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佳作分享

诗人酒馆 | KOKA:一朵行走的花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6-25 00:15:38  |  浏览:763次
导读:简介:顾霞,笔名KOKA. 江苏人,先后毕业于东南大学日语系,日本千叶商科大学商学部。从事外贸工作,业余写诗有十余年。我热爱生命与自由,我想赋予身边的每一个细微的事物之温情与爱,我想赋予生活以创新与浪漫之味。



父亲的浪漫

不是油画里漂浮的

一层金光

它嶙峋,秩序

立体而方正


—— KOKA


   


简介:顾霞,笔名KOKA. 江苏人,先后毕业于东南大学日语系,日本千叶商科大学商学部。从事外贸工作,业余写诗有十余年。我热爱生命与自由,我想赋予身边的每一个细微的事物之温情与爱,我想赋予生活以创新与浪漫之味。

 



▎一朵行走的花 


它睡着了,一张不会讲故事的圆脸

仍有一股热流,心头袭来

包裹着时间,名字,在凌晨四点

等待一个闪念,或一道滋润的微光


一只手要先于露珠,掏到魔术的词

一个词,洁白如洗。它潜伏

窗口便会有蓬松的飞行。它骚动

风月便会骑上影子与树杈的身

一个词,向夏天迅猛攀升,你胀大的体内

心墙靠上心墙…….


爱与缘,无关于行走还是静止

爱,甚至是毫无生命之物

譬如长城墙上的一块砖

深山峡谷里晃荡的一根绳索




▎父 亲


浓密的黑发,三七开

黑土壤在灰斗车里,蓬勃跳跃

春日暖阳下的父亲,棱角鲜明


父亲的浪漫,不是油画里漂浮的一层金光

它嶙峋,秩序,立体而方正

是一本剖析黄金分割线的书籍,厚重


我从他怀里钻出,移离于苹果的视线

卷尺般,藏起土地,墙,与时光......

海变得浅蓝,一滩触须笔直的蓝草

叫我指给孩子看!而一些心思,在他头顶

伪装得更加灿烂




▎ 每滴雨都有归处


在水面穿行,被阳光撞碎的那瞬

痛与快,从心蕊漾开,你被抱起时

母亲的发髻上,旋转的星光


很早之前的款待,抹茶气息芳馨

一位夫人,她搅拌起笑容,让我望见

一个玫瑰家族,被连根拔起的暴风雨之夜!

静脉的源头,是一个人的伤!

亦是我,正被时光告知的....


濠河水,逼近额头。越来越暗的支脉

如脚下的路,总环你而行

浴光里的黑鸟,在此永生!




▎错 位

 

摸上去,丝绒质感的屋子

傍晚的笛音,将它竖起!

生活的谜钻进去,一串鼓起的葫芦


绕行三,五步,我在你橙色的体内

编织,越来越清醒,但无可救药的路

象篱笆那样修整自己

象凌霄花那样孕育自己,

象一根需要嫁接的木,丑陋地扭向天格

那秩序井然的狱


心,垂向风的方向,与之缠缚,对抗

噢!错位的水滴方阵,世界躺在你上方

睁开眼,“尖锐”朝我们刺来......




▎绿 洲


母亲的腹,细小而绵绸的疤痕

游子的脚,悬浮!蝴蝶样张开

噢,梦想的飘带,喜欢表演


你,从我心底真实地滑过,反复!

我听到游艇喧哗之音

当夜色栖息,优美而迷糊的弧线

海上,雪一样升起


章鱼殉情之日,我们回到墙壁

在这里,落日的绿色沼泽之地

钻木正取火

爱,变得细微而具体....




▎推开一扇窗


从残垣里挂出一张脸

半蜷的棕发,穿越岩穴,沙漠

内部的海,便从亮木那头爬过来


幽蓝,礁石,我似曾在那里居住

“咚—,咚—”每一次残忍的敲击

带给你山脊的震颤,阳光的漩涡

为之着迷的唇角,回到起点......


吸气,旋转,从心底里掏出,安放于悬崖的那朵花

喂养过天涯鸟鸣的那团色块,从枝上溅落

创伤的脸庞上,延伸出一条路




▎ 夜 归


日子被包装,在夜的红木桌椅上

以微粉的透明,与你的吻隔开

你的目光—

另一朵已透出焦黄的康乃馨

与灶台的炉火,垂首相望


从火焰的金丝边,游走的影子

簇拥熙攘的人流,竟感到有些轻与不安

仿佛夜,深深了几许

我想起健身房,明亮的一瞬!沸腾

将自己挤成一个怪人!


身上的许多花,欢乐的漏洞

你用手接住那喷泉,以藤蔓的姿势

凿开了,空臣服于泥土的路

夜,死去的美人眼皮,翻上来......




▎ 柠 檬


从柠檬开始的一条线

睡入命运的手掌

谁将那掌纹,支在夏的客厅?

并鲁莽地涂上黑色

我听到滴水声,星相盛开


另一座城,雨后的小阳伞,搭在军绿上

一张圆脸,被他拉了拉,靶子般

归还绚烂盛开的地方

泪弹还未渗出.......


十枚,扇形,十个年华

投入深山峡谷,你不会顶醒那个梦!

在柠檬的深部,命运的掌纹复活

有了层次,序列,纬度

有了长廊,镜子与火焰......




▎斯卡布罗集市


迷迭香在它嘴里芬芳

体验过的寂静与闪光,从深处剥出

与飘落的细叶,撞出一声声和鸣

高处,榆树叶正打圈


我从婉转的漩涡里,直了直腰身

日子还没有变硬!正午的濠河水,挥舞着兵器

你绕我而行,循序渐进,一块耕地

凸出火的镜面


影子涌向岛屿,昔日桅杆泛绿

搭建花市,粮仓

还没驱走的空,被翻来覆去的风灌满,被团团花白灌满

一只庞大,凝固的黑鸟的影子

矗立在河口,意味深长地归还我

曾寻找他的一个地方......

 



▎半 夏


起初,它是灌满琼浆的风

在你的手上,歇息

果园如此接近,微醺的空气,就在唇下


当肌肤与阳光融合,风起

一道更洁亮的光,脉搏般闪过……

几乎成翅膀,火焰白如雪!

河流,旷野漾开,向一段幸福的飞行

仰望!


引擎不是黑手,在寂寞的窗台过夜的

一只黑鸟,也不是!

跪在夜的面前,剩下的黎明,在骨骼里穿行

他动了一动身子

迎你的露台,长廊,凝重于一幅画

不!更是一个夏的方案




▎凌晨四点


我听见,山茶花最后一瓣,掉落

你急于寻找那朵完整的、宗教的

曾像蝴蝶领你回家又失踪于

胸口的印记


芦苇还未吐絮,他蹑手蹑脚

走向一条远离人间的幽径

我睁大眼睛,恐惧与幼稚之词

扎根于黑色的,但被芳香包围的谜团


他不撒谎。他说过

我须将手从攥紧的手里,松开

做一只甲虫,继续匍匐.....


当朝阳从河流的枝叶里,一秒一秒地

晕开,爱便会一点点从背囊里

轻盈起来




▎旧钥匙


野蔷薇,钉在夜树的皮上

一条河,载着游曳的船

经过家门.......


延展的梭形波纹,天生锈蚀的软刀子

从鱼群的飞溅里,重温

曾唤醒生存与繁荣的火焰!


接待你的人,换过多少或长或短的面孔?

地铺,合衣,摇着屋子的无尽铁轨

让门,成为一层层传说


带一把可变的钥匙,走出家门

我听到オペラ或重或轻的落地之音

而幕布在变......



(图片来自网络)


333.jpg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