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娟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金娟
2017-12-14 20:03:45 作者:章妍 】 浏览:398次 评论:0
编者按:这样的人物和事情,在八九十年代中的乡村中,是很多见。这篇情节深刻的文章,反映出了当时的社会背景中的一个缩影。人物刻画的非常细腻,故事情节逼真。犹如生活的片段一样,在读者的眼前一幕幕映出来。“金娟”这样的人物确实在现实社会中是很多的,其精神让人钦佩!

    金娟是我姨表妹,小我两岁,眼睛又大又圆,胖乎乎的。小时候不爱读书,就爱跟大人到地里干活,割草、喂牛啥活都会。

    记得那年她们村上唱大戏,她跑了很远的路,到我家来叫我看戏,戏一唱就是三天,我在她家就住了三天。每天清晨,她都领着我到她家地里去摘菜。油油的青菜伸展着嫩绿的手臂,长长的豆角就象美人舞动的手指,又大又圆的西红柿装了满满一肚子话不好意思说出来,羞涩地红了脸。

    她边摘菜边问我学校里的事,我只顾把西红柿往嘴里填,“西红柿好吃吧?”她看我的吃相笑了,“真好吃”“我栽的,你放心吃,农药、化肥都没用。”“蔬菜不生虫子吗?”“生虫子啊,发现菜上的虫子了,我就把炕底的灰往上面薄薄地洒一层,过几天虫子就没了。”金娟边摘青菜边说,“你可真行啊!”我很佩服地说。“行啥呀,我真后悔没有上学,你多好啊,在城里上学,穿得衣服也好看、干净,不像我连个干净衣服都穿不了。”她满脸的不高兴,我这才仔细地看她,粉色的衬衫脊背上满是汗印,衣襟上还有泥土的痕迹,被太阳晒得有点红的圆脸,大大的眼睛,乌黑闪亮的粗辫子,就象阳光里的向日葵。

    金娟家每年都种梨瓜。瓜熟的时节正好是暑假,我就去和金娟一起看瓜,那样的日子真的美好。她们家瓜地在河滩地里,不远处是一条小河,瓜地边上搭了一座三角形的小瓜棚,是用木棍、床板、麦杆做的,床与地面距离很高,我们要搭櫈子才能上去。湛蓝的天空,碧绿的瓜地,碧绿的庄稼,我们的小瓜棚就象遨游在绿色大海上的淡黄色的帆船。炎热的中午,我在看连环画,金娟在绣鞋垫。她的鞋垫是用白色的布蒙上塑料窗纱,再用油笔和尺子,画成大小一样的格子。用彩线绣出“囍”字,看着她一针一线做得认真,“金娟,你现在就在做嫁装,是不是早了点?”我故意放下画本,眼睛盯着她,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地里活忙,得抽空做些,省得到时手忙脚乱的。”还被我猜中了!

    有一天午后,夕阳给河滩披上了绯红的薄纱,近处的树和远处的山都沉寂在习习的凉风里,不远处青蛙正张大了嘴吧叫得热闹。现在是我们巡视时间,贪嘴的小孩子往往在这时出动。“金娟,你给咱挑个瓜吧,我想吃!”我边说边摆弄着手里的狗尾草,“这个简单!”金娟拍拍这个瓜,又敲敲那个瓜,嘴里嘟囔着“还没熟好”,最后终于在一个瓜前停住了,我知道她选定了这一个,就抢先上去。“让我摘”我麻利地摘下了瓜,也学着金娟敲了两下,高高地举起,放在耳朵上听。

   “蛇”金娟大叫了一声,我吓得撒腿就跑,可双腿发软,哪里跑得动,金娟在地上抓了两把土扔了过去,我看到了一条足有铁铣把粗的黑色花纹的蛇,从我刚才站的地方慢慢溜走了。“走了,别怕,我们吃瓜去”金娟很轻松地笑笑,我却已经吓得半死,多这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到瓜地里去了,总是紧跟着金娟,不敢多走一步,她似乎成了姐姐。

    金娟结婚的时候,我在外地,没参加上她的婚礼,也没见过她的新郎,从我母亲那里得知,她嫁给了邻村的一个家境不错的人家,就丈夫人不是太精干,好些年我都没有见过她。

    今年夏天,我姨夫也就是金娟的父亲三周年祭奠,那天我正好在家,去祭奠时,见到了金娟,我都没认出她来,胖乎乎的金娟,瘦地多了,眼睛似乎更大了,还是爱笑,一笑起来,沉陷的眼睛周围深深的皱纹瞬间聚集,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她给我端了一碗面,笑盈盈的说:“姐,你今天咋来了。”她还是那样不会说话,我平时亲戚间走动得少,“你不欢迎我?”我接了饭。“欢迎,当然欢迎,好多年没见你了。”金娟满脸真诚地笑着。我留意到她的手,手指短粗,皮肤粗糙,关节屈伸好象不太灵活,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再问。

    十年前,金娟的丈夫得病死了,留下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孩叫兰兰,小的男孩叫强强,才两岁。

    金娟的婆婆嫌金娟老实,看不起她,家里有了好吃的藏起来,不给金娟吃,金娟看见了也不在乎。据村里人说,金娟这个新媳妇都不像个新媳妇,人家新媳妇三天不出门,她结婚第二天清早就去喂牛,给牛铡草,第三天就去地里劳动,村里人背地里都叫“傻媳妇”。

    丈夫刚去世几个月,婆婆打发人来给金娟传口信“你要是想走,我们也不拦挡,孩子你带上也行”。金娟气乎乎地对来人说:“我不走,拖儿带女的,我走到哪里去都是个挖地球的,这里就是我家,我哪里都不去。”金娟每天依旧下地劳动,照看两个孩子。地里回来后,再摔坏了腰的婆婆做饭,洗衣服。她没有一句抱怨,只是默默地做着她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一切活计。

    三年后的一天,她刚从地里回来,放下锄头,儿子就跑过来说“妈妈,奶奶叫你过去呢”,金娟也没顾上洗把脸就到婆婆的屋子里去了。

    家里来了个年青人,三十岁左右,穿戴一新,显得挺精神,就是鼻梁部位有一大片青紫色的胎记。打了招呼后,那人也打量着她。婆婆对年青人说“金娟,是个好孩子,小林走了之后,家里地里全靠她一人,还要照顾我们老两口,孩子还要上学。”老太太又开始抹鼻涕眼泪。又转向金娟说“他叫宝贵,也是个苦命人,家里穷,没娶上媳妇,你们在一起说叨说叨”。婆婆说着拄着拐棍喂鸡去了。

    屋里只剩下他们俩,自丈夫去了之后,金娟只知道劳动,从没想过男人,她已经忘了男女之事,现在她已经儿女双全了,男人对她是可有可无的。村里的年轻媳妇个个打扮地像彩色的蝴蝶,只有她还穿着打满补丁的裤子,过于宽大的衬衫。

    宝贵先开口了“我家在南山村,今年三十了,父母都殁了,就我一人过活,也没啥手艺,就在县上打零工”。宝贵说完望着金娟,金娟没有反应,她默默地站着不说话,她对男人其实也没啥要求,只要身体健康,心眼好就行,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满足了她的想法。

    没过几天,他们就领证了。没办酒席,也没啥仪式,只是宝贵住到了金娟家。婚后的生活也算是幸福恩爱,宝贵对金娟的两个孩子极好,完成当成自己亲生的,挣了钱给孩子们买好吃的,新衣服,新书包,孩子们也很喜欢他,整天爸长爸短地叫着,宝贵完工回家,两个孩子争着端水倒茶,没一点隔阂。

    女儿要上高中了,儿子初中,金娟这几年干在工地上的活,当小工和灰,抱砖头,用小推车拉水泥,她什么活都干,脏活、累活,她从不惜力气,从不偷懒。

    有一次,正干着活,突然下起了雨,别人都躲到屋子底下歇息去了,她一个人还在那里往小推车里装砖头,衣服全湿透了,雨滴顺着头发往下淌,她用手抹了一把流到眼睛里的雨水,接着干活。“金娟,过来歇会!”工友们大声叫着。“就来”她答应着,但手里的活没停。正巧老板来了,“金娟,过来避避雨”。说着从包里取出纸巾递给她。工友们都说,金娟今天表现到点子上了,其实老板也知道金娟从来如此。因此,金娟在工地上的活从来没有停过。

    幸亏金娟有个好身体,但女人毕竟是女人,重体力的活干多了不好,身体会垮掉的,我劝了金娟,“等两个孩子上学出来了,我就不干了。”她爽朗地笑笑,我心里有些不安,那还得干至少七八年啊,身体能受得住吗?我为着金娟的未来担忧。

    金娟的公婆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去世后,大儿媳妇怕公婆连累她们,整天在屋里捎言带语,骂出骂进,不让公婆进家门。金娟听见了,对公婆说:“爸、妈,小林走了,你们还是我爸我妈,还是兰兰和强强的奶奶和爷爷,你就放心地在我这儿过,那儿也别去”。婆婆听了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比起那些不养活爹娘的亲儿子,金娟简直是女中豪杰了。邻村里唱大戏,婆婆腰上的伤没有完全好,不能走长路,她就给架子车铺上褥子,和孩子们一起拉着婆婆去看戏,引得村里的老人都羡慕不已。婆婆也后悔当初看金娟哪儿都不顺眼,老天给了她这么好的儿媳妇,她还不知道珍惜。

    每次结完工钱,她先给婆婆买些松软的糕点,再给公公买点茶叶、香烟,每年换季都要给婆婆买新衣服,婆婆说“够了,我的衣服多的很了,明年我死了,衣服没人穿不可惜了吗”“那你就别走,等所有的衣服都穿完了再走啊”金娟笑着把新买的外套披在婆婆肩上。

    这天金娟刚从商店往回走,碰到了村里有名的挑事大王改凤,斜着一双眯缝眼对金娟说“你婆婆说你傻,你是真傻啊,人家亲儿子都不管,你男人又不是他们亲生的,哪有好吃的好穿的给他们?”金娟把手里的小金桔抓了一把给她,“我男人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我儿女是他的亲子孙啊,就冲他们给我带孩子,我也该管,他们不给我看孩子,我能在外面挣钱吗?你说是不是?”金娟笑着,望着她,改凤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是啊,我这不是心疼你嘛?看你累都人都瘦了一圈了”。

    冬去了就是春天,金娟正行走在去往春天的路上。

1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母亲的身影(同体小说) 下一篇玩不转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章妍] [素颜鸽] [古月执忆] [与悲伤同住]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