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佳作分享

诗人酒馆 | 步钊:人民,你们和我一样,唯一相信苦难是人生的阶梯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1-20 12:44:39  |  浏览:390次
导读:没什么可说的,读诗!
 





诗人简介:步钊,蜀南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已在《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青年作家》等报刊及网络发表了大量诗文摄影作品,主编过《潜世界诗刊》《蓝族》《新诗天地》等民刊微刊。著有《热爱世界》及《上升》《缪斯的儿女》(合著)等。




《幸福谷》

  

三三两两走进幸福谷的孩子们

请告诉我什么是你想要的幸福

 

一对对走进囍园的新人们

请告诉我你们心中的幸福

 

蜂拥而来的学生,职员,画家,诗人,老农,少妇,职业政客,落魄书生

走进幸福谷,你找到幸福了吗

 

听说幸福就像天上的毛毛雨,越下越大

幸福就像面前的老火锅,越熬越香

 

摘下一束野花,当作心中的红玫瑰

我要把最美的那一朵,献给幸福的人

 

熊老师,你幸福吗?

林姐姐,你幸福吗?

 

幸福,是因为爱情麻醉了生活?

幸福,是因为早已习惯性忘却?

 

想起高企的房价,高昂的医疗费,畸形的教育

我不敢幸福

 

看到可怜的老人,孤独的孩子,吐血的中年

我只有愤怒

 

操纵这一切的巨手,轻轻落下

幸福就会灰飞烟灭

 

默默走出喧嚣的幸福谷

我忘了我也是被幸福的人

 

 


 

《风起云涌的日子》

 

我不是最后一个感觉风生云起。在漂泊的 

花瓣之下,在神情迷失的瞬间。一朵花憔悴的模样 

就这样让你一梦千年。你是谁?你还好吗? 

不要告诉我你心中的寒冷来自何处,

我和我安分守己的工蜂们,在春天搬运着酿蜜的花粉

无话可说。沉默的反抗似是而非 


热血沸腾的大时代,说什么无依无靠!

老农的头巾掩盖着含义不明的表情。

愤怒的公牛奔跑在红旗下,瞪着赤红的眼睛 

母亲,我依然无所作为但两袖清风

虽然面容模糊但动作干净有力。天会亮的。

人会站起来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好的。

路上的居家的城市的乡村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人民,你们和我一样,唯一相信苦难是人生的阶梯


远离大海的歌者,终究要到远方看一次海

而我是来自山村的贫民,只会根植泥土,保守内心

不需歌唱,只要培土,播种,插秧,收割

早出晚归演绎人生起落的俗套故事,

让自己成为最坚固最命硬的山间石头

当黎明的阳光照耀沉默的群山,当故事的主角只剩下缅怀

我依然从容不迫,笑看云起风生。风起云涌又算什么?

我的骄傲,不变如山



 


《回到老家晒太阳》

 

回到老家晒太阳,多么幸福!

随兴东张西望,四处走走

不经意间,就被树上的知鸟或田野的麻雀感动

云来了抬头看天,风起时低头认路

慢跑几步,或者急行十分钟

甚至倒退着,就磨到了村口

 

当然如果没带钥匙,母亲又暂时

不在家,那也没关系

在家门口,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看邻居两口子携手回家

并突然发现他家的金毛

正在调戏隔壁的野猫

一束阳光,打在槐树枝叶与厨房的雨棚间

猫爪一样摇晃着,像那些年里

天马行空的小快乐

 

天马行空的小快乐,

不经意间走失的老朋友

好多年不见,你们都还好吗?

你轻轻地问。不知道为什么

有点黯然神伤。放学归来的邻家小女孩

踩着地上斑驳的疏影

一脸惊奇地看你,嫣然一笑,

仿佛当年的你,独自回家

 


 



 

《边走边忘》

  

我要说的是晨光初照,草长莺飞,洛浦河水清澈透亮

我在岸上放牛,你在河边洗衣裳。

风吹动你头顶的片片桃花迷惑着我的眼睛

阳光夹杂着河滩上的波光一荡一漾

唉,那是春天,我就在那里,但你不知道。

 

接着是云盘山上白云飘,团团雾霭遮住了半山腰的老瓦房

课堂里的读书声,多么嘹亮!一双语文课本后露出的眼睛

偷偷打量着不可触摸的——远方?

你发现了吗?火红的五月催生着一株叫做梦想的植物茁壮成长

那是最好的年代,你就在那里,我假装不知道

 

之后要说到中心沟的几栋楼房,他们都叫它和尚庙。

我七点起床,八点上班,工作,生活,学习,思考,一天天紧握理想

抱一把红棉牌吉他传唱着几首陌生的歌曲

握一支上海牌口琴尝试着没有定型的呐喊

九月鹰飞,你在我心里,是的,你一定知道

 

为什么我没有说到秋收和冬至?因为他们都是想象

从天津大港到南京梅山,我看到人在路上行走梦在星空漂移。

我是第七片叶子混迹在城市与乡村怀念着从来不存于世的羽毛。

月亮爬上窗台,让我忘了你的脸

星星点亮黎明,让我想起你的眼

 

 

 

 

《流浪的故乡》

 

流浪的故乡,你不可能记得我的单薄

我也一直无法把你宽厚的目光抓牢

野牛  炊烟  饥饿的天空下面

雪下过了也就下过了  太阳背后又是太阳

我的亲人啊  我到底没能在春天把所有的灾难一力担当

我到底没能挽留住你  时光的流水啊

虽然我最终懂得了什么叫歌唱

大地上冰霜打碎了自己  平原山岗世态炎凉

在我前面的弟兄啊  你们都站住了

为了目睹我整整一生的奔忙  你们一天天成长 

 

在这人流四散的冬季  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独自走动

在冰雪的内部  太阳渐渐升高了

一直高过梦中的寺庙  而冲动和挚爱依旧源远流长

故乡!长城下面风吹草低  长江两岸莺飞草长

我不能说我已经放弃我不能说水涨船高

只是落红啊,你再也牵不动岁月的风帆了

门前的枇杷树   早已被山洪连根拔起

梦中飞过的也不再是昨日的镰刀

我坚定  但从不固执  在今夜我活得比月亮灿烂

在今夜我独自离家出走  衣袂飘飘

 

 

 


 

《高楼》

 

在万物之上,君临一切的手臂和胸怀

如此危言耸听 恨比天高

赴难的乡人,你们怎能长久地

居住在这里,任足下的流尘四处飞扬 

 

突飞猛长。凋零的乡村和冬天啊

平淡的日子多么难耐,多么深远

我要在这里停下来,握住眼前的时光

尽情折磨自己,尽情燃烧和歌唱 

 

这空旷的大地,只有时间的骨架

横卧足底。只有造楼的匠人

和午夜的合欢  空穴来风

我心怀叵测,杨柳青青----

 

在万物之上,君临一切

幸福啊,爱情啊,你们今天已变得多么实在

多么衰败,浮浅!望穿秋水,日落西山

疼痛竟然比时间更漫长,比庄稼更茁壮---- 

 

老乡老乡  大路朝天  各走一边

你们要加倍热爱自己  坚定目光

 

 

 


《女贞》

 

女贞是一棵树的名字。女贞

在六月的阳光下开着数不清的小花

女贞和贞女,感觉中我分辨不清

到底对哪一个概念更为喜欢

 

这是很正常的想法。夏天了

一些事物正茁壮成长,一些罪恶

还深深隐藏。对于人类

自闭和放任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使我心有所触,打量窗外的

滚滚红尘时,多了些客观和隐逸

除了欣赏铺天盖地的白色女贞花

还可以抽时间关怀自己的内心

 

那是另一个话题了,跟女贞或贞女

完全无关。在我象征主义的目光里

春天的少女早已无题

她们绝不说出  她们已经受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anbo1984 瓶盖猫(琉璃姬)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两广]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