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姥姥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姨姥姥
2017-08-14 10:59:47 作者:梨树根 】 浏览:431次 评论:0
编者按:岁月沧桑,沉淀着生命中的那些悲欢离合。姨姥姥因病去世,作者为她撰文以示追念。语言朴实,情感凝重,生活气息浓郁。从点点滴滴,平凡的生活故事的追忆中使姨姥姥的音容笑貌跃然纸上,折射出了对于亲人的难舍难分的深厚情感,读来深受感动。

姨姥姥过世的那天,爹重病在身下不得地,娘知道后当时就哭了,奶奶颠着小脚从后街跑来,催促着娘快点去,不然就晚了,我本身想去,可却要在家照顾爹,于是娘便随了表哥的三轮一块去了,至此自己便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

记忆中,自己也记不清是从哪个时候开始叫她姨姥姥的了,好像是自己七八岁的时候,只能说好像,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实在太小,并且还笨的要命,凡事都要反复记上好多遍,才能够记的牢固,就说这个姨姥姥,如今自己只能依稀的记得,她是一个很干净比较瘦弱的老太太,每每在夏天的时候,她便右胳膊上挎着一个竹篮子,顺着村子北面,哑巴道口一边的那条土路,便慢慢走来了,也不知为啥,那个时候,自己最想她来,因为只要她一来,肯定就会给自己带来好多糖果,那些同龄人都吃不上的糖果,所以那个时候,自己总认为,姨姥姥肯定是个有钱人,不然何以每次都能给自己带来那么好吃且昂贵的糖果,穿那么好看且干净的衣服,娘从来就没有,那衣服是的确凉料子的,娘说过它很贵,一般人家买不起的,可姨姥姥却有,不光这,她还喜欢抽烟,只是和爹不同,爹抽旱烟袋,而她是抽那种烟卷,有时候是那种盒装的,有时则是用干净的白纸卷的,不管哪种,她抽烟的样子,自己在那时总是感觉很奇怪:女人咋也抽烟呢?这只是自己儿时的疑惑,因为儿时的自己完全不懂大人的事,只是到了现在想起才忽然懂得,原来那时那一根根短小的烟卷里,竟裹满了她不知多少伤心事。

我也忘记是谁说的了,说是姨姥姥年轻时嫁人竟是给人做了小,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肯定有这么一些话,都是关于她的生世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那个时候,姨姥姥的丈夫在世时她过得还是很好的,不然她也断然不会隔三差五带着那么些好吃的跑来看自己,这都是令人高兴和值得高兴的事,因为这充分证明她确实过得很好,可这种很好在自己的记忆里却也没能维持多久,直到她的丈夫,也就是我的那个姨姥爷过世之后,她生活的那些不好或者是难处和孤苦伶仃,才像娘的心疼一样,由不得你愿意不愿意选择不选择,它便悄然袭来了,只让人看后,不管是谁都会在心里悄然流泪暗暗伤心的怜惜又无奈。

我不知道姨姥姥姓啥,也不知道她的老家是哪里,更不知道她年轻时,是怎么嫁到了大寨村,并且是否生有儿女,自己又为什么要喊她姨姥姥,这姥姥和姨姥姥之间又有什么不同,这些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清楚的知道,童年的时候自己的姥姥其实早就死了,娘说过,那是因为她在做饭的时候,一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瓷盆,怕舅舅回家看到后责骂自己,于是便寻了短剑,弄得舅舅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娘的过了好多年,那都是过去的事,我自然都不记得半点,都是听娘说的,可不管怎的,有一点可确,就是,我对自己的亲生姥姥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真的,如若硬要说记得,那也只能从娘的只言片语里去仔细搜寻,能够搜寻的多少,自己实在不敢想也更不敢说,因为实在是少的可怜,与当前的她那个姨姥姥来说真的没法相比,我对她的记忆能谈到真,因为她确实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对自己特别好,也就是因为她对自己那么好,那么喜欢自己,所以至今自己在想起她来的时候,才那么不用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很轻松的便记起她的音容笑貌来了,童年里几乎她就是自己的亲生姥姥,那个时候自己真的就是那么认为的,因为那时的自己,傻乎乎的,真的没有其他同伴们的那份聪明,不用大人教,自己便能分清是姥姥与自己近还是姨姥姥更近,只是觉得她那么关心自己,应该和姥姥是一样的,所以每每星期天的时候,我总是在家里不出去,静静地等着她来,若要是不来,那就证明她家里有事,娘便会过几天亲自去看她,当然少不了带上自己,除此之外便是一些简单的礼物,说是礼物,其实无非也就是几个里边裹着好多红糖的黑面馒头,馒头在现在人眼里看来,自然算不得什么稀奇,有钱人天天鸡鸭鱼肉,难道还有功夫去想馒头的事?更何况还是黑面的?馒头是穷人吃的东西,自己已经富有的流油,不经意说出馒头二字岂不是让同行人笑掉大牙?自然不能提,虽然爹娘当年连它也吃不上,但有钱的自己为了面子也不能提,只能尽情的说笑鱼肉话题,这都是那些东西们的事,那些东西们现在整日能做的事,穷人们可以不用去理会,只要做好自己即可,那个时候,娘一个普通妇道人家就是那样,她也不管有些人咋说,自己去看望自己的亲戚,家里有啥就拿点啥,还用得着听别人说三道四?娘自有她自己的主见,也就是她的主见,才使得姨姥姥更加对她想念有加,每每娘领着自己去看她,刚刚踏进她的家门时,她便总是含着泪激动的说:“妮儿,昨儿个姨又梦见你了……”之后,娘也就偷偷的抽泣起来。

姨姥姥想念娘,所以会经常梦见她,娘心疼姨姥姥,心疼她最终可能会无依无靠,所以她会偷偷的哭。

人老了总会想念过去的事和人,假如自己身边有个说话的,或者是儿女们孝敬这种感情便很丰富,可反之它便是孤苦伶仃。

姨姥姥她只能属于后者,因为有好几次她过生日的时候,娘和院中的婶子们去看她为她祝贺,可临了前前后后忙忙活活的却只有她自己的身影,再就是她的丈夫,也就是我的那个姨姥爷,终不见有她儿女的身影在众人的跟前说说笑笑,偶尔有一次,看见一个高大的女人,笑哈哈的从外边进屋,做完一切准备工作后,就又笑哈哈的和众人说家中有事,便出屋走了,当时我以为她是姨姥姥请来给自己帮忙的邻居,可后来才知道不是,原来那女人和姨姥爷有着亲情关系,好像是他的儿媳妇,好像是好像又不是,这事到现在自己也没弄明白没搞清楚,但不管怎么说,就那样过了几次生日之后,院中的婶子终于在那一年说了话:“嫂子,今年咱就不去了吧!你看看,每年去了都是老娘子一个人忙活,再就是她老头子,咱们是去给她过生日,望不能她坐下来和咱拉拉呱说说话啊!可你看看……唉!还是别去了,平常里去不一样嘛!别让老娘子累死累活的了,唉!”婶子的话很露骨,娘点头同意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年里,都是娘自己去,有时候也打发自己一个人去,或者是给她带点裹着很多红糖的黑面馒头,或者是带点从地里刚刚摘下来的新鲜瓜菜,不管是啥,姨姥姥见了都很开心,并欢欢喜喜的张罗着给自己去做最好吃的饭菜,说最好其实无非也就是清水煮白面面条,另外再加两个清炒小菜,在自己的记忆中,那便是最好的了,当时自己在家里是根本就吃不着的,然而在姨姥姥家里却能如愿的解解嘴馋,你说这能不让自己深深地记住她,和记住她的好?

姨姥姥喜欢孩子,因为她在忙着给自己做饭的时候,总要我跑过去,蹲在她身边陪她拉呱,我也喜欢听她拉呱,总觉得她说话比爹娘要好听的多,慢言慢语的每个字里都挂满慈祥,让人怎么听都觉得那么可亲可敬,打心眼里的那么愿意靠近她,我很记得她说话时的神态,总是笑呵呵的问这问那,问娘过得好不好,近日爹是不是又在生气,自己的学习咋样,叮嘱自己不管多累也要读好书,不然就一辈子走不出农村,当时我听后只是嗯着,不再做声,因为这些话在家的时候,爹经常给自己讲,几乎耳朵都要磨出茧子来,倒不是嫌那些话絮叨,而是觉得走出农村管得要读好书才行吗?这是那个时候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没有对任何人说出口,于是它也就在自己心里,心安理得的陪自己度过了那人生中最多彩的三年,很自然那三年里自己也就没得到因它而蹦出来的各种思想教育,自己踏踏实实的混了那三年,当时是很高兴的,并没有发觉它的不好和害处,现在感觉到了,可自己也老了,细细想来真的是好后悔,白白浪费了三年最美好的时光,过去的就过去了,即便是它再珍贵,也只能封存在自己的记忆里,再也回不去了,若说回去,也只能在梦里,可梦能是真的吗?

人生啊!还不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啥也不懂,当啥也都懂了的时候,你也就老了。

印象中,姨姥姥也就六十多岁的样子,她和奶奶的关系非常好,说话拉呱都能说到一块去,也就是因为这个,姨姥姥不管是我去看她,还是她自己来,去后街看看奶奶那是必须的,当然好多时候,我都是听娘的安排,跑去奶奶家,将她请过来,告诉她说姨姥姥来了,奶奶知道后便放下自己手中的活,赶紧颠着小脚随着自己一块赶来,来到自己家中,和姨姥姥端坐在炕上开开心心的聊上一整天,或者是一上午,奶奶是个小脚老太太,而姨姥姥则不是,当时就为这件事我还纳闷的问了娘,问她奶奶裹了小脚,为啥姨姥姥就没有。娘说:奶奶比姨姥姥的年纪大,赶上了那个封建时代,她必须裹脚,所以她在小时候早早的便裹了脚,而姨姥姥的命好,她裹脚后不几年便赶上了新中国解放思想解放妇女,于是姨姥姥那双原本已经让层层黑布给紧紧裹起来的脚便又给放开了,所以她的脚看上去不大不小,走起路来比奶奶稳当多了,完全不是奶奶那样,随时都要摔倒的样子。我记得很清,那是一个夏天,姨姥姥又来了,我依照娘的话,去后街将奶奶请了过来,那天奶奶陪着姨姥姥足足聊了一上午,娘给她们包的饺子吃的,中午时分,老天爷突然变了脸色,原本很好的天气,一下便大雨倾盆起来,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奶奶说要回去,因为鸡和鸭子还没喂,再不回去好饿的嘎嘎乱叫了,于是我先送奶奶走了,从奶奶家回来的路上,我碰见已经从家里出来,正小心翼翼的拿手扶着墙壁,一步步顺着巷子往这边走的姨姥姥,我赶紧跑了过去,双手紧紧扶着她的胳膊,而后一直将她送到舅舅家里,也就是那一次,之后一两年里的时间里,姨姥姥再也没来我家,而自己也随着一天天长大,家里或者是外边也开始有好多事等着自己去做,于是去看她的时间便很自然的少了,可她肯定是在盼着我和娘再像以前,自己小时候那样一块去看她,可我没有做到,娘也没能,不是她不想去,而是随着年岁增长,她的腿脚也越发的不灵便,再也走不得远路,独自去不了大寨村看望姨姥姥,只是在舅舅或者是表姐去了回来之后,她便一个劲的询问:姨过得咋样了?这些日子也没来,是不是有啥事啊?不光她,奶奶更是关心,当她和娘在表姐的口中,一块得到那个同样的答案之后:她过得很好哇!不几天就过来看你们了。她们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表姐的话是很灵验的,果真没几天,姨姥姥真的来了,然而却没有表姐所说的那样:过得很好。与以前的她相比,那天的姨姥姥真的老了好多,蜡黄的脸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整个人坐在炕上活活大病未出的样子,奶奶赶来和她说话,她每说一句便显得有气无力,让人看后不免实在为其担心的很,我站在她身边,静静地望着她,一遍遍在心里问着自己:这就是自己的姨姥姥吗?为什么会老的这么快?奶奶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轻轻的将身子一扭,脸朝向另一边,难过的叹了口气,之后便不再做声,娘自然是悲从中来,从姨姥姥进到屋里开始,她便独自站在炕边,不断的偷偷擦着眼泪,轻声抽泣着,那时自己虽年纪尚小,却怎么也见不得如此场景,于是过了好久之后,便独自去了院子,在心里一遍遍的想着: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可能要与世长辞了。

这是谁也不愿拥有的想法,可谁又能想出更好的办法?

从哪天之后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和表姐还有姐姐,又一同去大寨村看望了她,那个时候,姨姥姥她已经卧床不起了,整个就跟另外又换了个人似的,瘦巴巴的躺在那间小屋里的热炕上,花白的头发乱蓬蓬的,灰白的脸庞时刻预示着死亡的来临,嘴唇塌陷,说话时口里早已没有了一颗牙齿。

“她得的是舌癌,嘴里满满的,想吃点东西却吃不下,只能干饿着,或者喝点稀得。”说这话的是女孩,叫啥忘了,从姨姥姥重病后,她便依照她母亲的安排,天天在那里守着,照顾姨姥姥的起居吃喝。“舌癌?”平生自己第一次听到还有这样的病,我不知道到它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但我知道它是恶魔,能将一个鲜活的生命,折磨致死的恶魔,所以,当那女孩说完后,我便在心里暗暗的怨骂起来,怨骂这世间的不公平,为啥偏偏将这种病痛强加在姨姥姥她这样的好人身上,表姐和姐姐的心情与我一样,只是我没做声,而她们却伤感的唠叨出来罢了!我慢慢靠近她,静静地看着她,希望她醒来再能与自己说话,就像当年小时候我去看她,她让自己陪着她说话那样,希望她醒来,表姐和姐姐也把目光都投了过来,可能是感觉到了有人在自己身边,或者是感觉到了,自己一心最牵挂的人来到了自己身边,姨姥姥终于睁开双眼。

“小国,你吃饭了没有哇?”

我当时便惊住了,不知道她在说啥和谁说,最后还是旁边那个女孩的提醒:“她问你吃饭了没有。”我这才如梦方醒,原来姨姥姥她一直牵挂着自己,虽然她知道她并不是我的亲姥姥,可她还是那么喜欢的牵挂着我,那个时候我差点哭出声来,我记不得亲姥姥的样子,却看到了亲姥姥一样的爱和关怀。可能姨姥姥并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在她又问起奶奶时,还谈到了奶奶的生日,并说等自己病好之后,一定去给奶奶祝贺,当时我即可便领会到,她肯定不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她的那些家人孩子都给她隐瞒了,于是便赶紧随声应付了几句,直到她感觉自己累了,便再次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的看似睡去,我和姐姐还有表姐才抽身离开的。

平生第一次看见一个生命面临死亡时的样子,那天回家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让人伤心的事,却也是谁也逃不掉的事。

果真,好像就是在那个同年的冬天,好像是,那个不好的消息终于传来:姨姥姥走了!

当时正是早饭过后,我正在屋里收拾饭桌,二舅妈便跑来慌了神的给娘说,姨姥姥走了,那头的人让她赶紧去,与此同时,奶奶也从家中赶了过来,同样着急的催促着娘说:你快点去,不然就晚了。在她那着急的声音里,我看到,奶奶的眼里有泪,只是强忍着没有流出来,娘已经完全不知所措,她想去,可她又不会骑自行车,她希望我能去送她,更何况二舅妈也说,姨姥姥临终前还曾不止一次的问起自己,叫着自己和娘的小名,我当时也决意要去,可偏偏那时爹也病倒了,自己根本离开不得,于是,娘最后还是跟了表哥的三轮车,一块去了。

娘是哭着去的,因为就在表哥的三轮车,缓缓离开我的家门口时,我看到了她那早已让泪水湿透的衣袖。

那天娘回来的很晚,都黄昏时分了,她才回到家里,我做了晚饭给她和爹吃完后,她也没说几句话,便上炕到头睡下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当着她的面提起姨姥姥,我怕她伤心流泪,只是每每空闲之时,便又无端的想起她来,她干净的衣衫和她那和蔼可亲的笑……

        2016.6.15  李村万达广场

1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全喜 下一篇奶奶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若愚] [梨树根]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