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病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相思病
2018-11-19 09:17:36 作者:宁再军 】 浏览:51次 评论:0
编者按:本篇小说,作者通过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告诉人们做事不要过分的钻牛角尖,同时也告诉人们精神病的危害有多大。所以做好精神卫生,做好精神健康,是每一个人都要注意的。谢谢作者!

 一、

       想妹子想到人发疯天宇发疯了!天宇好好的,他无缘无故怎么发疯?他得了相思病,想尾妹子想疯的。

妈妈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吓了一跳。

  

  排行湾多情痴啊!以前要毛驴当兵时干到了连长想长沙妹子想疯了,现在天宇想村里妹子又想疯了。天宇读书时比我高两届,他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就呆在家里。他爸爸是小学教师,家境算好的。天宇在家干农活很卖力,很快成了一把好手,别人看得起他,经常有人请他帮忙打杂工,他也能赚点小钱。有空时我们经常在一起打百胡,打一二三毛一手,天宇技术和眼神都不好,输多赢少,他又从不欠尾帐,每个人都喜欢叫他打。有时也打升级,打升级他更不会打,跟他搭对乌龟背得多,别人又不愿意和他搭对,我技术也只是一般般,我经常和他搭对,乌龟两个人一起背。

  

  小尾(化名)和我是一个湾里的,比我矮一届,长相很甜美,她上初中时天宇刚好毕业了,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半点关系。小尾初中毕业后也爱上了打牌,天宇就在牌桌上对她动了真情,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后,天宇决定向小尾表明自己的心意。

  

  有回打牌结束后,天气晴好,微风扑面,小尾今天赢了钱,她显得很高兴,打完牌后各回自己家准备吃饭了。这天天宇没有直接往家走,而是跟着小尾回家的路,走着走着,小尾发现不对,天宇回家不是走这条路唉?我都快到家了,他怎么还跟着我,想了想,这里边一定有问题,于是她停下了脚步,没想到她一停他也停了,小尾反过头来怒视着他:“天宇,你这是想干吗?”

  

  天宇看她愤怒的神情,他一下胆怯了,说话也结结巴巴。

     “没…没…没…,我没想干吗?”

  

  “没想干吗?那你一直跟着我干吗?”

  

  “我…我…我…”

  

  “我什么我!前面就是我家了,你再不说出原因来我就叫我爸爸了。”

  

  天宇吓了一大跳,只好底声说:“我来是想问你,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吧?”

  

  小尾听了吓了一跳,看他没有恶意,她别过脸去。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回去吧!”

  

  天宇听了呆若木鸡,小尾已经回家了他还傻站在那里。

  

  贵麻公经过这里,看到老同学傻乎乎的望着小尾的家,那边也没什么好看的啊!只有两个小孩子在玩沙子。

       他问道:“天宇,你怎么呢?不舒服吗?”

  

  天宇发现自已失态了,回过神来说:“没有,你收工了。”

  

  贵麻公点了点头说:“来,去我家喝两杯。”

  

  天宇正郁闷着,听说喝酒就答应了,今天两个人的兴致都很高,多喝了两杯,酒后吐真言,天宇把刚才的事告诉了贵麻公。

  

  贵麻公拍着桌子说:“老同学,你的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她未嫁,你未娶,有男朋友算个鸡毛。”

  

  天宇听了也来了兴致,他也拍着桌子说:“老同学说的对,有男朋友算个鸡毛,娶到她做堂客那才叫本事。”

  

  天宇第二天再去打牌时发现小尾没来打牌了,一天这样,二天这样,半个月了还是这样,看来小尾是有意躲着他了,天宇又无计可施了。干等是没用的,天上是不会掉林妹妹给他的,他又决定主动出击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天宇决定摸个底,小尾到底是不是真有了男朋友?如果有,我要看这家伙是谁,他有哪点比我强?我又有哪点比他强?她如果没有男朋友更好,胆大心细脸皮厚,我更要主动了。

  

  这几天天宇主动去河里挖沙子,他家里正准备盖楼房了,他挖沙子选在桥下挖,他为什么选在这里呢?因为这是小尾出门的必经之路。天宇在桥下一直留意着小尾的动向,几天过去了,天宇并没发现小尾跟哪个男的从这里走过,这就奇怪了,难道小尾是骗他的?但又不像唉,她经常出去都是往八角庙方向去,回来一点也没变,也没见她买东西回家,那她每天出去干吗?

  

  天宇带着疑问又去问了贵麻公,贵麻公想了想,她这样像是去外面约会啊。

  

  天宇一拍大腿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贵麻公又说:“照你这些天的观察情形,我想小尾爸爸妈妈还不知道她在外面谈恋爱,她是偷偷跑出去约会的,她爸爸妈妈可能还不准她这么早谈恋爱。”

  

  天宇点了点头说:“看来我得当回探子才行。”

  

  第二天天宇看到小尾过了桥他就远远点尾随着,这回天宇算是知道了,原来和小尾谈恋爱的是卫鸡公,卫鸡公是个出了名的小混混,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难怪她不敢带他回家。

  

  卫鸡公准备发动摩托车带小尾去玩时,天宇拦住了他,还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看来来者不善,卫鸡公下了摩托凶道:“你是不是想找死?”

  

  天宇回敬道:“今天看谁先死。”

  

  小尾骂天宇道:“你以为你是谁呀?少来管别人的闲事。”

  

  天宇说:“小尾,卫鸡公不是好人。”

  

  小尾反问道:“那你就是好人啊!”

  

  卫鸡公上来就打了天宇一拳,还叫嚣跟他不用废话。

  

  天宇开始反击了,两个人在地上打得滚来滚去,眼看卫鸡公处于下风了,小尾突然踢了天宇头一下,天宇伸手去护头,卫鸡公趁机反压住他,随后爬起来又踢了他两脚驾着摩托车和小尾跑了。

  

  听了天宇打架的叙述,贵麻公劝道:“老同学,我看你还是放弃最好,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她爱谁由她去。”

  

  天宇也觉得贵麻公说的对,他也当场表示要放弃,可是后来天宇越来越想小尾,还老担心她会出事,做梦也老是见到小尾,有一回他梦见卫麻公在打小尾,打得小尾皮开肉绽,小尾不断向他求救,他惊得弹了起来,他决定了,不能让小尾嫁给卫鸡公,我一定要娶她为妻,我要去她家提亲,至少卫鸡公还没有上她家的门。

  

  八月十五就快到了,这些天天宇每天做恶梦,他梦到卫鸡公掐着小尾的脖子,小尾无力地挣扎着,卫鸡公表情恐怖,“我要掐死你,你快说你跟那个傻子是什么关系,你有没有跟他上床?”小尾无力地摇头,小尾真的快要死了,我要救她,天宇又被恶梦惊醒了。

  

  这几天天宇开始神神叨叨,大家不知道他自言自语什么,但喊他他又会和你打招呼,说话和正常人一样,只是一个人时他又神神叨叨。

  

  八月十五到了,天宇今天笑呵呵的,见人就打招呼,他买了鸡鱼肉三鲜,又买了一挂五千响的鞭炮,别人问他干吗去?他说要拜节去。

  

  天宇今天怎么呢?他又没结婚,他这是要拜哪门子节,他不会神经出了问题吗?带着好奇的心,大家都跟着他拜节去。

  

  到了小尾家,天宇突然点起了鞭炮,原来他是要到小尾家拜节,可小尾还没定亲啊!这是怎么回事?

  

  小尾一家人听到家门口鞭炮响也全部出来了,但看到天宇对着小尾爸爸妈妈就喊起了爸妈,更是大惑不解,呆了半晌,小尾他爸反应过来了,“天宇,谁是你爸爸妈妈,你今天是不是发神经,你无缘无故跑到我家来拜节干吗?”

  

  天宇说:“爸爸,我再不来娶小尾回家,我怕小尾会被卫鸡公掐死了。”

  

  “哪个卫鸡公?他干吗要掐死我女儿?”

  

  小尾听到天宇说卫鸡公马上跑回了家,妈妈随后跟了进去,她爸爸说:“天宇,你敢紧拿着你的东西回家去,你要再在这里胡闹下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老师听到别人说他儿子疯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也没怀疑就跑过来了,大家拉着天宇回了家。一路上不断有人悄悄说他疯了,天宇听了就反骂你才疯了,再说我疯了我杀了你全家。后来大家再也不敢当面说天宇疯了,看到他都避开些,小尾一家人决定全部出去做生意了,他们也在避开他。

  

  我回家时看到天宇还像正常人一样,“再古,你回来了。”

  

  我说:“回来了,有空一起打升级。”

  

  天宇说:“要得,但是没人跟我打啊!”

  

  妈妈瞪了我一眼,喊我回家吃饭,我说:“那有空我跟你下象棋。”

  

  天宇嘿嘿嘿嘿笑道:“我不记得下了。”

  

  妈妈回家就训我了:“下你的肉棋,你前世没下个棋,以后避开他些,他有点打人,你晓得不?”

  

  我问他打了哪个?

  

  “湾里宁医生现在都不敢回家了,住到大福去了,就因为他发病时打了他几针,他要杀了他,有一天他看见宁医生就追着要打他,幸亏旁边有人拦住他,现在没人愿意治他,周老师只好把药偷偷放进他的饭菜里,要是被他看到放药他爸爸妈妈都打。”

  

  二、 娶个娇妻又离去

       不久就听说要给天宇找堂客了,天宇突然好了很多,找堂客是他姐夫带他去找的,他们带上钱去了贵州,去贵州两个月后天宇带回来了一个漂亮的贵州堂客。

  

  我们那里娶了不少贵州堂客,天宇堂客是长得最标志的,不像其她贵州堂客一样又矮又黑,而且她还和小尾还有几分像。天宇堂客心灵手巧,在湾里呆了不到一年就会说东山的土话了,而且有了身孕,天宇虽然还有些木纳,但很久没见他发病了,以前他一发病就尖声骂人,声音十分尖利,穿透力极强,整个上头湾都能听到,但不发病只是暂时的,他受不得刺激,这注定他只能以悲剧收场。自从娶了老婆后,天宇像个好人一样,又赢得了人们的信任,而且见人就打招呼,只是还是习惯嘿嘿嘿嘿地笑,但习惯了并不觉得这嘿嘿嘿嘿有什么不好,倒觉得他又成了一个老好人。一年后,贵州堂客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天宇做爸爸了,日子越来越幸福了,他来我家挑水步伐都轻快多了。

  

  我说:“天宇,做爸爸了要发喜糖啊!”

  

  天宇嘿嘿笑着说:“下次买,下次买。”

  

  我说:“没有下次,打你两板屁股算了。”

  

  天宇说随你打,但我没有去打的样子,天宇就喊我去打,我就打了他两下,只做了做样子,早已经没有人敢打天宇,他发疯的时候还是能分好坏,哪个骂了他,他可以骂别人几天几夜,除非他又找到要骂的人才改骂别人,打针都不敢打他,谁还敢打他,但他今天心情特好,还叫我重点打,我正要打,妈妈使了使眼色,我说行了,意思到了就可以了。天宇走后妈妈又骂我,天宇会记仇,你不要和他开玩笑,医生说了他这病以后还可能复发。

  

  天宇特别喜欢他的儿子,别人想抱抱他都不给别人抱,只说孩子认生。孩子周岁后,周老师得了肺结核,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天宇生怕他爸爸把病传染给他儿子,看到他就要他离他儿子远点,周老师只好到处闲逛,大家都知道他有传染病,看到他就有意回避他,他也知道别人讨厌他了,他只好一个人发呆。

  天宇家里又不得安宁了,周老师现在也很可怜了,这病谁想得。外面人不能体谅他还情有可原,可是老婆儿子也不体谅他就憋着气,家里又吵架了,一天三小吵,三天一大吵。贵州堂客受不了,带着儿子去嫁到这边的贵州老乡家玩,她也学会了打百胡,天宇和堂客也发生矛盾了,他们也开始吵架了,一次,小孩又哭又闹,贵州堂客又输了钱,她一边打牌一边骂小孩,但小孩越骂越哭,她放下孩子掐了儿子两下,小孩就哭得在地上打滚。这时天宇喊堂客回家吃饭,恰好看到堂客只顾着打牌,不禁发火,还打自己的儿子,天宇冲上来就把她的牌撕了,他还想教训堂客的,幸亏看牌的人拉开了他。

  

  贵州堂客失了面子,这事虽小但对贵州堂客影响很大,后来大家不喊她打牌了,家里是每天吵,现在她的贵州姐妹又怕她男人闹事,她只能看着人家玩牌,日子越过越窝火。

  

  吵吵闹闹又过了一年,周老师的病越发严重了,天宇和爸爸的矛盾越积越深,后来天宇开始砸家里的东西了,再往后他开始赶周老师出去,周老师后来回家就只能偷偷摸摸回家了。但纸包不住火,周老师还是经常被儿子发现了,天宇又开始半夜三更骂人了,直骂他爸爸的名字,你得了这种死病怎么还不早点去死,你不要来害了我儿子。骂着骂着什么脏话都能骂出口了。

  

  周老师自己也大哭起来,“老天,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我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不孝子。”

  

  再后来天宇的声音又变得尖利了,他的声音在半夜里格外刺耳,他每骂一句最后一个字都会拖很长的音,甚似鬼哭狼嗷。天宇的病又复发了,大家又开始担惊受怕了,但天宇只有在骂人时可怕,平常还是像个好人,但他一看到他爸爸就生气,然后就发作,最后发展到抓菜刀要杀了他爸爸,幸亏周老师关门关得快,后来天宇家就不见刀具了。

  

  贵州堂客表面上虽然没有危险,但她也越来越害怕了。终于,贵州堂客带着儿子偷偷跑回家了,天宇的病更加严重了,他四处寻找堂客和儿子,他到处找遍了也找不到堂客和儿子。天宇知道堂客回家了,他想去找但他不知道路,他姐夫也去外面打工了,不久,贵州一姐妹喊天宇接电话,他堂客打电话回来了,他堂客告诉他要在娘家呆两个月再回家,天宇的心情又好多了。

  

  周老师经不起打击,他病倒了,现在周老师别说跑,他连走路都很难了,天宇儿子不在家,天宇没有骂他爸爸了,天宇突然对周老师孝敬起来了,他不但给爸爸端茶送水,他还扶他爸上厕所,周老师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周老师实在病得太重了。

  

  两个月过去了,天宇又去堂客的贵州姐妹家打听堂客的消息,贵州姐妹告诉他,你的堂客要帮家里收了稻谷才能回家,至少还要三个月。

  

  “嘿嘿嘿嘿,三个月就三个月。”天宇居然说,“嘿嘿嘿嘿,反正我爸爸有重病在家,我怕儿子传染到了,现在不回也好。”

  

  周老师又熬了半年去世了,他总算过了半年舒心日子,走得安心。天宇这回要姐夫去找堂客儿子回家,他说他们应当回家做孝子。这回贵州堂客向他姐夫挑明不回了,想到天宇特别爱儿子。贵州堂客带着儿子也不好改嫁就同意他带儿子回去。姐夫带儿子回家了,天宇再次见到儿子,他特别高兴。

       他还说:“嘿嘿嘿嘿,买伢子,你爷爷上山不久了,我带你去爷爷的坟山拜你爷爷去,你爷爷一定会保佑你的,嘿嘿嘿嘿。”

  过了一会,天宇四处张望,没有看到他堂客的影子,他问姐夫,姐夫骗他说:“你堂客到贵州省城打工去了,只有买伢子由他外婆带着,我只能带你买伢子回家。”

  

  天宇没有怀疑姐夫的话,天宇特别爱他买伢子,不是肩着他就是拉着他,他买伢子那时快五岁了,但他不管干什么都想带着他。

  

  三、宠溺儿子把命送

       买伢子很调皮,他更乐意和小伙伴玩,小男孩都很贪玩,他们玩沙子,玩泥巴,玩游戏,玩着玩着就打架,一起玩还好,一打架就麻烦大了,买伢子要是打得别人哭,天宇就嘿嘿嘿嘿地看着他笑,但是别人要是打得买伢子哭,天宇立即就冲上去帮忙,他也要打得别人哭才罢休。

  

  现在的小孩子哪个不金贵,惹不起躲得起,但小孩子没有隔夜仇,今天打完架明天又在一起。有小孩的家里都非常担心小孩的安危了,看到自己的小孩和买伢子在一起马上喊自己的小孩回家。小孩不愿意就说带他去买糖,这下自己的小孩就跟着走了。这下又有大麻烦了,买伢子也要买糖,可是天宇身上没钱啊!

  没钱天宇就去找他妈要,开始他妈还给得起,后来买伢子胃口越来越大,他妈满足不了,但买伢子只知道要买糖,他奶奶又没钱了,矛盾就产生了。天宇开始在家到处找钱,家里的私房钱也给找出来了,他妈就要过去抢,但到手的钱天宇怎么会还给他妈,他妈被他气得嚎啕大哭。

  

  买伢子上幼儿园了,天宇肩着他接接送送,可是买伢子很调皮啊!他在学校老是打架,老师就要罚他,买伢子被老师罚了,他回家告诉了爸爸,天宇第二天就去打老师,幸亏老师跑得快,老师不敢要这样的学生了,买伢子读了一个月又没读书了。买伢子不读书了就会玩,他捡了很多破破烂烂玩到了湾里的老井边,这井水是很多人的吃水,这可不能弄脏啊!但买伢子就喜欢去井边玩。

  

  这回我回家,妈妈和我说起这事就恼火,这买伢子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害得你爸爸和叔叔经常要洗井。谁要是骂了买伢子,天宇看见了就会对着他家门骂上几天几夜。

       正在说买伢子,买伢子又来玩井水了,我恶狠狠的上去训了他一句,“谁叫你来玩井水的,这是吃水你不晓得吗?快走开。”

  买伢子被吓跑了,买伢子又告状了,天宇来了看是我,他没有骂我,因为我从没当他是疯子,一回来还要跟他聊会天,天宇问道,“嘿嘿嘿嘿,再古,你什么时候回的。”

  我告诉他:“我刚回,天宇,你要管好你买伢子唉,他玩井水要是掉进井里怎么办,还有这水买伢子也要喝,这要是玩坏了他喝了就会肚疼,你晓得不。”

  天宇听我处处为他买伢子着想,嘿嘿嘿嘿的说道:“晓得了,难怪他今天早上喊肚疼。”

  “晓得你就要打好他的招呼,出了事就晚了。”

  “嘿嘿嘿嘿,晓得晓得。”

  天宇高兴地走了,后来天宇紧跟着买伢子,看到买伢子又来玩井水,天宇居然打得买伢子大哭起来,他嘿嘿嘿嘿地骂道:“你这个不听话的买伢子,你要是淹死了怎么得了。”

  我见天宇这回打买伢子下手还蛮重,忙上去劝住了他。买伢子不是省心的主,他不到外面闯祸就要到家里闯祸,大家暗地里都叫买伢子是闯祸精。买伢子看到别人有的他也要买,有一回天宇妈妈实在没钱了,没钱这道坎就过不去,买伢子哭得在地上打滚,天宇又发作了,他要了一遍又一遍,妈妈咬死了就是没钱。天宇态度就是没钱你就滚出家去。他妈也不会说要她滚她就滚,天宇最后动手了,不滚行我拖你出去,他妈就和天宇干上了,他妈哪有天宇力气大,很快他妈就被天宇赶出了家门。天宇妈就在外面打门,可是天宇锁了门,天宇叫道没钱你就不要回家了。

  天宇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四处哭诉,可是他家害得四邻也不得安宁,本来很烦他们一家子,但到这个地步邻里还是得帮他家一把,天宇妈借到了钱总算回家了,可这也不是个办法啊!

  天宇家养了两条狗,但他家养狗却不喂狗,这狗就到处偷东西吃,小到偷猪食,大到偷肉咬鸡叨兔,别人见了他家狗就赶,可天宇还看不得别人打他家的狗,这就有矛盾了。这狗害人他们自己不动手除,后来别人替他们除了,买伢子开门一看两条狗都死僵了,他就大哭不止,天宇也知道狗是被人毒害死的,只是不知道是谁害的,这回他就不知道骂谁了。于是他一路骂了出去,骂道晒谷坪他就开始向四面八方开骂,骂完一方转一方,晒谷坪是排行湾的正中心,人来人往的,大家听他骂人骂习惯了,都绕道走,随他去骂。

  这回是天宇骂得最久的一回,骂了好几天他还要骂,有人就受不了,就调戏他,“天宇,你家狗死了你这么在意,你堂客几年不见怎么也没这么在意呀?”

  

  “嘿嘿嘿嘿,我堂客又没有死,她去贵州打工去了,嘿嘿嘿嘿。”

  

  “你堂客打了几年工,一定带了很多钱回来了吧?”

  

  “不晓得,嘿嘿嘿嘿。”

  

  “那她没打电话回来告诉你吗?”

  

  “嘿嘿嘿嘿,没打电话给我了。”

  

  “堂客几年不回家,又不打电话,你堂客不想买伢子和你,你不想你堂客吗?”

  

  “嘿嘿嘿嘿,想了。”

  

  天宇开始想堂客了,他决定去找堂客,但他不晓得带车,他只晓得要去贵州,家里也没有直接去贵州的车,他又不知道堂客在贵州哪里?看他傻乎乎的,没人带他,他就顺着大路走,他这一走就是几个月,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最后是救助站送他回了家。天宇回家后瘦了很多,精神也不好了,有气无力的样子,只有见了买伢子他的眼睛才能发现光彩。天宇再次回来干活时,他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天宇回来时正是挖花生的时候了,他带着买伢子去土里挖花生,天宇一个人卖力地挖着,买伢子一个人拿了一些花生跑到了山上,他捡了很多柴火,他拿出打火机,准备烧花生吃,现在很少有人去山上砍柴和捡干杉树叶了,地上满满的都是柴火,买伢子这一烧火,风一吹,火势迅速曼延,买伢子吓得大喊爸爸。

  天宇看到买伢子被火包围了,他放下锄头没命地冲进火中,他抱起买伢子就跑,跑出火山时,天宇背后早已经着火了,他放下买伢子,看到远处有一个深水塘,他拼命地跑过去跳进了水塘里,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哭嫁 下一篇老局长上坟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刘金平] [半城寺] [古月执忆] [宁再军]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