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寺头记(话剧)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梁寺头记(话剧)
编者按:作品的主题在前三场是没法得知的,直到第四场,读者(观众)也许才明白一二。剧本的场景跟一些古代的传说、故事有关,所以作者在大多数篇幅里都使用了古代戏曲的格式和修辞,直到最后一场才改用现代汉语直抒胸臆。尧除了第一场的杀兽之外,并未有太多的剧情展开(这和一般读者/观众的期望相反),他更多是一个贯穿始终的线索人物,并承担道出主题的功能。剧中的“穿越”并不是我们常理解的科幻手法,作品没解释;当然,没解释,读者/观众也可以明白,这是在讲述梁寺头的历史,作者表达对忘根的不满。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剧本是要给人演出的,这是它的首要功能,所以不像小说,剧本是不能有太多非具象的说明的,而需要用道具、背景、台词、动作等视听方式表达。


时间:穿越时空,还可学到不同时代的知识         
地点:方山一带          
人物:尧、舜、禹、石勒及其他
事件:尧文化、姻缘等                                             
背景:吊古抚今(曲可吟唱)          
幕名:梁寺头记

            第一场   巡狩望川

背    景: 穿越时空,来到四千多年前的上古时代。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有六个看着像官员却穿着粗布衣的人走上台来。
尧    君:(微笑着自白)吾本姓伊祁,号放勋,人称尧君。今领着几位爱卿巡狩至方岳,见这儿风水甚好,(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了看布衣,情不自禁地吟来):(黄钟.贺圣朝)着布衣,访民疾,一路疲,恰遇方山环翠奇,不禁倾心欲觅栖。登神岗望东西,好田园,居最宜。
               (又吟道):巡望川,到方山,登祭坛,雨顺风调遥祀天,政通人和不逊仙。众官看此峦间,好耕耘,当筑园。(此时,幕景是爷神岗。百姓听说有人在爷神岗设祭坛,纷涌而来。)
尧    君:(黄钟.叨叨令)听得百姓连名奏,方园十里田遭透,只因那一头神兽,天天在垄间狂溜。乍了得也么哥,乍了得也么哥,一声号令齐围狩。(传众将)。
众    将: 得令。(尧君领众人下,幕后杀声阵阵,不一会儿,凯旋归来)
尧    君:(仙吕.锦橙梅)穿甲胄取箭弓,驭白马猎田中。伏而等到野驹来,直叫它钻天瓮。一支箭血染丛,沿着古寺追踪,却见神马已薨,卧屏风,从此后安然共。(随后,点篝火,尧君设宴同庆。)
尧    君:(中吕.普天乐)宴黎民,荫丛下。载歌载舞,美酒茗茶。酩酊中,一席话。只要同心何言怕?若还来,拿起犁耙。今宵醉兮,明朝共济,曲罢哈哈。
               ( 百姓举杯贺。)
百姓代表:(双调.殿前欢)感君恩,立碑建庙告儿孙,年年岁岁承贤训。更让纷纷,燃柴敬祖神。天下皆公认,万古留情分。黎民百姓,不忘初心。(席散, 有人扶着大醉的尧君去休息。)
尧    君:(仙吕.醉扶归)乘月归居所,醉意看烛火。娥女拔帘对视波,最是消魂魄。孰料昏昏误我,直向纱床卧。(之后,沉沉睡去。众人跟着下。)

         第二场     姻缘

背    景:日上三竿。
尧    君:(蹴然醒来)独自语:(正宫.双鸳鸯)梦长长,呓扬扬。蹴醒方知泪染棠,只怨不惜花叶意,悔然唯有替梳妆。(佳人莞尔一笑,执手同行于丛径。)
佳    人:吟道:(正宫.白鹤子)双双丛影里,执手采芬芳。只恋眼前人,秋水盈盈望。(行至南山,共植一对松苗。)

佳    人:(双调.风入松)南山风水似青龙,植个并连松。两情共倚千秋岭,但人来,便笑丛中。不望兴绝溯咏,只求寿比岩峰。(双双环视诸峰,淡然处之而消失影子。)(时空穿越至今天,有一群骚客,打着伞,冒雨行行停停于泥泞山道上。)
骚    客:(指着一条深壑云)鸿沟有名,叫王婆站,以古为荣。引得我等来朝圣,溯祖寻踪。山烟簇茫茫胜境,石如龟隐隐攀峰。徒蛇径,痴心更浓,不待雨儿停。(此时,尧君夫妻的身影若隐若现,一群人环望诸峦,欣赏着风光。俄儿,沿山径下。)

         第三场    卧龙

背   景:时空穿越至上古时代。
舜   君:(穿着布衣的舜,一个人飘然地走上台来,边走边喃喃自语):(双调.凌波仙)今生有幸继尧君,还幸佳人双入门,知音知遇催发奋,一心荫万民。纵千秋,无愧酬恩。只希望,做好人,不做天神。
               (停了停,俄儿又吟道):(越调.凭阑人)欲看君时君不来,不看君时君又哀。何堪心意猜,冤家真不乖。(怅然中下去。)
大   禹:(大禹手握大木铲,虎势声声地走上台来。吟道):(中吕.迎仙客)过九州,憩方泽。都说这儿风水卓,有精灵,佑玉帛,难怪诸仙乐。(大笑而去。)(时空穿越到一千三百多年前。)
石世龙:(石勒穿着大赵王国龙袍,在众人簇拥下走上台来。世龙叫文官念道):(中吕.山坡羊)方山一带,先人何在?只留庙宇由人拜。倚坛台,吊情怀。前仆后继今期待,广揽贤才从未改。来,点旺柴;开,花胜海。
               (又念道):(中吕.喜春来)雄怀天下多豪迈,笑看千秋竞舞台,南山脚下请佛来。凭吊怀,古寺鉴兴衰。(之后,大赵皇帝宣旨,在这儿建清梁寺群院,遂簇拥下台。)

       第四场    尧君归来

背    景:一晃四千多年过去了,尧君和几个官员穿越时空又回到了方山。
尧    君:我走遍了这一带的山山水水,不禁怅然写下了《方山别》,(并大声地疾呼着):
              方山啊!我问你,那三间尧庙哪儿去了?那石碑、还有那爷神岗脚下的方山村都哪儿去了?我只看到零落的残砖、瓦砾湮没在萋草丛生的乱石岗下,成为了一片焦土,这就是感念先贤吗?难道是我先前铺下的太平错了吗?难道是我当年一手造就的贤德风错了吗?还是后人们都把我、舜君和大禹都忘了?
              方山啊!我问你,那清梁寺庙宇群哪儿去了?我只看见风化的一通残碑和半截残砖,埋没在荆棘焦土中,这就是感念佛祖吗?难道又是石世龙兴佛走错了吗?还是把他也给忘却了?
              梁寺头啊!我问你,那梁宇等人杰的精神都传承到哪儿去了?难道是把他们也都忘了吗?那梁家坟上的魂灵能安息吗?
              这儿不应该是这样啊!难道是我看错了?我去了东、西方山,又去了梁寺头、王宁、王家沟和古石会关,又走遍了榆凹那一带山峦,还仿佛听到了白庄伏击战的枪炮声,还仿佛看见了大龙骨,还仿佛看见了舜君、禹君和石世龙君的足迹。然而,无论走到哪儿,总见人丁冷落,甚至于绝迹。只留下一些古老的地名、传说及一些残存的文献,这就是感恩吗?
              或许说,校园撒了,留不住孩子就留不住大人;或许说,这儿太穷了,这儿的生存环境太苦了,要搬迁到富裕的地方去享受荣华,那脚下的红土由谁来耕种?难道说走出去就不是农民了吗?或许说,即使甘醇的小米再怎么香甜,也抵不住外面的诱惑,也留不住心啊。于是乎,少年走了,青壮年走了,只留下一些留守老人依旧眷恋着这一方热土。哪我问,数十年后,谁还会回来?我还想问,将来魂归何处?难道说不能学太行寻梦园,在这儿建设富饶而美丽的家园吗?
             多么可悲呀我的后人!这儿是你们的根啊!忘了自己的根,忘了乡愁,还怎么立足?早知如此,我当初还不如不留下贤风!(此时,尧君万分激动,不禁向苍茫咆哮,向天公呐喊)难道真的是我们错了吗!!!(幕景徐徐落下。)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人脉 下一篇小吴离婚了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榆社王跃东] [老翁]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