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嫁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哭嫁
2018-11-25 18:13:10 作者:美美 】 浏览:69次 评论:0
编者按:故事细腻,将每个人都生动刻画,顺着文章脉络走着,仿佛置身故事里的旁观者,去品味“一本家家都有的经”。在此,个人建议作者可以试着写成短篇小说来深刻描述民间不同家庭的纷争故事,让读者看完后去思考,去体会真正的家。感谢来稿,推出共赏!

  镜子中那双红肿的眼睛与一袭白纱形成鲜明对比。一滴滴落在白色纱裙上的泪沁成一朵朵桃花,烤炉上的火焰让在它快速成形之间又快速褪去,仿佛是怕人看见那酸涩的痕迹。玻璃窗外一片漆黑,黄色的钨丝灯隐隐约约的投射窗外,墙壁上的时针转到凌晨3点的位置。

  二妹刘慧打着哈欠在厨房烧开水。刘盈盈在厢房已经哭了五六个小时。

  “白天答应的好好的,你现在出尔反尔。你让男方那边的人怎么看我们?”秦玉尖锐的吼声在空旷的房间回荡着,仿佛要刺破每个人的耳膜。

  “我、我、现在又不想去了。”看着刘庆慢慢悠悠地吐完这句话。刘盈盈的心里瞬间抖了一下,这还是那个把自己捧在手心疼的父亲吗?

  一看见刘庆这个样子,秦玉的脸气成了猪肝色,用食指指着他的脸“你不想去?你凭什么不想去?那女儿怎么办?”

  “我从来没听过说嫁女儿,还要女方出席去男方家的道理。”刘庆扯着嗓子、心虚地吼道。

  “这是女婿家请的婚庆,要由你牵着盈盈的手走红地毯,是个流程。”

  “流程,我也不去。”

  “你要是不想去当时就不要答应人家。现在答应人家又不去,你让今天那些人怎样看待盈盈。她不是我一个人的女儿,他也是你的女儿!”

  “爸 …爸…你去好不好?我求求你,你就去这一次好不好?”刘盈盈哭着走到她父亲面前,“是不是?是不是爷爷又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刘庆眼神犹豫了一下”你爷爷没说,是我自己不想去的。”

  “你昨天都答应去了,现在又为什么反悔了?你想要什么你给我说好不好?”猜不透父亲到底想要什么,她无助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不要问那么多,我说了不去就不会去的。”刘庆不忍看到大女儿那双哭红的眼,抱着胳膊低下头一直看着地面,仿佛这样就听不见女儿的哭声。脑子里牢牢记着晚上喝酒时父亲不要自己去男方家的叮嘱。

  “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做能要挟到谁!你不去我去,你不送她我送她!”说完秦玉拉着大女儿回到厢房把门关上。看着妻子关门的背影,刘庆无奈的摇摇。

  月光照在沾满了露珠的腊梅花瓣儿上,红艳艳的花瓣在露珠的折射下散发惨白的光。刘庆望着这一院子的腊梅,火红的一片,像是在恭喜她大女儿今天出嫁;又像是在讽刺他这幼稚可耻的行为,挽回不了一切,只会激化两人之间的矛盾。

  十年前,妻子在他面前种下腊梅的情景历历在目。只是千不该万不该松手让她远离他乡。她以女儿出嫁为由骗她回来,就是为了看她一眼。他知道她一直都看不起自己,他只是去求下父亲想办法不让她离婚。哪怕全家人都恨他,哪怕她人和心都不在自己这儿了,只要这婚不离,她都还是自己的妻子,他愿意用后半辈子等她,等她回头。

  “你爸就是个混账东西,别理他!”

  “可是,爸爸不去那边,我怎么办?到时肯定都会看我笑话的!”刘盈盈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你还有妈妈在啊。怎么你不相信我?”秦玉拍拍大女儿的背,“早上我跟你去那边,我陪你去走红地毯。”

  “可……是……爸爸没去,他们问起我该怎么说啊?”

  “就说你爸身体不太好,这几天熬夜,感冒了去人家家里不好,犯冲。”

  “这样能行吗?”刘盈盈怀疑的看着妈妈。

  “怎么不行?你现在连妈妈的话都不信了?”秦玉故意露出严厉的神情。

  “没,没有。”

  “好了,快别哭了。待会儿,余霖看见你这个样子就不好了。”秦玉用纸巾轻轻擦着大女儿脸上的眼泪。

  “嗯。”刘盈盈低着头,两只手在哪儿揉着裙纱。

  “大姐姐,你怎么哭了?”刘欣欣揉揉眼睛,床上坐起来,看着眼睛红通通的大姐姐。“没事,蚊子进眼睛里了。”

  “欣欣给姐姐吹吹。”刘欣欣立马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刘盈盈面前,对着眼睛就是一通乱吹。“好了,眼睛好了。你别吹了!”刘盈盈被小妹妹都笑了。

  “还去睡会儿,才五点。”

  “我不,我就要坐在这里陪着大姐姐。”刘欣欣摇着秦玉的胳膊撒娇道。“天亮了,大姐姐就要出嫁了。”

  “好好,你先去穿衣服。感冒了,就不让你去霖哥哥那玩。”秦玉心疼的捏捏小脸蛋。

  “大姐姐,待会儿我们找霖哥哥要红包,霖哥哥会不会生气?”刘欣欣穿着一件火红棉裙,想着今天会有红包拿,两只眼睛泛着光。

  “不会,你们待会儿就使劲找他要。”刘盈盈转眼看见在厨房忙忙碌碌的二妹。“惠儿,先不要弄那些了,你过来。”

  “欣欣,你去将我的包拿过来。”看着一个比一个优秀的妹妹,她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看看这是什么?”她从包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大红包。

  “这是给我们的吗?”刘欣欣拿过红包,眼睛眯成一条线,笑嘻嘻的,“谢谢大姐姐,大姐姐对我们最好了。”

  “大姐,我不要。”刘慧在一直躲在厨房里,听见父母的争吵,姐姐哭泣,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父亲太过分了,这些年从来没有把三个女儿放在心上过,自己懦弱、无能,每次跟妈妈吵架,总是拿她们三姐妹出气。等姐姐结完婚,她就立刻回学校去,再也不回到这个鬼地方了。

  “今天我结婚,你拿着,讨个吉利!”刘盈盈看着二妹通红的鼻尖,知道她在为父亲不去男方的事生闷气。

  “谢谢姐姐,祝姐姐和姐夫白头到老、美满幸福。”姐姐出嫁她一方面替姐姐开心,一方面又舍不得一直疼爱自己的姐姐离开自己,去到另一个家庭。

  “噼里啪啦”鞭炮声从远处传来,随着汽车的快速驶进,声音愈来愈近,响彻天际。

  “接亲的来了!”一个远房堂叔在寨子口高喊一声,“噼里啪啦”一阵刺破耳膜的鞭炮声,在整个寨子的上空响起。

  寂静的的寨子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亲戚朋友端着特色菜肴在寨中摆好的宴席来回穿梭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寨中的小孩子也早早地穿好大口袋的衣服,跟着大人来跑到新娘的厢房前。扎堆挤在厢房的窗子哪儿向新娘子讨喜糖吃。

  叔叔爷爷辈都在寨口按照习俗迎接新郎。

  秦玉和刘庆也换好衣服,忙着接待前来祝贺的亲戚朋友。刘慧和刘欣欣在厢房帮忙。提前来的化妆师正在给新娘子补妆。新房里龙凤呈祥的被子上,旁边洒满花生、红枣、桂圆,被子里面塞好两块、四块、六块、十二块的红包。左边红木柜子堆上了八床喜被,地上整整齐齐堆放放着18箱400盒陪嫁的喜糖。上面全部贴着大大的红双喜。

  “新郎官,要进寨子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两个十多岁的堂妹一人手里拿着新帕和肥皂端着盆子,让新郎官洗手,洗脸,讨要红包。大人们便小孩一起堵在厢房门口,闹新房。余霖的姑妈、叔叔一看,立刻从事先准备好的红包朝另一个方向撒去,小孩子一窝蜂的朝着红包的方向跑去抢红包。趁着档口儿余霖的姑妈向余霖使眼色,让他动作快一点。余霖透过门缝给两个妹妹塞了两个大红包,像一条鱼似的钻进了厢房。

  “盈盈,我来了!”看见自己的新娘,余霖傻傻地笑着。“姐夫,你傻啦?”刘欣欣在余霖饿面前用手晃了两下。

  “没傻、没傻。”一听余霖的话,全屋人都笑了,拿他打趣一番后,就出去,把房间留给他们两个新人。

  坐下才看见刘盈盈通红的两只眼睛,“你怎么哭了?”心疼的伸出手想去揉揉。“你干嘛呢?脸上画着妆,你弄花了你给我化啊!”刘盈盈娇嗔道。

  “哦这样啊!想想也是。”伸在空中的手又收了回去,转而握住她的手。“那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让你哭成这个样子。”

  “爸爸不去你们那边了……”还没说完刘盈盈心里一酸鼻尖红红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去就不去,别哭了。”余霖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哭成个泪人儿,心疼的要死,他一个女婿也不好去管老丈人的家事。只得拍拍背安慰道。“叔叔不是因为你不去的,那是叔叔和阿姨之间的事情。待会儿我去跟婚庆的主持人说一下,他知道怎么做。”

  “你吃了东西没?”

  “听老人说,女孩子出嫁前不能吃东西的。”

  “那怎么行?去我们那边还要好几个小时,胃饿坏了怎么办?”知道她心思单纯,傻乎乎的,余霖宠溺道。“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大哥,听说昨晚嫂子不让你进屋让你在院子里待了一夜?”刘庆正在院子招呼客人,小弟把他拉到角落里着急问道。“谁说的?没这回事。”刘庆此刻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庆哥,你就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了。嫂子明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让你在院子过一夜。心肠真狠……”刘庆头都大了,小弟是个大嘴巴说话没个轻重,嘴上管不住一句话,他知道那全家人都知道了。正担心着就看见父亲带着自家兄弟姐妹风风火火的走过来。“是我说的,我把你兄弟姐妹叫过来,去给你讨个说法,不然秦家妹子以为我们刘家人好欺负。”看见父亲眼里满是算计,刘庆一个头两个大。

  刘大看见房间那些贴着大红喜字的嫁妆,他觉得十分的刺眼,便转过头去,心里很是不舒服。本来想着老大身体不好,常年吃药,碍着面子不好找他要养老钱,好不容易赶上盈盈出嫁,只要找男方多要些彩礼,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让老大出他的那份养老钱。哪知道秦妹子十年不回来,一回来就不让刘庆找男方要彩礼还给盈盈准备了三万嫁妆。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自己的大媳妇出手这么大方,肯定在外面赚了不少钱。先前不知道大媳妇这么有钱,这次他一定要劝大儿子跟她离婚,找秦妹子要它个五六万的离婚费,再给儿子重新找个媳妇儿。刘大穷了一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钱,想想就开心,眼睛里闪闪发光,好像房间里 的那些东西都是自己的。

  看见两眼泛光的父亲他不知道这次又要闹出什么事,“爸,您不是陪亲家去了,怎么过来了?”

  “我再不过来,你什么时候别那女人整死都不知道。”看着大儿子这种没用,他气得要死。

  “她敢,欺负我哥也的问我们兄弟答应。”刘大最小的儿子,一脸义愤填膺。

  “对呀,我们可不答应。”其他兄弟姐妹纷纷附和着。

  “大嫂长得这么美,心思歹毒,这要是在过去这样对丈夫,会被打断腿,赶出婆家去的。”二媳妇儿,偷偷看了一眼四处,小声的说道。

  “大嫂就是仗着娘家有钱,为所欲为,现在竟然欺负到大哥头上了!”三媳妇儿看着一屋子嫁妆,想着自己两个儿子,没考上大学不说,每个月还要找家里拿钱,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想着大嫂就是靠着娘家有钱,那么风光嫁女儿,心里堵得慌。

  “听说大嫂在外面大款,都给您带了顶绿帽子,败坏您名声?大哥我都替您不值。”四弟媳妇尖酸刻薄的说着。在她眼中大嫂长得那么妖艳,整个狐狸精样,所有男人看见大嫂就移不开眼。她心里就是不舒服,她那点比大嫂差。

  当初大嫂家在当地是有名的世家,出嫁的时娘家陪嫁放了满了一间房子,好是风光,到现在都还有人提起。自己出嫁时什么也没有,这些年只要有嫂子在,她们总是要低一等。

  十年前是她们几个私下里设计好不容易让大哥出去做生意,骗她大哥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还让公公婆婆把她赶娘家去住,不让她进家门。她这才把女儿们送到娘家,一气之下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她们几个才过了十年风光日子,没想到她又不要脸的跑回来嫁女儿,还搞这么大的排场,就是回来想让她们几个难堪的。

  “够了!玉儿是怎么样的人,我自己心里清楚。”刘庆脸上憋的通红,“当初如果不是你们,她会十年不回家?”

  看着父亲将弟弟妹妹喊过来就是要对付自己的老婆。一想到十年前他们故意陷害玉儿,趁自己不在家将玉儿赶出门,心中火冒三丈“爸,今天盈盈出嫁,这么多外人在,你们谁都不准去找玉儿的麻烦,别怪我到时翻脸不认人。”刘庆说完,头也不回,径直走开,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看着大哥第一次动生这么大气,都不再出声。

  “刘庆一晚上干嘛去了?忙着跟他的小三约会去了?现在司机的红包和喜糖都没分好,到时别让人笑话我们秦家连包像样的喜糖都舍不得拿出来就不好了!”秦思一进门看见房间零零散散的喜糖和红包在桌子上,不免抱怨一番。

  “好了,你快来帮我忙,不然耽误了吉时就不好了。”秦玉拉着自己妹妹坐下,将喜糖先分类。

  “姐,我来的时候,看见姐夫他们一大家子人躲在北院的角落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特别是他们家那几个儿媳妇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在中间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秦思手里拿着一个大喜盒,边装边跟她姐姐聊着。“不知道这次她们几个又想去害谁?一脸尖酸刻薄相。”“你当心妈知道你人后议论是非,又要收拾你了。”

  “我背后谁都没说过,唯独他们这一家子我还非得说道说道,一家子人没一个好东西,怎么啦?有胆子做还不能让说啦!”

  “你儿子都十七八岁了!你还不改改你这不知轻重的毛病,真不知道你在你婆婆家是怎么过的?”秦玉看着自家妹妹没一点女孩子家的稳重和矜持,无奈的摇摇头。

  “我婆婆家是明达事理的人,可不像有些人要儿媳生孙子,自己去给儿子找个小三生儿子,连儿媳娘家的嫁妆都给不退,还让娘家去养孙女,说孙女长大了也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生了孙子才是自己家的。我呸!孙子都做不出这种缺德事!”看见窗口熟悉的影子,秦思故意提高声音,变着法儿地讽刺道。

  “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别酸着味儿的骂他们了,盈盈都今天都要嫁人了。你别闹得让旁人笑话。”

  “我是怕他们今天又出什么幺蛾子来为难你们母女。”看见窗口消失的影子,秦思赶紧贴过头去,悄悄说道“那几兄弟媳妇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们一直都容不下你,就是不想你安稳过日子,当年不是他的几个兄弟来拆你家新房子吗!今天看见你这么风光的吧盈盈嫁出去,她们心里善罢甘休?”

  “今天盈盈出嫁,谁也别想懂什么歪主意,我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任由欺负的秦玉了,谁动我女儿我要他命!”

  “我已经给哥哥打好招呼了,让他盯着刘家,一会你把我们的行李放到你和哥哥车子上,让惠儿和欣欣坐你的车,等盈盈完婚,你们就跟在婚车的后面。把我们送出城。”

  “还是姐厉害!”看着自家姐姐这般果断,她心里是由衷的开心,再也不用担心姐姐被人欺负了。

  “你别给爸和妈说,他们年经大了可不能再为我们的事操心。”

  “我保证不说。我这就去给陈叔打招呼,不让刘家的人有机会找爸妈聊天,吃完饭就送他们回去。”

  秦玉看见人群中的刘庆,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的不屑,当年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以死要挟,才让父母松口嫁给他。可是他们一家却因为她生了三个女儿,竟然在外面找人。还将她们母女赶回娘家。因为她秦家成了一个笑话,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

  他以为她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以为那张纸能锁她一辈子?他以为她不知道分居三年婚姻自动解除?

  他要那张纸她就留给他那张纸,让他自欺欺人的过一辈子!

  “开饭了!”随着厨房吆喝一声,所有人都入坐,桌上按习俗摆上了四冷八热十二菜式,厨房大师傅上报菜名:“凉拌木耳、夫妻肺片、酥炸香鱼、泡脚凤抓四冷,上汤白果猪肚、蒸白鸽、梅菜扣肉、鸳鸯鸡、基围虾、清蒸鲈鱼、笋干老鸭煲汤、红烧凤尾八冷,共十二菜为金玉满堂桌。”将红色金玉满堂菜单递给余霖。“祝:余霖、刘盈盈夫妇多子多福、红红火火、金玉满堂!开席!”席间余霖在刘庆的带领下一桌一桌敬酒,接受每一桌送上的祝福,敬完最后一桌酒回到主桌,刚好8点。

  主持人在旁边喊道“吉时到!请新郎进门!”

  “请新郎为新娘穿鞋!”余霖慌慌张张的从刘慧手里拿过鞋给刘盈盈穿上。

  “叩拜父母!”两人对着刘庆夫妇三跪拜,刘盈盈忍不住哭出来。

  “这家女儿,肯定能给婆家带来福气。你看两只眼睛肿的跟个水蜜桃儿似的。”此刻看见刘盈盈的眼睛通红的眼睛,席间小声的夸赞起来。

  “可不是嘛”一个人接话,“哭成这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哭?”

  “哭爹娘”,主持人大声念道:

  月亮弯弯照华堂,女儿开言叫爹娘。

  父母养儿空一场,如似南柯梦一场。

  一尺五寸把儿养,移干就湿苦非常。

  ……

  劳心费力成虚光,妄自爹娘苦一场。

  “这至少哭了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就说了,依我多年做媒的经验,至少8个小时。”一个红妆艳抹的妇女坐在嘴里吃着半只鸡腿,手比划着。

  “别在那里乱说了,盈盈从晚上十点就开始哭了。”我隔着一个院子都听见了。

  “这么久,那刘庆是命好呢!得了一个这么好的闺女!”

  “谁说不是呢?现在这些姑娘出嫁,有几个还真心实意的哭呢?哭嫁本来就是我们这边的规矩,哭得久、哭得好,才会给婆家带去福气,才会得公婆疼爱。”

  “老祖宗留下的规矩都被后面的人给废掉哦!”

  “妈妈,你看好红!”一个小孩子的叫声吸引了大家注意,大家纷纷朝天空看去。朝霞像一块红色绸缎,平铺东方的一角,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越来越红,照在院子里,与红色的喜缎相交融,合成一体。太阳也努力突破云层,着急的像是要借着吉时见新娘一面。

  “好福气啊!刘大哥你们家好福气啊!”看着火红的天空,所有人都送上祝福。

  “盈盈是满身的福气啊!”

  “你看,盈盈哭得那么认真,菩萨都来给撒福气来了!”那几个妇人对着天空拜了拜“菩萨保佑我家儿子身体健康!”“菩萨保佑我家那口子在外面挣大钱。”“菩萨你要保佑我女儿找个好婆家啊!”

  ……

  火红的太阳终于突破云层,一股阳光洒在刘盈盈的脸上,肿胀的眼睛,涩得很,她半眯着眼,恍惚间看见了那一墙角的梅花还在晨风寒露中瑟瑟发抖。


0
     
书签: 编辑:浊酒清忧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相思病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美美] [半城寺]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