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推荐 | 步钊:把我们一生的阳光暴露无遗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7-25 23:15:32  |  浏览:10294次
导读:
 

        


诗人简介:李步钊,蜀南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协、摄协会员。1985年来以步钊、洛浦、夏风等笔名在《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作品》《青年作家》等报刊及网络发表了大量诗文摄影作品。与友人合著有《上升:青年诗人三家自选诗》《缪斯的儿女》《简阳新诗11家》等 ,著有个人选集《热爱世界》。创办诗网刊《新诗天地》



琉璃(瓶盖猫)编语:步老师的诗是有深情和傲骨的,诗人首先是个真性真诚的人,因为诗是真言,我们讨论太多结构,技巧,修辞,流派其实已经意义不明,那不是文化,更不是文明。真诗不需多言,阅读,分享,学习。




《日落时分》


日落时分,成群的鸥鸟突然弃家出走

不知道什么原因

大海上风平浪静

天空万里无云

而成群的鸥鸟结成原始的秘阵

穿行在一块孤独的海域


唯一知道的是日落时分

大片大片的草地在北方消失

部落的羊群对天鸣号

马儿在栅栏里躁动不宁

而腾格里峰朝圣的老人和孩子

眼眶里突然泪淋如雨


巡回在无人的海岸边

成群的鸥鸟突然遁迹

亡命天涯的浪子

瞪着血红的眼睛看月亮升起

谁能告诉在日落时分

这块土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遇见她,是在珙泉街头的春天》


遇见她,是在珙泉街头的春天

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

我只是刚刚转了一个弯

一抹梦乡的火红飘逸而来

是什么东西轻轻触动了我

摄下你的云淡风轻明眸善睐

 

不,遇见她是在云盘山的秋天

红唇,黑发,绿水,青山

她朴素的笑容她眼睛里的清澈

你还记得吗

通往自习室的八十一级台阶上

她轻轻一笑

侧身离开

 

哦,我什么时候又遇见了她

我为什么遇见的是她而不是她

有爱的女子总是风情万种

她轻轻一招手,春天就会如花盛开

昨夜的星星闪耀着魅惑的眼睛

她说,我不在了,我不是我了

我的世界  任你安排

 

唉,这并不是你们所说的爱情

她只是关于青春的美好纪念

人世间最伟大的爱情

在这个年代早已渺无踪影

我只是习惯了任性行走

热爱,珍爱,你不在身边的每一天





《龙泉山》



一柄剑指向天空,就是态度

一个人走向远方,就不必回头

一段美好的爱情,如此斩钉截铁

绝不拖泥带水

一首诗,汪洋恣肆,卓尔不群

 

名叫桃花的女子,住桃花故里,

南望简州,却从不开口

她荷锄,她纺织,她弹琴,她在梦中笑醒

安居桃源的文士,一剑东来

他读诗,他拔剑,自耕自足

圈点千里江山,目光始终清澈

却从不知道

有一片桃花为他飘零

 

大山村,十八梯,山泉镇

我路过的日子,细水长流

你写下的文字,摇曳多姿

爬坡上坎,撑船,过河

每一段光阴都坚定有力

噗嗤一生轻笑,桃花落,离人归

天地悠悠,白露为霜,为谁梳妆

 

李白一去不返

剑意根植内心

张飞营仍在,文王石碑空留。

不再为一个女子歌唱,那就用握剑的手

为疲惫的母亲挑灯吧

无论山顶放歌还是山脚牧羊

我等你开口






《魔方》 
 
夏天的那场暴风雨  不是为了爱情
说来就来了。当革命还未爆发
一个黯淡的名字  被意外的雷电照亮
谁能告诉我这是毁灭还是美丽
 
是完成还是破碎?哦一九六五年的乡村公路
满载着硫铁矿和煤炭的解放牌卡车
这让我想起阿拉法特的巴勒斯坦
那个满身风霜的老人  从战火中挺身而出
 
而它说来就来了  甚至来不及掩饰来不及设想
残缺的美。轰轰烈烈的陨落。顽石。黑
七个健步如飞的少年  甚至来不及感觉心痛
就已深入其中  一错到底  确实——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精神  是不是一种
出击。七个少年奔跑在雷电中
七个少年顽强的肉体子弹一样穿越粗重的雨幕
塌方了  涨水了  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
 
说去也就去了  随同那段出生入死的苦难历程
它点燃一颗心  却又将它切割得支离破粹
让那些善良的人们百思不解:
有价值的生活  一种过时的美?





《突围》
 
爱情。夏日里离水最近的花朵
我在一种叫做黑暗的空气中
叫你的名字。最温柔与最沉重的
表达。除了深藏幕后的动作
切齿的仇恨。我已把什么都交给你
 
仅仅交给你。任目光洗涤,日月蹂躏
青春蒙尘。通往天堂的道路
关山阻绝。我只抬头看定早起的阳光
不动声色。冷酷。绝对
比死亡和陷阱更光辉绚丽
 
之后我就归去。或者永堕轮回
把含在口中的玻璃,彻底咀嚼、品味
十种表达中的温度,热爱与忠实
至少比所有的期待和打击
都更锋利、尖锐
 
十种表达中的温度。三千两黄金的羊群
此刻我只剩下你,只剩下行走和思想
文字和灯。爱情?爱情早已被他们毒害、放逐
村庄与闹市之间,黑暗还在继续
把我们一生的阳光暴露无遗
 




《仅仅是柴火》
 
仅仅是柴火。清寒中的热望,一份真爱
就足以深深地打动我们
比饥饿更具体,比死亡更痛快淋漓
这春天种下的心事
从我们积雪的面孔出发
一瞬间就铺满了所有的道路和诗句
让人类永远无法摆脱命定的光明
 
仅仅是柴火。比天空更接近真相的纯粹形式
只是站在这里,远离冬天的狼群
让我联想到所有的幸福最终都必是灰烬
所有的热情最终都归于寂静
只有造就我们铮铮铁骨的群山
博大。恶毒。表里如一
铭记着我们所有的劳动,饱含感激与忠贞
 
最后就只剩下温暖和疼痛了
就只剩下农具。在干柴与烈火之间
暴风雨永远渺不可期。带走?不!
我将全部留下。包括精神和肉体
当火焰还在寂寞地跳动,脚步就会继续延伸
乡亲。大地。启示就停在这里:
我没有说出的你已完全明白
我说过的,你要  彻底  忘记





《一些人在大地上穿行》


一些人在大地上穿行

一些鸟儿在天空飞越


一些再见却是再也不见

一些相逢就是永不重逢


一些话语出于你口,入于我耳,

一些细节漫不经意,深入内心


没有爱情比悲伤更长久

曾经拥有比失落更痛彻心腑


该开始的已经开始

该结束的未必结束




《女贞》


女贞是一棵树的名字。女贞

在六月的阳光下开着数不清的小花

女贞和贞女,感觉中我分辨不清

到底对哪一个概念更为喜欢


这是很正常的想法。夏天了

一些事物正茁壮成长,一些罪恶

还深深隐藏。对于人类

自闭和放任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使我心有所触,打量窗外的

滚滚红尘时,多了些客观和隐逸

除了欣赏铺天盖地的白色女贞花

还可以抽时间关怀自己的内心


那是另一个话题了,跟女贞或贞女

完全无关。在我象征主义的目光里

春天的少女早已无题

她们绝不说出  她们已经受伤 




《真人驱蚊器》


在花香满境阳台上喝茶

小燕子叫服务员点蚊香

服务员说,没有

步钊让服务员拿驱蚊器

服务员说,没买

后来申哥卷起裤腿

挽起衣袖

陪我们聊了一晚上





《冰雪中的阳光》


冰雪中的阳光!隆冬的破坏者

你的挚爱竟然比日历还要彻底

还要真切。自天而降的关怀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它存在,它矛盾

自我们内心盗去永久的黑暗

从此支离破碎——

它存在。它散漫。它返朴归真

善待一切行进在民间的沉思者

思想中的阳光,梦里的春天

穿过一个世纪的寒流,穿过午夜的丧钟

你们竟然还爱着,爱得热血沸腾

这就是延续,这就是火焰残酷的表白

 .

而崇高和信仰,整个冬天的云层

它们仍在高处。远离烦恼和倾杂

远离布景和道具。我只是不说出

它们的来历。我只是继续流水清清

二十岁  多么美丽的民间剪纸

花开了,酒醒了,梦碎了,只留下漫山菜花

仍在落寞的日记中开得忘乎所以





《风起云涌的日子》


我不是最后一个感觉风生云起。在漂泊的

花瓣之下,在神情迷失的瞬间。一朵花憔悴的模样

就这样让你一梦千年。你是谁?你还好吗?

不要告诉我你心中的寒冷来自何处,

我和我安分守己的工蜂们,在春天搬运着酿蜜的花粉

无话可说。沉默的反抗似是而非

热血沸腾的大时代,说什么无依无靠!

老农的头巾掩盖着含义不明的表情。

愤怒的公牛奔跑在红旗下,瞪着赤红的眼睛

母亲,我依然无所作为但两袖清风

虽然面容模糊但动作干净有力。天会亮的。

人会站起来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好的。

路上的居家的城市的乡村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人民,你们和我一样,唯一相信苦难是人生的阶梯

远离大海的歌者,终究要到远方看一次海

而我是来自山村的贫民,只会根植泥土,保守内心

不需歌唱,只要培土,播种,插秧,收割

早出晚归演绎人生起落的俗套故事

让自己成为最坚固最命硬的山间石头

当黎明的阳光照耀沉默的群山,当故事的主角只剩下缅怀

我自从容不迫,笑看云起风生。风起云涌又算什么?

我的骄傲,不变如山







《最先开放的花朵》


最先开放的花朵其实不是花朵

一束与生俱来的雪意

笔直地凉透我们的一生

就已把世间最尊贵的白纸铺叙、超越

这完美的形式,自始至终追随我们的眼力

让我们无法拔出长剑,或突然转身

最先开放的花朵啊

樱桃说红就红了,秋霜说降就降了

没有谁可以大言不惭,把时光牢记或挽留

作为一个雇佣劳动者,我必将说话

不管他们如何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你坚定的步伐,永远是世间最好的尺度

最先开放的花朵其实不是花朵

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

在冬天,被冷酷的火焰点燃

又回到冷酷之中

最先开放的花朵只偶尔闪亮一次

所有的时光因此瓜熟蒂落,药到,病除 





赞(2)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一恩] [飞鸽]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