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迁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变迁
2018-04-13 17:24:11 作者:王国强 版权: 【 】 浏览:1194次 评论:1
编者按:穷则思变。主人公杜航积极向上,努力拼搏,靠勤劳致富,走出农村进城打工,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与命运,值得提倡、学习。小说《变迁》刻画细腻,人物鲜活,朴实的方言土语,独显了小说的语言特色,生活气息浓郁。读来亲切,真实自然,推荐分享!
一    那辆从县城发往杜家堡的通村客运车刚一靠站,杜航第一个飞奔下车,向家里奔去。他刚一冲自家院子,便高声喊道:“雪红,我回来了!”厨房内,杜航的妻子白雪红正在揉面蒸馍,她一听到丈夫久违的呼唤声心头不由一阵惊喜,奓着两只沾满面粉的手,跑出厨房高兴地说道:“杜航,你终于回来了!”与此同时,白雪红的眼眶内已涌动出晶莹的泪花。    杜航一个箭步冲上去一下将白雪红拦腰抱住,狠狠地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    “雪红,想死我了!”    “我也想你!”    这时杜航三岁的儿子杜飞飞正从邻居家玩耍回来,看见此情此景“嘿嘿嘿”大声嚷道:“爸爸亲妈妈喽,爸爸亲妈妈喽!”    白雪红一把推开杜航,粉白的双颊上顿时生出两朵美丽的红晕,就像春风下的桃花一样,婀娜多姿、妩媚动人。    “快放开我,儿子都在面前呢,真不嫌臊。”白雪红娇羞地说道。    “儿子?儿子也是我的嘛!”杜航一转身,抱起儿子一下举过了头顶,乐得飞飞“咯咯咯”笑个不止,两只小腿在空中乱蹬一气。这时杜航的父亲杜志勇正扛着锄头走进了家门,他看见离家三个月的儿子突然回到了家,一股暖流顿时涌上老人的心头。但是他强压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低声说道:“回来了!”    “嗯,爸,我回来了!你锄地去了?”    “我到南塬地里锄玉米去了。”老人随手将锄头倚在了房檐角,然后打了盆洗脸水开始洗手脸。这时杜航的母亲田绣花走进了家门。田绣花本来正在锅眼门前烧火,突然发现宝贝孙子飞飞不见了,连忙出门去找。她来到邻居家,见飞飞正在逗邻居的狮子狗玩。田绣花嫌邻居家的狗脏,怕狗身上有跳蚤,同时怕狗咬伤了飞飞。虽说这只狗从未咬过人,可飞飞毕竟只有三岁,啥事都不懂,谁敢保证狮子狗就不向飞飞下口呢!    田绣花虎着脸让飞飞赶紧回家,否则的话妈妈会打屁股。飞飞一听这话,撒腿就往家里跑,田绣花怕飞飞跌倒,便紧跟其后,谁料老胳膊老腿还是没有撵上。田绣花一见儿子回来了,眼眶不由一热,动情地说道:“航儿呀,你终于回来了,要知道妈可是天天盼,夜夜盼,盼望你快点回来呀!”她话一说完赶紧伸出那只粗糙的右手去抚摸儿子的脸颊。杜航身高高过母亲一头还多一点,使得田绣花略显吃力,险些够不着儿子的脸。杜航见状连忙将飞飞放在地上,俯下身子,将脸凑在了母亲的面前。田绣花抚摸着儿子的脸颊,心疼地说:“我娃黑了,也瘦了,矿上的活一定很累吧!伙食咋个样,一定可要吃饱呀!”    “伙食好着呢,天天顿顿不离肉,油饼、画卷尽饱咥!”    “伙食好把我娃还吃瘦了?”    “妈,我这是光吃肉不长膘,不过这却是标准身材,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七十公斤。就我这身材,许多人还羡慕得很,因为他们花钱想瘦还瘦不下来呢!”    “去煤矿上了几天班,啥都没学会,就学会了个贫嘴。”    就在田绣花和儿子杜航你一言我一句“拌嘴”之时,白雪红已为丈夫打来了洗脸水。洗脸水热乎乎的,杜航浑身感到一股说不出的温暖和惬意。    杜航洗过手脸又和儿子在院子里玩了一阵,这才走进厨房。厨房内,馍已搭进了锅,锅上热气腾腾,母亲正坐在锅眼门前使劲地拉着风箱,风箱在母亲的双手下,有节奏的来回拉动,“啪嗒、啪嗒”直响。白雪红正站在案板前切菜,刚才沾满面粉的双手早已洗尽,竟是那般的白皙而纤长。杜航悄悄走到妻子的身旁,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雪红,我有话要对你说。”    白雪红望了望正在烧火拉风箱的婆婆,向丈夫递了一下颜色,同样轻声说道:“我知道你要说啥,等饭吃了晚上再说吧!晚上让你一次说个够!”    杜航有些纳闷,他本来是想说自己在煤矿上班三个月,带回来一个一万六千元折子的事,然而妻子却说她知道说的事,而且让他晚上一次说个够。突然,杜航一拍脑门,猛然猜出妻子刚才话里的意思,她一定误以为自己所说的是夫妻方面的事。想到这里,杜航感到心里一阵狂跳,同时感觉脸蛋滚烫得厉害。离家三个月了,自己没日没夜的泡在煤矿,不是下井上班就是回井上宿舍睡觉,其余时间就是吃饭、和工友打纸牌。每当此时杜航心中就升起一个希望,希望这时间过得快些。因为每度过一月他的工资折子上就会增加六千元钱。就这样盼着、想着,终于熬过去三个月,除过生活费及日常开支外,杜航净拿回一万六千元。在回家的路上,坐在从煤矿发往县城的班车,及县城发往杜家堡村的通村客运车上,杜航心中感到说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他好想尽快赶回家,把这个存有一万六千元的折子亲自交到妻子的手里,同时说:“雪红,我挣钱了!挣大钱了!从此我们再也不用低三下气看那些有钱人的颜色了,而是和他们一样看上啥就买啥,想吃啥就买啥吃。”可是此时妻子却曲解了自己的话意。看来妻子也想那事了。想到此,一股热流顿时涌上杜航的心头,此时此刻,他只盼望时间过得快些,晚上快点来到。    “杜航,想啥呢,长点眼色不行吗?没看妈正在拉风箱烧锅,还不把她替换一下。”白雪红娇嗔地说道。    “妈,你起来吧!让我给咱烧锅。”杜航走到母亲的面前说道。田绣花站起身低头走出了厨房。    二    杜家堡是西北地区相对贫瘠的一个小山村,和所有贫困村子一样,这里的村民祖祖辈辈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他们自认人生最快乐的两件事就是就是盖新房和给儿子娶媳妇。盖新房表示自家的生活过得红火,从此就可以住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可以体体面面、抬头挺胸站在人前面去。给儿子娶媳妇表示自家添了一口人,从此便会繁衍后代,人丁兴旺。    十年前,杜航高中毕业去省城一家食品厂当保安,一干就是五年。五年中,他所挣的钱几乎只够自己花,基本没有什么积蓄。这对在家务农的杜航爸妈杜志勇和田绣花来说可是心急如焚,几乎要急上了头。在村里,和杜航一般大小的男孩多数已经订婚,少数也已结婚,眼看快成娃他爸。可自己的独生儿子杜航愣是连个媳妇影子都没有。明年就是杜航的本命年,农村习俗本命年不能结婚,如果今年再不将儿子的婚事定下来,拖上两年,杜航就二十五了。在当地农村,二十五岁的男孩已步入剩男的行列,到时想找个称心如意的媳妇,那就更加难了。于是,老两口开始四处张罗给儿子打听起了媳妇。    与此同时,杜航放春节假回到了家中。年过完了,节日的气氛渐渐趋于平淡。这天,吃过早饭,杜航正坐在自家客厅看电视,这时母亲田绣花急匆匆赶了进来。她一进客厅便喜滋滋地说:“航航,喜事,天大的喜事,你同学来咱家看你来了!”    杜航惊愕地站起身,摸摸后脑勺,感到丈二
请您登陆账号,需要支付50火种币才能阅读我的作品,请多多支持我哟!
6
     
书签:变迁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是一个善于头脑发热的人 下一篇祭祀英雄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daiyan_415] [刘荣发] [王国强] [梦回1989]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