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佳作分享

诗人酒馆 | 野 兰:卖花的孩子,行走在黑色的触手间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6-28 00:30:55  |  浏览:546次
导读:诗人简介: 野兰,原名彭云霞,居南方,学涂鸦,写小诗。


一些词语让人生

一些词语让人死

玉米继续沉默


它知道土地的秘密

知道镰刀在谁手上

你不是玉米

你不知道


 —— 野 兰


   

诗人简介: 野兰,原名彭云霞,居南方,学涂鸦,写小诗。


1593275379114335.jpg


◎琥珀


它在挣扎,从热带雨林

到加勒比海,从始新世

到我们化为灰烬

那些手,在时间中摸索

真理是颗石头

洗不白的大词,曾磨牙吮血

母亲的泪,一再滴下来

任鱼群上岸点火

我接住一声沉重的叹息


◎卖切糕的小姑娘


糕是甜的,笑容是苦的

一刀切下去

划开的不止是稻米的芬芳

还有一双振翅欲飞的翅膀


从刀缝中看出去

那幢幢高楼,如座座大山

一生啊,也许都被压在下面

但是霓虹美丽,落日辉煌

人民银行上的金字招牌

闪花了她的眼睛


她低下头去擦眼泪

前年用雕花的纸巾,去年用衣襟

今年用灰色的抹布

夜深时,把脸擦成大众的模样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时不时,从梦里爬起来哭两声的

不止我一个人


◎奔跑的蜗牛


①“但是,谁会记得你?”


大海飞上天,星星变成盐

高低不平的路上,懵懂的气球

拉着一代人奔跑,草帽掉下悬崖

雨水追上来,我们都是蜗牛

背着一座座山,离开荒芜的故园


②“每个人心中的名字,不过是一片树叶”


大风吹,翻开文明的残章

不能忘记的,是砌长城的白骨

吃人的历史、衣衫褴褛的孩子

能看见的,向日葵的方向

一张张复制粘贴的脸,幸福是想象


③“蒲公英的家在哪里?”


跟着钟表旋转,对天空做出鸟的姿势

意识残留在门槛上,一走就是几千里

谁来校正明天的方向?套中人

替死去的人活着,而不是生活


④“从酒盅里爬出来哭两声。”


和明月一起流浪,远方不是目的

脚步不能抵达的,语言也不行

下一个转角,深渊升起无数经幡


你看见了吗,一只铁桶和埋我的诗篇

一条主张虚无与荒诞的路



◎尊重玉米


一些词语让人生

一些词语让人死

玉米继续沉默

它知道土地的秘密

知道镰刀在谁手上

你不是玉米,你不知道

阳光如何布下阴影

雨水落进谁的胸膛

排队等待秋天的它们

需要刀刃的光芒,谷仓的平等

和透明的价格

为了给你们留一个故乡

它们倒下去,又站起来

替黄土里面的祖先,伸长脖子

看看这个世界,要变成什么模样


◎膝盖下的人


傲慢与偏见

把他钉在明尼苏达州的街头

如不断抽搐的、蜕壳的蝉

被目光折成落叶

找不到挣扎的理由

哭泣的人,向谁祈求

一缕免费的空气

一把有尊严的椅子

这水泥森林上空

悬着巨大的铅锤

和俄狄浦斯王的眼

那眩目的光晕中

夜晚的膝盖,已俯冲下来


◎行走的花朵


小城像一只硕大的章鱼

卖花的孩子,行走在黑色的触手间

她捧着一把自燃的灵魂

它们曾在平原上自由舞蹈,并畅饮露水与鸟鸣


开始兜售“干净的心”了

路过的人纷纷躲避,甩出风的鞭子

子虚先生买了三朵阳光,仿如易碎的灯盏


我们跌跌撞撞地前行,一路盛开

一路凋谢,阴影追随我们

我们小心地呼吸,认为自己是祖国的花朵

1593275411118238.jpg


◎嘿!子虚先生


你寄居在我的诗里

而我被时间抛在荒岛

四面都是水,船把岸推远


我活在你的想象里

把身体交给词语

哦,饮酒之美

斫琴之乐,听雨之妙


我可以是一只鸥鸟

从灯塔旁擦过

不需触摸你的青春


万物都有空缺

你只要在月圆时,想起我


◎因为有你


终于,窗户有了目的

你在远方挥手,翻开我的荒芜

并拔出昨天的阴影

如一场雨,赶上枯萎的树林

有些树叶落下来,也许下一秒

它们会飞起来


多年来,我在不同的地方

等月亮升起

那些苍白的想象,风一吹就散了

是你让它们还原,重新站起来


留在你唇齿间的,关于玫瑰的隐喻

那可以触摸的光

是我每一首诗中,将要完成的部份


◎你听见了吗


载满蛙声的船

搁在无人的渡口

我听到古老的祝祷

和上帝的絮叨

有些叹息重复出现

像沉重的鱼钩

拉回万物残缺的部份

一个声音在月亮的后面

“幺妹,幺妹……”

前来告别的

是青春的信仰与想象

失眠的船向深海驶去

跟在后面的日子,有那么美丽的虎纹


◎童年


踩落花,捡蛙鸣,踢落日

用去整个清晨,或黄昏

教一队南瓜说人话


春天的门槛太高了

要给所有花草穿上雨靴

一心一意地,做一只小马驹

拉着麦田和村庄奔跑,跑进糖果里


如果,外婆不变成一丛羊齿草

如果,割麦的人,不把镰刀朝向自己


◎上学


蝴蝶的方向,第一次错了

有人沿着桃金娘的歌声

走进了清晨的蜂窝


四周是历史的石壁

贴满褪色的标语

先生是一只铜烟斗

张口就是蘑菇云


知识的力量,被蛛网弹回

在第五只长脚蚊的舞蹈里

我想起了那些被砍头的向日葵

捂住了书包里的浆果和鸟鸣


◎同一片天空


父亲走后,母亲疯了

书包里的蓿草、弹弓和野果

仍支撑着他的脊梁


把牛羊赶到学校的后山坡

他就是窗外的松柏,或藤萝

把阳光下的阴影,分一些给我们


当那只黑色的手掌,凭空出现

把日子推向贫穷的深渊

在屋檐遮不住的地方,风雨追着他跑


无论我们念出多么漂亮的词语

嘴唇都会轻轻颤抖


◎十八年


用许多个黄昏,来描摹那个小镇

载满太阳雨的脚踏车,仍从心中碾过

许多年了,时间修改了道路


而你仍站在樱桃树下

鸟鸣在枝桠间闪烁

我在阳台数鸽子

它们代表我一次次地飞起来

围墙外,两个老人拉着手过马路


谁尝到了生死之间的滋味呢

那个夏天的清晨,外婆在煮绿豆粥

小艾还没从楼上掉下去


现在,那里是人民公园

紫荆、芍药、剪秋萝代替了风吹散的人

有个眉目很像你的人,在角落唱粤剧

我是唯一的听众,落在他白发上的樱花

也落满我双肩


1593275439116280.jpg


(图片来自网络)

赞(3)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清竹 · 汐影] [疾风骤雨]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