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力更生的司机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自力更生的司机
2017-10-14 18:37:03 作者:零夜 】 浏览:478次 评论:0
编者按:主人公是一位残疾的退伍军人,人残志不残,坦然面对现实生活状况,随遇而安,自强不息,为了生活,也为了证明自己,选择做了一名出租车司机,自力更生,自食其力,并且做的非常出色。精神可嘉,是人们学习的精神偶像。

   
  在郊区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司机,沧桑的脸上有着刚毅的目光。曾在部队呆过一段时间的我看面相觉得这位司机是一位老班长,我并没有很确定。我上车说了要去的目的地,他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脚踩油门就出发了。那天城里下着小雨,窗外的街道上车辆依然不少,行人熙熙攘攘。道路两旁的梧桐树爬满了绿色,栅栏上的爬山虎也在微笑。车走过一个街道,司机依旧沉默不语。我并不是很内敛的人,话匣子打开,跟陌生人我也能聊得很开。我曾跟路边搓麻将的大爷侃南扯北,从秦皇汉武聊到日本侵华,从南海局势聊到阿里巴巴。和陌生大爷不同,这位司机没有说话,只是车里音乐还响着十几年前的旋律。
  我随后打量了一下司机,穿着黑色T恤,寸头。右边脸上有一块伤疤,脸上虽有皱纹,眼神却很有神,左手一节手指缠着绷带,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车走了十几分钟,放在车载支架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主旋律是刀郎的爱是你我。他熟练的向右滑了一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年轻妇女的声音:“是瑶瑶的爸爸吗?今天瑶瑶放假了啊,我上周已经通知家长了,现在怎么还没来接瑶瑶?”他说:“哦,我差点忘了今天孩子放假,我马上就去接。”随后手机那头的小女孩喊了一句爸爸,我看到司机的脸上洋溢着宠溺的笑容,他说:“瑶瑶,听老师的话,先在老师的办公室等我,我一会儿就去接你了。”小女孩答应着:“爸爸,我等你过来。”
  他又吩咐女老师好好照看瑶瑶,并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挂了电话后,他脸上的慈爱的表情化为沧桑,眼神注视着前方,默默开车。我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女儿多大了啊?听声音挺可爱的。”他看了我一眼,用眼神画了一个问号,仿佛他不知道我在车上似的,才反应过来:“八岁了,在一小上小学,是挺可爱的。”我嗯了一声,说:“一小就在前面,那正好同路了,我有个表妹也是八岁,经常和我玩,现在的小孩子太可爱了。”他说:“是啊,是挺可爱的,可我回来之后,她就没怎么笑过了。”我感觉到有一些不正常了,但还是说道:“会不会你刚回来她还没习惯和你玩”他说:“以前都是她妈妈去接瑶瑶放学,现在只剩我一个人接,还真有点不习惯。每次去接,孩子都喊,爸爸,我要妈妈。”为了弄清楚怎么回事,我冒昧的问了一句:“那她妈妈呢?”“走了。”我就没有接着往下问了。
  雨越来越大了,车子走到前方的一个路口时,堵路了。他骂了一句,双手从方向盘上挪下,拧开他的水壶,喝了几大口水,又熟练的扣上,放到一旁,我认得那水壶是军用的,更加确信我上车时的想法。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又响起了铃声,是他母亲打来的电话:“今天瑶瑶放学了啊,记得去接孩子啊,饭菜已经做好了,我熬了热汤准备给孩子喝。”他说道:“知道了,刚才瑶瑶老师给我打过电话了,让我去接,我正去呢,您别担心。”他妈妈催促道:“快去吧,路上注意安全。”他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看到前方路还很堵,我说:“能不能换个路去,我记得侧面有个小路,可以过去”他说:“现在正是晚下班高峰期,其他路也是一样堵,况且又绕远了,再等一会吧。”
  前方的车辆缓缓蠕动,司机看了我一眼,开动车子。他说:“看你的样子是个当兵的吧?”我说:“之前当过两年兵。”他点了点头:“我在部队呆了18年,刚回来不久,开车苟活。”我说道:“这话怎么说,怎么是苟活呢,开出租车的挺多的啊,没什么不好的,况且你还有个可爱的女儿。”说着,他脸上的表情渐渐转为平淡,他说:“我并不想开出租,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能挣钱,也能养家。”我疑惑道:“这有什么好证明的,你做其他事情一样可以挣大钱啊。”他说:“我还能做什么?”我记得他左手手指缠了纱布,我又仔细看他的左手,但是也没具体发现什么。他好像注意到我的目光了,他说:“你也看到了,不跟你隐瞒什么了。这手,少了两根手指,射击时没的。我的左腿也没了,一次野外演习时炸掉的。”我看了一下他的左腿,吓了一跳,他的左小腿漏出一节钢骨架,是个假肢,我觉得谁没事会看司机的腿啊,顿时对司机产生了一股钦佩之情。
  他手机的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把电话挂了。我说道:“我记得政府对退伍老兵很关照的啊,退伍后福利待遇很高的啊”他说道:“政府给了一笔钱,现在也快花完了。”我说道:“是花在看病上了还是?”他说:“说起来话长啊。”他的手扣了一下方向盘,接着说:“钱大部分给她妈了,我因伤残退伍后,她妈妈不能忍受一个残疾人做她的丈夫,她觉得我什么也干不了,离婚了。”我稍稍明白了一些,说:“那你可以好好说,拦一下,毕竟你们有那么长时间的感情,还有一个女儿啊。”他说:“要走的人,拦不住。”
  车越行越远,走过老门,走过小巷,他又说道:“结婚这十几年,我挺对不住她的,每年最多也就回来一次,路程太远,有时候回来了还被召回。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的确辛苦了。”我看到他的眼里噙着一滴泪珠。
  车子到目的地附近,我没有说话,他继续说道:“现在的我看的也挺开的,人生何处不是沧桑啊,以后我就想着好好把女儿带大,让她幸福就好了。”
  他把车子停在了路边,问道:“是这儿吗?”我说:"是的,谢谢,老班长。"我准备掏钱给他,他说不用了,你能听我讲这么多废话我感觉挺不好意思的。但我还是坚持把钱给了他,说:“我这是在支持你的梦想啊,自力更生的活着。”他笑了笑,把钱收下了。
  我下车后,撑开了伞,走在淋湿的路面上,他打开车窗说了句:“以后好好混,别像哥一样。”我走了,没有回头看,内心的纠结难以形容。
  街道上人来人往,霓虹灯也在闪烁,我的脑海里反复播放着司机车里的旋律,雨渐渐变小,小瑶瑶也应该回家了。

  作者原名:宋凯壮;笔名:零夜。

1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原来如此 下一篇谁偷了我的大黑羊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零夜] [素颜鸽] [若愚]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