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殇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止战之殇
2019-05-14 16:28:43 作者:笛语 】 浏览:846次 评论:0
编者按:

战争是人类必经的溃烂

知道什么是孤独吗?不是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而是当你思念一个人或者一些东西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

 

 

1983年,12月,天气晴朗,美国洛杉矶

太阳挂在高空,十二月间,天气寒冷晴朗,市中心的钟敲了十二下。雪花纷纷扬扬的往下落,上帝将最美的最纯洁的东西往人间洒,大地很快穿上了一件洁白的新衣,作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礼物。这是83年最后的一个月,洛杉矶充满了幸福快乐的气息。

可幸福都是他们的,与贾克斯无关。

此时的贾克斯穿着一件针织毛衣与棉裤,脚下登着他可爱的女儿以前在他生日送给他的马丁靴,满眼血丝,乌头垢面,正坐在他的卧室里的桌子前,很显然他没有一个很好的睡眠。作为一个年上甲子的老人来说,这一切的一切看上去糟糕透了,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这就是我们故事的开端

关于很多故事的开端,一般都会有一个很恶俗的开端,你要是真想听我说,你想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这个老人在什么地方出生,他以前的生活怎么度过的,他在以前干了些什么,诸如此类的大卫波菲尔式废话,我会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总之,他是一个不幸的人,仅此而已。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

“这个时间的美国人就是幸运的,物质丰富,不像遥远的苏联一样,为了和美国佬竞争,全国人民都在饿肚子”,贾克斯自言自语的说,是的,贾克斯厌恶这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作为一个伊拉克公民来说。如果不是这两个庞然大物,现在伊拉克可能还是一片祥和吧?家园和土地,石油和富裕,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那片沃土上,贾克斯和他的家人现在也许在享受阳光的恩赐,享受秋收冬藏的喜悦,享受家庭所带来的天伦之乐。所以这是个奇怪,严寒的冬天,特别是家乡正在遭受了三年的炮火的冬天,贾克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洛杉矶干什么。

“他是个怪人,足不出户,也不拉开自己的窗帘,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在这栋居民楼,大多时候都能听到这样针对贾克斯的讨论,事实上,贾克斯不知道自己怎么去表现得若无其事一点,他一直不明白,那些窗外的黑人是怎么可以那么嘻嘻哈哈,好似没有烦恼的,他们的家乡应该也不是这里吧,可能时间久了就会让人忘掉很多东西,忘掉他们来自哪里,忘记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因为看不见鲜血和炮火的世界总是美好的吧,在白骨上的温床高枕而眠,呼吸着那些所谓高度自由的空气,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如此快乐的原因。

贾克斯原来是有个很好的温暖的家庭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他经历了二战,但却没有死,受过高等教育,二战结束之后,他则当上了一名中学教师,工资供足,不愁吃穿,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由于石油的缘故,整个国家都富庶祥和,虽然每天都要和别人说见到你很高兴的废话,尽管他真的不一定是高兴的。但是这样也挺好,因为拍马屁和国家主权一般,不允许有第三者冷眼旁观或者试图插手。所以,世上的大事情好像都是可以随便应对的,唯有小事情倒是不好应付,就像和伊朗的战争打起来,有些国家只会暗地里借伊朗的枪攻击平民,屠戮了几千几万条生命,而自己的手却未尝沾上一滴鲜血。一把机枪,一个伊朗人,一滴鲜血,就像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作用一般,遮住了一个个丑陋虚伪的灵魂。

不过这样还好,毕竟因为这个国家的虚伪,有了一张绿卡的自己可以居住下来,倒是逃离了那满天的战火,却终究没把自己的妻女带出来,永远留在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那块故土上。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现在美国就是这样做了,但是他有钱了,却不止想娶一位太太,电视里面已经说了在今年将实行“星球大战计划”,让遥远的苏联老毛子更加食不果腹,美国鹰要咬下北极熊身上的每一块肉。苏联人变穷了,美国人也不好受,不过都还好,都比伊拉克和伊朗人过得好。

贾克斯承认,这是一个他看不懂也不愿意去看懂的国家,在这里白人瞧不起黑人和其他亚人种,黑人瞧不起黄种人,医生瞧不起老师,老师瞧不起工人,工人瞧不起流浪汉。黄种人和流浪汉都无人瞧不起了,只能互相瞧不起。可是当战争接踵而至的时候,不管黄种人,黑人亦或者白人,都会感到绝望吧。

每个人都有弱点,就像是贫穷的人在别人秀优越的时候默默不语,无能的人在别人展示才华的时候缄口不言。贫穷和无能是他们的软肋,就算是再乐观,再不拘小节的人,触碰到了软肋,还是会觉得失落。所以,这就是贾克斯沉默的原因,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去洛杉矶的广场游玩,尽管那里一年四季人潮如海,尽管这是繁华与自由并重的美利坚。

“去他妈的金钱,到头来只会为了金钱让你难过得要命!去他妈的石油,到头来石油也不属于我们,真主啊,真希望当时你也在场,看看你所馈赠的礼物,你的子女因为这个礼物而互相大打出手,到头来,引得两头虎狼。这就是这些不幸的家庭的各自缘故。”

“问题是,每当你要跟一个姑娘行事的时候——我是说不是个做妓女什么的姑娘——十有九次她总不住地叫你住手。我的问题是,每次我都住手了。大多数男人都不这样。我却由不得自己。你总拿不准她们是真正要你住手呢,还是她们害怕得要命,还是她们故意要你住手,万一你真的干了那事,那么过错就都在你身上,她们可以脱掉干系。所以,要行事也要和妓女是吗?至少给了钱,过错也不在你,这只是一场交易,所以,我们的故土到底是那个姑娘还是那些大多数男人?”

贾克斯并不孤单,至少还有一条小黄狗陪着他,天天给他守门,在他感到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机灵的陪陪他。这只狗是他到美国买的,不管是谁,只要是个人,都要过了很久才能有所了解。可是这是一条狗,是在思念时候陪伴的小家伙,不需要太多了解,只知道它来自伊拉克就行,是伊拉克犬种就足以让贾克斯欣喜了。

事实上,贾克斯无比想念他的家乡,无比想念他的亲人,他不是一个害怕离别的人,走过二战的他知道其实所谓的离别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当一颗子弹打过来,穿进你致命的部位,人就离别了,连再见都说不出来,人在战争机器面前无比脆弱,讽刺的是这些战争机器却是为人而服务的,被人所操控的,与其把罪过怪给他们,还不如怪人自己吧,军火商在他的家乡大肆倾销军火,暴力和杀戮侵蚀那里的每一寸土地,绝望和哭喊充斥着贾克斯的梦境,每天他都从噩梦中醒来,怀念那远方的故国之土,为那些亡灵献上一束花和祝福,可人死了谁还需要花?谁都不要!这个世界有太多长得十分漂亮的家伙,或者一种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物,他们老是要求别人大大帮他一个忙。他们因为疯狂地爱着自己,也就以为人人都疯狂地爱着他们,人人都渴望着替他们当差。说起来确实好笑。

一个小孩不肯让人看他的金鱼,因为那鱼是他自己花钱买的。反之,那鱼是别人的,那他可能是不会介意自己多看几眼,损人不利己,也许人性就是这样。美国看上去很幸福,这里总有人大笑,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当你在几公里外都能听见别人大笑,而你却无所依偎,无所可笑的,你就会感到一种孤独,一种沮丧。就像在离美国几千英里以外的伊拉克和伊朗一样,好像世界都在大笑,就他们没有笑声,这会不会亦是一种孤独呢?一种被孤立在世界之外的恐惧与无助吧?一个国到了一定阶段还有战乱,是悲痛的,到了一定阶段一直安稳,也是令人感到悲痛的。世界一直在战乱和和平中度过,这可以理解并能被世人接受,但是战乱如果不为一种制度的平衡,且为金钱的追求,那么,长大是人必经的糜烂,金钱是人成长的糜烂。

“以前小的时候,做每件事情我都要想想谁是对的,在获得正确的价值观的基础上,我再去批评那些我认为做错的人,直到父亲告诉我,每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你要记住这世上不是人人都享有过你所拥有的优越条件。”贾克斯摸着他的小黄狗喃喃自语。他确实已经开始准备他的下一项工作了。一项他想了三年却从未动手的工作。

 

 

二丶他们没见过蔷薇

贾克斯一直觉得洛杉矶是个爆发城市,这里的历史不能和巴格达相提并论,当然经济上,可以甩掉巴格达好几十条街,这里没有山明水秀作为春的安顿处,城市的钢铁猛兽,高楼大厦却囚禁了孤独,在那些晚九点以后的街道诞生了艾滋和各种各样的病毒,当然当一天过了之后,多了许多不得见光的交易,添了鲜血,多了孕妇。

贾克斯一如往常的坐在他的桌子前,似乎和他的桌子融入了一体,屋子里暗淡无光,只能凭借那年老的灯泡发出一点绿光,整个屋子看起来恐怖阴森。

一个阿拉伯男人正在为他的工作所努力着,勤勤恳恳,丝毫不敢大意。

事实上,贾克斯根本不敢去想未来,因为他来得已经够快了。就像他喜欢旅游一样,却不喜欢到达目的地。这世间有很多东西终究会被遗忘,就如同巴格达的玫瑰,终究会凋谢。但是凋谢也只能是自然让这些美丽的生命逝去,如果是人暴力的摘下,即使生命逝去,无法抵抗,那暴力获得的美丽终究不会太过长久,而且蔷薇会用尽身上最后一颗刺让采摘的手流血,用最激烈的反抗给予那个人代价,是的,就是这样的。所以,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除非他犯了错,你要惩罚他,而丑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他丑人,因为这样会提醒他自己。所以,这种丑人就会找一些东西来掩护自己,只是言语形成的空花泡影,说着爱护和平或者交付自由的废话,结果和魔术师手里的飞刀一般,放手却没脱手。

“他们没见过蔷薇,即使见过,也被野蛮的刺刀给采摘了,该死的美国佬,刺刀的光被欲望给擦亮,在两河的流域疯狂的野蛮,所以,我想让他们见识一下伊拉克的蔷薇,美丽,鲜红,却只臣服于自然,我要让那些肮脏的手流满他们肮脏的鲜血。”贾克斯大叫道,任何一个文明的欺压永远不会收拢人心,贾克斯终于做好了他的武器,一把刻着蔷薇的半自动化手枪,配上了他的棉大衣,擦拭了他最心爱的马丁靴,亲吻了那张他和妻女合照的照片,贾克斯得承认,他没有美国公民的身份使他非常麻烦,他一度搞不到武器,不过没关系,作为一个经历了二战的老兵来说,一切似乎都不是那么难。当然,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贾克斯刮了自己的胡子,在昨晚好好睡了一觉,精神抖擞的出发了。

四个小时以后,一辆警车停在了这里,警察迅速封闭了现场,并且在贾克斯的屋子里面只发现了一封信。

“一伊拉克男子在洛杉矶广场开枪对人群进行射杀,造成多人伤亡,现男子已被击毙,作案动机尚且不明,针对发生的种种暴力行为,我们是否应该反思?”洛杉矶晚报报道。

 

 

亲爱的真主:

你罪恶滔天的孩子向你祈福,愿你安好。

当这封信被看到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对的,作为一个真主所教导的善良孩子,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要去做的事,也许,对于美国人来说,我是个罪人,我屠戮了他们的人民,我杀了有些人的孩子,有些人的父亲,有些人的丈夫,有些人的妻子。让那些人失去了他们的至亲,对此,我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我也失去了自己的至亲,因为了别人的杀戮。我最终成为了那种我最讨厌的人。

不过不管是罪人还是英雄,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我快见到我可爱的女儿和美丽的妻子了,我不确定我能否上天堂,但是对于我的妻女来说,他们什么也没做过,应该能享受天堂的安逸吧?他们在世上还没享受过太多幸福,就被那场由美苏主导的战争夺去了生命,而我苟活了下来,这让我感到不安,我经历过战争,但那是正义的,如今的战争却让我感到迷茫以及无助,我在其中看不见一点正义的影子,有的只是无数虎狼对家乡肥沃的土地的窥探,有的只是对石油和财富的渴望。

我痛恨这类事情,我并不在乎悲伤的离别还是不痛快的离别。只要是离开一个地方,我总希望离开的时候自己心中有数,要不然,我心里就会更加难受。

就在昨晚,我又听到了隔壁邻居家里传来的阵阵笑声,我突然感觉这是个可怕的地方,当所有的人都在放声大笑,他们过得很幸福,他们物资丰富,当然这不包括有些穷人和流浪汉,他们不愁吃穿,殊不知他们的政府做了什么,原来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不是孤独,而是异国他乡的自己却无家可归,无人可依,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如今的我,想了太多,又是何等的孤独呢?我想念以前的沃土,更不忍直视如今的家园,请把时间的轴线往前推四个年头,那是伊拉克最好的时代,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个慈爱我们的母亲,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缓缓流过,温暖的阳光充沛且温柔,每年的5到6月,初夏来临的时候,玫瑰花总会像美丽的阿拉伯姑娘展现他的热情和美丽,就像我那的妻子一样,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的新娘。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绝望过,灭国?我想也许是的,我看不到一点希望,我逃了出来,如今在繁华的美利坚独自生活,我的心中始终怀有愧疚,我想我背叛了太多东西,特别是一个人在夜晚的时候,那种

赞(4)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肖桂才] [素颜鸽] [半城寺]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素颜鸽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大真可怕呀之“石化”男:暴力.. 下一篇全球变冷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