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浪漫
2018-12-24 18:12:57 作者:老翁 】 浏览:2142次 评论:0
编者按:一篇很有趣的小说,因为用方言写作,所以读起来有点困难,好在有括号里的解释,,也才能顺利的把这篇文章读完,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看到了这篇文章的特点,那就是用方言写作。本篇小说用一个离奇的故事讲述了一个离奇的婚姻,一个“狐狸精”的别号让这段婚姻充满了浪漫,也因为一个倔强的女人,才使得沙漠中有了一片绿洲,也因为看准了青山绿水才是金山银山,两个倔强的人才不辞辛苦把这片绿洲越做越大。文笔流畅,风趣动人。谢谢作者,冬安!

       我记人事时,在我印象中,我大(爸)右肩扛一把大号镢头,左手不离烟袋锅和我大逢人必夸的我娘给我大的定情物,我娘亲手精心刺绣的烟布袋。为了不让烟布袋磨破损坏,我大总是三天两头换一次紧包烟布袋的透明塑料薄膜,这样做不但能很好保护烟布袋,还能一目了然在大伙面前显摆他的狐狸精给他的定情之物。
       我大先前只在他和我娘二人世界时这样叫她,一次天擦黑我二大大的婆姨我的二娘上茅嘚(茅厕),听到我大在院子招呼“狐狸精”三个字,我二大妈着急忙慌的顾不上擦腚提起裤子向我家院子瞭(看),院子里只有我大一个大活人戳在窑洞门前,没发现有甚异动。不对,越没动静越有问题,我二大妈急忙跑到我爷爷奶奶住的老院,捎带脚把我的大大和大娘也叫到那里,说她亲眼所见,我大被狐狸精迷住了,被迷的不浅。刚娶一位十里八村头牌俊婆姨没多些日子,不在屋子里守俊婆姨一个人在院里做甚?一口一个狐狸精的叫着还能干甚?不是狐狸精迷住还有甚可嚼对(理论)哩。
       我奶奶信了一辈子装神弄鬼的仙道,我四爸小时候感冒发烧,我爷爷请来一位十里八村有名的老中医被我奶奶楞赶出去,非说我四爸中邪请来一位跳神的大仙给驱鬼除魔,结果我四爸耽搁最佳治疗期,落下个眼歪嘴斜的后遗症。打那以后我奶奶不再敢求仙请道,可心里头始终撂不下所信的仙道,只是不在人前头张罗而已。我奶奶听我二娘一番说辞,立马把多年憋在心里信仙道的那些东西激发出来,马上张罗请个大仙为我大驱魔除妖。
       我四爸冲我奶奶吼叫,我一个被鼓捣成这副样子还嫌不够,怎地,还想把村里唯一一个高中毕业的秀才也鼓捣疯了才过意吗?
       我二爸了解个人(自己)婆姨虚张声势的赖毛病,甚事到她嘴里顶着风隔四十里不一定能听到一句实在话。我二爸主张把我娘叫来先问清楚原由,如果我娘不知晓狐狸精的事情,大家再议定解决办法,以免又闹腾的沸沸扬扬。
       我娘得知五小叔子神神秘秘把她叫来就是为这事,她在老院子里笑的浑身打颤,那笑声里不单单是好笑还充满着一种来自内心的幸福笑声。每当我娘听到从我大口中吐出狐狸精的三个字,总会将她与我大初识的情景拉到眼前,好像几年的光阴被我大一句称呼压缩成很短的距离,伸手就可触摸到那段美好的初恋时光似的。我娘感觉从我二娘口里说出来狐狸精三个字有一种怪怪的味道,即可笑又有一种云遮雾罩的迷茫,迷茫中我娘心里仍然飘荡着幸福的喜悦与快乐。
       那年我娘在路边半人高的玉米地挖甜菊(苦菜的一种),钻出玉米地正撞见从县中学回村的我大,我娘突然出现着实把我大吓着了。他发现玉米地钻出如此俊俏的女子,更加惊悸的目瞪口呆,迟钝好半天才从口中蹦出几个字:你是人还是狐狸精?
       我娘听到我大的问话忍不住“咯咯”地笑了,我娘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好像特别有魔力,直往我大的心窝窝钻。不对头哩,人世间哪有往人心窝窝钻的笑声,她一定是狐狸精。我大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出几里地也不敢回头瞭瞭,生怕那个狐狸精把他的魂勾走似的。我娘天生一股子倔劲儿,一个十里八村的大秀才还相信迷信的说辞,我就当回狐狸精,非把他吓出尿水水否则绝不罢休。
       每个星期六的下午和星期天的擦黑时候,我娘都猫(藏)在路边的玉米地里等我大的出现,足足等了一个月,玉米都拔出穗了,却没瞭见我大的人影。我娘等的有点心里泼烦(麻烦),个人图个甚?不就是一句狐狸精吗!还真把个人当狐狸精去迷倒他吗?
       我娘几次下决心不再装神弄鬼吓唬我大,可是两条腿不由人,到星期六后晌她又去玉米地等,一直等到天大黑还不见他的鬼影,我娘心里憋屈没地儿撒气,索性来一个过路的就吓唬吓唬他,为个人出出闷气。
       听到路上有动静,我娘做好起身窜出去的准备,瞅冷子窜到那个路人面前,因冲力过猛跟那路人撞个满怀。把路人撞倒在地,那个路人却像得了宝贝似的紧紧抱住我娘不松手。我娘伸手给他一巴掌,打完就后悔,原来是她等了一个多月的我大。我娘一巴掌将我大抽醒了:敢情狐狸精也会扇耳光,叫我瞭瞭你的爪子甚样。
       我大说完抓住我娘的手借着微软的星光翻来掉去的瞭,天色过黑不得不把我娘的手拉到眼前才能瞭清楚。我娘不高兴了:咋,我这是大活人的手不是酱猪蹄,你想作甚?
       我娘一开口可把我爸吓坏了,大黑天抱一位女子算甚?还是快点逃,别叫女子家人逮着,个人就是长出十张嘴也嚼对不清。我大这次比上回跑的更快,我娘在喊甚一点没听到,只觉着身后传来的响声有些瘆得慌。
       为了避免再出现那档子摸不清门头夹道混沌事,我大已改每次返回学校的钟点,趁天大明时背上半个月的干粮返回学校。我大的小算盘还是拨在我娘心里面的步点上了,在两次出现的路上楞叫我娘逮个正着:沙沟的三娃子这次你还往哪儿逃,今儿我狐狸精不会轻易放过你。“ 
       我大迟钝片刻问我娘凭甚不放过我?我娘直截了当说凭你说我是狐狸精。我大没了底气,生怕我娘不放过夜来(昨天)晚上抱她的事情,支支吾吾小声嘟囔,凭你俊俏的模样我才脱口而出,其它不关我的事。
       我娘又“咯咯”笑开了。我大急忙双手捂住耳朵,搁就(蹲下)在路边将头顶在膝盖上,紧闭眼睛生怕她的笑声把他的魂勾走。我大缩成一团的可怜样子让我娘笑的更加厉害,清脆的笑声穿透我大的手掌钻进心里,他猛地站起身吼道:别笑哩,你想作甚?你笑里藏刀掏心挖肺我实在受不了哩!
       我娘每次讲到此处就来一个且听下次分解,不知重复多少回就是没有下文,关于我大我娘怎地相爱包括我几位大大也说不清,仿佛世界之谜似的搁在我的心底,时不时还涌动涌动。
       自从那次我二娘把一家子人闹腾小半夜,我大不论在甚地界甚场合都称我娘狐狸精,我娘听到我大叫狐狸精准定乐的合不拢嘴。我视我大是天,小时候因为怕不敢问,长大了又懂得尊重还是不能问我大跟我娘初恋的事,有时搁在心底的谜团涌动起来似翻江倒海的波涛,耐不住撩逗我大。但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大总是点燃一袋烟狠狠抽两口烟,随着口里的烟吐出:娃,你大和你娘那时村背后还有一片沙柳林,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林子没了,钢铁还是没炼出来,闹腾心哩。
       我再想问,我大瞟一眼:娃娃家懂甚,欢欢(快快)哪嗒朝阳到哪嗒耍去。说完背起手,随着我娘给他的定情物烟布袋摇晃的节拍走了。我大当了二十多年生产小队的队长,每天带领社员往死里受苦(干活),到秋季收获的粮食,照旧很难解决全队一百多口人填饱肚子的问题。我大心里明白着哩,少雨干旱的地界想多打粮食必须解决水的问题,水源从哪来一直困扰着我大。
       眼瞭着黄沙就将我爷爷奶奶的老院子吞没,还不停地张开大口要吞进整个村子,我大突然产生一个念头:治沙才能保住村子,绿化沙漠才能找到出路。一天我大带着我娘去他们初恋的沙柳林瞭瞭,其实,我大想在一片寸草不生的沙漠完全淹没那片绿地上做文章。
       突然,我娘发现一棵沙柳苗从黄沙里钻出来,只可惜叶子开始枯萎,我娘心疼这株小苗苗,又没带水,一着急却小便紧哩,欢欢蹲在小苗苗旁边尿了一泡尿水水。我大张罗来这片沙漠瞭瞭,我娘已经对我大的心思揣摩的八九不离十,或许这棵沙柳苗就是实现他心愿的希望,眼巴前先不告诉他,小苗苗活下来怎地都好说,万一……我娘不敢再往下想,一点点希望的光亮没了别说他,个人心上也难活不是。
       发现那株沙柳苗时我正在我娘的肚子里猫着哩。
       自打发现那株小沙柳苗,我娘隔三差五悄咪咪去给小苗苗浇水,眼瞭着小苗苗长高了,我娘的心里跟喝蜜似的甜透哩。在第四年头的春季我娘惊喜的发现,那株沙柳苗的四周又顶出好多小苗苗,我娘寻思不能再瞒着个人的老汉(老公)了,让他舒展舒展一直以来总锁紧的眉头。
       从此我大和我娘把那些沙柳当成自己的娃一样照料,我却成了多余的孩子,每天把我搁在奶奶那里想见我大我娘一面都难,我经常问爷爷奶奶我是不是从野地里捡回来的娃?这时我爷爷总会领着我去那片带有绿色的沙漠瞭瞭我大我娘,以后我想娘了就问奶奶,爷爷又会无语的带我去见我大我娘。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太不懂事了,我大我娘每天在生产队动担(干活)已经很辛苦,又没日没夜的照料那片沙漠小绿洲,我还给他们添乱,想一想我真羞得慌。
       有一次邻村放羊的羊倌把羊赶进刚有起色的沙柳林,我大和我四大五大急忙往出轰羊群,那的羊倌却硬是往林子赶羊,我大急红眼了,抄起镢头就向头羊抡去,一镢头把那只头羊的脑袋削去一大半。
       我大被公社派出所抓去,打劝我大向那个生产大队赔礼道歉,我大梗着脖子大声吼道:道歉没门,别说是只羊就是天王老子敢来作害(祸害)那片林子,老子照样跟他玩命,不信就让他们试试。
       结果,派出所只能以破坏公共财物拘留我大十五天。通过这件坏事倒变成一件好事情,方圆十里八村的人们都知道那片沙柳林是我大的命根子,谁敢作害林子三娃子一定跟谁拼命,没人敢再来作害小沙柳林。更有甚者,娃娃哭时哄娃的说辞:别哭哩,沙沟夺命的三娃子来哩,再哭他来索你的小命。这招果然灵验,娃立刻不哭了。
       一晃二十年多过去了,改革春风吹到这片沙漠边缘的黄土地上。分田到户之后,我大带领一大家子二十几口人,开始漫长的治理沙漠的行动,经过三十多年辛勤汗水和泪水的浇灌,一望无际的沙漠已经变成一片望不到边的绿洲。
       我在北京工作的大女子为了爷爷奶奶六十年钻石婚的庆典,专程从北京赶回来,说她要给为治理沙漠辛苦一辈子的爷爷奶奶举办一场最浪漫的庆典,我大死活不答应。我大装上一袋自产的大叶烟,我娘急忙给我大点燃烟袋,又在我大吐出烟的嘴边闻闻:大女子,甚是浪漫?你爷爷烟袋锅里冒出的烟云就是奶奶一生的梦哩。
       我大“吧嗒吧嗒”几口烟,抬头瞭瞭远处那片沙柳林,又神秘的瞟我娘一眼:狐狸精老太婆,梦是甚?虚的。叫我说,你的狐狸精奶奶玩过一把实的,一辈子的实在事,瞭瞭那片林子,是你狐狸精奶奶一泡尿水水浇出来的,哈哈……

赞(21) 赞赏与支持
     
书签:浪漫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祈福 下一篇宁明强初次外出谋生之路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