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佳作分享

诗人酒馆 | 近期小伙伴作品分享及自由短评(欢迎师友们交流)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1-14 04:34:49  |  浏览:245次
导读:逐渐感受到,要做一个好的诗人,就很难做到再成为一个更好的诗评人,因为写诗是主观的,纯粹的,偏执的。而评诗是客观的,严谨和理性的,行文思维是截然不同的,因为笔者是一个还有一些激情的现实主义写作者,诗写作品保持原生态性,来自真实的生活感官体验和事实喻象使用,不善于辞赋的,古典的,意境或学院的理论,也不善于用技法审美原理上去结构诗,而往往从人文角度,思想和情怀伴随一种戏剧化的迸发,去解构作者的意图,这种另类的评诗风格,和写诗风格可能不符合所有师友的审美,仅是一种呈现,一种观点,供大家交流,也欢迎火种师友们向我们专栏来稿。
 




  夜宿石隆坡

  

  文/苏目

  

  透过帐篷侧面的小窗

  只有此时世界才显出应有的清净

  凌晨三点,除了风。只有瓦片和星星哽咽的声音

  我看见了更加辽阔的天和地

  很多未知的事情

  也正在发生

  比如一次剧烈的摇晃

  一只蝙蝠的死亡

  一个安静的酒瓶

  可是,我们能评论的事情太少

  需要做得事情太多

  仿佛此刻的石隆坡

  干净得没有一滴露水

  但是,风的背后

  却是更多的风

  

  

  瓶盖猫(琉璃姬)点评:向内看的诗总是能由小见大,明心而见性非易事,诗意中带有心理上微观的记录,与时间纵向做比较,整首诗从潮湿中下滑,于干燥中结束,隐去的事物,即诗人在描摹中所预见的。

  

  

  

  

  我的六根指头

  

  文/笑程

  

  十岁时,大拇指喜欢去小姐姐眉心

  演示被人怂恿的亲呢

  二十岁的时候,食指配合拇指

  有意无意拧过很多青涩的苹果

  而立之年,指使中指

  握紧姜葱蒜叶,在锅碗瓢盆里

  拼凑一句一句赞词

  轮到无名指上阵时,砧板上

  鱼腮一张一合对应减速后的呼吸

  五根手指屈过头顶,残存的青丝

  早已无法比值一天一涨的房价

  无奈生出第六个指头时,天天服用

  大把大把的钙片,强劲步履

  又去急行一场——

  非婚非恋爱的苦旅

  如果衰老的骨骼,再次裂变

  第七根指头,它将会以最残忍的方式

  杀掉苟活着的六个兄弟

  

  

  瓶盖猫(琉璃姬)试评:笑程老师的诗是比较有辨识度的,语感是极致的空间呈象,排列,记录,三室两厅,你得一扇又一扇门去推开写实的喻,估计室内面积,推敲摆设与陈列。或在拟人化布局中咀嚼,诗思上异于常人,文气往往亦正亦邪,隐去的是体验,时间,人性和悲观主义,而情感上的发挥保持微观者记录,十分特别甚至另类的语言结构和审美原理,用左存文的话说,很难用某一具体的方法阐释。也很难将这样的新诗体归于某一种已经出现的风格,就这首诗歌作品来说,诗人用一种近乎戏谑到骨头里,联想到一些偏民间市井语言的手段,将五根手指对应生理上的荷尔蒙增退,对应生态上的社会属性强弱,带有观察和呈现,人生中某一个事件,阶段,感受,感官于思想的认同与推翻,排列出词语上老辣,细腻,尖锐,先锋,晦暗……而在近乎若隐若现的人生观中,思想和人性上感受开始呈现,诗人写的是人生,却又不是人生,写的是情爱,却又不是情爱,写的是五指与生理性,却又不是五指和身体,这是一种用诗意安排的场,一种用思想铺开价值的观,你进入他的场和观,你会看到肉身的毁坏,与人世间的众生相,读笑老的作品,需要很高的思想自由度,任你联想,却不离开主题,微观情感中,存在着某种悲观中的觊觎或期望。

  

  

  

  

  

  北风吹

  

  文/顾霞(koka)

  

  一件披风,吹落湖泊

  飞向天空.......

  绿色的森林,咆哮,褪色

  我曾在那漩涡里,居住

  

  光,影摇晃,小松鼠迷人的神秘

  穿过心,窝的雏形

  一天天,储蓄起光辉....

  

  它不是物质,她也不是!

  她坚信了非物质的永恒

  当风吹走了石头,公园

  连温存的舌头也冰封于,被时间

  渐渐侵蚀的屋子……

  

  

  琉璃姬(瓶盖猫)诗评:诗人是一个极致的意象呈现者,造梦工厂,顾霞的笔下,总是有一个存在于自我封印中的世界,在那个世界,她是观察者,想象者,思考者,及非物质呈现者,感谢诗人用动词与名词,带我们进入一个奇幻的独白世界。

  

  

  

  

  《送煤工,在底层之二》

  

  作者:天涯刀客

  

  煤,好烧的煤,谁来买煤?

  拖着一板车煤,象拉着一座山,

  走在城市的夜晚,象走过女儿的答卷。

  垒得一层层那么整齐,

  象儿子砌在墙上的砖。

  

  拉一天煤呢,今晚的菜钱有了,

  拉一月煤呢,给女儿买的新衣裳有了。

  拉一年煤呢,老爹住院疗伤的钱有了。

  

  拖着一板车煤,象拖着半壁江山,

  砌得好长城,却砌不好生命的艰难。

  弓得象一只虾米,象宴席上的莱一盘。

  给人送温暖,却惹人一身怨。

  

  可以不坚强,但必须是一条好汉。

  可以不伟岸,但必须踏平每一道坎。

  

  不可以停,停下就没得这餐饭,

  不可以病,病是种负担,

  不可以死,死后买不来安息的船。

  

  煤,好烧的煤,哪一个要买煤?

  

  

  瓶盖猫(琉璃姬)试评:老师的诗,借送媒工朴素又卑微的人物形象,内心独白,与环境进行排列。仿佛要阅尽人间冷暖,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往往不是生活,只是生存,仅是活着就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们没有条件通过网络向外界讲述自己的苦难,也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媒体和主流文体也很少为他们发声,“给人送温暖,却惹人一身怨”道尽了世态炎凉。“好烧的媒,哪一个要买媒?”足以回归现实,失去夸张和噱头,他们被折叠了,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体现在对待族群弱者的态度,作品流露出诗人对底层劳动人民深深的同情和关切,及中国传统文化自古传承着,一颗悲悯之心。

  

  

  

  

  

  猛回头

  

  文/橄榄树(彭云霞)

  

  还没有立冬,长沙就冷了

  比天气更冷的是人心

  一百多个人,围观疯子打小孩

  

  我不知道

  他们是想要一个人血馒头,还是

  因为法律会保护疯子

  “集体沉默,是更大的罪恶。”

  那罪恶不止两公里长

  它延伸了几千年

  

  继续沉默,是给自己挖坑

  为了不被埋在操场下

  不被当众开颅验尸

  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另一个疯子

  

  而你回头呼救时

  看见的,都是哑巴或聋子

  

  

  琉璃姬(瓶盖猫)诗评:时评的诗带有作者的观察,态度,见解,记录,诗歌该不该具有新闻体的社会性?这可能也是当下民间和体制文学精神上的分别,这首诗文本上的内容已压住了虚无的修辞,呈现出来的事件,态度,情感和批评都是热烈和深切的,也呈现出诗人对诗写的观和道。

  

  

  

  幸福谷

  

  文/步钊

  

  三三两两走进幸福谷的孩子们

  请告诉我什么是你想要的幸福

  

  一对对走进囍园的新人们

  请告诉我你们心中的幸福

  

  蜂拥而来的学生,职员,画家,诗人,老农,少妇,职业政客,落魄书生

  走进幸福谷,你找到幸福了吗

  

  听说幸福就像天上的毛毛雨,越下越大

  幸福就像面前的老火锅,越熬越香

  

  摘下一束野花,当作心中的红玫瑰

  我要把最美的那一朵,献给幸福的人

  

  熊老师,你幸福吗?

  林姐姐,你幸福吗?

  

  幸福,是因为爱情麻醉了生活?

  幸福,是因为早已习惯性忘却?

  

  想起高企的房价,高昂的医疗费,畸形的教育

  我不敢幸福

  

  看到可怜的老人,孤独的孩子,吐血的中年

  我只有愤怒

  

  操纵这一切的巨手,轻轻落下

  幸福就会灰飞烟灭

  

  默默走出喧嚣的幸福谷

  我忘了我也是被幸福的人

  

  琉璃试评:首先向老师致敬,与步钊老师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是刀客老师外教我最多诗理和正直的师长,老师的诗一直很有思想,力量和慈悲,作品描写了诗人在一个叫幸福谷的主题公园或是餐厅所见所闻,用冷静的诗行记录,以民间的立场和态度,与市场经济生态进行对比,反差,这极具讽刺的一幕,其实在我们的社会,在中国人的生活中每天都在上演,全民皆商,全民逐利,没了人性,没了人味。及时行乐后又唯利是图!这首诗,其文本内容与诗的能量已经完全压倒了修辞技法,在这首诗里讨论诗歌技法,我个人认为没有任何意义,整首诗吐出块垒,至真至性,读得人酣畅淋漓,大快人心!狠狠给这个虚假被幸福的丛林社会链一记善良的耳光。这诗歌圈不缺有才华的诗人,缺有良心有血性的诗人,晨读学习,分享!

  

  

  

  

  白杨

  

  文/袁少雲(雲端)

  

  白杨的根在土里

  纠缠着泥土,水,养分

  这是自然的惠赠

  母亲的手

  

  白杨从不弯腰

  从不节外生枝

  一根躯干挺的笔直

  伤疤,皮肉上的眼睛

  

  家里人从不砍白杨

  从不砍倔强的生命

  土地的脊梁柱

  

  白杨一辈子认定一个地方

  扎根下希望

  迎起朝暮,送走夕阳

  就像我认定黄土一样

  难舍难分

  

  

  琉璃姬(瓶盖猫)诗评:猫很高兴看到小云还写这样的诗,诗理该不该保持教化的功能,我想这是一个可以深入讨论的生态和环境命题,写作者已经很难自律养成并约束于精神的回归,可以是一种仪式感,甚至是一种图腾和崇信,白杨就是一种图腾,也是一种传承和内涵,这首诗的表达上延续了小云一贯的质朴行文,情感饱满,踩在土地上,真挚,铿锵有力。诗人必须仰望星空,也必须坚守神庙,这是诗人这两个字的内涵。不是一种标识,头衔,而是我们生命呈现的状态及精神呈象。

  

  

  

  

  物的两个面,你该如何言说

  

  文/黑非

  

  这是一档相亲节目

  女的要和相爱的小伙过一辈子

  因此送给对方一个杯子

  说是信物

  要和小伙恩恩爱爱过一辈子(杯子)

  小伙最终没有接受

  最后两人也没有牵手

  有人说姑娘就不该送小伙杯子

  杯子就是悲剧(杯具)

  

  

  琉璃点评:《物的两个面,你该如何言说》,黑非老师用近乎白话的诗意,记录一档电视相亲节目中发生的现象。折射出的社会语感与生态文化,整首诗朴实无化,更像是一种记录诗歌体,代入思考和引申。耐人寻味,却不可细说,因为物的两个面,你该如何说。

  

  

诗人酒馆专栏投稿邮箱:351807691@qq.com

诗人酒馆专栏投稿微信:banbo1984 琉璃姬(瓶盖猫)

赞(13)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