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扶贫
编者按:幸福镇的亓镇长带着镇行政办汪主任、科员徐京卫等一行工作人员去横山镇远山村扶贫。他们的帮扶贫工作细致入微,有声有色,为贫困户办具体实事,解决实际困难的做法令人感动。小说刻画细腻,内容生动,生活气息浓郁,推荐阅读。

幸福镇的亓镇长,昨天晚上,刚刚参加完“如皋县扶贫工作会议”。今天一大早,便踏着深秋凝重的露水,带着镇行政办汪主任、科员徐京卫,赶往这次扶贫,幸福镇的对口帮扶单位“横山镇远山村”。

横山镇和幸福镇,隔着一座横山。横山并不高,但山路崎岖难走。翻过横山,还要越过一条沙河。沙河不宽。旱季时,可以赤足涉水而过。河面上有一座石桥,相传是清代一位祖籍横山镇的及第探花,致仕后,出资为父老乡亲修建的。岁月的流逝,使石桥呈现出一种质朴、悠远的历史气息。晨曦中的古桥,显得庄重,又有几分迷离。

大约早上十点多钟,亓镇长一行三人,终于来到了横山镇远山村。远山村是横山镇西部的一个边远行政村,地处偏僻。横山镇是一个人口大镇,但是,分布却自东向西,依次递减。远山村自祖辈起,口口相传一句歌谣:“远山无山大平原,沃野丰饶起蝗灾”。说的是,远山村是平原地,这一带,还易起蝗灾。旧时,远山村因蝗灾外出讨饭的人极多。近十几年来,蝗灾是几乎没有了,老百姓也吃饱了肚子,土地却真的撂荒了。青壮年外出打工,老人、小孩、妇女留守,村巷冷冷清清,二层小楼越来越多,处处演绎着贫穷到富裕、淳朴到新颖、相守到留守的过渡。

“我们对口扶贫的这个村子,整体经济水平还不错,贫困户应该也没有多少。看来,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压力应该不会太大。”走在村巷里,亓镇长扭头对徐京卫、横山镇陪同的党工委赵书记说道。

“远山村的整体情况,还算不错。”赵书记道。

 远山村村委会位于一个农家四合院,院门右侧悬挂两副长条匾,自上而下分别正楷书写着:“横山镇远山村村民委员会”,“横山镇远山村党支部”。刚走进大门,就听见一侧门头标识“村长办公室”的房间里,传出吵闹声。房门外,还围着几个像是村委会的工作人员。

“徐老帽,老娘是看着你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我那口子外出打工,发财了,跟着‘野女人’跑了。你不能看着我和我那快四十岁的傻儿子饿死吧。你得给我想想办法吧。呜,呜,呜……”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身着黑衣黑裤,竟然如兔子般,跳出“村长办公室”大门,又返回身,“砰,砰,砰…..”响亮地侧拍了几下房门。拍罢,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动作真是一气呵成。

 外号“徐老帽”的徐富贵村长,跟着也踅出门外。

“好我的闫婶,我的亲婶。赶快起来吧,这样闹着,影响多不好。这不,上面的扶贫工作队快来了。你家那情况,我很清楚,我第一个考虑你,祖宗!”徐富贵有些黔驴技穷了。

 哭声戛然而止。被称作“闫婶”的妇女,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

 “这可是你说的,‘老帽’!你要是骗我的话,我带傻儿子住你家去。”闫婶趁机将了徐富贵一军。

 “婶,我要是骗你,别说你住我家了,我给你当儿子都成。”徐富贵摘了帽子,露出“铁丝网加溜冰场”的脑袋,向“闫婶”滑稽地鞠了一躬。

 闫婶“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徐村长,你不容易啊。现在,基层都不容易。”亓镇长抿了一口茶水,在袅娜的水蒸气的掩映下,开口对徐富贵说。

 “亓镇长、赵书记,你们也看到了,刚才……唉!”徐富贵用毛巾擦擦头上的汗,呷了一口茶水,接着说。“这个‘闫婶’啊!叫闫利荣,今年六十二岁了 。也可怜,年轻时,老公外出做生意,发了大财,变了心,和她离了婚。‘闫婶’一个人拉扯‘傻儿子’长大,罪没少受。刚离婚那几年,要不是村里的蒋为民家帮衬着‘闫婶’,那才不可想象呢。虽然‘闫婶’是个“泼辣子”,家里至今还穷的叮当响。我看这回扶贫结对子,考虑考虑她家吧。”

徐富贵说到这里,动了感情,眼角似乎有些潮潮的,想沁出水来。

“我的父母官啊,你先谈谈村子的情况吧。”亓镇长放下了茶杯。

“领导,不瞒您说,咱们村百十来户人家,百分之九十多的青壮年,都在沿海地区打工。日子过得都不赖。要说最贫困的,就的数刚才的‘闫婶’也就是闫利荣家,和村西头的王大卯家了。”徐富贵掰着指头。

“王大卯?”亓镇长对这个名字充满兴趣。

“这个王大卯啊,是个孤儿。从小跟着鳏居的叔叔长大,叔侄两个相依为命。去年,他的叔叔也去世了,剩下他一个人,光棍一根,快五十岁的人了,还没成家。我们让他跟着村里的乡亲出门打工,他拿出了好多医院的证明,说有慢性病。没办法,我们给他申请了低保,其实,他这病啊……,唉!他叫王大卯,据他叔叔说,因为是卯年卯月卯时出生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大卯却说,就吃就吃。‘闫婶’的情况,我刚讲过了。”徐富贵边说边感叹着。

“得给王大卯找打工的路子呢?”亓镇长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赵书记,这样吧。咱们兵分两路,我和老汪去王大卯家。你和京卫去闫利荣家,看看情况。事不宜迟,现在我们就走。”亓镇长对横山镇的赵书记说。

“好,现在就走。”赵书记也站起身来。

“亓镇长,我带你们去找王大卯吧。他现在准没在家里,在沙河边钓鱼呢!”赵富贵也站了起来。

“李会计,李会计,过来一下。带着赵书记他们去闫利荣家。”赵富贵走出办公室大门,冲着对面的会计办公室喊道。

“王大卯在沙河边钓鱼?”亓镇长脑袋里划着问号。

沙河流经横山镇,曲曲弯弯从远山村旁流过。

“沙河的水清幽幽,阿妹河边折垂柳,折罢垂柳送与谁?阿哥送妹家门口。”这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哪位“风骚”的文人,做的香艳的曲子。还被传唱至今。曲子有浓重的蛮夷地区的山歌的风味,可能这位仁兄当年被流放或者流浪到过那些地方。

沙河边真的有垂柳,而且不止一棵。密密匝匝,延河岸几个横排列。暮春初夏,这里成了省城和周边几个县的男女青年,表达爱慕的好地方,香艳的镜头不时跳入眼帘。

接近下午一点时分,徐富贵和亓镇长、老汪三人到了沙河边。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坐在靠近沙河的一棵垂柳下,面对河水,专心致志。走的近了,只见此人头戴破了沿的草帽,鱼竿长长的牵着鱼线,栽进了水里。从背影看,应该在五十岁左右。

“大卯,大卯,你吃饱了喝足了,在这里发癔症呢?”徐富贵上前一步,狠狠拍了王大卯脊背一下“鱼,鱼,我的鱼”,王大卯一激灵。喊叫着跳了起来,撂下鱼竿。一张“饼子脸”转了过来,眉毛稍有些上翘,蒜头鼻子,大嘴。胡子挺浓,好像几天没刮。面现怒色。正想发作。一看,是徐富贵,便犹如狂风吹过尘埃般,脸上的怒容转瞬即逝。

“老帽村长啊,咋找到这里了,有啥事?”王大卯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黑蓝色的裤子上,沾满了草屑。

“大卯,你个龟儿子。赶紧收拾收拾,回家。‘扶贫工作组’的同志来看你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幸福镇的亓镇长,这是汪同志。”徐富贵说。

“哎呀,哎呀,是‘扶贫工作组’的啊,麻烦你们找到这里了。嗨,嗨,嗨,瞧我这德行。咱们回家说。”王大卯开始机械地收拾起了钓鱼用具,一个破旧的钓鱼竿,一个似乎是捡来的铁桶,里面有几条游动的半大子鱼。这应该是王大卯钓鱼的成果。

“这个王大卯,一点不像个有慢性病的人。看他个子也一米七以上,面庞略有红润。得给他找个打工的出路。”亓镇长一边走在王大卯后面,一边想着。

 王大卯的家在村西头。走过几座二层中式住宅楼,低矮的院墙围着两间平房,出现在眼前。王大卯放下铁桶,把鱼竿靠在墙上,拿出钥匙开了院门。

 关上房门,灿烂的阳光瞬间被关在门外。还没有适应昏暗,拉开的老式灯泡发出的暗黄的光亮,随即笼罩了屋子。

亓镇长仔细打量屋子。这是大小的一个套间,外屋放着一个破了的沙发,对面是张木桌子,上放锅碗筷、油盐酱醋等物,旁边放了几把破椅子。屋角放着蜂窝煤炉,炉子边依墙整齐地放了几百块蜂窝煤。这是客厅兼厨房。里屋更是恓惶,一张单人床,床边几把腿用铁丝箍起的椅子。单人床,枕头边,放着一个指针快丢脱的多波段收音机。这是整个屋子里,唯一一个家用电器。床对面,是一个老式大衣柜,柜门已经没有了,柜子里叠放着大堆的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衣服。亓镇长一行三人就坐在里屋床边的几把破椅子上。

“也不知道你们来,看我这屋子乱的。”王大卯站在三人面前,不好意思地、习惯性地搓着手。

“大卯,坐。”徐富贵拉把椅子,把王大卯摁在了上面。

“大卯,你现在一个月能拿多少钱低保金啊?”亓镇长问。

“几百块钱吧,再捡点破烂,凑合够用。”王大卯脸上竟露出满足的神情。

“大卯,这可不行,你得出去打工,去找路子致富。老汪,汪明同志。过些时候,县上有一个‘人才交流大会’,你和富贵带大卯去。先找个力所能及的工作。”汪明主任听罢,点头称是。

“富贵啊,父母官,你这几天走走邻里,看谁家有像样的不用的旧家具,要过来给大卯家换换。瞧这,寒掺的很哪。”亓镇长对徐富贵说。

“可是,可是……我……”王大卯欲言又止。

“大卯,我们这次来,也没带什么,给你五百元钱吧,不多!别介意!”行政办的汪明主任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钞票,递了过去。

王大卯飞快地接过钞票,眼睛里瞬间放出亮光。

“老帽村长,我答应去人才市场找工作。”王大卯很坚决地说。


去“闫婶”闫利荣家,使赵书记、徐京卫、李会计三人着实稍稍惊心动魄了一番。

 闫利荣的家在村东头。整个远山村,就闫利荣的家院墙没有大门,三人进入院中,院子很空旷。左面一看就知道是个旱厕,右边是一排猪圈,奇怪的是,里面没有一口猪。迎面正房的大门开着,影影绰绰的似乎有人。

“闫婶,闫婶,在家吗?”李会计冲着敞开的大门喊道。

一条浅褐色的身影,“呼”的一下,从屋里窜了出来,朝李会计扑去。是一条农村家养的柴狗。李会计躲闪不及,裤腿被咬住了,柴狗咬紧牙关,“呜,呜,呜”地撕拽着。李会计转着圈儿,想要挣脱柴狗,似乎无济于事。

 正在惊险的当儿,一声断喝从屋里传出。

 “小黑,松口!”声毕,“闫婶”闫利荣从屋里

飞快跑了出来,来到“小黑”近前,使劲踹了柴狗一脚,“小黑”哀鸣着,松开了口,蹇到了墙角,惊恐地望着主人。

 “我打死你个畜生,妈的,疯狗。”闫利荣往墙边去取铁锨。

 “别,别……‘闫婶’,别和畜生一般见识。这不,我和‘扶贫组’的同志来看你了。”李会计拉住了闫利荣。

 “请进,请进,快屋里坐。”闫利荣招呼着众人,换上了一副笑脸。

堂屋正房中间是一张很老旧的桌子,左右各放一张靠背椅,没有任何家用电器。老旧桌子靠着的正面墙上,贴着一张毛主席标准像。“领袖”目光温和,面容慈祥。闫利荣忙不迭地又从左边屋子里拎出几把椅子,招呼众人坐下。

徐京卫这时突然发现,右边屋子竟然不顾季节般地挂着厚门帘,隐隐约约传出尿骚味道。

“感谢‘扶贫组’的领导来看我,看我这日子过得……”闫利荣嗫喏着。

“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他在哪里?”赵书记话音刚落,右边屋子的厚门帘“忽”一声被掀开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出现在门口,胖胖的,短短的身材,脸型像鸭蛋,秃头,黄眼珠。深秋季节,竟然穿着半截袖和大裤衩。眼珠直直地盯着闫利荣,一开口瓮声瓮气。

“妈妈,我要拉粑粑,拉粑粑。哈哈哈!”男子竟然大笑了起来。

闫利荣赶紧一步上前,拽住男子。说道:“拉粑粑,去院子里厕所拉,你没看见我正在和客人说话呢?”。

 “咱们家来客人了?“男子才注意到屋子里的人,浑浊的目光扫视众人,突然定格到赵书记身上。

 “老鸹头,老鸹头,来来来!让我吃一口。”男子目光入定,向赵书记走去。

  闫利荣拼了命般地拖住了男子,把他拽到了院子里。

  “祖宗,小祖宗,老祖宗。你安静一会好吗?快,快,去厕所拉粑粑吧。”闫利荣带了哭腔。

  “好吧,好吧,妈妈,我晚上要吃炸‘老鸹头’!”男子摇晃着身躯,向院子里的旱厕走去。

  “好,好,小祖宗。”闫利荣说。

  “我缺了哪辈子德了,摊上这个儿子,我的命好苦啊!”说着说着,闫利荣放声大哭。

  堂屋里的气氛很沉闷。

  “没想到,你是这种情况,震惊,震惊啊。”徐京卫打破了沉闷。随即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元钱。

  “这是‘扶贫组’给每个贫困户的钱,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你这种情况,我再向上级反映一下。”徐京卫感慨万千。

   “‘闫婶’,我刚才进院子,发现你们家的猪圈咋空着呢?猪呢?”赵书记也开始亲切地称呼闫利荣。

       “唉,我这傻儿子大牛,前些时,得了场大病。为了缴纳医疗费,把猪都卖了。病好了后,大牛开始尿失禁,不是拉床上,就是尿地下。弄的右边屋子,整天骚哄哄的。”闫利荣道出了原委。

 赵书记轻闭起眼睛,手指轻揉着太阳穴,思考着。猛地,下决心般地睁开了眼。

 “小徐,你回去给亓镇长说。横山镇财政上,先出钱给‘闫婶’买一批猪仔和饲料。先给找条路子。”赵书记对徐京卫说。

 “太感谢政府了!太感谢政府了!我以前养猪蛮在行的。这真是条路子。”闫利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喜上眉梢。

当大家走出屋门,来到院子,准备和闫利荣告辞的时候。闫利荣的“傻儿子”大牛,出恭完毕。正坐在院里的木凳上,出神地望着地下半黄半绿的草儿,嘴里嘟嘟囔囔:

 “小小子,

   坐门墩。

   哭着喊着找媳妇”

 一个星期后,当闫利荣望着满院子跑的红红的小猪仔,还有猪圈里的几头半大子猪,还有几十袋猪饲料。笑了。

这都是银子啊!


如皋县的“人才交流中心”设在县图书馆。虽然这里的规模比不上省城,但是,“人才交流大会”开始的时候,也是人山人海。如皋籍的居民不缺人才,所以,吸引着不少沿海的企业也来这里招聘。

徐富贵、王大卯、汪明三人,在“如皋县人才交流大会“开始的前一天,来到县城,住进了宾馆。

第二天,天刚放亮,徐富贵就把王大卯揪了起来。王大卯换上了徐富贵从家里带来的西服,穿上了崭新的皮鞋,还扎了一副领带。看上去,有些“人模狗样“了。

步行走到“人才交流市场”入口前,只见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图书馆的外面,LED屏上不停地闪烁着今天入驻人才市场的企业的招聘信息。不少大学生模样的小年轻们,排队买票进入市场,长长的队伍见首不见尾。

王大卯很好奇,左看看,右看看。还不时瞅着自己铮亮的皮鞋。

“大卯!”徐富贵轻轻给了王大卯一个“脖拐子”。

“咱们从偏门进,说好的,不要门票!”徐富贵拉着王大卯和汪明一起从侧门进入了人才市场。

 呵,真是另一番天地啊。只见人才市场里,到处拥满了人,一个个公司展位前,身着工作服的人员,在不停地接受着询问,收取着简历。沿海企业招聘的展位前,更是人头涌动。年轻的,中年的,初出茅庐的,历经工作艰辛的,都在寻找着下一个合适的位置。王大卯眼花缭乱了,徐富贵眼花缭乱了,连汪明都有些眼花缭乱了。

 走着,看着展位;看着展位,走着。徐富贵和汪明把王大卯夹在中间,生怕这位“活宝”凭空消失了。

 终于,三人在一家名为“如皋县枫林小区安保服务有限公司”的展位前停下了脚步。只见宣传牌子上的招聘条件,并没有学历的限制,年龄也仅限制在五十岁以内,王大卯刚刚够格。

“是您要找工作吗?”女工作人员脆脆的声音传来,竟然是在问徐富贵。

“不是,不是,是他找工作。”徐富贵指指王大卯。

“是您找工作啊?”女工作人员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大卯,并递过去了一张表格。

“有意向的话,可以先填一下。”女工作人员燕语莺声。

徐富贵三人快步走到一边,汪明一边问着王大卯,一边替他填着。

当表格再次递到女工作人员手上时,王大卯开口了。

“请问,来咱们这里是当保安吧?”

“是的,先生。保安是上一天一夜,休一天一夜。每班两个保安,夜班上半夜下半夜轮换,要及时在地点上的巡更器上签到。以便考核。”女工作人员说的一清二楚。

 “夜班?”王大卯张大了嘴巴,随后,又咽了一口吐沫。

 “有意向的话,明天来公司面试。顺利的话,下周一就可以上班。”女工作人员收起了王大卯的简历,扬起公司名片,递到王大卯手中。

 徐富贵和汪明一起把王大卯拉到一边。徐富贵嘱咐道,“大卯啊,看来有希望,你明天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到人家公司去一趟。这总比你拿几百元低保强。”

 “是啊,是啊。”汪明也说。

  王大卯没吱声。

 “噗嗤”一声响,王大卯放了一个响屁。突然,捂起肚子来,大叫。

 “我要上厕所,拉肚子了,拉肚子了。外边有个厕所,我去一趟。”没有容得徐富贵和汪明反映过来,王大卯一溜烟地跑出“人才市场”大门。

 徐富贵和汪明随后跟了出去。

 在厕所外边侧面路旁,徐富贵递给汪明一根烟,自己点燃了一根。猛咂一口,缓缓吐出烟圈。

 “阿弥陀佛,老大难也有着落了!”徐富贵感叹道。

 “我看未必!”汪明摇摇头。

 “砰”,一声巨响传来。徐富贵吓得扔掉了手中的香烟。环顾四围,只见天空中飘浮着的一只硕大的宣传气球,不知什么原因,爆炸了。炸碎的“羽片”,如同“天女散花”般纷纷飘落。“人才市场”外的人群一阵骚动,俄而,又恢复了平静。几个保安正赶往出事地点。

“这王大卯掉茅坑了?这么久,半个小时了啊!”徐富贵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冲进了厕所里,打开一个个坑位的小门,哪有王大卯的鬼影子啊?

“王大卯这兔崽子,跑了。”徐富贵气喘吁吁地对汪明说。

“打他手机。”汪明还是镇静。

 拨通手机,一阵沉默,传来了一个美妙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徐富贵静下心来,想了一会儿。突然,拉起汪明。

 “走,咱们回远山村,我知道这兔崽子在哪里。”徐富贵气急败坏地说。

 夕阳下的沙河河畔,垂柳沐浴在金色的夕阳里。落日是黑夜的前奏,却又显现出无比灿烂的迟暮之美。徐富贵和汪明,紧赶慢赶,终于来到远山村的沙河河畔。

远远地,只见西装革履的王大卯,坐在一片光亮里,出神地望着沙河河面。似乎是在追忆往昔,又如老僧入定。

 徐富贵几步上前,飞起一脚踹了王大卯个趔趄。

 “王大卯,你他妈的不地道。连个招呼都不打,跑了!”徐富贵骂道。

 “忽”的一下,王大卯从地上站起来。脱着西裤,脱着西服上衣,甩掉了皮鞋。

 “老帽,还给你,还给你。我就是离不开沙河,离不开垂柳,离不开沙河里的鱼儿,离不开这里炸鱼的香味。妈的,做的梦都是沙河”,王大卯疯了般地嚎叫着。瞬间,静了一下,嚎啕大哭了起来。


 宽婶子神秘兮兮地踅进“闫婶”闫利荣的院子。

 “他‘闫婶’,在家吗?”宽婶子敞亮起了嗓门。

 “我妈在呢。”正蹲在地上和小猪崽子讲话的闫利荣的“傻儿子”大牛,粗着声回答。

 闫利荣听到声音,从堂屋里迎了出来。

“老大嫂,进屋来吧,进屋来吧。”闫利荣将宽婶子迎进了屋里。

 沏上了茶。宽婶子开口就说,“我说闫婶啊,瞧你气色越来越活泛了,肯定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哎呦,瞧您说的。我现在还正在脱贫呢。路是有了,也看日后啥情况呢。关键这个傻儿子,拖累啊!”闫利荣指指堂屋外,无奈地说。

宽婶子坐在椅子上,向着闫利荣,身子向前凑了几凑。小声说:“闫婶啊!你听说没有,咱们村的蒋为民家的唯一的儿子下一周结婚。”

“ 蒋为民!”,闫利荣再熟悉不过了。

蒋为民是祖籍远山村,在外仕途官位最高的一位老乡了。算起来,蒋为民还是闫利荣的远房亲戚呢。在当初的时候,闫利荣和丈夫刚刚离婚,一个人带着傻儿子,没少得到蒋为民家的照应。今天灶火冷了,去蹭顿饭;明天大牛没衣服了,蒋为民家的,把穿剩下的衣服送了来。

“将心比心,不能忘本啊!”闫利荣默默地想着。“哎,‘闫婶’,想啥呢?我该走了,要给我那老头做晚饭了。”说着,宽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不能忘本啊!”宽婶子临出院门,对闫利荣回头说道。

月光清冷地照在院子里的地面上,右面房间传来了“傻儿子”大牛的鼾声。闫利荣披衣下床,来到院子里,来回地踱着步子。

“一定要给蒋为民家的儿子结婚,添份厚礼。人家可是对我有大恩大德啊!”闫利荣思忖着。目光转向了猪圈里的正在沉睡的半大猪仔子们......


季节已经进入隆冬,雪终于憋不住了。从昨晚起,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清晨,树杈上的雪、屋檐上的雪,把屋子映的白亮亮的。

徐富贵在村长办公室里脱下了羽绒衣,摘下帽子,打开空调,沏了一杯热茶,喝着,也顺便暖手。

“忽隆”一声,村长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了。王大卯带着寒气,卷着雪花,走了进来。二话没说,把一叠单据,拍在了徐富贵的办公桌上。

“村长‘老帽’,把我今年的住院和看病的费用,给报销了。”王大卯说话有几分硬气。

徐富贵放下杯子,拿起一大堆收据条们,看看,又瞧瞧王大卯。

“大卯啊!总这样不行啊!指望低保,指望年底住院和买药报销,再拾点破烂,不行啊!”徐富贵依旧在开导着王大卯。

“国家白给我的钱,又有那么多优惠政策。‘扶贫小组’又给我家换了不少家具,真爽啊,我不脱贫了。”王大卯把嗓音提高到了八度。

“你看人家‘闫婶’,闫利荣,现在不是正在靠着养猪,慢慢脱贫吗?”徐富贵举着例子。

“闫利荣,嗤!”王大卯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又奇怪地望向徐富贵。

“这周一,蒋为民儿子的婚礼,你没看见闫利荣坐在贵宾席吗?”王大卯说。

一个打雷的响亮。一道光华四射的闪电,瞬间划过徐富贵的脑际。徐富贵飞快地抓起羽绒服穿上,拉开大门。

 “李会计,李会计,赶紧过来接待一下大卯,我去闫利荣家一趟”。边喊着李会计,徐富贵边跑出村委会大门。

 “闫婶”家没有大门的院子里面,落满了雪。疾步走进院子,徐富贵差点摔一跤。扒着左侧的猪圈一看,半大的成猪全部不翼而飞。几只红红的小猪崽子,拥到了堂屋门口,彼此抱着,像是在取暖。猪饲料堆放在墙边,寂寞地披着白色的“外衣”。

 “闫利荣,闫利荣,快出来。”徐富贵说话不客气了。

 “闫婶”闫利荣走出堂屋,后面是“傻儿子”大牛。闫利荣神情落寞,又有几分平静。

 突然,闫利荣猛地上前,拉住了徐富贵的衣角。大叫道:“村长啊,先给我们娘俩个办个低保吧……”

 说罢,顿足大哭。

 徐富贵愣在了那里。

 闫利荣的“傻儿子”大牛,一蹦,跳到了院子里。回头看看那几只小猪仔子,嘿嘿笑笑。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木凳子上,神情呆滞地望着远方的雪景,大声喃喃自语:

 “小小子,

   坐门墩。

   哭着喊着找媳妇。”

 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久久地回荡……

3
     
书签: 编辑:若愚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寻狗启事 下一篇原来如此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宏亮] [野渡无人舟自横] [北斗心] [章妍]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