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前沿

小酒馆诗人 | 母亲节的诗(2020.5.10)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5-10 21:31:41  |  浏览:520次
导读:步钊老师对我说,母亲的爱太厚重,没有写出满意的。厚重这个词语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往往是土地所承受的分量。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突然热泪盈眶……



640.webp (2).jpg



本期诗人 


北京:石蛋蛋

黑龙江:潘洗尘 

湖北:天涯刀客 星月夜

湖南:包 尘

陕西:韩媛媛

江苏:KOKA

浙江:沐三宝 西 凉 

江西:山 梅 

广东:顾 偕

四川:步 钊  永 见  李 威  张小白

贵州:悟 心

云南:于 坚  潘洗尘 琉璃姬

海南:陈敬良






 潘洗尘的诗 



《写在母亲离去的第七十五个深夜》


清晨洒进窗口的阳光

傍晚不肯离去的云

深夜散步时头顶的星空

睡熟后床头一直亮着的灯


甚至 每次我从梦中醒来

脸上都还留着母亲

手上的余温


我知道 母亲来看我的路

有千条万条

而我再次见到母亲的路

就只剩下一条




《不孝之子》


自从襁褓中

母亲抱着我 贪婪的吮吸母乳

50多年了

我就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如此的亲近母亲了


病床前  母亲骨瘦如材的手

久久地握着我的手

不停的  吃力的蠕动着手指

抚摸我


一次一次的抢救

一次一次抢救之后的欢声笑语

我知道 我坚强的母亲  我达观的母亲

每一次从死亡边缘挣扎着回来

甚至是每多喝一口水  每多吃一口饭

都是为了  能在自己的儿子身边

多呆上一会儿抑或是

不愿看到儿子的焦虑  哀伤

和恐惧


这是母亲的痛苦

也是母亲的幸福

苍天也无力啊  我整整欠了母亲50年的

数不清

要用这数得清的日子还

我还不清啊

母亲


此刻 仿佛窗外的天光

不再是太阳发出的

我重新点燃已熄灭了很久的香烟

想为自己的内心照亮

可我的身体

已被疼痛和愧疚的黑暗

堆满


2017年




《还给母亲》


我的身体  是50年前

母亲给的


现在  即便是它

被疼痛和哀伤碾碎

也顶多是

还给母亲了


2017年


简介:潘洗尘,1964年出生于黑龙江省,现居云南大理,著名诗人,天问文化传播机构董事长。


 顾偕的诗 



《母 亲》

                                               

你是一种安宁

是普照万物的月光

是在遥远处,还在

看着我们长大的星星

你是赋予我们无限温暖的空气

你是在我们心灵

还保留着每个人童年的

一种崇高的记忆

你是教会人类坚强的

永不走向前台的脚步

当你把自己的生命给了

另一种生命

你的一切便成了祝福

你的哺育便明亮了世界的眼睛



《爱》


仇恨的朋友

不幸的力量


没有观众的舞蹈

不希望回报的上帝

似流浪的音乐

总有永不疲惫的美丽

似黑夜看不清漂亮的玫瑰

却能以馨香,抚慰你

并不平安的呼吸

因为无处不在

你反而见不到她的生命

因为她的血液总在灌溉大地

成熟的人们这才明白

什么叫做神圣的动力


简介:顾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于坚的诗 



《纯棉的母亲》


纯棉的母亲  100%的棉 

这意思就是  俗不可耐的 

温暖  柔软  包裹着…… 

落后于时代的料子

总是为儿子们  怕冷怕热 

极易划破  在电话里 

说到为她买毛衣的事情

我的声音稍微大了点

就感到她握着另一个听筒

在发楞  永远改造不过来的 

小家碧玉  到了六十五岁 

依然会脸红  在陌生人面前 

在校长面前  总是被时代板着脸 

呵斥  拦手绊脚的包袱 

只知道过日子 只会缝缝补补 

开会  斗争  她要喂奶 

我母亲勇敢地抖开尿布

在铁和红旗之间  美丽地妊娠 

她不得不把我的摇篮交给组织

炼钢铁  她用憋出来的普通话 

催促我复习课文  盼望我 

成为永远的100分 

但她每天总要梳头  要把小圆镜 

举到亮处  要搽雪花膏 

“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  薄汗轻衣透” 

要流些眼泪  抱怨着 

没有梳妆台和粉

妖精般的小动作  露出破绽 

窈窕淑女  旧小说中常见的角色 

这是她无法掩盖的出身

我终于看出  我母亲 

比她的时代美丽得多

与我那铁板一样坚硬的胸部不同

她丰满地隆起  像大地上 

破苞而出的棉花

那些正在看大字报的眼睛

会忽然醒过来  闪烁 

我敢于在1954年 

出生并开始说话

这要归功于我的母亲

经过千百次的洗涤  熨烫 

百孔千疮

她依然是100%的 

纯棉



简介:于坚,1970年开始写作至今,现居昆明,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和纪录片导演,“第三代诗歌”代表人物。



 天涯刀客的诗 



《母亲,你是南国久扣不开的一扇门胚》


母亲,您是下雨天打伞的中国潮湿的布瓦,

忧郁,阴暗,且生满苔藓。


是写在风沙中,被远方的疼痛

裹紧心跳的粗裂的伤处。


您用残落的掌痕缝纫着冬天,

冬雪是挂在你脖子上的一双暖炉。


您用疲弱的双肩担负夏日,

夏天是您用来解渴的一瓣菊香。


您用喜悦的鱼尾放牧春天,

春天是您搂草浇花的一只水壶。


您用劳作的晨钟收获果实,

秋天是 种苗归仓的一种感恩。


您是夜色中临水而息的一段石墙,

壁面清明,沉淀,是被月色磨尖的双刃刀口。


您是窖藏久远的一炉香醺,

景色辽远,回甘浓厚。


您是南国久扣不开的一扇门胚,

用生死作墙,隐身在草色和石坜之间。


香烛寻你不见,

送饯只停息在念想的洁净处。


向南是棷林,是您被暖风潮红的孙女的面容,

是您梦想到过最远的风口,母亲。




《无 题》


漠漠夏日长,蝉鸣风不吹,

毒日润素午,细雨伴尘归。

经幡出尘埃,斯人归太息。

晓风引残烛,茅山多孤魂。


简介:湖北诗人天涯刀客,湖北孝感卓尔镇桃花驿人,现居于武汉市,琉璃姬老师。



 石蛋蛋的诗 



《粮 仓》


孙子形容奶奶的乳房

像两只鞋底挂在胸前

我妈坐在树阴下

摇着蒲扇不搭话

我清楚她的双乳

是一对掏空的粮仓

49年有了我大哥

51年有了我大姐

53年有了我二姐

55年有了我二哥

57年有了我

59年有了我大弟

61年有了我小弟

还不算47年

2岁上死去的大哥哥


《人是铁饭是钢》


钢花迸溅的年代

铁水奔流的年代

哪个男孩儿手里

没把弹弓

钢花迸溅的年代

铁水奔流的年代

哪个男孩儿

不像街上的高音喇叭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钢花迸溅的年代

铁水奔流的年代

哪个男孩儿的母亲

不像我的母亲站院门前

朝胡同口喊

"大蛋二蛋开饭啦"


《我妈大谈"治国&理念"》


"是猫就吃腥

谁让咱赶上呢"

别以为我妈和一帮老太太

楼门前侃大山

她是在家和儿媳也就是我媳妇

当面锣对面鼓的

面授机宜——

"一次可以原谅

那是皇恩浩荡

但不能二次

断他贼念想不难

不是婆婆狠

你当他面儿床头钉个钉子

挂上把剪刀"


简介:石蛋蛋。江苏生,北京长大。中国自由诗人一个不写诳语的退休的士司机 



 山梅的诗 



《我活在您慈悲的眼睛里》


我活在您慈悲的眼睛里

许多日子过去了,海棠花开过了


蔷薇花正当时,我是您的花儿

许多浪涛过去了,许多泪水盈盈的日子


您赐予我的呼吸,像雨水落在泥地上

那样自在,轻快,一刻也不能忘记


我的苦难和幸福,与您根系相连

许多嘶鸣过去了,许多悲欢与共的日子


一刻也难以忘记,您湖水似的目光

柔和,明净,微微的甜



简介:原名王雪梅,籍贯,江西。喜欢写诗,看诗,评诗。



 李威的诗 



《孩子们与母亲们》

 

孩子们像一阵疾风

啸叫着,从客厅卷向门外

又从门外卷回客厅

 

裹带无数树叶、草花、和泥尘

母亲们捂住耳朵

一脸的苦不堪言

 

有的母亲出手如风

抓住自己的孩子

(出手要如风,否则会抓错)

 

孩子耐着性子

等母亲训斥、拍泥尘、梳理头发

一挣脱,又一阵风扑出去

和正好扑进来的大股的风撞个满怀

 

小狗跟着疯跑两趟,最终

搞不清该扑向哪边

跳上沙发,怒气冲冲地抱怨

仿佛一脸严肃的大人

 

孩子们笑得滚在地上

双脚向空中乱蹬

 

可怜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屋子

被蹬得翻了个个儿

可赞厨房里两位返童的妈妈

打着倒立,准备好晚餐

 

2020/5/9



简介:李威,70后,成都人。



 步钊的诗 



《走过秋天》


秋天何其逍遥。在秋天我不再高谈面具和远方

山高路远的年辰,牛刀小试,太阳就升起来了

照着我的足迹遍地风光。秋天啊

潮涨潮落暗流涌动的心情,忽明忽灭水深火热的牵挂

我赤足的文字有多少好梦悄然成型

我淳朴的故乡蓓蕾初放水涨船高

 

秋收的山梁上,敞开胸怀的日子略过了清风明月

大片大片的杉木林,无忧无虑肆意生长

扛梨的农人逶迤而来,脚踏实地融入白云山岗

多么清澈的空气!丰收的言辞和履历

早已被搬回屋檐下,往事如烟

举着青山绿水任你清斟浅尝

 

秋天啊,多么丰硕的果实和篇章!多么博大的

蓝色天空和深厚岁月。我不再说热爱

只是继续关注向阳的风俗和背阴的花草

过了秋天我还会继续写着,胸中纤尘不染

想善良的母亲还留在故乡的灯光下

高山流水意短情长。雪轻轻地飘落

我的笔下,风也潇潇,惊醒了春光

 


《龙泉山》

 

一柄剑指向天空,就是态度

一个人走向远方,就不必回头

一段美好的爱情,如此斩钉截铁

绝不拖泥带水

一首诗,汪洋恣肆,卓尔不群

 

名叫桃花的女子,住桃花故里,

南望简州,却从不开口

她荷锄,她纺织,她弹琴,她在梦中笑醒

安居桃源的文士,一剑东来

他读诗,他拔剑,自耕自足

圈点千里江山,目光始终清澈

却从不知道

有一片桃花为他飘零

 

大山村,十八梯,山泉镇

我路过的日子,细水长流

你写下的文字,摇曳多姿

爬坡,上坎,撑船,过河

每一段光阴都坚定有力

噗嗤一生轻笑,桃花落,离人归

天地悠悠,白露为霜,为谁梳妆

 

李白一去不返,剑意根植内心

张飞营仍在,文王石碑空留

不再为一个女子歌唱,那就用握剑的手

为疲惫的母亲挑灯吧

有妈在,家就在

无论山顶放歌还是山脚牧羊

走多远,你都得回头

 


作者简介:步钊,四川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品见诸《诗歌报》《诗神》《星星》《青年作家》《深圳青年报》等报刊,主编过《潜世界诗刊》《蓝族》《新诗天地》等民刊微刊,著有《热爱世界》《上升》《缪斯的儿女》(合著)等,琉璃姬老师。

 



 陈敬良的诗 



《娘》


一个散发着乳香的字

漫过纸的白,压弯

异乡的月



《母 亲》


药罐子是扔不掉的心病

父亲举起棍子的时候

她像一座大山



简介:陈敬良,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主任编辑。



 沐三宝的诗 



《娘的回乡路》


从西乡到山西吕梁

二夜一天的路程

娘却用了整整五十年


娘自幼失去双亲

直把西乡变成故乡

但近几年来

娘却总自言自语

念着许多我没听过的名字

可我一直以为

除了西乡她再无亲人


整整二千公里的脉搏跳动

娘一路上絮絮叨叨毫无睡意

尽管无法再从身体开出花朵

一路的阳光却融化了她内心的雪


高大的建筑宽阔的马路

所有的一切已经陌生

跌跌撞撞的记忆

娘的故乡再无亲人可以相认


只是那一夜

娘睡得好沉好甜

像个刚出生的婴儿


2020年5月6日




《妈妈的娑婆世界》


妈妈信佛

有自己的精神家园

袅袅不绝的梵音世界


她说

她还能活上五年

来得及种下今生的慈悲

她说话时神情轻松

就像拂去

一枚无关紧要的尘埃


从此

她把生死的压力转给了我

好多次

我都梦见了那颗星座

正渐渐远去

直到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


而她

自管自进入娑婆世界

一声声“南无阿弥陀佛”

仿佛要用一声声梵语

去抖落红尘中的伤痛



简介:沐三宝,本名陆铭,籍贯浙江慈溪,70后,在懵懂的年纪碰到了诗歌的白金年代,由此和诗歌结缘。有不少作品发表在各大网络平台。诗观:好的诗歌都是心灵最真实的反应。



 包尘的诗 



《母亲的饭量》


母亲的饭量

本来就小

吃饭之前

她还得先咽下

大把的药



《亲 娘》


我当然是娘身上

掉下来的一坨肉

她有几种病

有几高

现在我全有了

真的是亲亲的娘啊!

连病都不分彼此了



《都有这一天》


我老娘最大的本事

就是边看电视边打瞌睡

当你好心地

蹑手蹑脚地去关电视

她又突然睁开眼睛

怪你多管闲事



《母亲节Ⅱ》


很多人抵制

过洋节

但默认了

母亲节



简介:包尘,本名陈义静,土家族,

1959年生于湖南湘潭。





永见的诗 



《母 亲》(之一)


我一直遥遥注目着我的母亲

她挥舞镰刀伐倒麦子的情形

多么真实可信


母亲

你让镰刀不断生锈、闪光

你使麦子不断死亡、更新

你说过镰刀应该深入土地的深层

承载麦粒的重量和呼吸

而镰刀却使你背井离乡

炊烟为你缭绕,小河为你流淌

我的母亲。你何时回到家园

与麦田共诉衷肠


月亮挂在高高的天堂

无垠的麦浪翻滚,我的母亲

她手握镰刀站在路上


我一直遥遥注目着你,我的母亲

却永远也望不穿

你被镰刀伐倒的身影



《母 亲》(之二)


不是乳头

不是沧桑柔和的手掌

透过河流一样深邃的皱纹

不是那一片慈祥

温暖我的心房

我的整个身心

被一件宽和的衣衫覆盖

一枚巨大的纽扣

严严实实,悄无声息地系住我

悄无声息,严严实实的成长


出门的时候

纽扣掉在门口

风撩起我的衣衫

我感到格外轻松

但却阵阵寒冷



《感谢黑塞》


题记:赫尔曼 . 黑塞,21世纪上半叶著名德语作家和诗人,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的《无常》一诗,表现的对母亲至洁至纯的崇敬和爱恋,令人感动不已。


感谢你,黑塞

我在几十年后的灯光下

在远离母亲的房子里

读你的作品-----你的《无常》

使我落泪无声,黑塞


你说得多对

一切都会随风消逝

唯有母亲永恒

这个平凡的真理

让我咀嚼了四十多年

现在,才深切地体会到了


此刻

音乐响起,夜色降临

母亲的体温

就像片片鱼鳞

亲切地

翻动在我的屋子

我深感我的坐姿

在空气中浮游

像鱼脱离水,而


远方

月光照耀在小河里

欢腾的鱼儿在歌吟


简介:永见   本名蒲永见。曾在《人民文学》《星星》《诗歌月刊》《新诗文》《诗潮》及《新世纪诗典》等报刊网发表诗作500余首,出版诗集《穿过》。认为诗歌应是自然与心灵的感应,只有对心灵高度觉悟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诗人。



 悟心的诗 



《母 亲》


还是无话

从前是 现在也是

作为你生命的延续

我们如此相似

性格和脾气 习惯和身体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

我正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你

额前早白的发

和说不出的寂寞和焦虑

都在指尖这一支戒不掉的烟里

灭了又燃 燃了又灭

惯性的 吞吐着

人世的悲喜


简介:一个自由写诗的人。



 西凉的诗 



《遥远的地方》


月光下

云影令人着迷

蟋蟀声声,如回到幼年

而故乡遥远

那云朵之外的风知道


村庄遥远,虫鸣遥远

河流和桃花

麦田与祖坟遥远

窗外,一位母亲呼唤她的儿子

温柔,如月下云影



《大巴从石河子经过》

 

大巴从石河子经过

窗外牛羊已肥

我听到磨刀石已经霍霍欲试

 

大巴从石河子经过

我想到父亲的皱纹,母亲的白发

我只能这样,又能怎样?

 

大巴从石河子经过

一只燕子,面朝荒漠而飞去

或许他也是只无脚鸟



《一张纸》

 

母亲的手指拈起那页很轻的纸

腰仍旧像田地里劳作一样躬下

她认真地叠好

夹在一本书里


许多写着字的废纸

在母亲的手里

像安全回到家的羔羊

安然入眠


每次回家

她就小心翼翼拿出那些纸

你看有用吗

是你写的字,我没敢扔


简介:西凉,90后,出生在新疆,祖籍甘肃,目前流落在杭州.浅吟低唱,行走世间.偶有诗歌发表。



 星月夜的诗 



《母 亲》


我还是想要很静地站在那里

低垂

不是为了哭泣


簸篓很大

可以装鸡蛋

如水的手

如水的鸡蛋

和如水的房子


静静地走一圈

开出藤蔓

他们说

我是太阳

母亲


我说

我是

弱小的泥土和花

当我眼里布满尘土

星星更亮



《植 被》


细小的一株闪亮的植被

我们可以让自己亮得很好

我们努力


我和我的孩子

女孩子

心疼的名字


还有姊妹

当浪花成为珍珠

我们可以让太阳成为桂冠


空气呵

新鲜

白色的鸟是喉咙


站立的时候我们用脚

头发是绿色的风


写在2020一个叫“母亲”的节日


简介:星月夜,本名陈雪立,湖北荆州人,天蝎座。诗观:记下我脑子里的异象。



 KOKA的诗 


《珍 珠》

  ——献母亲

 

一户人家,悬于水中央

用探寻的眼睛,读一读,太阳与心的轨迹……

一丝发绺儿,装满湖水

是母亲从晨里回来,从岛屿回来

 

我们搂着她的脖子,沿着乳房,大腿

发出滑翔沙丘时的欢欣 

母亲的手,柔软而绵长

她围拢住湖水,拖延着夜色

小月亮便纷落雪堡,与草色,粉屑为伴

 

我们朝那儿张望,看不见岔口,忘记何时何地

走出了那生命之圈?

仿佛水经历了一场嬗变的火!

仿佛山谷合拢,母亲石翼般敞开…….

2020.5.8.Koka



《玉兰花》


玉雕的壁灯,黑暗里我跟随过它

母亲的眼睛,数着杏仁、花生

数着庭院里,曾小小的我


雪被子在消融!被子里敞开心怀的话

若有所思地,蹲在指路的枝条上......

风起时,喷花的飞泉

亮闪闪于青色的屋檐下

2020.3.8.koka



简介:顾霞,笔名KOKA. 江苏人,业余写诗有十余年。我热爱生命与自由,我想赋予身边的每一个细微的事物之温情与爱



 韩媛媛的诗 



《母亲的诗歌》


我:妈妈,天上的云像什么?

母亲:像一个大白馍。

我曾说天上的白云像连衣裙,像绵羊,像冰淇淋。我从来没有想过白馍,对啊,天上的白云确实像一个大白馍,不是吗?

我说:核桃树的毛穗像什么。

母亲:像毛毛虫。


母亲写的诗歌从来不在纸上

她的诗歌都写在生活里

写在鞋垫里

写在每一寸土地上


母亲的诗歌经常脱口而出:

人生不求大富大贵

只要开心快乐就好

那些外在的东西没有感情

何必为它而烦恼


母亲的诗歌藏在生活里

她的诗歌不是那么晦涩难懂

却像白开水那样耐人寻味


作者简介:韩媛媛,陕西咸阳人,笔名远远,喜欢用笔记录生活。



 张小白的诗 


《油坪村》

  ——写给母亲


从村头沿着村路的排水勾铲出的黑泥

倒在瓦窑,春芽树在新年获得食物

我坐在长满青苔的踏步上,大柏树离开十三年

和火坑上的腊肉结为亲家,一些残枝

在土灶里跳舞庆祝,院子的老人

想起文革半碗野菜汤,三两株棕树和几粒猪油

饿死几辈人。现在,青山内的谷物、田地

开垦荒地的人埋在曾经的衣食父母心脏上

我们都在中元节祭祀,但有些纸张

还是那么的假,比如:城市的大小人

我不能久坐真实山村,蚊子就快到来

赶到村尾,多年前的鱼田只剩下一座高楼

面对残阳如此的沉默,这是病

水井枯竭后斑鸠在竹林沉默,这是病

风吹走悬崖的菩萨旧衣、沉默,这是病

......

村医贪污也再次回来,药物变得廉价

我便也不能救下沉默的

只好关上门对着烂窗户哭诉,并记下多类案件

过了十二点,我在黑夜摸到油坪村的

背脊。哦,原谅我吧,母亲



简介:张小白,1997年出生,四川万源市

人,本名张驿,成都市双流区作协会员。



 琉璃姬的诗 


《黑色康乃馨》

  

安娜.查维斯,母亲节的发起人

终其一生,没有做过母亲

黑白照片,人生触礁感粘连

残骸如同女巫,耗尽一生

卷入弃婴战争,字母M

“康乃馨不会垂下花瓣

而是从花心紧紧拥抱它们直到死去”

  

美国默剧!修辞过雄蕊后世界

用一根吸管,吸吮走回子宫

峡谷挤出来江河


2019年



《母亲不买墓地》

  

昨天晚上,母亲突然对我说起

老朋友已经买好了自己的墓地

我像是听见,死人要搞圈地运动

阴曹中幕宾觊觎阳间,剩下的土地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母亲

母亲这个词语,在我胸腔漫长的

黑暗中,是不会熄灭的

  

这片土地上依然有破衣烂衫之人

如同撕扯的棉絮,没有母亲,漂泊无定

他们不堪一击,无足轻重,一阵风

就能弥漫到你我心肺里,还没有咳血

就丢失了活人剩下来的土地

  

母亲又说,如果我走了,就找一条

干净的河,把我洒了吧

不占着人间,多余的土地


2019年



《红土地的孩子》


太阳弥留过她的思念

只是一盆红,至今还泼在

土地上翻滚,传染病透过

地壳,酸,铝,衰老者号脉

裂成一地巨人的碎肉


终于相认,钢铁重量曾

压弯我的脊梁骨

医十年,烟雨桥头等不了

红土地才是我今天的归宿

生我养我的病母亲

贫穷买药,背起箩筐天

她的深情还在流失


我是个不孝的孩子

欠母亲一副

治愈苦苦思念的药


2019年于昆明东川


简介:80后,中国自由诗人,生来勇敢,生来热泪盈眶。 









琉璃姬编语:

      步钊老师对我说,母亲的爱太厚重,没有写出满意的。厚重这个词语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往往是土地所承受的分量。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突然热泪盈眶……



1589117485173202.jpg

赞(12)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