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尸体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不安分的尸体
编者按:确实,读过以后绝对这事有点荒唐。也非常有趣味,虽然荒唐,但值得寻味和思考!

  “再开快点儿!”大毛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司机小李催促道。一辆黑色的别克在人来熙往的大道两旁绝尘驶向火葬场的位置。

  王老汉有两个儿子:大毛和二毛。大毛跟着自己的堂叔做水泥生意。他混得比较开,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地痞流氓都有他的结拜兄弟。这两年洋房、洋车、美女样样俱全。

  二毛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至今一事无成。如果说他们兄弟两人有什么共同之处,那就是都不孝顺。

  半年前,王老汉的妻子病故之后,王老汉每日郁郁寡欢,身体也每况愈下,大毛和二毛却你推我攘谁都不想赡养老人。失妻之痛、恨子之切,使王老汉一下病倒在床,不久便去逝了。

  王老汉是个传统的老农民,他死后除了几间破瓦房之外没留下什么,但是大毛和二毛就看中了这几间破瓦房,瓦房本身并不值钱,而值钱的是瓦房占据的那些地皮。

  两人明争暗夺,都想得到这几间破瓦房。王老汉本无意把这房子留给这两个不孝子,但是他生前立下遗嘱,也是他的遗愿——两人,无论是谁,只要能让他土葬就把这几间房子给谁。

  王老汉最近几年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别人火葬而心有余悸,或是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他很怕自己死后像一根没用的干柴一样被扔进烈火中焚烧,最后化成一捧灰土,随风散尽。

  所以他立下这样的遗愿,当时除了他的两个儿子外,亦有亲朋好友在旁边,作为证人。

  虽然王老汉的举止比较荒唐,但这毕竟是老人的遗愿,又有亲友字据为证,所以两人不敢违背,只能私下暗暗较劲儿。一切都在暗处进行,表面看不出任何异样。就是在王老汉的尸体被推进火葬场准备火化的今天,好像还没有看出两人要有任何行动的迹象。

  车开进火葬场,大毛下了车,二毛和亲友都已到齐。大毛扑向王老汉哭天抢地的失声痛哭,二毛也扑来跟着一起痛哭,王老汉就这样在两个儿子和亲友的哭声中被放进了铁制的棺材放进火化炉中,被火化了。

  天气有时就像一个善变的女人,中午还晴空万里,傍晚时分就乌云压顶,大雨磅礴起来,并伴有雷电大风。街上的行人试图逃散,有些没戴雨具的就不免被打湿身体,好不狼狈。

  一辆黑色的别克像是暗夜里的怪物,亮着发光的眼睛在古田路上狂奔。在古田路与胭脂路的交叉处,怪物闭上了眼睛,然后转身朝着火葬场的位置挺进,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怪物在火葬场旁边的围墙旁停下了。这时,大毛掏出手机按下号码后只简单的说了句:“我们到了!”就匆匆挂下电话,然后拿出两套雨衣,递给司机小李一套。

  两人穿戴完毕后,打开车门,站在墙边等待着。不一会,听到悉悉簌簌的脚步声,然后墙那边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问道:“在吗?”大毛回答道:“在”。

  这时里墙那边传来一个东西,用大的油布袋子包裹着。这个东西被传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墙里面猛的一用力,整个东西掉了下来。

  东西很大,有一米多长,一百斤左右,呈人形。司机和大毛刚接到手,只听大毛“啊”的惨叫了一声,昏死了过去。司机小李敏捷的转身,这时一个一尺多长的亮闪闪的劈刀自上而下劈了过来,小李本能的抬起右臂,刀不偏不倚的砍在他的手臂上。血顺手臂直往下淌,还有一部分血溅到脸上,瞬间小李的大半边脸都被血染红,变得诡异吓人。

  小李是退伍军人有两下子,他皱着眉头,忍着痛,飞起一脚踹到那人的心窝位置,那人应声倒地。

  把大毛打昏过去的不是别人,正是二毛。这时,他从大毛手中夺取袋子,拽着就开始往前跑,这时司机小李紧跟几步左手死命的抓着袋子的另一头向回拽,二毛不甘示弱,双向抱着袋子的一头,用力往前拉。两人在撕搏的过程中,袋子被撕裂,二毛觉得手里东西一下变空了,没有站稳,一下摔倒在地。

  他感觉手里还在抱着什么,这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随着闪电的亮光他看见了手里抱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他的父亲,王老汉的头颅!

  那惨白的面孔,被二毛手上的血沾上之后更显得恐怖!更可怕的是,那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张着,好像是随时要找二毛索命一样。二毛吓得大叫一声,双手使劲向上一抛,把头颅抛出丈把远,然后狂叫着拔腿向前跑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不见了。

  在王老汉立下遗嘱之后,大毛就找了最好的蜡像师做了一个蜡人,和王老汉不无二致。他和火葬场的老吴商量好,火葬的那天给亲友们、自己的同事和朋友看的就是王老汉的遗体,被烧的是王老汉的蜡像。

  本来那天晚上从墙内让老吴扔出来的正是王老汉的尸体。但是老吴和大毛之间亦有过节,老吴的小女儿曾被大毛欺负过,虽然赔了五万元不算少,但老吴一直怀恨在心,所以那天被火葬的不是蜡像,而是王老汉的尸体,他给掉了包。晚上扔出来的恰是做得逼真的蜡像。所以二毛在争夺中,很容易就拔下了那个蜡像的头,由于过于逼真,再加上当时激烈争夺的惨状以及风雨交加的环境,每一样东西都拷打着二毛的精神底线,他最终疯掉了。

  当人们找到他时,他的尸体已经在河里泡了整整一夜,而大毛因为失血过多,未来得及医治,当场死亡。

赞(38)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斗恶 下一篇唱响岁月的恋歌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