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与战争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饥饿与战争
2019-09-25 19:26:27自荐头条号 作者:肖桂才 】 浏览:192次 评论:0
编者按:文章感情很真挚,也很有代表性,为了家人不挨饿而服兵役的人家,在解放前和解放后都有不少。也体现了解放初期国家的困难和老百姓生活的艰辛。文章虽短,但对于憨子的个性的表现上还是比较成功的。谢谢赐稿秋安

    长得武高武大的憨子,用现代人的话说是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一种人。虽然憨子四肢并不怎么发达也无什么肌肉可言。

  

  憨子一家十一口人,除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弟妹六个。那时节刚解放不久,国家正处于一穷二白的困难时期。憨子家也是家徒四壁,穷得一无所有。由于家里人多,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憨子经常被饿得头昏脑胀。别看憨子有着一副高大威猛的外表,其实支撑着他那付皮嚢的就那几根皮包着的骨头。憨子一米七八的个子,体重才九十零斤,远远的看去就如同两根枯枝败木上支撑着半吊子破旧不堪的粗布大褂。

  

  憨子在家里的兄弟姐妹中是老大,虽然二十四五了却还没有对象。在那个年代,二十四五还没成家的大小伙,基本上就归类于娶不上媳妇的单身汉了。也许是命里该有,刚好邻村一个十七八岁的地主女儿,因为家里成份不好经常陪着父母一起揪斗。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只是因为这成份,无人敢娶,恰好憨子家穷娶不上媳妇,但却是根红苗正。补锅匠正要寻锅撸,当即有好事者就一拍即合地做成了这门婚事。

  

  媳妇进了门,家里凭空又多添加了一张嘴,也更加增添了一份困难。憨子想尽一切办法,起早摸黑的到河里去摸鱼,或者去山上寻来一些野味。没有什么狩猎的工具,憨子就凭一双腿一根棍子,隔三差五的也能逮到一二只野兔子回来。有几次憨子不小心遇到了狼,脚上手上都被撕开了好几道口子,幸亏憨子情急之中爬到了树梢上,等了老半天让狼走了才捡回来了这条命。知道情况后,爷爷奶奶抱着憨子哭了半晌,从此再也不许憨子上山打猎了。憨子傻子似的连连点头应承,可还是耐不住饥饿的折腾,隔天晚上又会偷偷地摸到山上去。

  

  一天晚上,憨子正凝声憋气的蹲在一兔子洞旁。凭着以往的经验,憨子敢肯定这窝兔子一定长得肥头大脑,就那洞口都差不多能塞进他的两只拳头。他正寻思着等候吃饱了回窝来的美味,不曾想身旁传来了哈斥哈斥的喘息声。憨子机警,以为又遇上了狼,于是一棍子横扫了出去。只听哎哟一声,憨子媳妇瘸着腿从树丛里站了起来。憨子忙跑过去搂着媳妇,一脸焦急地问:“怎么是你?没伤着哪里吧,你怎么来了?”

  

  媳妇疼的一脸汗珠:“你是我男人,你一个人到山上来,我能眼瞅着不来吗。”

  

  那一刻憨子无言以对。打那以后,憨子就再也不敢独自上山打猎了。憨子的身子骨也越来越变得瘦削如柴,饥黄饥黄的皮肤下裸露着一根根突出的筋骨,看着生生让人心疼。憨子媳妇只能疼在心里,她知道,他的那份口粮都留给了家里年纪不大的弟妹,自己却跑到野外偷偷地咽着那一把把的野菜。

  

  没过多久,朝鲜战争爆发了。部队来人到地方上招收志愿兵,大队里二三百号青壮年劳力,部队仅有四五个录取名额。守疆卫国,报效祖国正是热血沸腾年轻一代的最高理想。可名额有限呀,憨子虽然也有一腔热血却报国无门。憨子家虽然根红苗正,可那几个名额早就被人家盯得死死的了,估摸着就是瞎子用手摸也不可能轮到了他的头上。

  

  能够参军,不但能为国争光为家人争光,而且大队里还能给家里多记上一个人的工份,多分一个人的粮食。那工分和粮食对憨子家来说,就如久旱企盼的甘霖,显得特别特别的重要,也正如他此刻急于参军的那份心情,火烧火燎地让他坐卧不宁。

  

  晚上,憨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媳妇早就知道了他的心思,只是心里割舍不下憨子对自己的那一份深深情义。憨子一家对她的好,让她心里百般感激却又回报无门。看到憨子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媳妇最终心有不忍的提醒了他:部队上的人就住在大队部里,干嘛不直接去找他们呀。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憨子一个鲤鱼打挺地从床上蹦了起来,提着双脚就朝大队部跑去。黑灯瞎火的,憨子媳妇也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了后边。

  

  敲开了门,憨子憋得满脸通红的给部队首长说起了好话。好话都说了一箩筐,就着磕头下跪了,可部队首长看着憨子那瘦骨嶙峋的身子摇了摇头。

  

  憨子急了,瞅着墙角三四百斤重的石碾,眼睛鼓得彤红,楞是将它一把举过了头顶:“首长,俺不怕死,俺有的是力气,在部队上打起仗来俺能保证多杀几个美国鬼子。俺家里人多害穷,不怕您笑话,俺活到现在还没吃过一顿饱饭。到了部队上俺不但能吃饱肚子,队里也能给俺家多分一个人的口粮,俺媳妇和家里人就不会挨饿了,俺在前线上也有劲打鬼子。”

  

  首长听着憨子质朴的话语,拍了拍憨子瘦削薄弱的身子:“好吧!我就收下你了。”

  

  听到首长的恩允,憨子俩口子"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憨子终于穿上了军装。去部队的时候,憨子媳妇不停地抹着泪,送出了一程又一程。

  

  憨子去了部队没多久,就委托战友写来了信,说部队上不仅饭能管饱,还教了他读书写字,下次他就能自己亲自写信回来了。他告诉媳妇,他现在身体很好,那力气都能顶得过一头小枯牛了。他盼望着早一点上战场,多杀几个鬼子,多立一些战功,给家里露回脸,让队上多记一点儿工份,多分一些粮食,将来媳妇儿也好给他多生几个胖大小子。

  

  没过多久,憨子家就真的迎来了政府的敲锣打鼓声。憨子立功了!憨子入党提干了。憨子家人的生活也慢慢的好了起来,一家人的脸上渐渐的有了一丝丝红润。

  

  一转眼,春节临近。憨子家门前又响起了敲锣打鼓声。憨子媳妇和公公婆婆欢天喜地地出门迎接,这次她们看到除了上回一模一样的大红喜报外,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镜框框,镜框下面是一个白色的小瓷坛。憨子媳妇眼前一黑,就昏倒在了还没跨出腿子的门坎上。

  

  憨子媳妇就这样疯了。直到二十年后,家人把她合葬在那个埋着憨子小瓷坛的土堆里。从此,憨子和媳妇就永远地在一起了,他们再也不用害怕饥饿和战争。


赞(3)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古月执忆] [肖桂才]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半个老乡 下一篇因为取名而发生的故事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