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嫂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表嫂
2020-05-08 15:31:38原创一稿多投 作者:月下疏影 】 浏览:508次 评论:0
编者按:文章叙述完整细腻。人生生老病死皆规律,如果你表嫂真有不测,你也只能节哀顺变。虽然从文章中可以看出你对你表嫂的那份情谊,但有些事的结果却不一定是你所希望的,勇敢地接受现实,面对真实的生活,这才是应该的。谢谢赐稿,夏祺笔丰!

       听到表嫂生病的消息我很意外。人吃五谷,那有不生病的道理,但是,这半年时间,病魔对表嫂的折磨,却在许多人的意料之外。

   大表嫂是表哥的第二任妻子,明媒正娶的,据说第一任嫂子是表哥带人从接亲路上抢来,藏在亲戚家的茅屋里,第一任嫂子生的两个侄子,年龄比我稍大一些。

   大表哥娶了大表嫂后,第一任表嫂便嫁与了同族中的另一个表哥,我依然叫着大嫂。

   表嫂生下自己的孩子后,表哥便将两个大儿子接来与现任大表嫂同住。

   后娘难当,谁都知道。

   大表嫂对前妻的两个儿子非常好,她说她不能厚此薄彼,要亏也只能让自己的孩子吃亏,决不能让那两个离开娘的孩子受半点委屈。

   大表嫂没上过学,不认识字,后来学习认识了一些字,会写自己的名字。母亲说,她良心好,脾气好。

   大表嫂有一个女儿,小我八岁,记得我上初中后,便经常在假期去她家玩,和小侄女一起上山打猪草,一起下河洗衣服,那时候的日子很苦,她却给了我许多甜蜜的回忆。

   后来我毕业了,在附近的城市打工,也时常去嫂子家。她上街带着我,下地带着我,去附近亲戚家也带着我。于是我又认识了她娘家的几个弟弟妹妹,她们待我也很好。

   我去了南方打工,回家时也会去陪嫂子玩一天,我们是姊妹也是闺蜜。

   她生病是在半年前,也就是去年,那时她在上海的小儿子家帮着照看孙女。第一次她感觉到左下腹不适,便去了当地的社区医院挂号就诊,当时并未作细致检查,社区医生给她开了消炎止痛药,建议她去大医院检查。吃过几次药后,不疼了,她没有在意。那时她身体还好,将孙女送去幼儿园后,就同小区的阿姨们一起逛公园,跳广场舞,然后买菜回家煮饭等儿子媳妇回来吃。

   孩子们都忙,她不愿麻烦他们,她以为不痛就是好了,谁知病魔只是给她吃了一颗糖。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又发现左下腹疼痛频繁,她不得不告诉儿子,儿子让她第二天去大医院检查,她一个人空腹排队到十点,终于挂上了号,十一点做了CT。那时的她也只想着是一般毛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她的身体一向很好,回家照样该吃吃,该喝喝,疼了就吃一片止痛药。十几天后,结果出来了,胰腺处有一囊肿,必须开刀做手术。儿子儿媳请假陪她做了,那时身体还算可以,住院几天后就回家休养。

   谁都想手术做了就好,那晓得病魔并不打算放过她,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住院的时候她坐在轮椅上,连抬头说话都费劲。那时正值新冠封禁期间,北京的女儿无法去看她,家乡的人们也无法去看她。直到第三次手术后,家乡的亲人冒着被隔离的风险,远飞上海将她接了回来。

   据她自己说,担心机组人员不让她登机,她穿了高领毛衣,戴着帽子。因为她脖子的伤口还缠着纱布,在当时的气温,戴围巾帽子并不奇怪,年纪稍大的人都是这种装束。

   直到她回到了家乡,我才知道她生病,才知道她已经去鬼门关逛了几回。

   见到了我,她说:“我终于回来了。”

   一句“回来了”,包含着多少辛酸与痛苦,终于回家了,终于逃过了死神的追捕。这里是家乡,有很多亲人来来往往的照顾,说话,唠家常,说些家长里短阿鸡阿狗的事,这是她熟悉的生活,也是她向往的生活。

   第一次去看她,是和哥嫂一起去的,他们说我有空可以去多陪陪大表嫂,因为不知道还能看她几眼。

   我当时就觉得他们把事情看得太复杂了,人不可能长生不老,就现在的医术与大表嫂所能享受的医疗条件,十年二十年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和她聊了很多,从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到婚后的林林总总。

   她奇怪地说:“你怎么不会老,还是二十多年前的模样?”

   有人说:“我化了妆,做了皮肤。”

   她争辩说,我是从来不化妆的,因为钱包的缘故,做皮肤(美容,护理)也是舍不得的。

   并不是我不会老去,而是我们都舍不得老去。

   听她说起新冠封禁的那段日子,我满是心疼,就算她只是普通的疾病,我也会花时间去陪她。我的想法很简单,我现在没正式工作,有许多闲暇时间,正好可以去陪她。

   我又独自去了几次,只是静静地陪在她身旁,听她聊剧,或者讲一些不知道的故事。直到昨天,我又伙同妹妹一家去看她,才知道她又去医院住了几天,因为化疗的缘故,没有胃口,很多食物不能吃,对很多食物没有胃口,勉强吃下一些,也是翻江倒海。

   无意中听说她父亲也是因为癌症去世,而且她的癌细胞已经扩散。看来事实大家都知道,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

   癌症是有遗传性的,但只是遗传,其实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可能携带癌细胞的,大多数都不发病,为什么偏偏就选中她呢?这不公平。

   母亲在家里烧香拜佛为她祈祷,说她良心好,脾气好,不该受这样的罪,得这样的病。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医院去了,手术做了,病还是没好。

   我们相约,待她身体好了,去把她家不远处的那块土地种上玉米、蔬菜瓜果,这样我去她家玩时就有新鲜的蔬菜水果吃。而现在她连上街都是奢侈,抵抗力下降,活动场所只能是家里那一百多平的地方。她们家在农村,有很大的院子,她也只能隔着玻璃看看外面的风景,听听树上的鸟鸣。

   我还巴巴地望着她能赶快好起来,和我们一起做喜欢的食物,可是有人告诉我,这个愿望恐怕是无法实现了。

   她家里堆满零食水果,这是我们的最爱,而她却什么都不能吃,脖子上还缠着留置针头。每天要吃几种药。

   她说再过几个月,伤口完全恢复就可以吃饭了,我们就可以去菜园了。我真的希望她能在几个月后好起来,我希望奇迹能在她身上出现。


赞(8)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捡漏 下一篇月夜的农村老汉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