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奶奶
2017-08-12 12:12:35 作者:梨树根 】 浏览:395次 评论:0
编者按:回忆温馨,笔触细腻,情感厚重。奶奶的一举一动,亲切教诲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关于奶奶的故事以及她的音容笑,还有作者对于奶奶的无限怀念之情貌跃然纸上,读来温馨感人。

奶奶过世的那年,我正在威海打工,具体究竟是那一年,我一时间也记不起了,总之当年底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原本应该伤心难过至极的自己,却根本找不到半点难过的痕迹或者是样子,只是木木的手里拿着话筒,傻子一样的好长时间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记忆中奶奶是一个很能主持家务的小脚老太太,不高的个子,很小很小的两只脚,穿的鞋子总是那种短小而且前边带尖的那种,一年到头总是那一身深蓝色粗布衣服,斑白又稀疏的头发经常梳理成蜗牛状,还戴着一个她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蜗牛状的帽子,脸色古铜不爱讲卫生,很少洗脸。

她就是我的奶奶,她的娘家是前袁村的,当初我父亲很小很小的时候,经常去哪里,那个时候听我父亲说,我奶奶的娘家还是一个当时的大富户,而我奶奶也就是在她娘家最富有的那个时候,嫁给了我的爷爷,爹说她娘家家里很有钱更有很多地亩,只是到了后来家庭渐渐衰落,以至于到最后一家老小都吃不上饭的样子,临了还得我父亲和他的几个兄弟给他们送去些吃的,比如说现在我还仍健在的哪位李根叔,他当年结婚成家的时候,父亲说就是他从自己家里用小推车子推着整车的白菜给他送去招待的客人,到现在我李根叔一提起这些事,他就心存感激的要掉眼泪。

我奶奶还有一个妹妹,我喊她舅奶奶,我那个舅奶奶她和我奶奶一样,都有一个很聪明的头脑,可人家干净多了,不管啥时候周身上下都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索,完全不像我奶奶,一年到头就是那一身粗布衣服,除了单的就是棉的,吃饭的时候把毛巾往脸上一擦就算是洗脸了,我都看见了好几次,忍不住说她的时候她却总是笑呵呵的说:“小贼,俺洗了”。而后同样又是幸福开心的笑。

最让我记的深刻的还是她那双小脚,那是怎样的一双小脚哇?倘若她横着站在一块砖头上,那砖头的两头你是绝对看不见她的脚尖和脚后跟的,整个可以用短小来形容,我小的时候每每看到她的小脚只是好奇,到后来慢慢长大了便充满疑问,怎么也搞不懂,她为啥要把自个儿的脚弄成那样?那样不疼吗?直到后来在爹的口中才知道,原来她也是受了远古历史人物思想的影响,以至于自己能嫁个好婆家,这才由自己的老人将自己原本好好的一双脚,给弄成那样的,五个脚指头只留一个大拇指,其余全部折断弯进脚心里,而后再用那黑色的裹脚布一圈圈紧紧缠裹起来,这样一个在那个时代人们看来的美丽小脚便形成了,我听后很是吃惊诧异,那个时候人们的思想咋就那么残忍,咋就那么拿着人的生命不当事,咋就那么拿着人的身体当儿戏,以至于像极了现在人们那不断的欲望,越多的苛求却只能更加赤裸裸将自己演变成历史那不变的缩影,就像奶奶走路的样子,一拐一拐总要跌倒似的,谁看了都会揪心又伤心。

我上边所描述的,多数都是我童年和我少年时候的她,因为二十多岁我便出去打工了,再也很少回家,于是她的样子和音容笑貌便永远定格在了我的那段童年和少年的记忆时光里。

我童年的时候应该从我八岁的时候说起,那个时候我长得还是又白又胖,不光爹娘喜欢的不得了,我奶奶更是如此,甚至于她喜欢我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喜欢她的其他小孙子,奶奶说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爷爷也很喜欢我他和我奶奶一样,也想有时间就抱着我出去玩,结果不懂事的我,伸手就给了爷爷一巴掌,爷爷还孩子样的笑着说我这是给他的见面礼,这些都是我从奶奶的嘴里知道的,那个时候我还小的要命,根本不记得了那些事情,也更不记得了爷爷的长相,只是依稀的从奶奶屋里墙壁上的那个相框里看见,哪一张很大的照相,奶奶说那就是爷爷,我知道后心里很是一震,他完全像极了自己的父亲,尤其是那眉毛简直再像不过,看着他的照相,我心里一直在问,自己小时候喊过他爷爷吗?可他就是自己的爷爷,奶奶整天都把他擦得那么干净透亮,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张陈旧的老桌子上,甚至于有时还不自主的和他对话说:“老东西,又在看啥?”

奶奶不喜欢洗脸,这事儿我整个大家庭的老老少少都知道,甚至于他下边的那些已经结了婚的孙子媳妇都知道,可又都不敢说,只是每每在逢年过节到她屋里给她打扫卫生,拿起毛巾要给她洗脸的时候,她总是很严厉的说:“不洗,俺刚洗过了。”于是她的孙子媳妇便都一个个笑着去忙别的了,看到孙子媳妇笑,奶奶也跟着一块笑了,笑的比任何人都开心幸福,她的衣服是新的手里的那根拐杖也是新的,是我的大伯父从泰山给她买来的,上边还有一个很生动的龙头,龙的嘴里还含着一颗红色宝珠,奶奶出门的时候就拿着她,每每看到她拿着那根拐杖出门去,我那喜欢说笑又乐观的爹便对她说:“老太君又上哪去啊?道上慢点。”而她却总是说:“知道。”之后便再也一句话不说的,蹒跚着脚步慢慢向着远处走去。

童年的记忆总是那么新鲜如初,尤其是在逢年过节,就像八月中秋之类的节日,我的记忆便是最为清晰,好像那应该是我在九岁的年级,那一年的中秋,别人家都买鱼买肉全家庆祝,可只有我家,不光大哥在校读书没能回家,就连二哥也在村西边的砖窑厂里,为了多整两个钱加夜班也没能回家,家里只剩下我和爹娘三人,那个时候我还小,根本啥也不懂的,可我却单单懂得贫穷和富有这几个字,眼看着人家比人家都快快乐乐过中秋,并且同伴的手里还都拿着爹娘给自己的月饼,自己心里真的好渴望,于是原本夜已经很深了,我依旧站在爹娘的屋里,不肯离开去睡觉,只是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爹,那个时候爹坐在那张椅子上深沉着脸一句话也没有,只是再也不像白天一样那么有说有笑的,好像有好多的心事一般,不管谁都猜不透看不懂,娘蹲在炕上低着头,手里忙着她那已经快忙完的鞋底子,小屋里一点生气也没有,就像中秋的月亮根本不喜欢我家,偏偏把满满的月光都照向了别处,这时候屋外的门一响,奶奶蹒跚着小脚笑呵呵的从外边走了进来:“小宝贝,你看奶奶给你拿来了啥?”话刚说完,一个又圆又大的月饼便塞到了自己的小手里。

那个中秋的月饼最香甜,那个中秋爹娘的心里最难过,那个中秋奶奶的笑容也最亲切。

除了过中秋便是过年,每每到过年的时候,奶奶总要被自己好几个小孙子争抢着拉到自己家里去吃饺子,当然这其中也缺少不了自己,可每每自己赶到的时候奶奶就已经去了别人家,尽管我去的很早,可其他的好几个兄弟早已经在哪里等着,这时候奶奶便笑着从她那间小屋里走出来说:“小宝贝,奶奶先去他们家吃,等会再去你家。”说完便笑呵呵的跟着他们走了,看着奶奶走了自己当然不开心,回到家爹娘问的时候也不愿回答,索性直接爬到炕上撅着小嘴只等着那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当我们迟到还不到一半的时候,奶奶从外边进来了,满脸上都是无法形容的高兴开心,她一进屋就说:“哎呀!让俺那小宝贝心里不愿意了,在他们家里吃了个半饱,赶快上你这来,看看俺那小宝贝咋样了?”随着话音落地,奶奶便很健硕的一欠身上了炕,娘赶紧把那个早已准备好的醋碗给奶奶递过去,还有筷子,而我便把自个儿脸前,那满满一大碗白面饺子推到奶奶的跟前,而此时,奶奶便首先拿筷子夹起一个,送到我的嘴里,并且还不住的问:“好吃不?这饺子可真香啊!老年间哪能吃到这么好的饺子啊?你爷爷就没那个福气,奶奶有哇!呵呵呵!”自个儿那不值一提的不愿意没有了,有的只是奶奶那比任何人都幸福开心的笑声。

奶奶年岁大了却总也不喜欢闲着,也不知道她经过谁,从哪弄来那么多的丝线,每天都在院中那棵大枣树下织网,听姐姐说她织一张网好像是一块钱,爹曾说过不让她做,可她却说:老了闲不住,我自个儿愿意干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大可不必管。听了奶奶的话,爹再也没有去劝阻她,只是觉得只要她开心高兴就行,奶奶很喜欢串门,奶奶也更喜欢和她的孙子或者是重孙子们一块说说笑笑,随着一年年自己慢慢长大,我就看见过好几回,她惦着个小脚和我院中的那个小弟弟一块打皮球,不是像年轻人一样那么四处奔跑的打,只是在地上一下下的,但就这而言,我已经很开心了,我爹也是,他总是说:“你奶奶简直就像个小孩子,都那么大年纪了还和你兄弟抢球打,呵呵呵!”奶奶也很喜欢养宠物,人家有钱人养宠物除了小猫就是小狗,可她却养了一只白白胖胖的鸭子,那是一只母鸭子,可以下蛋的,那只鸭子是她从小养起来的,不管奶奶在家不在家它总是饿不着,因为奶奶平日里就喜欢串门,而它也总是一步不离的跟着,所以到时候,它饿了就学着奶奶的样子,一家家去串门,在这家吃点而后再去下一家,那一次我就亲眼看见它从我五叔的家里出来了,我正好和爹娘在院子里吃饭,看见它顺着巷子从南边走来了,便给爹说了一声:“爹,我奶奶的鸭子又来了,从我五叔家出来的。”这时候娘便赶紧说:“你快给它弄点吃的,看看它还吃不?”我赶紧听了娘的话,用一个小铁盆给它盛了一些粥而后里边又放了好几块窝头,结果它真的过来了,就在它路过我家院子的时候,听见我叫它它便扭着身子一步步的过来了,伸着长脖子使劲的吃了几口,之后便扭头又同样一扭一扭大摇大摆地走了,看着它慢慢走去的样子,我在心里不由扑哧一笑,爹看见了便面无表情的说:“你奶奶的这只鸭子认人儿,咱和你五叔你大伯这几家它都认得,不然它能以天天到时候的那么去家家吃,它肯定认人儿。”

记得最清的便是那一次,我正在家里写作业,爹忙忙活活的从外边闯了进来,他进屋就说:“小,快点,你奶奶的鸭子掉到井里了,你快点用个扁担给她捞出来去。”我听后一怔,赶紧总椅子上站起来,在外屋伸手拿了扁担和一个竹筐子,快步走出屋子,直接向着我家屋后边那口老井敢去,那口老井早已经年久失修,里边的水再也不能饮用,只是偶尔有人从里边打点水用来洗衣服,它就坐落在那屋后边,周围还有好多荒草,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掉进去的,可能是找食吃的时候掉进去的,反正当我赶到的时候我院中的好几个弟弟早已在哪里等着了,他们一个个都伸着脖子向井里边看着,看着奶奶的鸭子在井水里胡乱扑腾还不时的嘎嘎嘎乱叫,看那样子它很开心,根本没拿自个儿掉进井里当回事,当然它不怕水,可井上边的人却担心,尤其我奶奶,此时她正端坐在我三叔家的门口,不断的向这边张望着,即刻的想知道她的鸭子到底咋样了。

“哥,你快点吧!它掉进去好长时间了,要不是咱奶奶找,还不知道,你快点把它给捞出来吧!咱奶奶在那边等着呢!”

还没等我把扁担伸下去,几个弟弟便都开了锅。

“知道了!”

说着,我便赶紧将那个竹筐子用扁担勾住,慢慢的伸到了井底,那鸭子好像直到我要来救它,就那么静静地带在哪里浮在水面上,一动也不动,直到我把它成功的捞上来,我弟弟抱着把它送到我奶奶跟前,它这才忽然嘎嘎嘎的叫起来,像是在对着奶奶撒娇,而此时奶奶的脸上也更是笑的像个小孩子,那份开心任何人都比不得。

这是我少年时候的一件事,除此之外便是我在初中毕业之后的一件,那时候我已经十八九岁,村里有好多来上门给自己提亲的,可自己就是死活不愿意,就那样无形中爹不愿意了,他一次又一次的问我为啥不愿意,我就给他说我太小不想这么早就定亲,想出去学点手艺,不然即便成了家也养不活家,可爹却听不进去,他执意要我答应来上门提亲的事,并且还给我说,在县城里干建筑也照样不少挣钱,自个儿没多少文化人又老实,出去了光让人家骗,肯定一分钱也拿不回来,听了他的话我很伤心,于是便一次又一次的去找奶奶,甚至于有好几次连晚饭都在奶奶哪里吃。

“你爹从小成家立业,南蹿北跑的照顾着这么一大家子,他也不容易,他脾气是爆了点,可他都是为你着想啊!唉!你也别生你爹的气,到时候我说说他,你年轻轻的也该出去闯荡闯荡,这年月又不是俺那个时候,光图口吃的饿不死就行,现在要是不出去长长见识人家就说你是个傻瓜啊!只是到时候在外边自个儿啥事都多长个心眼儿,外边骗人的实在太多,啊?”

黄昏的光里,奶奶的话语重心长,致使的自己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再也不敢抬头,只一味的知道把那个黄昏的颜色深深的装进脑海,不管任何时候都永不褪色。

那一个黄昏可能就是自个儿最深的记忆了,因为从那之后,自己就外出打工,回家的次数很少,自然见到奶奶的时候就更是屈指可数,只记得那一年自己从威海回来之后,再次去她屋里见到她的时候,她却再也不是以前,蜷缩着身子躺在炕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不是自己叫她她还绝不会知道自己的孙子来看她,慌忙惊醒之中,她赶紧从被窝里坐起来,伸着胳膊示意着让我赶快坐到她跟前去,我赶紧坐过去了,她伸手仅仅抓着我的手,第一句话便是问我的婚事咋样了,你爹咋样了,关于我的婚事我撒谎的给她说,已经定下了,年底就要准备婚事,至于我爹,我照样给她撒了谎,骗她说爹活的很好,只是年底这阵子老忙着出差,过来的很少,到时候他不出差了自然就回来看她,当时奶奶她一个劲的点着头相信了,可我的心里却怎么也不是滋味,因为,爹早在去年就已经过世了,可她却仍旧还像娘惦记着我一样的那么时常惦记着他,我害怕自己一时不小心便说错了话,让她伤心,于是便假装着开心高兴的和她聊了几句之后,扶着她躺下自己退身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院中的那一刻我再也止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我受不了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现实,可它偏偏就是现实,曾经活生生的现实,我想自己的父亲也更牵挂着她我的奶奶,这种牵挂一直延续到我过年之后又重新回到威海,直到年底给姐姐打电话的时候,姐姐才告诉我说,奶奶过世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睡过去的,没受一点罪,下葬的时候是给爷爷合的坟,家里为了不让自己花那些昂贵的路费也就没告诉自己,只等着自己过年回来之后到她坟上给她磕两个头就行了,末了还说,她那只鸭子在她过世后,不知怎么的一天到头也不吃东西,总是在那屋门口嘎嘎嘎的叫,三婶子拿了最好的食物去喂它它也不吃,就那样没过几天也死了,三婶子说它是思念老主人死的,就这样身子便让三叔在奶奶和爷爷的坟旁边挖了个窝,把它埋了……电话里姐姐的声音不高,却字字句句钉在了自己的心尖上,致使的自个儿手里拿着话筒,一时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不是不想说,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啥,只是一味的想着,自己童年的时候奶奶的音容笑貌:小宝贝,你看奶奶给你拿来了啥?

                               2016.2.24 青岛


6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姨姥姥 下一篇还是被辞退了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泼墨书声] [梨树根] [我是阿色] [若愚]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灵宝经
  你须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什么的,当然是唯物主义历史的辩证的唯物的唯物主..
坑爹经
  竟关于衣食么,则父母其实你需知道某一个词语衣食父母,则衣食,父母你需要知道他..
那厮娑厮
  男孩子,你映照清水发现是美丽的爱上自己科学解释你X+Y我希望你看见了X+Y西方将承..
天狗
  这凶猛的动物。一辈辈老人曾谆谆教诲一代代儿童时代有时吞了太阳,有时吞了月亮渐..
见龙若渊
  必已经对所有的玉质失望,对所有的雕工失望当然上好的玉质雕工必还是存在的,都天..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