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喜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全喜
2017-08-14 11:01:17 作者:梨树根 】 浏览:442次 评论:0
编者按:人物形象刻画细腻,生活故事原汁原味,读来耐人回味。

全喜,劳吉顺的亲生儿子,一辈子很苦。

全喜,是他的真名,我本不应该在文字里直呼别人的真实名姓,更何况他早已离世,这就更加对人的不尊重,可我本性又那么直,遇事拐不得半个弯,因此无形中也得罪了不少人,索性仗着庄乡辈分,他还要喊自己小叔,也就不必再改了,更何况他的一生实在有点太凄凉,倘若用了别的文字来代替他的真名,我觉得那才是对他生前死后的真正不尊重。

所以我坚持自己。

他的家在村子南边,几间平顶土胚房,外加一个小院子,房子是当年集体生产队时候的老房子,我没去过他家,只是偶尔去那边的梨树地里干活的时候,都要经过他的家门前,土房子土院墙,几根烂木棍组成的栅栏门,透过哪门可直接的看清,院子里那好几棵高矮不齐的榆树,那几棵榆树有的树头早已超过院墙,每每夏天那枝叶便懒散的伸到了墙外,放眼看去无精打采的,很容易让人一下便想到他。

他很懒,村里人都那么说。

他懒不懒我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我有一个院中的堂哥去过他家,曾亲眼目睹了他家里的脏乱差,那还是一个春天,我的那个堂哥在村里任了一个职务,是因为村里的一件啥事需要和他谈,结果派去的人回来后都说他不在家,家里没人,我的堂哥也没办法,于是第二天他便亲自去了,他一进那个院子,就开始叫他的名字,可叫了半天也没人答应,最后据我那堂哥说:“我在院里叫了半天没人答应,没办法我又上屋里去找他,结果你说他在那了?他放着大炕不睡,愣是躺在那个墙角的草窝里睡觉去了,屋里头吧那叫一个乱,屋顶子快塌了,他也不想办法修,就用那些木头柱子顶着,大柱子小柱子,一根根的,你进屋后简直就跟钻迷魂阵似的,一不小心就能一头撞柱子上,我靠他真是,他太懒了,唉!”几句简单的叙述,别人都笑了,可我那个堂哥却犯愁了,在他最后那声重重的叹气里,我听出了他的无奈和失望,而同时也间接性的知道了,他全喜真的很懒,不然他屋里何以乱成那个样?别人看到这可能会问,他懒,他爹就不管他吗?是啊!他爹不是不管他,而是他自己不争气,大事搞不来小事不想干,孩子长大了,爹娘难道还管你一辈子?最主要的还是靠自己,他全喜自己不争取上进,你别人就是再着急,不都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可话也说回来了,他年轻力壮的为啥就那么懒?即便当时我还在家里没出来打工的时候,就很少看见他,偶尔有时候看见,也是匆匆的一面,简单的说句话后就各忙各的去了,我看见他和他的几个兄弟一块浇过地,看见他曾经独自背着个农药喷雾器,给梨树喷药,春天的时候我在村东边的梨树地里干活,他从家里出来闲逛,看见我了,便主动的走过来和我打招呼,喊我小叔,他很喜欢听收音机,这个习惯竟然与我相同,我也喜欢听,那是因为当时年轻的自己在那些广播上投了好多稿子,被入选的稿子会在台上播放,除此之外便是那些相声和小说,这就是我喜欢听收音机的原因,我不知道他为啥喜欢,但那天他的一句话竟然让我大吃一惊起来:“小叔,你的大名是叫杜学军不?昨天我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你的诗歌,小叔你真有才,写的真好。”天呐!他竟然也喜欢那个台?当时他说完那些话之后,我真的好长时间没说一句话,真的感觉脸蛋有点热,不好意思了!真的,你要知道,我所生的那个年代,在乡下男孩子注定就是种地干活之后娶妻生子,只是这一种铁规律,倘若有那个男孩子喜欢舞文弄墨,那便是大大的出了格,是要遭到人们笑话的:“一个大男人不想办法出去挣钱,整天满脑子的能那些没用的,不务正业的有啥出息!”所以在那时的农村,喜欢写点东西,这应该都是女孩子的事,男孩子是万万沾不得的,否则就会像上边一样,让人说三道四,一传十十传百,弄的整村沸沸扬扬,最后连个对象也找不到,因为谁家女孩子喜欢嫁给那些不务正业的男孩?可自己生就那么倔强,所以才单身到现在,不过也难得清闲自在,不然能有这等闲空,写出这些文字来?能有这等闲心想起他们来?不务正业也罢,没出息也罢,随他们去吧!不想再因为谁的话,轻易放弃自己喜欢的事儿。

他很穷,就是因为他很懒,可他为啥会那么懒?这疑问,我在爹他生前的那些话里悟出了答案。

“他以前其实有过一个老婆的,并且他老婆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只是后来他老婆领着孩子回娘家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以后他就一个人过了。”

“额?爹!那他的那个老婆是哪里的?他不会去接她吗?”

“唉!小,他全喜要是能有你这一点心眼也好哇!也不至于个人过得那么惨啊!”

“额?那究竟是咋回事?爹!”

“唉!他那个老婆是个南方人,有缘分和全喜结了婚,并且还给全喜生了个孩子,可过了不几年,老婆突然提出要回娘家,当时他拿不准主意,就跑到我这来找我,问我该咋办,我就告诉他说:喜儿,千万记住,到了哪头之后,一定要跟老婆搞好关系,老婆到哪你就跟到哪,不管她爹娘咋难为你,你都要忍着,只要你和老婆两人感情好不破咧,她爹娘就是再出难题给你也白瞎,她最终还会跟着你回来,她还是你老婆,可只要你们两个出了哪怕一点小摩擦,喜儿,一切就都完了!还有一点,就是千万别自个儿回来,就是你老婆让你回来你也别回来,除非她和你一块,否则你就在那边过,反正不缺吃喝。当时他来这找我,也是个晚上,我看他为难,就掐着耳朵根子的那么嘱咐他,他也不住的点头,就那么第二天他和他老婆一块走了,可过了不到三天,他自个儿回来了,还上我这来给我说,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我就拍着大腿的叹气,我说:喜儿,你傻了,你不该一个人回来,我当初那么嘱咐你你咋就不听?你老婆她不回来了,你完了!唉!我一个劲的叹气,可他不信,一个劲儿的给我说,不可能的,她肯定会回来的,结果咋滴啊?唉!人呐!难猜啊!”

爹的这些话,到现在我仍记忆犹新,细细的回味,不难找出,原来他全喜之所以懒,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对老婆的那份真心,自己的老实可靠换来老婆的欺骗,这换了谁能以接受?

我对全喜的印象其实并不怎么深,因为我说过,当初在家的时候就很少见到他,个子中等,方脸,说话时总是不屑一顾的语气,可能也是因为是两个娘所生,他和他的几个兄弟来往也比较少,只有在秋收时节才能看见他们一块忙碌的身影,平常是很难看见他们一块的,我和他家距离也不算远,但见到他们兄弟在一块的时候几乎没有,他为人不坏,却趟上了那么个老婆,骗了他,以至于他从此便受到打击,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整天的越过越消沉,直到最后,独自一人死在自己那个脏乱的房子里。

得知他死了的消息,那是在一个深秋,当时自己还在青岛打工,由于工作不顺心,便回家看看老娘,那个时候三婶子还在世,也就是从她的口中,我才知道他全喜死了,究竟是死在了炕上还是死在了院里,我真记不清了,同时又是谁第一发现的,这些三婶子都曾说过,可我却都给忘了,只是清楚的记得三婶子说:“他死后人家那几个兄弟,连一个哭的也没有,也没发丧,就那么找了个地儿埋了,你想啊!爹娘都不在了,又不是一个娘生的,人家谁愿管啊?唉!”

三婶子的话让人想来不免默感凄凉,是啊!不是一个娘生的,所以人家就没必要哭,所以他全喜也就只能那么静悄悄的走了,如果那次自己不回家,可能就永远不知道他的死讯,他死的时候很年轻,究竟是得病死的还是因为其他,这就不是谁随便几句话就能说的了,当时三婶子也是支支吾吾的没肯说出,而我也没再追问下去,但我知道一件事,当时我还在家时,他的良田地亩可能不是很多,分给了他那么几棵梨树,也是老梨树,一年下来结不了多少果实,当然也就卖不了几个钱,在农村,要是粮食地不多,就没有吃的,经济作物再换不来钱,再不想办法出去挣点外快,就要挨饿。要是有兄弟照顾还好,要是没有,或者是人家不管,其结果便可想而知。

他爹死的时候,他哭的最伤心,他死的时候却没人肯掉一滴眼泪,死后的他给村里人留下种种说词,这些说词到现在你还能听的见。

         2017.3.8北京宿舍

3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说媒 下一篇姨姥姥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宏亮] [若愚] [梨树根]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