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少女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骷髅少女
编者按:一个受伤警官在医院的遭遇,揭开一段罪恶的人生。结构离奇,故事描写也紧凑。谢谢赐稿。疫情期间,保重!

  在一次抓捕任务中,我与歹徒搏斗时不慎从山坡跌落,大腿和背部韧带拉伤,左腿骨折。之后我被送往离警局不远的多伦康复医院进行治疗。

  主治医生李医生是一个黑瘦精干的中年人,他给我打了石膏,并告诉我要在病床上躺一个月才能下地走路。

  同事阿豪是我的铁哥们,住院期间,他没事就来陪我天南地北的乱侃,照顾我的小护士欧阳小茜也是位温柔漂亮的姑娘,所以这段时间并不那么无聊。

  夕阳像路旁老旧的路灯,暖暖的昏黄的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到干净的床单上。

  生病也是难得的休息的机会,也可以思考一下人生。我望着窗外林立的楼群,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铃铃铃……”

  我拿起手机,果然是阿豪,这小子就是仗义,知道医院的伙食不好,总是从外面给我弄些可口的饭菜。

  “你丫又给哥们弄什么好吃的了?”

  “哈哈!老大有漂亮的小茜同志陪伴不但身体恢复的快,这胃口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老大嘴下留情,别把哥们吃穷了!”

  “你TM就别贫了!没那心情!”

  “老大。嫂子都离开有一年了吧,也该放下了。我看人家小茜不错,对你也有意思……”

  “好了。好了。你丫就别贫了。来医院再说吧。”

  “好嘞!老大的腿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天哥们特地弄了两瓶啤酒庆幸一下。我这就奔去!”

  阿豪这小子就那么喜欢关心我的终生大事,唉,什么终生大事,这年头谁还把谁当回事。雅诗与我结婚不到一年就跟一个外商跑了,之后我对男女情事就心灰意懒。只是,欧阳小茜的温柔又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女友,那个可爱善良的小家伙,这或许也是小茜让我感到温暖的原因吧。

  阿豪来到医院,正好是医院下班吃饭的时间。他关了门,把桌子挪到我们中间,摆好碗筷,拿出啤酒。

  “嘿嘿……你小子今天那么舍本。弄了这么多好吃的。”

  “早就想跟老大喝一杯了,这不没机会嘛。今天咱就开开荤。”

  说着阿豪打开一瓶啤酒递给我:“老大,今天下午小茜不是带你去拍片检查左腿骨愈合情况吗?怎么样?”

  “恩。还不错。比预期的还要好。”

  “我就说嘛。李医生还说要一个多月,扯淡!我老大的身子骨,没的说。来!把这个鸡腿啃了。”

  “对了阿豪。你看这个。”

  我把手机递给他。

  阿豪接过手机,看着上面从不同角度拍摄下来的人体骨骼标本。

  “恩。不错嘛。很完整的骨骼标本。比我整天处理的那些残缺不全的玩意儿强多了。”

  “我也是闲着无聊。下午小茜带我去拍X光时,偶尔在墙角发现了这么一副完美的骨骼标本,我喜出望外。就拍了下来,怎么样?把它还原了?”

  为了躲避法网,凶手常将尸体弃之荒野,很多受害者变成一堆白骨后才被警方发现。因为不知死者是谁,所以警方找不到任何线索。

  也正如此,这种根据头骨使人像复原的侦探术越来越受到重视,而且对提高犯罪率有很大帮助。

  而阿豪,正是这方面的高手。

  阿豪在警局是从事颅骨复原电脑技术的,专门为那些疑案有关的死者复原脸部面貌,便于死者家属认领,查明死者身份,然后警方就可以顺藤摸瓜揪出凶手。

  说到自己的专业,阿豪边翻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边开始滔滔不绝的演说。

  “首先是定性性别。从照片上看,颅骨的角度为垂直型,是个女性。其次是鉴别年龄,鉴别年龄的关键是观察骨骼的生长情况。青年人骨与骨之间的缝隙大,越是年老,缝隙越小。骨与骨连在一起,每十岁增加一道刻纹,据此可以推断这位女性的年龄在25到30岁之间。再次就可以人像还原工作了。根据医学计算出的平均值,头前、头后和头的两侧,肉厚约为三毫米,鼻子、眼睛中大约四至六毫米。但是脸部、唇部、脖子的肉厚差别很大……”

  听到我打个了饱嗝,阿豪才他忘情的演说中回过神来。

  “我靠!不是吧?大哥你也太不仗义了。我刚说到脖子就觉得不对,你丫怎么放着那么多菜不吃,专吃我的鸭脖子。”

  我灌了一口啤酒。

  “我说你小子把人像还原了就行了,你的那些知识,我都会背了。你小子接下来是不是要说这是复原工作的最大难点。然后是人像的关键部位是眼睛和鼻子,从眼窝的部位可算出眼睛的位置和眼角,但是双眼皮还是单眼皮也是个难题……”

  “哈哈……知己,知己。老大要是女的,俺就非你不娶了。哈哈!喝酒喝酒。”

  阿豪打段我的话,举起酒杯与我碰酒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什么时候能复原出来?”

  “这个简单,虽然有诸多苦难。但是对我来说,那都是浮云,都是浮云啊!明天的这个时候,我给老大拿来。老大就是老大,有了小茜姑娘不说,就连骨架都不放过……”

  “去你妈的!”

  说着我给了他一拳。

  阿豪与我说得尽兴,竟忘了时间。

  欧阳小茜来了之后,看到我们在喝酒,责怪了一番。

  “我现在就走,嫂子别生气。老大,不影响你和嫂子了。”

  阿豪坏笑着,向我眨了一下眼,出了门。

  小茜被他的话弄得有些尴尬,羞涩的脸庞泛起些许红润,更显动人。但是这些都掩盖不了她的紧张与害怕的神情,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阿豪这小子就是嘴上不留德。人还不错,他开玩笑,你别介意。”

  “没,没什么……”

  说着,小茜回头看了看门口,确定没有人了才回过头,好像生怕别人看见。

  “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别忘了把门关好。”

  说完,她又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门口。

  “我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难道还怕有人半夜过来性骚扰啊?”

  “哎呀……我没跟你开玩笑,真的。晚上注意点。我走了。”

  小茜那种紧张的气息依然没有消除,说完就转身匆匆离去了。

  我觉得有些奇怪,小茜又不肯道明原由,不过我也没有太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在医院嘛,能有什么事。由于喝了点酒,我迷迷糊糊的有了些睡意,小茜的话也早抛到了脑后,门虚掩着,没有反锁。

  就在这个时候,窗户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响声,我睁开眼睛,看到一道黑影从帘后闪了出来,我大叫道:“谁?”

那人好像并没有吓倒,反而一步步逼近病床。我还没来得及完全起身,右腿就是一阵钻心的刺痛。这时,门外传来响动声。我分明看到那人拿着一把亮闪闪的刀,慌乱地夺门而逃。我强忍着疼痛,紧跟过去,却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一闪而过的一位女子。她瘦瘦的,高高的,白皙的皮肤,乌黑的披肩发,眼眸中流露几分幽怨,几分愤恨与紧张。

  第二天醒来,我的头很痛,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恍惚间,我觉得昨晚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好像有人要杀我,又好像一个漂亮的女子在关键时刻救了我的命。

  我TM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我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起身要去洗漱。右腿刚一用力,就是一阵刺骨的痛。我掀开被子一看,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的右小腿上,昨晚噩梦中被刺伤的地方,赫然呈现出一道长长的划痕,微微渗出的血早已凝固。我未敢声张,怕打草惊蛇,打算等阿豪来了一起商量对策。

  下午,阿豪还没进门,我就听到了他的口哨声,心想,这小子肯定是复原了人像。

  “老大就是老大。就是有眼光。你看这妞身材匀称高挑,皮肤皙白,生前肯定是个大美人。”

  阿豪一边拿出他打印出来的人像图,一边说道。

  我看到这张图片的一霎那,整个身体好像掉进了冰窟窿,凉意从外向里渗透,一时没了反应。

  阿豪也看出了异样,但是嘴上依然油腔滑调。

  “不会吧老大。就算是个大美人,也不至于如此震惊吧!”

  “我,我好像昨晚见到她了。”

  “老大,你别吓我。我知道任何有可能与我们工作有关的事情你都不会开玩笑。希望这次是个例外,我们搞侦查抓坏人,但是可整不了灵异事件。”

  我把昨晚的经历对阿豪说了一遍,他看着右小腿的伤口,陷入沉思。

  “骨骼标本、欧阳小茜、与复原人像一模一样的少女、凶手。这一切一定有联系,看情况,凶手……”

  “对!凶手没有得逞,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应该还在医院。我们干脆来个将计就计,守株待兔。”

  晚上,护士送药的时候,竟然不是小茜。打听之后才知道小茜请假了,不在医院。我感觉有些异样,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得走一步算一步。

      吃过药后,佯装睡熟,很快就发出震耳的鼾声。凌晨2点钟左右,病房里突然闪出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蹑手蹑脚的来到我的病床前,他熟练地从口袋中取出一支注射器,轻轻掀开被子。

  我突然睁开眼睛,用凌厉的目光盯着这个人。

  “晚上好啊,李医生!”骤然的变故令李医生呆住了,他变得张口结舌。

  “你,你不是吃药了吗?”

  “你是说那些安眠药?”

  冷不防的,李医生猛扑过来,将手中的针头向我扎来,我事先早有准备,一扭身,扳住了李医生拿注射器的手,我们扭打在了一起。躲在窗帘后的阿豪连忙跑出来准备帮忙,李医生一不小心将装有剧毒药剂的注射器插在了自己身上。这时我想起了小茜,摇晃着抽搐的李医生问他小茜的下落。他现在已经气若游丝,吃力的挤出了一丝冷笑。

  “我本不想杀她。可谁知道她居然爱上了你,竟然求我放过你……如果我不杀了她,早晚……早晚要坏事……”

  随后通过警局的调查,才知道李医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骨科医生,从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先后研发除了好几种新药,而欧阳小茜就是他的得力助手。

  然而那具人体骨骼标本和那位少女又是怎么回事呢,李医生为什么要对我下毒手呢。

  一日早晨,那位与还原的人像一模一样的少女出现在我的病房。她的名字叫小枝。小枝对我讲述了她的故事。小枝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她十岁那年,母亲不慎跌伤,住进了多伦康复医院,当时的主治医生正是李医生,经过治疗后,母亲的伤势渐渐稳定下来,可是有一天,她的母亲在吃过护士送来的药后,很快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李医生鬼鬼祟祟的进来,为母亲注射了一针。而这一切,被趴在窗帘后的窗台上看星星的小枝看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母亲的病情就开始恶化,被推进了急救室,从此小枝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

  失去亲人的小枝一直辗转于其他亲友家度日,但她对母亲的死,一直耿耿于怀,最近她来到多伦康复医院,就是为了调查此事。那天晚上,她看到李医生要对我下手,故意在门外弄出了响声,救了我一命。

  经过进一步的调查,原来李医生为了名利,不断研发新药。为了测试疗效,他伙同欧阳小茜在病人身上做实验。当年小枝的母亲就是在李医生的一次实验中丧命的,为了掩盖真相,他们悄悄移走了尸体,并谎称病人为了躲避高额费用私自离开。之后李医生把尸体处理成了一具人体骨骼标本,送到了X光室瞒天过海。

  李医生或许在医院发现了与他当年杀死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枝,也知道我在复原那具骨骼标本,做贼心虚的李医生就动了杀机,拿着刀子趁着夜色来到我的病房。

赞(8)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学唱戏(小小说)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哲理寓言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