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佳作分享

诗人酒馆 | 于 坚:后庭花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4-15 15:59:47  |  浏览:302次
导读:夜晚 世上空无一人 这种事我们常见





timg (2).jpg


死亡是如此具体

浩荡 密集 光明   

迫切如春光    

来不及登记花朵    

——于 坚


   timg (3).jpg



于坚,1970年开始写作至今,现居昆明,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和纪录片导演,“第三代诗歌”代表人物。


1985年与韩东等创立诗刊《他们》,形成了对第三代诗群产生重要影响的“他们”诗群。他们诗群认为“诗到语言为止”,强调口语写作的重要性,对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促进作用。1986年发表成名作《尚义街六号》,1994年长诗《零档案》被誉为当代汉语诗歌的一座“里程碑”。


重要作品包括:诗集《于坚的诗》,诗文合集《于坚集》五卷,长篇散文《众神之河——从澜沧到湄公》《印度记》《于坚思想随笔》四卷等20余种,纪录片《来自1910的列车》《慢》等。《碧色车站》一片入围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银狼奖单元。获台湾《联合报》第十四届“新诗奖”、“鲁迅文学奖”、“十月诗歌奖”、“朱自清散文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诗人奖等奖项。







▎风中巴赫


那棵树顶端出现了一群不规则的十字架

它一直在黑暗里寻找天平    金色的   在黎明  

并非大教堂    它没有信仰   春天之风吹拂着它

令它高尚    风也不知道自己造出了

一台管风琴   鸟群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

长着翅膀的唱诗班    演奏者也不是

1685年3月21日出生在杜林根森林

爱森纳赫镇的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  

只是些无调的和声  只是一棵老迈的银杏树  

只是风……


二〇二〇年三月七日




▎后庭花  


死亡如此具体   在新闻里看到一个镜头  

司机开着翻斗车   将亡于瘟疫的尸体倒掉  

们裹着黑色塑料袋一包包滚进壕沟   就像企业

处理过剩物资   按部就班   有条不紊   上次

这么干的是希特勒     犹太人  光着身体走进

炉子成为灰烬    按部就班   有条不紊   质量

速度都差不多   区别在审美   上一次   党卫军

们完事后   拉紧白手套   这一次   人类在客厅里

停下晚餐   为异邦流泪    上一次全世界遣责

元首   这一次不知道是谁下的命令   残忍

甚于纳粹主义   起诉谁?   好学生戴着无形之冠      

谁不多余?     死亡是如此具体    浩荡    密集  光明  

迫切如春光    来不及登记花朵    继续写诗或等着   

世界之夜在月光下   豁达商女   隔江犹唱后庭花   


2020.3.28


timg.jpg



▎意大利铜锅


以前我在淘宝网上买了一口小锅子

意大利进口的  声称是托斯卡纳一位爷爷

手造   广告夸张  肯定还有他儿子    孙子  

媳妇  邻人和来自罗马的风流小伙子

半明半暗的作坊   火炉  锤子  过路的但丁  

落一朵郁金香上的桥   旁边必有座小教堂   

耶稣给的手  志于道   据于德  依于仁  游于艺  

这种铜云南也有    但没有这种造型  不管了  

能煮面就好   耐用就好  面条    在哪里都需要

一口好锅    淘宝网就像个长着翅膀的自由人  

翻墙带回物资局缺乏的东西   海关仁慈   

见锅就放行  可以封闭一个词    但是禁止

一口锅     还是天理难容    于是快递小哥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送来   煮碱水面最好  

像是圣餐了   今天在电视机里看见瘟疫攻击

住在意大利的邻人   当他们做工时   五十多个

神父在贝加莫死了    躺着   为他人发过圣饼

的手垂在担架外面   没有流血   没有戒指    

被死亡加入到工匠的活计里?    这锅子深   

拌了很久   佐料才将面条渗透


2020-03-31




▎在末日中谈论末日


我们在末日中谈论末日  许多名字死了   那个罗伯特

那个文亮    那个朱    那个路易莎小姐    那个伏尔泰先生  

找不到更可怕的词了  没有更恰如其分者可以表达这无德

这绝情   这除名   悲剧的台词早已用罄在别处   无能为力

只能说哲学的  神学的   文化的   审美的  优雅地说   模仿诸神

的口吻   像庄子那样  以谈论诗的方式谈论死亡  鼓盆而歌  

对比念奴娇与自由体的不同   很多年  我一直在写长短句  

等着秋天  为宋代的说法着迷了一生   我们要说说古诗

十九首   一弹再三叹   慷慨有余哀   我们说到扬州和威尼斯  

说到塞尚与朱耷  哭墙与碑林   苏轼和毕肖普都赞美过这个

春天  苏说   乱花渐欲迷人眼   浅草才能没马蹄  毕说  

岩石上无声的扩张, 苔藓生长, 蔓延像灰色同源的震波  

忽略形容词与实词的厚薄    平仄与蓝调的先后  我们说起

那些文章  千古事    寂寞寸心知   坏人死了  坏单位就要在

暴露的多余中解散   失业的订书机得免一死  病毒无法在

金属表面存活四小时  我们从来没有在姨妈家讨论过食谱

坏制度失去边界  坏杂志停刊了  好杂志同赴  倒在它旁边  

那个从小就买他晚报的老伯就要死了  报纸还没卖完咧  

成堆地丢在米黄色报亭门口  也零售口香糖和蓝气球  如果

一直撅着嘴吹它  会有春天那么大  从前  死亡的建筑中

总是有顽抗的废墟   丑陋的硝烟   做作的手术台  外祖母墩的

红烧肉的焦煳味   这个太美了   冠状   视死如归的不仅是烈士  

风景如画在各地  不必跟着梨花们朝镜子深处看  还是那个屌样  

整容是一件空虚事   那些大雁加了油   要去西藏   桉树朝着天空  

河流向海   窗帘等着掉色   海鸥不会在陆地久留   狼挺身而出

犹豫的时代结束  三年级的教室里雅雀无声  《最后一课》  

空椅子依然无机排列  男生在左  女生在右  从前有过一篇

小说   都德写的    “那天早晨上学  我去得很晚  心里很怕

韩麦尔先生骂我  況且他说过要考政治  可是我连一个字

也说不上来  我想就別上学了  到野外去玩玩吧  天气那么

暖和  那么晴朗!   锯木厂后边草地上  普鲁士兵正在操练…… ”

我很害怕   你呢?  有一年在锻工房的星星下  我们刚刚用手

学会爱   我们在末日中说着好句子  逝去之前  一切都美  聊胜于

沉默   


4/3/2020





timg (1).jpg


▎下 午


不要再提什么灾难  危机  什么好日子不多

什么“泪目”  不要再讨论裹尸袋的规格  不要

再提那个臭烘烘的口罩  能指出谁?  都是陈词

滥调   不要再提那些走得快的  ——它们就

统统不存在了  那位读者的大腿很长  很结实  

很拘谨  没走过这条路   她从樱桃园来  不要

再提瘟疫这个词  彼何人斯  世上查无斯人  

不过是查无此人   那些挂满笔名的微信  那些

老派辞典  那些舞台  那些告密信  一个世纪又

一个世纪  又找到过谁?  说点好玩的  OK  响指

从何说起?  “从前  我们坐在一家悲伤的电影院……

”  叫做猫的家伙一直在玩  世界这根光骨头此刻

被它滚到了椅子一侧   我们坐在这里  马力先生的

小书店  CD  空杯子和唱片  白居易  科恩 王维和

弗里达的下午  他们可以陪着她打几组死亡双扣   

瘦骨嶙峋  他站在吧台后面  磨着一份咖啡豆  

用那台旧的德国福腾宝咖啡机  它就要发出一种

下雨的声音  一直下进喉咙下面的水泥广场  随后的

夜晚  世上空无一人  这种事我们常见


4/8/2020





webwxgetmsgimg.jpg


▎说冠状(一)


这个席卷世界的瘟疫十字军,这个罪魁祸首是冠状的。

“孔子,老庄,耶稣,佛陀,安拉,湿婆……诸神曾给过人类一个旧世界,人类从不知足常乐,一直在追求新世界,百年来,全世界唯新是从。现在,诸神背过脸去,子不知所终,方济各在空无一人的梵蒂冈广场的雨中哭泣。神赐予人类一个全新的,唯一的,无形的,只能想象为冠状的独裁者。先斃了那些60岁以上的!希特勒望尘莫及。现在,人类拋弃旧世界的拆迁之路已经荒原在望。


古老的瘟疫全都半途而废,这次瘟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世界,同质化为它争取了时间。

无可奈何,等着。等着其实是一种慌作一团的无可奈何。病急乱投医的世界啊。


这个死亡是无自身的敞开。正常的死亡都是隐喻式的,这个冠是唯一的隐喻,它取消了一切隐喻。人重新成为没有区别、尊卑、等级的无明的牲人。你死我活。死亡打击一切,无论你是狮子还是大象。死亡没有时间,它不再给人“一生”。它打击所有人,虚无相当真实。

老子说:“吾之大患在吾有吾身,苟吾无身,吾有何患?"

冠状攻击的是身体。不是文化、信仰,主义、意识形态、观念。

吊诡的是,冠似乎是形而上的,某种无,看不见它,不知道它在何处。

不确定,看不见,不知道。关于它的一切似乎都是谣言。什么意思,到底要到哪一步,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几千年的人类,就这样一笔抹去?

冠状的,这个看不见身体的冠更像是基于一种想象力,对同质化的想象和模仿。就像冠这个字一样,它天然具有隐喻性。这个帽子只有一顶,口罩就是这种东西,都是罩。“罩,捕魚器也”(《说文》)这顶帽子可以罩在任何一个头上,这块布可以罩住任何一张嘴。人们只有自我封闭才能抵抗病毒,这是一种同质化的独裁,你必须进入那个网,那个捕鱼器,你才能活着。所有人都被冠状判了无期徒刑,自己把自己关起来才能隔绝病毒,活着。

在空间上自我隔离,人们这时候才发现人类从未实现过什么自我,只有同质化。

“他人即地狱”,每个人都可能是无症状携带病毒者。人们失去信任,信仰同质化,任何人都可能是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大家之所以还呆在一起,只是因为心存侥幸,赌一把、

冠状是没有意义的,它攻击一切意义。

攻击一切没封的,它的局限是无法解封,它只能攻击那些不封的,放过那些自封的。它的选择无关是非,只是针对人与空间的关系,封或者不封。

这时候人类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我封闭,也许侥幸可以活下去。要么拒封,在某种意义中活下去。

冠状独裁者下达了封闭的命令,遵守者活。就像那位希律王。

这时候,最有效地活着莫过于同质化。戴口罩就是同质化,这种同质化可以抵抗冠状,以毒攻毒。

一场无对有的攻击。黑对白的攻击。


4889207cgy1gdqpbka6dhj21900u0b2a.jpg





古中国的真理,生生之谓易。有无相生,知白守黑。

这之间有一个度,中庸。过度,要么虚无,要么过剩。不再生生,而生死。

生生之谓易,知白守黑,无不是虚无,是需要守的。有也不是越多越好,有一旦过剩,虚无就生。

世界太满了,过剩了,必须清仓,回到虚静无为,虚怀若谷。


这是一个警告还是木已成舟?

这是一个技术。

同质化就是一种有的虚无。冠摧毁慈悲,冷漠、善意、仇恨、恶和美。一切复0。

冠以一种同质化的方式攻击身体(有)。死亡的同质化,治疗(药物)的同质化。

一切观念、意识形态、权力、财富、技术、科学、浪漫主义、自由主义、左右对瘟疫的攻击都无可奈何,残酷的平等。当各种人物,包括显赫者和一向被忽略的人们纷纷感染新冠肺炎,才发现那些冠冕不过是些隐喻、符号,免疫力决定你是否还是一个所指。


这种东西难道不正是一直被人类追求着的世界方向吗?


“在危机期间,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社会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一时的野蛮状态;仿佛是一次饥荒、一场普遍的毁灭性战争,使社会失去了全部生活资料;仿佛是工业和商业全被毁灭了……”(马克思《共产党宣言》)


此刻才发现善恶并存、各美其美、异质彼此对峙的世界多么美好。


存异事关生死。


那些拒绝口罩者追求的是意义。

但是,死了,还有意义吗?


终极问题现在再次彰显: 逝者如斯,你以为你是谁?

彼何人斯?  (诗经)  已经问了无数年代。


4889207cgy1gdotrqxii1j21900u0e84.jpg





(图为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庙的祭坛)



说冠状(二)


没有身体,言此意彼。就像某种诗。

没有身体,没有世界观,所以它可以穿越时间以至于永恒。

瘟疫有一种自然的风度,无德,无形,朴素至极,毫不做作。

死亡这个“一”来了。“吾之大患在吾有吾身”。(老子)

如何无身,让瘟疫失去攻击对象?以无对无?

身体总是只有身体才能攻击。人类经验过各种力量对身体的打击,这些力量都是身体性的,它们都是材料。比如原子弹对日本的袭击,奥斯维辛的焚尸炉、鞭刑……那都是某种有体积、重量的材料。

这个世界太做作了。它做出一张冠状图像,说这就瘟疫。但无人被这个图像攻击。那张据说是冠状病毒的照片看上去不像是一个身体,而是某种几何图案,数学公式。安迪•沃霍尔的丝网版画。这是能够攻击形而下的形而上病毒吗?

一个没有身体的东西在攻击身体。它不是维苏威的火山,不是海啸、地震、泥石流、战场,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炉子,不是原子弹,什么也不是,如果一定要是的话,它只是一种修辞。口罩、呼吸机、核酸……这些都成了瘟疫的隐喻。

瘟疫通过隐喻杀戮,就像诗人。A,倒下的是B。

瘟疫还是那个瘟疫,它没有因为世界的所谓进步而改变攻击方向。

一切在逝去之前都是美的。诗就像是死亡的信使。

瘟疫攻击的是有(身),它无可奈何的是无(无身)。但是它却是以无的方式去攻击有。无有一种不确定的诗性气质,恍兮惚兮,其中有象。好像是这个,好像是那个,不确定。就像是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死亡之冠就是一顶帽子,可以戴在每一个头上。)没有人知道它下一步将出现在何处,哪个身体上。

瘟疫更像是一件艺术作品。而艺术守护的正是无,那种不可说者,那种居于幽暗中者。

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易经)如果,瘟疫是一种修辞,那么它是“立其诚”的。所以居业,身体会因为这种修辞而倒地死去。“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文章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鹤林玉露》

诗人死去,诗活着。这就是文明的魅力。在世者因此得救。得救,意味着必死的肉身被超越,不再为必死烦心。“未知生,焉知死”。肉身从来不知道死亡,唯一能够告诉我们死亡消息的是诗。只有诗知道死亡。所以,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

通过语言,诗告诉我们死亡是可以超越的。杜甫: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这就是对死亡的超越。


webwxgetmsgimg (4).jpg



“十月庚寅,蝗虫从东方来,敞天,天下疫” (司马迁《秦始皇本纪》)

古代世界对这顶冠有备无患,防疫机制就建立在他们的世界观中,视死如归是各文明的共识。“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孟子)人们不会在死亡面前惊慌失措。比如中国唐代诗人杜牧写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杜甫写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这是一种世界观。

古代世界对付瘟疫的办法很多,宗教、文化都是免疫力量,不仅仅技术。

语言的藩篱曾经建筑过一些免疫区。传统是一种免疫力,方言是一种免疫力。

如果语言同质化,同构。瘟疫就没有障碍了。语言令瘟疫在世界各地速度不同。

在古老的语言中较慢。同质化最严重的语言中最快,完全消灭了方言的地方最慢。

中国封村的时候,村口的乡村保镖的方言斥退了普通话。

巴别塔永远不能建起来,这是上帝最伟大的安排。

瘟疫是一种修辞之难,在于谁的修辞能够安心。

今天全世界都在追求讲一种语言(英语被趋之若鹜。各种统一的交通标志,食宿标志),一种时间,越来越没有屏障了,冠长驱直入,过去它是一种艰苦的长征,行军非常不便,它会被地理阻断,被文明(比如中医、瑜伽)时间阻断、速度减缓,半途而废。


世界今天只有一个医生,就是科学。

今天世界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实验室的结果。伊丽莎白女王在温莎堡呼吁,让我们等待“尖端科学”。

这场瘟疫是人为的,它显然不是古代那种来自自然的瘟疫。古瘟疫分地区,不会同质化、同构地全世界传播。

我们不能再像我们的祖先那样五花八门地死了。

死于冠状,一个看上去像是向日葵的东西。这顶冠带来了多少隐喻哪!

口罩是一个隐喻。户外运动是一个隐喻。监狱是一个隐喻。鲍里斯是一个隐喻……它们都被一个唯一的隐喻:冠,统治着,唯一。


webwxgetmsgimg (3).jpg


在希腊的德尔菲,阿波罗神庙里刻着这句箴言:认识你自己。这是一个自我去蔽的过程。文化像面具一样遮蔽着本来的我。人生活在隐喻中,隐喻是创造性的,事关修辞。永远在言此意彼,说的是这个指的是那个。

冠则要求直接说,戴上口罩,口罩就是面具,这个面具是同质化的,唯一的,一律的,事关生死。冠状似乎是庄子派来的,它说,戴上口罩,吾丧我。

神无能为力了,唯一的救星是科学,只有科学可以摘除口罩。

科学正是西方启蒙运动一直以来追求的救世主。

科学的本质就是同质化,终于造出一个同质化的恶魔。


“市场总是在扩大,需求总是在增加。甚至工场手工业也不再能满足需要了。于是,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工业中的百万富翁,一支一支产业大军的首领,现代资产者,代替了工业的中间等级。

“它第一个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它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迹;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迁徙和十字军东征的远征。

“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

“……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都排挤到后面去。

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

……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

……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卡尔•马克思《共产党宣言》)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毫无疑问,从某一刻起,曾经对世界(领土、资源、力量)的征服已经转变为对新世界的创造。‘新世界’这一表达不仅仅指向美洲,而且还意味着世界已经成为了技术科学的创造物,这种技术科学似乎就是上帝。而上帝则被称为全能。"《疫病时期的哲学》法国哲学家让-吕克•南希

是的,这是一场同质化。这是死神的首次数据同质化。


webwxgetmsgimg (2).jpg


冠状重点打击对付这个世界的积极份子,自由主义份子。(所以西方领导人频频中招)

封闭是它的大敌,它是开放社会的敌人,对封闭无效。

自由意味着死亡。这是文明最古老的阴谋,现在昭然若揭。

宗教,自由主义、民主、浪漫主义……相当脆弱,其前提不是活着,而是意义。

独裁相当现实,必须活着,这就是独裁。这不是一个独裁者,是无数,集体。大家都选择活着。

活着,人们可以大义灭亲,拒绝、检举那些来自武汉的人们。如果爱人发烧,立即隔离。活着令人们无情无义,而这就是正义。“理性即正义、现实的正义不过是理性的正义的自我实现,正义的现实性存在于正义的必然性之中,人类正义的发展历程决不是田园诗般令人快意的。(黑格尔)

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易经)只有诚实才能活着。居业。人们会发现宗教,自由、民主、浪漫主义、这些词并不能居业。

如果独裁可以居业,人们毫不犹豫选择封口。


它攻击资本,资本是一种身体,资本必须流通(库存是邪恶的)。因此并不保证富人可以赦免。

制度也是一种身体。所以开放社会最易被攻击,相对封闭的社会倒暂时可以逃过一劫。至少目前的情况如此。

中国的身体已经被同质化打开。它侥幸逃过第一波,因为那个封的文化传统还在抱残守缺,至少在人们与世界的关系上。

在身体上,各种观念无所谓是非。冠状无德,昨天的非正在成为今天的是“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齐物论》庄子的道理再次彰显。

任何一个词都是不确定的,要看它在出现在何处。


身体就是一切。正像诗人韩东在被隔离于武汉附近的丹阳说的,活着是第一位的。

封显然是有效的。死亡来自开放、流动。

或许只有消极对应,独善其身,耐得寂寞,由它自生自灭。


*唯物,就是物的唯一。现在“冠盖满京华”,只意味着死亡不讲是非,物的意义被取消了,人发现他只有一种活物。

“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不出户,知天下。”(老子)

手机仿佛是为今天的到来而准备的,不出户,知天下。


封闭意味着从进步,积极进取,未来、奥林匹克,在路上、拆迁……这些大旗飘飘的世界共识的方向后退。

回到家。封闭,这个现代历史上的贬义词的方向似乎变了。

封在古汉语中意味着种植树木,在自己的封土。“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西施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归亦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某种隐喻。

这是中国智慧曾经为世界指出过的一个方向。

但可能吗?所以诸位,独善其身!善待自己吧,出门即是找死。


4889207cgy1gdqpbka6dhj21900u0b2a.jpg





瘟疫令人们回家。到了身体,回到手,回到家务。

家,居也。居,蹲也,只有在蹲下来的时候才会产生细节。回到家就是回到此在的细节中。观念不会产生细节。细节是身体导致的,细节就是此在。封闭令人们回到了细节,当交通工具不能使用,你得步行,于是你看见了落日。当没有手机付款,你得用手指去清点钞票。细节意味着诗意回来,你可这么写:一个金闪闪的镍币立起来跳着芭蕾滚进了那个旧柚木柜的一条裂缝,仿佛它忽然灵魂附体,成了舞蹈大师。用手机付款永远想象不出这种细节。细节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游戏,没有这种游戏,时间无法消磨,生命太长了,自囚时更长。时间是人创造的。为了保证游戏的长久,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游于艺就是为生命创造细节。

是的,我们正在死亡的押解中一个个乖乖回家。

但是时间不多了。

回家,关门。能呆多久?这取决于过去的时间中,你为自己造了一个什么样的家,它是可以安居的细节,还是一个观念的旅馆?

向死而生从未像今天这样得到切身体会,死亡像个监工一样高举着时间的鞭子,各种信息通过手机、报纸、电视台、谈话、人们的活动告诉每个人,死亡已经为期不远,再也不是古代那种天长地久的死亡,一只狗的死亡,一棵树的死亡。过去我们是那样死的,虽然生而为人。生命不过是在等死,等着时间过去。停下来。“雨到头了,就是说,消失了。面包到头了,就是说,吃光了。不能再上手利用了。”(海德格尔)未知生,焉知死,孔子知道死亡的必然,知生就是向死而生。这种生是有为的。在这种有为中,逝者如斯。无为之生,需要有一个能够无为的在场,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基本上被用罄了,无为已经没有可为之路,没门。

“临人以德  殆乎殆乎 画地为趋 迷阳迷阳 无伤吾行 吾行卻曲 无伤吾足”。

“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女闻人籁而末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

(庄子)


(图片来自网络)



webwxgetmsgimg (1).jpg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