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推荐 | 黑非:没有一种死亡不让我悲伤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07-15 18:34:03  |  浏览:1343次
导读:
 


诗人简介:河南人陈亮,笔名:黑非,曾在西藏生活工作十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停笔至2016年。诗曾获《诗刊》“珍酒杯”诗歌大赛三等奖,诗作入选 《 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徐敬亚等编),2016年诗歌入围“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 ”现代诗系列。现居北京。

琉璃(瓶盖猫)编语:真诗在民间


窗台上落下一只受伤的鸟

那只鸟折断了翅膀

落在窗台

真担心它再从

高高的楼上

摔落


受伤的鸟儿啊

你不怕我

我就在这

水泥板的窗台

筑一个

挡风避雨的巢

给你一个安全


我只能隔着透明的玻璃这样想

担心开窗的举动

给了它惊吓

恐慌


担心我的好意

善良

给了它

意外的伤害

死亡



口 味

这些年

喝惯了铁观音

就不再喝别的茶


一种口味

养成之后

很难改变


我出生在南方

几十年的北方生活

也没有让我喜欢上面食


我经常对晚辈说

在哪山上唱哪山上的歌

我在那山上住了

那么久

至今依然走调



大清花(故事)


民国过了

人们爱谈大清

没有皇上

感觉内心无主

有钱 人的家

正堂条案

总爱摆大清花

有朋来聚

酒足饭饱

从大清花开始

海阔天空

好像是大清的

就特别宝贝

在我爷爷之前

我家祖上

一定很有钱

食不果腹

上无片瓦了

那么些年

我家为什么

还有一尊

大清的

大 清 花



做 人 ……

  

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身无分文,一穷二白

做一个听从指挥的人

你挥手我即暂停,绝不乱行乱动


做一个有雾霾也不咳嗽的人

呼吸至癌,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做一个不会流泪的人

心如止水,目不斜视旁若无人


做一个只会歌唱从不说话的人

行走江湖,站在水里也不会湿了鞋子

做一个每次审查都能通过的人

这样朋友能见,大家知道你还活着




没有一种死亡不让我悲伤


这几年我的亲人

我的朋友

相继离我而去

有的因病

有的被灾难夺去生命

不论何种告别

他们的离去都让我内心阴郁

无比悲伤

死亡给我的打击

难以承受

尤其是让病魔折磨

先我离去的朋友和兄弟

我总感觉那些悲惨的事情

从未发生

我们仍然经常相约

一如既往地彻夜交谈

每天紧张忙碌

闲暇时相聚而欢

死亡,那是一个多么遥远的话题

遥远得让我们毫无准备

正如盛开的花朵和鲜艳的叶子

谁能想到秋天未来

就已飘落

因此我曾想

有没有一种死亡

不让我悲伤

如生命降临一样

充满喜悦




梦回唐朝


唐朝有什么好
多少人都在做梦


有人苦思冥想
日夜煎熬
练习格律
写唐诗绝句


有人为寻灵感
显示才华
学习李白
天天喝醉


(李白有诗千百篇
你有吗


李白醉卧长安酒家眠
你只能醉在家里乱折腾)


杜甫活在唐代
深感百姓疾苦
万般无奈
写下《三吏》
《三别》


那样的社会
苦不堪言
你还想
回到唐朝


唐朝有杨玉环
花枝招展
那也是皇上的贵妃
你想也别想


石 头

我每天都在复活

我无处不在

风吹不动我

雨穿不透我

我爱寂静

爱沉睡

我无声无息

僵卧千年

我毫无姿色可言

又无风流身段

我坚硬稳健

我擎举高楼万丈

也能装点小溪花园

我的死亡

正是我涅槃重生

我粉碎化为煤烟

都能和你为伴

到地老天荒




等待一种声音


无数个日子

我都在等待

等待一种声音

等待一种声音的到来

有那么多的门

关闭这种声音

设置一处处障碍

有那么多的墙

阻隔这声音

让我们永远不能逾越

我相信

墙的外面依然是墙

门的外面仍然是门

相信我时常的忧伤

是我一生的悲哀

相信一辈子的努力

走不出一段小小的距离

无数个日子

我等待着一种声音

等待一种声音的到来

那声音自遥远而出

如洪钟而鸣

如当年那个伟人

面对世界的庄严宣告

如你对我

第一次的诉说

我开始怀疑起自己

正如怀疑

我所置身的世界

我相信道路的遥远和漫长

相信人生的艰辛和坎坷

相信你要生活

就必须学会忍受苦难和

经历折磨

相信那声音响过了

永远也不会再来

但我仍然等待着

就像我苦苦等待的

那个人

等待那声音的到来




春 天


春天是那么短

短的没有感觉

一阵风吹来

就过去了

我家阳台上的花

还没开呢

春天,就不知道

去了哪里



星月里依然是大海的声音


当我的归宿仍像鸟巢样摇摆

依枝的身躯让任何的风

如枝叶一样倾斜

你看余晖里的身影

那孤独而来忧郁而来的

正是我的形象

晚霞随钟声而鸣

星月里依然是大海的声音

只是那唱晚的歌声

伴随青春而去

只是那世纪的岸

如年轮一样苍老

不再叹息流逝的岁月

不再长吟古道  西风  瘦马

日子在沉寂之后

我以无尽的等待

以默默的期许

迎接正午的太阳

迎接招展的旗帜

永远为旗帜招展




在  密  林


说着说着天就黑了

那时我们不知道日子

不知道熬去了几天

又过了多久

天天就是看太阳

看太阳告诉我们的时间

看天黑天亮的一天又一天

日子是种多余

多雨的季节

我们的情绪不因

潮湿而发霉

在一把盐一口水艰难的时候

我们不因等待而寂寞

不因无尽的路而疲惫

只是今天我们累了

在走出密林之后

才感到全身的乏困

才知道那时密林里的日子

是多么的美好

很多没有珍惜的事情

让我们至今怀念



又一个黑夜来临


只是你的感觉

你说夜来临了

只是你看到的黑暗

你说夜来临了


是的,夜来临了


当太阳熄灭它最后的火焰

疲倦地去向山的那边

在短暂的黄昏还未沉息

林间的鸟啼


这夜,也就来临了






瞬间 ,空白,仅有的感觉


瞬间,似乎一切都被忘记

空白,你是谁他是谁我又是谁

仅有的感觉:发烧

一个数字拥挤的苍老时代

逃不出避不开走不了的痴呆和雾霾

四壁暗淡呻吟煎熬嚎叫

比饥寒更让你烦躁难耐

溃烂的伤口滴着殷红的鲜血

今夜,更大的暴风雪就要到来

烈焰雪花飞舞

满地的残枝败叶鲜艳热烈

凛冽的寒风在楼宇间哭泣

化为青烟的过程即将开始

尘世间没有结束的歌唱

在那里能否继续

我的朋友我最终的亲爱

你千万不要随我而去

这一次的远行不能再有你的牵挂她的忧伤




身 份


身份让我没有了才华

想一想这一生

唯一能证明的就是我的身份

我怀揣在身形影不离

这是我的唯一


它能证明我的清白

能告诉你们

我是一个人

我还活着


在风和日丽的岁月

阳光透明

那时,年轻气盛

走南闯北

一无所有

不需要证明

我是谁


如今走到这个年龄

我有了害怕

害怕夜晚睡去的时候

让我丢失

害怕在梦醒的时候

没有了身份


我真的很怕

怕丢失了之后

再也没有什么能证明

我的存在

没有它我也说不清

我是谁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飞鸽] [小柴胡] [素颜鸽]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