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好人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我是好人
2017-08-25 12:09:52 作者:梨树根 】 浏览:330次 评论:0
编者按:作者采取穿越、夸张的艺术笔法,刻画了张三、李四、马五、赵六、王二麻子、笑面虎、还有个要饭的乞丐老头等等的人物,内中有为官者、文人、富人、穷人,他们代表着社会生活中的三教九流的人物形象。通过他们的对话描绘出了大千世界的生活画面。揭示了人性的自私、社会的丑恶以及他们对于人生的感悟:怎样做人,如何做个“好人”。耐人回味,相信人类社会将会逐步走向文明、进步、平等、和谐。

前些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穿越了,竟然和一些古时候的人坐在一块讨论起“好人”二字来,现在想来仍觉得那么荒唐可笑,因为他们虽是古人,却一个个都像自己一样讲着现代人的语言,你说这不有点荒唐可笑?

那究竟是哪个朝代不知道,就单单记得那几人的名字:张三、李四、马五、赵六、王二麻子、笑面虎、还有个要饭的乞丐老头,他不管到哪手里都领着个面黄肌瘦的小男孩,不同颜色和面料的衣服,代表着他们不同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唯独自己穿着现代的衣服着装,让人咋看咋觉得那么另类不着调。

那是靠近路边的一棵老槐树底下。

首先发言的是张三,他身穿华丽的官服,一看就知道人家是当大官的,言谈举止就是不一般。

“唉!现在这世道,好人难当啊!不管你出身如何,是干啥的,在什么职位,只要你想干点事,不管大小,身后肯定有千万双眼睛盯着你,就跟那一帮帮撵不走的苍蝇似的,整天围着你翁嗡嗡,那通叫唤,唉!能的你啊!就是有多大的信心想为民谋点福,见到那阵势也犹豫了,你说这不让人心烦吗?是不是?好在我老张打小爹娘就教育的好,从来没干啥缺德事儿,不然的话,那还了得啊?所以说要论起“好人”这两字来,我敢说扪心无愧,真的是对得起它了,呵呵呵!”

李四,宽大的衣袖,银灰色,手拿一把破蒲扇,账房先生一般,略带斯文。

“得得得,别感慨了,我的大老爷,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就你?哼……咱两同朝为官,如今难得一块退休,我还不了解你?别在这放粪了,我都替你骚的慌。”

张三不乐意了。

“老李,你……你这叫什么话?你敢说我张三不是好人么?亏刚才你还说咱两还同朝为官,你就这么说我?当年马二家的孩子上学,买不起牙刷,是不是我把我家那把刚买的送给他了?当时你也在场啊!对不对?还有大前年,刘寡妇家断水断电,没钱缴纳水电费,是不是我当场就给了她五毛让她去交水电费?是不是?我知道她娘俩难不容易,当时就说,这钱不用还了,是不是我说过这些话?当时村里好多人都在场,你能说我不是好人?啊?”

马五,面馆老板,穿着一般,说笑间就能看到他的精打细算。

“老张,别……老李是说着玩的呢!你也是老李,千万可别那么说,老张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世道确实也是好人难当,别的不说,你就拿我这面馆来说吧,一天天客人不多,可租子得月月交哇!去了水电费还有跑堂的薪水,里出外开你说我一月能赚几个子?唉!就算这些不打在其里,因为凡属开店的不光咱,都是一个样,这些都是必须的,可除去这,那些……那些吃饭不给钱的哪能受得了哇?官差老爷们来了我自不能要钱,因为我知道他们辛苦哇!除去他们你像那些……唉!我都不敢乱说了,尤其是那些乞丐,最近也看上我这了,两个三个的也经常来,你说我就是再不赚钱再不是人,也不能将他们赶出去啊!多少得让他们吃口饭再走哇!不然不让世人骂我马五不是东西吗?可我这又是小本经营,也确实禁不起这么折腾,你说这日子一长下去……唉!我都不敢想了,好人难当啊!唉!”

赵六,身材魁伟、五大三粗,有名的地痞流氓。

“嗨嗨!老马,你也不用感慨,叫我说你就两字:活该!三字:死活该!乞丐?谁让他妈他穷来着,没钱就该饿着,饿死拉到,谁管?所以说你:活该!哼!”

王二麻子,他是个卖菜的老农,粗布衣衫,无论从那个角度看,他都是善良的代表。

“是啊!好人难当,好人难当啊!呵呵!这菜便宜,都是自家种的,您要多少?呵呵!”

笑面虎,身世不详,干啥的不清楚,只感觉他的笑脸很熟悉,总能轻易的穿越古今,并占据主要位置。

“是啊!是啊!可不咋滴?哪朝哪代都是好人难当,好人难当啊!呵呵呵!”

我蹲在一旁不语,只是静静的听着和看着他们的每一张好人脸,心里一个劲在纳闷,好人都这个样子吗?就在这时,路南边来了一个衣衫破烂的乞丐,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他左手拄着一根木棍,右手领着一个5、6岁的小男孩,可能他能几天没吃饱饭了,走起路来身子摇晃的很,每向前迈出一步,都让人看着那么力不从心,几乎随时要跌倒的样子,那孩子也是面黄肌瘦,瘦的就剩下一副骨架顶着个大脑袋,因为受那本就破烂的衣服越加显得宽大,有点风就能吹的呼啦呼啦响,他太瘦了,浑身上下连上衣服也没几斤重,真是可怜的孩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熟悉他们,之前在哪肯定见过,好像只是时代不同,他们的脚步身影哪都有。

“好人,好心的老板,您发发慈悲,给点吃的吧!我和我的小孙子已经好几天没吃上一口饭了,真的快要饿死了,求求您发发慈悲,看在孩子的份上,就给点吃的吧!”

他的哀求有气无力。

马五老板。

“去去去,你有钱吗?没钱别在我这穷叫唤,我这不是慈善机构,走走走,赶紧走,别站这影响了我的客人们吃饭,一身臭味,看着就恶心,快点走!”

马五声音听起来也算柔和。

“好心老板,您就行行好,赏口吃的吧!孩子快要饿死了……呜呜呜!”

乞丐哭了,可脸上没看到眼泪,他浑身已经干透了,没有眼泪可流了。

“哪有哇?再说了,即便我有能给你吗?你有钱吗?你会吃面吗?你配吃面吗?真是的,走走走,到别地儿要去,再不走我可往外赶了啊!”

“哎哎哎,您别生气老板,我马上走马上走!”

乞丐听出了羞辱,他拉起孩子转身要走。

“我说老爷子,你说你老了老了咋就这么不长眼神儿呢?你要饭也得看时候看对人呐!这个点儿饭馆正忙,老板们都忙着挣钱呢,哪有功夫搭理你啊?你呀!找那位去,好人在那呢!真是的,这么没眼神儿还要饭,不挨饿才怪呢!哼!”

笑面虎看不下去了,他一边责怪着老头不长眼神,一边话中有话的讽刺着里外不一的马五,一边好心的为他指明方向。

赵六刚吃完一碗肉丝面,正一脚踩在板凳上,手捏一根牙忙着剔牙,他那肥猪一样的身子,腆胸迭肚的样子,真是够十五个人轮班看半拉月的。

“呃呃!谢谢!谢谢好人!”

乞丐像是遇到救星,他鸡点头似的感恩着笑面虎,而后慢慢转身走向赵六。

“好人!求您赏口吃的给孩子吧!孩子快要饿死了!求您了!发发慈悲吧!”

面对五大三粗的赵六,乞丐还是那套词儿。

“滚滚滚!我哪有?你他妈的笑面虎是不是找死?你好心,那你咋不给他吃的?我自个儿还吃不饱呢?还上我这来要,滚!再不滚小心我把你弄死,他妈的!”

赵六火冒三丈的一顿臭骂,乞丐差点没吓死,他用最快的速度,拉起孩子转身就走。

“你不给就拉到,骂人干啥呀?真是的,老爷子,来来来,甭理他,他不是人,更不是啥好人,不用理他,他不给你你去找那个,就那个穿着干净喝茶水的那个,他是大官退休的,有钱,快去吧!看把孩子饿的……唉!我又没有钱,万一有点能让你们爷俩这么跑来跑去的还挨人骂么?唉!快点去吧!到哪好好求求他,啊?去吧!老板……给我再来一大碗肉丝面……唉!这日子好人难当,好人难当啊!”

笑面虎的仗义热心和感慨,再次感动乞丐,他嘴里重复着感谢,扭身朝着张三怯怯走去。

“好人大老爷!求求您发发慈悲,救救孩子,赏口吃的吧!孩子快要饿死了……呜呜呜!”

“还是那套老词儿,就不能换换么?有钱人或许早就听腻了这套词儿,能给你吃的?唉!只能怪自己跟不上潮流,编不出啥更新鲜的词句来,所以人家才不给吃的啊!唉!”

我蹲在一边暗暗的想。

“糊涂!老糊涂!你去求他们他们能给你么?你也不睁开眼看看他们都是些什么东西?你受穷了快要饿死了,你得找好人,好人才能帮你,懂吗?真是的,老糊涂!”

还没等张三开口,李四先蹲坐一旁,手摇蒲扇,慢条斯理的训斥了起来。

“老李!行了行了,别责怪他们了,乡下人不懂这些礼数,不知者不怪嘛!啊!乞丐,你有什么难处啊?说来听听,别看我离朝退休了,可还是尽量为你做主,说吧!啊!呵呵!”

张三还是当年的官腔十足。

“好人大老爷!我的小孙子快要饿死了,求您大发慈悲赏口吃的给他,救救孩子吧!求您了!呜呜呜!”

乞丐哭着向着张三普通跪下了,我蹲在一旁,分明听到了咔嚓一下,像是骨头断掉的声音。

“你……你……你不会慢点跪下么?溅了我一身土,老棺材瓤子!”

被溅了一身尘土的李四生气的骂着。

“妈蛋!早该找他去,上这儿来找我,我有啥?妈蛋的笑面虎,该死!”

赵六也喃喃的骂着。

“哎我说赵六,这你就不对了,你不给人家吃的也就算了,为啥还骂人呐?你骂我我不跟你计较,因为你就那么个东西,可你别骂老人呐!老人家容易么?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不帮人家可别骂人家,咱自己好歹不还是个人不是?人就该有点人味儿,哼……什么东西?真是的!”

笑面虎也骂了起来。

“哎!我说两位,你们都指桑骂槐的干啥呀?我这小面馆平常为家糊口都很难,你说……你说你们……不是我马五心狠不给他们爷俩吃的,实在是周转不开呀!不然我能少了他们爷俩那么一口饭?不就是桌面上多放两双筷子么?真的是周转不开呀!唉!”

笑面虎的一番仗义,马五听后不乐意了,他再次苦着脸,看似为难的哭诉着。

“老板,今个儿上午共进一千五百大洋,入库吗?”

店掌柜站在门口,大声吆喝着马五。

“入库,入库,这还用问?入库,赶紧入库,呵呵呵!真的是周转不开呀!呵呵呵!”

随了店掌柜的吆喝,马五赶紧转身,满脸乐开花的向店内奔去。

“妈蛋!真***一对王八蛋,一上午就进一千多大洋,愣周找不来?不缺爷俩那口饭,那咋还提鼻子瞪眼的把人给撵走呢?还有你笑面虎,你口口声声说你没钱,***我都眼瞅着你两大碗肉丝面入肚了,你***敢给我说这不是第三碗了?我赵六自小就没了爹娘,没啥教养,活活就地皮一个,天天打砸抢吃了上顿没下顿,我是真没有,要是有我肯定周记人家爷俩,那***跟你们似的,本来家陈人值可就是瞪着眼说瞎话,假惺惺装***大好人,要不要我叫上几个兄弟上你们家翻翻去?***,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办人事,啥东西?”

赵六火了,扯着他那破锣嗓子一口一个***骂着。

“赵六!你要造**吗?说你多少遍了不准张口骂人,这很不文明嘛!可你就改不了狗吃屎,难道你没看见大老爷就坐在这吗?真是没教养的东西!”

李四的一声断喝,简直就跟老辈训斥自己的孙子一样,那满脸奴才相的威严真的好可怕。

“李师爷……我……”

赵六真的被镇住了,他嘎巴着嘴不敢争辩。

“哈哈哈!是……对!咋不说有文化就是有文化,还是人家李师爷说的好,很不文明嘛!啊!呵呵呵!”

笑面虎借风放屁的说着便宜话,那样子能把好人活活气死。

“吆喝!啥?不文明……这三字李师爷说了我听,可你笑面虎他妈的算个啥玩意儿?也在这借风撒野,找死是不是?”

赵六腾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话语比刚才还要狠,看样子他时刻准备要动手。

“赵六!我今天说不听你了是不是?你真的要造**吗?你眼里还有大老爷吗?今天有大老爷在这,就轮不到你撒野,还不给我蹲下,听到没?真是让***碎了心!”

李四也急了,手里的那把破蒲扇一个劲的瞎扑打。

“哎呀!我说赵老弟你就消停会吧!也不看看今天谁在这儿,亏你还天天在衙门前出出进进,经常和他们打交道给他们办事儿,难道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你这一闹腾,大老爷会很没面子的,懂吗?真是没脑子!”

把钱入库后,马五放下了心,等他美滋滋的从屋里走出来,却见外边早已成了火药战场,他怕自家东西被砸坏,于是便赶紧上前,低声的埋怨着赵六的没脑子没眼神儿,惹得大老爷张三已经不开心了。

“老爷!你看看,这叫哪一出?咱两都退休了,还不让消停消停,唉!”

李四感慨了,好像很心累的样子。

“行啦!赵六平常就这样你也不是不知道,随他去吧!毕竟他给咱们办了不少好事儿,只要不出格,就不要理他了,老者!你怎么饿成这个样子啊?说说吧,我尽量给你做主,啊!呵呵呵!”

张三坐在那,整了整身子,而后一本正经的问着跪在自己跟前的乞丐和那个小孩子。

“好人大老爷!我家的土地被公家强行霸占收回,不让种了,儿子儿媳气不过,一块跑去县衙和他们理论,结果都被活活打死了,可他们却说是儿子儿媳自己气不过跳楼死的,我不相信,于是就去告他们,结果在衙门口给人家堵住,还骂我是疯子,愣是拿棍棒把我给赶走了,无奈我领着小孙子回家,可……回家后……家也没了,乡亲们说,是让几个年轻人给烧了,没办法我这才领着所以到处要饭流浪,今天碰上大老爷您了,您可要给俺们爷俩做主哇!家也没了地也没了,我们祖孙两可咋活呀?大老爷俺们一家老小冤枉啊!呜呜呜!”

乞丐说完,再也禁不住老泪横流放声大哭。

“这……大胆乞丐!你不是说只是没有吃的吗?怎么胆敢说出这些?难道你不知道大老爷治理下的县城是有名的太平县城吗?太平县城能有这种事儿吗?再胡言乱语看我不给你大刑伺候!”

忽见乞丐意想不到的竟说出这些,李四当时便心慌了,他再次厉声断喝的训斥着乞丐,生怕他再一语不慎说出什么别的娄子和真事儿来。

“老李!不要这个样子对待他们,他们也不容易,无妨无妨的!乞丐老者,你就是因为这些才挨饿的吗?如果是,依我说还是算了吧!因为你说的这件事我确实听说过,那应该是去年的事儿了,可我和老李在前面就已经退休了,像这么大的事真的是很难插手了,毕竟换了新的领导班子了,假如当时是我在职,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的,欺压百姓天理何在?可……可我不在职了呀!唉!所以我劝你把那件事慢慢忘掉,领着所以走吧!不就是死了两人吗?这有啥大不了的?也别管他是不是被人打死的,还是他自己真想不开跳楼死的,反正是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咱总不能因为死人就不活了呀!是不是啊?老哥哥!呵呵呵!快起来,领着所以走吧!找个地方去给他要点吃的,看把孩子饿的都成啥样儿了?唉!可怜、可怜呐!”

张三不愧是大官出身,虽胖如肥猪,却声音柔和满脸的慈祥善良。

“还不快点磕头谢恩?感谢大老爷为你们做主,又给你们指出一条活路,快点磕头!”

李四也不愧为师爷,总能瞅准时机赶紧为大老爷擦屁股。

“呃?呃呃呃!多谢大老爷!多谢好人大老爷!”

迟疑之时,乞丐忽的明白了似的,就势跪在地上,使劲的冲着张三边磕头边高呼着感谢!

“呵呵呵呵呵!没设么的,这也是我一个退休官员应该做的,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乞丐老者,记住,不要再追究那件事了,领着孙子赶紧去讨点吃喝,不然孩子就饿死了,看你把他都饿成啥样了?唉!你真是太不懂心疼孩子了,好啦!快点起来,领着小孙子走吧!记住,别再追究那件事儿了,啊!至于那几个打人的……我再想想办法,你们先去吧!赶快给小孙子找点吃的去,孩子都饿成这样,我看着就心疼,唉!造孽呀!唉!”

张三大老爷又发了一通善心言辞。

“老爷又给你做主了,快点磕头,再谢恩!”

李四见状,再次猛拍外加擦屁股。

“额额额!多谢好人大老爷,多谢好人大老爷!”

乞丐原本快要站起的身子,听李四这么一说,吓得他又赶紧扑通跪下,再次鸡吃食儿样的边磕头边高呼谢恩。

“呵呵呵呵呵!不用啦!不用啦!快起来吧!为官者嘛就要为民做主,不然当官还有什么用啊?呵呵呵呵!快起来吧!呵呵呵呵!”

受了乞丐祖孙两的多次朝拜,张三立刻找回了三年前的自己,那时的自己多威风啊!一出门一大帮人前呼后拥,苍蝇一般的恭维话自己听都听不尽,如今时隔三年,这场景又来了,你说他心里能不乐开了花?

他是乐开花了,却单单惨了乞丐和那小孩,由于整天吃不上饭,再加上刚才一连串的跪拜磕头,他似乎撑不住了,就在刚刚张三发话赏赐他起来之时,他身子摇晃的双手撑在地上,却怎么也站不起来,看样子,像是真的被张三刚才的慈悲和善良给感动了,从而处于感恩而舍不得起来,再想多给他磕几个头似的,趴在那里好长时间,最终还是他的那个小孙子,流着眼泪伸出两只小手将他使劲拉了起来,这一切我在一旁看的很清楚心里很难受,可我的难受却没能堵住张三和李四的嘴,他和他们一直在开心的大笑。

“他妈的!这也算帮人?这也算救人?这也叫发善心?这不明摆着折腾人吗?都***啥玩意!要不是为了口饭吃,当初他妈的我咋就给他做事,他妈的!”

赵六像是良心发现了,再次看不顺眼的低头小声嘟囔着。

“赵六!你真要造**吗?”

李四的耳朵好使,那是老天爷专门赐给他用来听风用的,虽然刚才赵六的声音已经很小,可还是让他给听了个一字不漏,于是他才赶紧再次拿出自己当年的六亲不认,横眉立目的大声断喝着。

我蹲在一旁惊诧之余,不禁埋怨起老天爷来:这么好的东西咋就偏偏给了他李四这么个玩意儿呢?我怀疑老天爷是不是收了他多少好处,或者是瞎了眼,跟着他一块不是东西了。

“我……”

“傻蛋!没事儿找事儿,切!”

笑面虎拧着眉毛,冲着赵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后,将身子一扭不在说话。

赵六这次是真傻眼了,他万没想到,自己的几句嘟囔,竟真的惹毛了上级领导,刚才两次是吓唬,可这次领导是真生气了,他怕丢了饭碗,也更怕背上造**的罪名,于是他坐在那里,干嘎巴了两下嘴唇再也不敢做声,只是静静的看着乞丐领着那个小男孩蹒跚离去。

“老哥哥等等!老哥哥领着孩子准备再去哪漂哇?要是没地儿去就先去我那安顿下吧!我也是和孙子两人,就是家有点破,可总比四处漂强啊!最起码孩子有个安身的地儿啊!你看看孩子都已经成这样了,再不能四处漂了,不然可能就真的跟着你死在半路上了……啊?”

说话的正是王二麻子,也就是那个穷卖菜的老头,刚才的那一幕幕他早就看在眼里了,只是没有吭声,眼下他看乞丐要走,处于对孩子的心疼,于是他再也没多做考虑,便赶快起身追了出去。

“老兄弟……呜呜呜!”

乞丐再也忍不住伤心的哭出声。

“唉!别哭了,咱穷帮穷吧!来!孩子,吃根黄瓜,别饿坏了,来!”

王二麻子将乞丐领到自己的菜摊后边,刚刚坐下,他便伸拿了两根黄瓜,给乞丐和那孩子递了过去,他们真的是饿坏了,那小孩接过黄瓜后,连擦也没擦,就那么大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都一阵阵发酸。

“老头,又来摆摊了?今个儿咋样?生意兴隆不?哈哈哈!来来来,保护费!快点!”

几个穿戴干净的阔少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个个都染着黄色头发,嘴里叼着烟卷,可身上穿的却是唐朝时期的宽大长衫,我坐在一旁,纳闷的看着他们,满脸不解:这究竟是哪朝的怪物?咋这等穿戴,让人一看就心生厌烦呢?

“少爷!今天生意不好,少收点吧!”

王二麻子恳求着。

“又来了、又来了,怎么还是那老一套哇?他妈的生意不好,生意不好你还出来干嘛?怎么不在家等死?叽叽歪歪的搅了我的好情绪,少废话,快点交钱,再叽歪看我不把你摊子给砸喽!他妈老不死的!”

王二麻子的恳求,激怒了少年,他们生气的骂着。

“好人少爷!您就开开恩吧!老兄弟今天真的没卖多少,求您了!开开恩吧!”

见老兄弟也受了自己的牵连,乞丐心里难受,他赶忙再次跪下,和王二麻子一块恳求着。

“吆喝!这还请了帮忙的了?你个老杂毛,我叫你多嘴……”

乞丐的出面求饶,少年真正火了,他就以为是王二麻子在和自己作对请来的帮手,所以他一气之下,抬腿冲着乞丐就是狠狠的一脚,这一脚实在太准,正好踢在乞丐的面门上,当时他的鼻子便流血了,皮球一样的滚了出去,其他几个生怕老大吃亏,也都疯了一样的赶了过去,十只大脚轮番踢打着乞丐,乞丐疼痛难忍惨叫不止,他的小孙子当时就给吓哭了,小手里抓着那还没吃完的半根黄瓜,眼看着爷爷被毒打,他一边哭着一边跑过去,伸手使劲抱住那少爷的腿……

“小杂种,你也来凑热闹,小心我先能死你!滚!哥几个给我往死里打,叫他多嘴,打,往死里打!打死人命我包着,给我狠狠的打,他妈的,这就是惹本少爷的下场!”

那少爷完全不顾小男孩的哭,反而更变本加厉的喝令着自己的其他兄弟,对着乞丐要往死里打。

“别打了!别打了!我求你们,别打他了,你就看在孩子的份上就别打了,我给你,都给你,求你别打了……呜呜呜!”

王二麻子急了,他拼命的扑上去,一把将那孩子抱在怀里,一边苦苦的求着,一边从破衣兜里拿出那张仅有的十块钱。

“妈的!早干什么了?不打不舒服!哥几个走!”

少年伸手夺过钱,而后又是一声令喝,得意的说着大路想远处走了。

这一切笑面虎看见了,他将脸扭向了另一边;马五看到了,他赶紧抽身哈腰跑回了屋里;赵六、李四看到了,他们熟悉的冲着对方使了个眼色,而后各自偷偷咳嗽了一声,也把脸悄悄转向了另一边;最后只剩下张三,那位曾经的大老爷,他干脆直接闭上眼睛,好像那一切他完全不知道,就跟啥也没发生一样,先前的那点慈悲此刻通通没了,都没有了,真是奇哉怪也。

“唉!造孽呀!”

“咋就没人管呢?这还有王法吗?大白天欺负老人孩子。”

“王法?当朝王法能值几文钱?切!”

“人家都是有背景的,咱们这老百姓,往后就躲着点吧!唉!”

路人们纷纷议论着。

“爷爷……爷爷……呜呜呜!”

“老天呐!你叫俺们老百姓可咋活呀!呜呜呜!”

王二麻子怀里抱着那个小男孩,紧紧的跪在乞丐跟前,小男孩的几声哭喊,他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乞丐死了,给几个阔少活活打死了,而原因就是他多说了几句他好似不该说的话,所以就被活活打死了。

“老爷,死人了!”

李四转过身,将嘴巴贴在张三的耳朵上,低声说着。

“不就死了个乞丐嘛!这有啥大惊小怪的,你没见过死人吗?少见多怪!下去吧!”

张三仍旧闭着眼,但话语中不难听出,对于李四的报告他已经不耐烦了,因为他不用看就知道死的是谁了,所以他才不耐烦,不耐烦李四的报告有点多余了。

“是!属下多嘴,属下多嘴了,还是老爷您圣明!”

几句自责和恭维相继拍完后,李四赶紧缩脖子哈腰退回原位不再吭声。

时间就那么分分秒秒的过着,王二麻子和小男孩的哭声依旧。

“快去那边看看吧!又死人了,几个年轻的被一辆车被撞死了,那个惨呐!好几个肠子都压出来了,哎呀!真是造孽!”

两个路人的一声咋呼,所有路人都赶紧好奇的一块向路南头跑去。

王二麻子和男孩的哭声越加凄惨。

“啥?死人了?车祸?这可有热闹看了,几位去看看不?张大老爷,您不去我可去了,呵呵呵!”

笑面虎笑呵呵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谁?谁这他妈的比我还狠?去看看!”

赵六纳闷之余,他也忍不住起身跟在了笑面虎的身后。

“哎呀!大白天的,你说这不是……唉!快点干活去,有啥好看的?干活去!”

生意人都精,从不掺和任何事,马五是否真假的一番感慨后,他一边吩咐着店小二抓紧干活,一边赶紧再次抽身躲到了屋里头不再出来,装作啥也没看见啥也不知道。

“老张……大老爷!过去看看不?又死人了!”

李四有点担心了。

“不就死个人吗?你要去你去,我没时间也没那心情,真是!”

张三真的生气了,他眼皮不抬一下的回答着李四。

“那我去看看,有啥事再回来给你汇报!”

“嗯……!”

听了李四的汇报两字,张三的气才算悄悄平息了点,他半死不活的拉着那张肥猪脸,嗯了一声,之后仍旧闭着眼再也懒得多说一个字。

大约十分钟后。

“老张……不……张大老爷!不好了!”

李四气喘吁吁的边跑边喊,由于着急还无意喊错了称呼,他赶紧改正过来。

“哎呀!老李呀老李,你说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些年的朝堂你真是白上了,没见过死人么?吖?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亏你当年还是我的得力助手,如今竟遇事竟这般样子,真是枉费当初我对你的教导,枉费你这些年的职场官涯……唉!什么事儿?说吧!”

面对李四的气喘吁吁,张三生气又无奈,谁叫曾经是同朝为官,如今又一块退休的呢?更何况他当初还给自己当过助手,不管怎样,是万不能让他看出自己是一直嫌弃他无能的,于是张三这才强压怒火再次训斥般的埋怨着,办事不长眼的李四。

“你……你的儿子死了,就刚才把老乞丐活活打死的那几个孩子,都让一辆车给活活压死了,其中就有你的儿子,肠……肠子都露出来了……”

李四真慌张了,他低着头拿着那把破蒲扇,气喘吁吁的站在张三跟前,磕磕巴巴语无伦次。

“啥?是谁?我要杀了他……!”

李四的话活活一个大炸弹,张三再也顾不得啥叫尊严威风了,他一下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一边狠狠的骂着一边撒腿往路南奔去。

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视如掌上明珠。

“这几个人我认识,他们就是前几年叫人把人家那两口活活打死,又亲手烧了人家房子的那几个,如今让车给压死了,该!报应!”

“呃?当年就是他们干的那事儿啊?真是缺了八辈子大德了,当官的也不管,真***真活该!”

“当官的?哼哼!你就不懂了吧?老姐姐!官?如今这年月……那朝廷官员不是给咱老百姓当的,谁有钱人家才给谁当呢!哼!”

“就是,还是兄弟看的透,这年月咱老百姓活着难呐!就这几个,刚才还管人家卖菜的收保护费呢!”

“那个乞丐不是让他们给活活打死了吗?因果报应,活该!”

“他爹是谁?咋就不管他呢?真是的!”

路人越聚越多,各种评论雨点般由半空砸来。

“是啊!是啊!这年月,百姓就是难,就是难,像这样的恶霸,就该遭此下场,不然天理难容啊!”

笑面虎借着路人的话,也赶紧顺风发表着自己的愤怒和不平。

“你***说啥呢?你知道吗?那个……就肠子露在外边的那个,那不是别人,那是张大老爷的儿子……”

赵六将嘴巴贴在笑面虎的耳朵上,怕别人听见的提醒着他。

“啥?这……你刚才咋不早说……这……哎呀!他来了……张老爷……!”

恍然大悟的笑面虎,情知自己刚刚说错了话,他一边埋怨着赵六为何不早早告诉他,一边撒腿向着哭喊着跑来的张三跑去。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是谁?是谁干的?我要亲手杀了他!我的儿啊!”

一下扑到儿子身上,张三哭天喊地发着狠。

“老张……呃不……老爷您保重身子!”

李四战战兢兢站在后边,说出的话哆哆嗦嗦像鸡吃食。

“老李!亏你还在朝廷当过官,咋这么不小心,你就不能晚点告诉他吗?你呀……张老爷别伤心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好好给孩子考虑一下后事吧!啊……唉!真是造孽,这个肇事者必须抓住,必须抓住……”

这一次笑面虎再也不能笑,他一本正经的宽慰着张三,因为他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

“对!***,要是让我赵六碰着,我非能死他,给少爷报仇不可,***!”

赵六也赶紧随声附和。

“要把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碎尸万段……我的亲儿啊!老天爷,你咋就这么不长眼,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可是个好人呐……呜呜呜!”

咔嚓

轰隆

一个晴天霹雳过后,天边处传来一片暗暗的偷笑……

       2017.8.23中午

        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宿舍

2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贩粮记 下一篇小小说·发奖金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宏亮] [陆青石] [梨树根] [若愚]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灵宝经
  你须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什么的,当然是唯物主义历史的辩证的唯物的唯物主..
坑爹经
  竟关于衣食么,则父母其实你需知道某一个词语衣食父母,则衣食,父母你需要知道他..
那厮娑厮
  男孩子,你映照清水发现是美丽的爱上自己科学解释你X+Y我希望你看见了X+Y西方将承..
天狗
  这凶猛的动物。一辈辈老人曾谆谆教诲一代代儿童时代有时吞了太阳,有时吞了月亮渐..
见龙若渊
  必已经对所有的玉质失望,对所有的雕工失望当然上好的玉质雕工必还是存在的,都天..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