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佳作分享

诗人酒馆 | 汪剑平:让诗歌还原为证词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1-02 14:12:57  |  浏览:1391次
导读:琉璃编语:不记得曾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一篇关于汪老师的诗评,当时我不知道日后会与他相遇,并且两次邀请收录在我的诗歌专栏里。汪老师的生命状态令我羡慕,他有体面稳定的工作名片,有温暖幸福的家庭,有丰富精彩的生活圈子,所以我也很纳闷,有天我在他朋友圈动态下留言,当下很多诗人呐喊,加载,往往是一种复制粘贴,修辞或是噱头。要么自身处于弱势群体阶层需要发声,表达。而汪老师他已经是一个事业与写作上的成功者,一个家境殷实的人,为什么还要坚持在诗歌里保持深度写作,生态,社会观察与诗的骨头,唯心与戳透?他是这么回答我的:“一个真正的诗人必须具备悲天悯人的情怀,遗世独立的精神,历史作证的立场!”他无疑是一个会疼痛的贵族,一个会受到年轻人尊敬的诗者。

个人简介:汪剑平 电视台编导、独立写作人、民刊《湍流》编委出版诗歌集《蚍蜉》、散文集《站在上帝肩膀思考》、《南墙之南》发表作品千余件。先后获“首届世界诗人金桂冠大奖赛”金奖、“遇上诗和远方”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2018年度十佳,中国当代汉诗精选一千首大赛金奖,荣登“世界华人榜”。电视作品获中国新闻奖,四次获湖北电视学会专题片一等奖。


诗歌还原为证词(组诗)


文/汪剑平


门 


流浪的风,找不到歇脚的地方

阳光已经等老

乡村越来越多的门

把我挡在屋外

无论喊出多少熟悉的名字

它们总是一副装聋作哑的样子

没过膝盖的荒草

有一些在脚下使绊

有一些,把门堵得严严实实

我了解荒草的意图,门的意图

如同了解村里老人

紧闭的沉默



斑鸠


斑鸠,掌管荒芜的时间

夕阳凝望暮色里归来的人

我理解斑鸠的苦衷

守着全村的寂寞

咕咕——咕咕——

仿佛孤独劝慰孤独

仿佛忧伤自圆其说

一只斑鸠,到底有多少委屈喊出来

才肯罢休?

低沉、哀婉、如泣如诉

斑鸠的诉说

近了伤人,远了惆怅

不近不远

正好在情绪克制的范围之内


野草


野草是繁盛贫贱的家族

多像人民

成为空洞的名词

原本以为拔起一根草会轻而易举

结果它们用坚韧拽痛了我

哦,原来它们也不愿离开故土

原来它们也有不可欺

不可侮的倔犟

原来它们是大山烧不死

砍不尽

扯不断的筋


祭林昭


在祖国的身体里

扎进一根叫林昭的刺

尖锐、锋利、疼痛难忍

枪响之后,刽子手向母亲索要的

五毛钱子弹费

买断一个惨绝人寰的时代

一滩血从未凝固

一九六八年四月二十九日

每年的这一天,总有人拔出这根刺

总也拔不完


谢罪


在刀刃上跳舞,需要玩命

我的诗歌,大多花拳绣腿

与一道锋利的寒光过招,泛滥抒情、无病呻吟

被杀得片甲不留

一个靠动词、形容词、副词活命的人

养尊处优,语焉不详

只有主语的呈述明确无疑,精悍有力

哦,该让我的诗歌

向大地、天空、太阳、月亮、星星谢罪

向河流、群山、草木谢罪

向苍鹰、兀鹫、杜鹃、乌鸦

甚至一只闹人的麻雀谢罪

向甲壳虫、秋蝉、蚊蝇、渺小的蚂蚁谢罪

向和尚、屠夫、开发商、乞丐、妓女谢罪

向维权人士、被告、警察、监狱

严刑逼供的拳头谢罪

向活着和死去的人谢罪

让诗歌还原为证词

还原为无法篡改的《史记》


舌头


人活久了,器官的立场就会现行

舌头是重刑犯

它的身份复杂

忠臣、奸吏、居心叵则的政客

蛊惑人心的颠覆者

说过的每句话

都会作为呈堂供词

高高在上的门牙,充当提刑按察使

尖利的犬齿是捕头

口腔是监狱

无论舌头谋反和招安

它们难咎其责

眼睛可以视而不见

耳朵也可以充耳不闻

只要不是哑巴,舌头总要说话

总要表达自己的观点

祸从口出,埋下了获罪的隐患

屈原的舌头早已流放

问不了政事,《问天》也能石破天惊

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

慷慨激昂的动词

一刀砍断

我的舌头一阵生疼


山是可以喊醒的


登上山头之前,群山一直保持沉默

你可以说它不会说

你可以说它忍气吞声

面对这个无声世界,我们找不到

半点指责的理由

我知道,山是可以喊醒的

比如这一刻,气沉丹田

猛吼一声——群山回荡

直冲云霄

如果有十座山峰,就有十座醒了

如果有百座山峰,就有百座醒了

如果有万座山峰,就有万座醒了

赞(20)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