行囊里支起骨架


越往南走,气温越高
我酗酒写诗,沿途卖弄
像一枚熟透的浆果,要落向南方





《长廊》


我听见流水声。正午的阳光从树梢下来
你陷在一片白里,小兽四周出没
但不叫醒你。或者,你更愿意随流水漂远

蔷薇花真好看,爬在墙头
我羡慕它们能穿透篱墙,扶你起身
隔开的这段水路,只有花朵的坚持才能抵达

你听。鸟鸣又起了,震落一截烟灰
我喉管里的石头轻了几分
它想变成飞萤,唤醒十万座大山
想,替我照亮你
日子越过越薄,我该学习编织花环
向长廊索求你的背影。但它,只投下一地清凉






《落花生》

内心盈满,在巢穴蛰伏
善于应对外物的褒贬
有人看到你的沉静
在更黑处。或说安于良善

汁液里埋下钝器
银质的火,锻造出重生的羽翅
三生石上落下层层叠起的命

不肯伪造经历
若不被看好,提起就请放还






《慈悲者》




源于慈悲,源于体内的冷兵器
源于藏地的一次朝拜
手掌合十,37度的温暖
足够催开他的佛陀和莲台

天空下了一阵雨,竖立的云朵拖着风线
这些都是他的掌纹,跟随他奔跑的时间
日子虽然急促,仍有充沛的泪水供他生养




下次出走,要逢江南荷花盛开
做一回君主,人世间的孽缘一笔勾销
山高水远,从此树木和鸟雀都能获得幸福感
因为深入寻访真相,
一颗悲悯的心,让恐惧举重若轻



放下身段,影子漂浮起来
他的河山,因为神灵的庇佑完整
内心的宁静如梵音缭绕
那些经烟火锻造的悲苦,都变成
世俗里柔情的小日子






《雨在江南》


江南有嘉木,青荷数点,杏花村的酒札
眉间的小乔。桥下流动的水声
七月,故事记叙之一:雨翅掠过乡野
大片裸露的青果。心事张悬,象被淋湿的纸船
只在自己的航道里柔软

更多的细节随雨水下来
故事叙述之三:夜色降临后,蚂蚁们的尖叫
迅疾而且仓惶。闪电击中它们的要害
收成里的七成被迫交出续命
余下三成换来诗歌,信笺,清风明月

这本来空无一事的江南
随着一场雨水,会发生你无从得知的乐趣或哀伤
当你终于能从一本诗集里抽出完整的叙事
秋日已早你抵达





《镜子》


取火的刀锋,水的翅膀
山体内横纵交错的踏马声
一路回旋的尖叫
举头三尺,它就是一个孤独的矛盾体

修通透之心,作为旁观者
亦正亦邪的隐士,舍弃和放纵都落在眼底
守身如玉。亦不拒绝尘世的一面之缘
看人间左右手互换,看一朵凋谢的春花被秋风带走
下一秒,又横生出另一场前生和今世

但谁能走进一枚镜子的悲伤?
在繁华的背面,这位干净,隐忍的悼念者
最终也将掉入季节的沟渠






《逐水之东》




众神安静,赐我明亮的夜色,夜色下明亮的小镇
圆润的月光弥漫。这里-------
天空辽远,尘世安详。马踏声阵阵
踏出流水的小桥。斑驳中迷人的山阴和雨墙

我是逐水之人,是出走又走入的少年
在水东,向一枚落日问安
向轻轻扣响的青石问安。不要摇醒老时光
要取出香樟,梅朵,瓦上霜雪
听它们亮一嗓-----大江东去,卷起千堆雪



水气絪缊,酒幌三丈
人间烟火率先挑出一个隋唐。逶迤直下
八百里山川,我的水阳江,我的十八踏
我咿咿呀呀的小船娘

“春风过江滩,良人来看船”-------水东
这最深的江南,我从干净的门前领回前朝的灯火
如同领回转世的今生



司泰和,五道井。一层层清冽铺开
笛声穿墙而过,檐角的风铃上一缕暮风
早市尚未开,梅姐和枣姑尚未嫁人

——日子这样天真,四野静宁
我邀来一个滴水的词,在临街的窗下
为你描述水东朴素的门楼,巷口,惹人怜爱的细腰

春风十里,时光深处的小镇
我必会等到你,于蜜枣般甜美的梦境中醒来







《关于病房的叙事风格》



1
好吧。冠以树木的别称
活命的水,一滴搂住一滴
这些人间草木,被除去花心,浆果
再次塞入方形壁垒


这一次,子宫集体失明
“既选择出走,就请一往无前”---
若你足够沉浸
定能听见,流水潺潺


2
他挑出间歇性发作,冷色系的人
躲进一碗汤里。吐出体内的蛊,叶片
看它们长大,蚕食
这是道快活的选题,自我放纵的花
接受冷和闪电。在高过肉身的沉醉里
流连忘返


3
“买下我的命吧”------多么虚空
“我只是爱上虚构的身体”-----病房说


很多很多的白,释放。我在一片白中
聆听你的命运。生出翅膀的树
都是我的情人


4
对啊对啊,他们都是些中性人
无所谓红黄蓝绿。抓出一个山鬼
它在心室的左边,像个跳梁小丑


人间的镜子,比石头更冷
雪越下越大。雪举着刀
我不哭,只是冷



5
病房适用打击乐,一下一下的
敲出自己的命。


6
病房兼具歧义性
模糊的人,失忆的人,杂交的人
传来传去。十八道门槛


叮叮当当的水银,校准血压,血脂,血糖。那些
被水晶棺椁收走的部分,多像,喝掉的下午茶
或,摘掉的皮肤上的绿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瀚墨盈香] [野渡无人舟自横]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