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如水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过往如水
2020-06-23 19:32:49原创一稿多投 作者:昭君屈子 】 浏览:492次 评论:0
编者按:这篇文字使用简朴直白的语言描述了社会中一些不正当的现象和人们在“利”字当头时的选择。在文字应用上,本篇文章过于的直白和过于简单,没有一点艺术性的修饰,只能算是家长里短,街头巷尾的闲篇。作为语文教学的老师,这样的文字处理实在是拿不起的。写文章,不但要重视他的思想性,也要重视它的艺术性,这样才能发挥中国文字的魅力,给读者带来赏心悦目的感受。谢谢赐稿,下棋笔丰!

        21世纪初,故乡进行过一次教育人事制度改革,只要达到工龄条件或是年龄条件的可以申请退休——30年工龄;男年满55周岁,女年满50周岁。

   政策一出,各单位积极宣传,书面申请办退的人还真不少:有中小学的,有职高的,还有教研室的。

   2006年工资套改,在职的工资上涨,办退的与同龄没退的一比较,悬殊一大截,不干了:与教育局理论,到各级政府信访,要求重回单位上班,提高工资待遇。

  这次改革的本意是为了促进教育的进步与发展,结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扯皮”十余,最后因老刁的转变才风平浪静。

  在故乡,扯皮有两个意思:一是人与人、东家与西家发生纠纷,也叫“闹皮”;二是向各级部门提出诉求,包括打官司。在一般情况下,人们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都知道:即使扯赢了,也同样劳心劳力。

  在发动扯皮的人中,有一位当过多年的局二级单位的干部,姓刁,他很快摸清了当年各级政府关于教育人事改革的政策文件,研究发现,除了县里,其他各级都没有关于提前退休的政策。可想而知,这个有些神通的老刁自然被推举为扯皮的代表,他的言辞,他的影响力,举足轻重。

  在这次退休的几百人中,有一半的一半都说是鸡蛋碰石头,还有一半的一半持观望态度,四分之一的人觉得扯不赢,四分之一的人坚信不会输。几个回合下来,老刁便取得了大家的信任。在扯皮的人看来,他仿佛是大家的救星,能耐像呼风唤雨的神仙。大家商量的事情,最终均由老刁定夺。老刁率团上访、打官司,没有一个人不出钱、不签名。

  教育局赖局长压力巨大,多次和代表谈话,都没有较为理想的结果。他主要采用一边施小恩稳住扯皮的人不去上访,一边拖延时间,认为只要拖几年,都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事儿也就过去了。但没想到的是以老刁为首的这群人中过了法定退休年龄的依旧“闹”,底气更足,胆子更大。

  信访到省里后,老刁组织了一场县法院开庭的官司,在市里请来了辩护律师。虽然没有打赢,但是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的反响。这回也才让赖局真正体会到极大的不利,尤其是管他的人说的话,使他感到自己正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

  收到文书的第三天,赖局约见老刁。赖局一脸和善,说:“老刁,你反映的情况,都是历史的原因造成的,提出的要求,我老赖也只能向有关部门反应,只有上面才能解决。你是知道的,我们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向上如实反应情况。凡是局里尽力做的到的,我们都做了。”

  “赖局,我们打官司不是针对你,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你现在在位,要新官理旧事。其实我们的要求就是两点:还没有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回去上班,也没有几个人了;已经过了退休年龄的,肯定不能回去上班了,把工资提高一些。”

  “还有没有别的,我能办到的?”

  “目前没有了。”

  “老刁,冒昧地问一句:这次官司输了,有什么想法?”

  “判决我们不服,要二审上诉。”

  “非上诉不可吗?”

  “是!”

  在文书生效的倒数第三天,正好是周末,赖局请老刁吃中饭,并特请了武股长作陪。

  双休天请老刁在家里吃饭,这可是几任局长待客最高的礼遇,只有心腹和要重用的人才能享受。老刁虽然当干部多年,那不过是局二级单位,即使当年为单位挣来不可多得的荣誉,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感觉。老刁走在赴宴的路上,想了好多愉快的事情,直到不知不觉站到了赖局的家门口才回过神来。他进客厅看见武股长时,有些纳闷儿:局里那么多“师爷”,怎么只来了武股长?

  武股长赴宴,是有原因的: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去赖局办公室汇报工作,发现局长气色不大好,冒昧地问了一句:“赖局,您哪儿不大舒服?”

  “近段时间,为扯皮的事,浑身不舒服。真烦人!”

  “赖局,只要把老刁摆平,事情就了了!”

  “有道理,有道理!蛇无头而不行,七寸在哪儿呢?”

  “老刁的孙子。”

  “孙子是干什么的?”

  “教书的,在镇小工作。”

  武股长把自己的计策悄悄地告诉赖局,最后说:“到那天,您得叫上我哟。”

  赖局激动不已,铿锵有力地说:“一定!就这个星期天,不许出门玩,听我的电话”

  一桌可口的饭菜,受到吴和刁大加赞赏,赖局为夫人的厨艺感到骄傲。在豪华的餐厅里,吃着美食,喝酒的气氛很快就出来了。

  酒过三巡,三个人脸上都有了红润,赖局说:“老刁,听说你有个教书的孙子,还在乡村工作。”

  “是的,在镇小。”老刁平静地说道。

  “赖局,小刁的工作做得好,很受校长器重。”武股长略带笑容,“我们正在考虑培养问题。”

  “将门出虎子。现在什么职务?”

  “优秀的体育教师。去年技能大赛,获得一等奖。”

  “好,好!得培养,培养!”

  老刁久经“官场”,早已明白其中的意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提壶敬酒,赖武二人欣然接受。武股长把酒一喝完,立马提出给老刁酌一杯酒,表达自己对老同志的敬意。赖局忙说:“应该敬一杯,早就应该敬了。没有老同志的奋斗与贡献,哪有我们今天欣欣向荣的教育局面。我作陪!”很快三杯满当当的酒又放在了三人的面前。

  “老刁,你是聪明人。赖局说培养,不要说是提拔了,就是调到县城,也不在话下!”武股长说。

  “武股长说得一点也不错。”赖局放下碗说道。

  “君子一言——”老刁举起杯站了起来。

  “驷马难追!”赖局举起杯也站了起来。

  “干!”武股长跟着站起来,一饮而尽,摸了摸下巴,眯着眼说,“老刁,扯皮的事,要好好考虑一下!”

  “二位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一口干了!”

  第二天中午,几个领头的代表找到老刁,听说还没有弄好二审上诉的材料,发现他气色不大好,隐隐地感到有些不妙。世故圆滑的“三把手”直接表达了心中的想法:“老刁,你可不能打退堂鼓呀!我们全指望着你呢!”

  老刁两手一摊,无奈地说:“文书收到后,我一直在想,赖局答应我们的都做到了:召开运动会,过年慰问,工资也涨了,虽然涨得不多。只要能争取到的政策,赖局都是竭尽全力。细想败诉的根源——不该写申请书。”

  “的确,白纸黑字,有口难辩。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开庭的情景,不该写申请,吃亏就在这里。”耿直的“二把手”如此一说,代表们沉默了。

  大家围绕受蒙蔽才写了申请书去找理由,总是没有一个人说出来的理由,大家觉得恰当。老刁是有理由的,但不会说出来了。如果有人说出来了,他也会把火浇灭。这或许正是老刁的过人之处。

  最后还是老刁发话了:“这回虽然输了,但县里对我们再也不敢马虎了。观察观察,见机行事。”

  大家都认为“见机行事”有道理,原定二审上诉中院的官司像一艘船触礁搁浅了。

  文书生效后,扯皮的事情只听人讲又要蠢蠢欲动了,但始终没有具体行动。在小刁成为镇小副校长后,扯皮的事情正式宣告破产。






赞(10)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月夜花香 下一篇捡漏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