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狗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遛狗
2017-04-12 19:41:12 作者:相思 】 浏览:703次 评论:2
编者按:小说《遛狗》选材新奇,构思新颖,别具一格,极具艺术特色。通过刘局长家的宠物狗富贵跌宕起伏的命运描写折射刻画出了当今一些腐败官员们的外在形象以及他们在反腐倡廉雷厉风行的新形势下惶惶不可终日的精神状态。惟妙惟肖,活灵活现。人们大概有所不知,饲养宠物非但追尚时髦而且还有其奥妙,通过宠物狗行贿的妙招也堪称一绝。宠物狗富贵给刘局长带来了无尽的好运和财富,可是富贵最终的悲惨结局一定又会带给他们厄运的。首尾呼应,巧设伏笔,掩倦回味,悬念犹存。作者针砭时弊,笔触凝练,讽刺深刻,钦佩作者非凡的文字功夫和高超的艺术水平!精品佳作,推荐分享!

    1

    巡视组的人员终于撤离了,风平浪静,一切安好。单位同仁们纷纷相互祝贺,一片欢腾,刘局长也不例外。连日来,随着巡视组人员进驻本单位后,全体人员的心都紧绷着。特别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给他人,也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巡视组走了,刘局长惶恐不安的心也该平安归位歇息了。掏出一支烟,很潇洒地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仰天吞吐着。一缕缕烟圈腾空而起,犹如一条条小灰龙,在办公室里盘旋,蜿蜒地飘移着。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是妻子阿梅打来的,刘局长高兴地接通了电话。   

    “老刘,晚上回家吃饭吗?”阿梅柔声细语地问道。   

    “回,炒几个小菜。”刘局长乐呵呵地回答道,似乎夹杂着一丝命令式的语气。   

    “汪汪……汪汪……”电话里传来一阵有节奏的狗叫声。   

    “儿子,爸爸一会就回来,乖乖地在家听妈妈的话,嗯呀!”刘局长做了一个亲吻的声响,并挂断了电话。草草地收拾了一番办公桌,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的小曲,提包就下班回家了。   

    说到刘局长的这只狗富贵,虽然只是一只很普通的小草狗,但却具有德国“贵宾犬”高贵的气质,会狩猎;又具有西伯利亚“哈士奇”嘶哑的嗓音,挑逗的野性;还具有苏格兰“牧羊犬”的聪慧,忠诚,小鸟依人地理解主人的意图。人人都说:“猪来穷,狗来富。”自从刘局长收养了流浪狗富贵后,仕途一路高歌猛进。从原来一个小小的科员,一步步稳健地高升到现在局长的位置。刘局长夫妇打心底里特别喜欢富贵,用他俩自己的话说,富贵的到来,不仅带来了官运;同时也带来了一家人的和睦相处。在某种程度上讲,富贵已是家庭里不可分离的一员,犹如自己亲生的儿子一样,有时甚至超过了对自己亲儿子的热情。   

    刘局长刚到家门口,房门被“吱呀”地打开。富贵一见刘局长提包回来,就摇头摆尾的“汪汪……”地跑了过去。刘局长以为富贵像以前一样,过来接自己的公文包,弯身下去,正准备把自己的公文包递过去。没想到,富贵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的动作,一下子就跃了过去,给刘局长一个措手不及,公文包“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一个踉跄后退,差一点坐落在地上。真不愧是行伍出生的刘局长,宝刀未老,一拂手就接住了富贵,“哈哈”大笑起来。左手抱着富贵,右手轻轻地拍打着它软绵绵的头,嘴里不停地唠叨着:“你个臭儿子,调皮蛋,还给老爸来这一手,看我怎么收拾你?”两个亲呢着走进了屋。站在一旁的阿梅“噗呲”一声笑得人仰马翻,合不拢嘴。一边弯着腰拾起公文包也跟着走进了屋,一边讥笑着,略带有些心酸地说道:“哎哟喂!哎哟喂!瞧你哥俩那熊样,当我是电灯泡,不存在嗦!?”   

    “怎么会不存在呢?存在,存在,好事说三遍,大大的存在,老婆大人!”一边挑逗着富贵并说道:“你看,你妈咪都吃醋了!去,去去,一边玩去。”又一边紧紧靠近妻子的身边,顺势在笑得绯红的脸颊上深深地来了一个“嗯呀”的亲吻。   

    “嘚,嘚嘚!”阿梅一把推开刘局长,抛了一个媚眼,乐呵呵地说道:“你也一边去,老都老了,还老不正经,该吃饭了,我的局长大人。”   

    “遵命!”刘局长“啪”的一声行了一个立正的军礼,说完就和富贵上了桌,吃起饭来。   

     2    

    一阵酒足饭饱后,刘局长夫人阿梅收拾完碗筷,坐在刘局长身边撒娇地说道:“老刘呀!好久都没有出去遛弯了,你看,儿子富贵在家里都闷得慌!天色还早,我们是不是该出去走走?”富贵一听说要出去遛弯走走,立即又扑倒在刘局长的怀里,又是亲吻,又是翻滚,不停地讨好着。弄得刘局长好心疼,于是,站起身来说道:“好吧!看在我儿子的份上,就出去走走。”   

    阿梅给富贵精心梳理了一番,穿了一件专用的“马甲”,一家三口推着老年购物车就出门了。老年购物车跟超市里面的购物车不一样,表面上看就是一辆轮椅,只不过在座位下面多了一个可以堆放东西的篮子,拉起座位板就可以把东西放在里面。既方便购物储放,又可以累了坐在上面小憩一会或推着人继续走。在靠背后推手下方,还有一个深深的暗布袋,可以储放手机、充电器、钱包等随身什物。   

    霓虹灯下,街道的两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地摊,稍稍大一点的地方已被广场舞大妈们所侵占。下班的,忙活的,遛弯的等人群纷纷地与汽车争抢着前行的空当。叫卖声、广场舞的音响声,还有汽车的喇叭声混杂在一起,震耳欲聋,令人难以沉寂。   

    富贵走在最前面,按照以往惯走的路线,昂首挺胸,趾高气扬。犹如一个出征的先锋官,摇着漂亮的尾巴,一蹦一跳地领着刘局长夫妇,穿过街心来到垂柳飘飘的河边公园。   

    刚一到公园,富贵就“旺……旺……旺旺……”地叫了起来,而不是平日里的“汪……汪,汪汪”地叫。刘局长夫妇抬头一看,原来是单位的杨秘书和一位年青人,边走边闲聊着,迎面走了过来,似乎聊得很欢的样子。   

    “小杨,散步呀!”杨局长乐呵呵地主动上前打招呼道。   

    “嘿,嫂子,杨局,这么巧!”杨秘书似乎感到很惊奇的样子说道。   

    “我们出来遛一遛弯,活动活动。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阿梅立即拉住刘局长的手,乐呵呵地继续说道:“几天不见,我们的杨大秘书越来越漂亮了!”       

    “嫂子,你!”杨秘书偷瞄了一眼刘局长,有点羞涩地说道:“看你把我夸的,我脸都有点红了,有种飘飘然了的感觉。还是嫂子保养有方,青春常在!”   

    “我们没打扰到你们吧?”刘局长指着杨秘书身边的年青人笑呵呵地问道。   

    “嗨!看你说的,忘了介绍。”杨秘书笑着对身旁的年轻人说道:“表哥,这是我们单位的刘局刘哥,这是嫂子。”   

    “刘局好!嫂子好!”年轻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你好……”还没等刘局长夫妇回礼完,杨秘书指向旁边的年轻人,继续介绍道:“刘局刘哥,这是我的表哥李明,就是刚刚接管我们单位物业管理的李总,望刘哥多多批评指点哈!”一边说着,一边向阿梅那边移动,似乎故意在给刘局长和李明留足寒暄的机会。   

    “哦,原来是李老板!失敬,失敬了。我是说,怎么看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说着两人相互握手寒暄了起来。   

    “工作中若有不足之处,还望刘哥多多的包涵!”李明嘴里一边说道,一边将一个名片大小的东西,试图滑向刘局长紧握的手里,可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李明哪里知道,刘局长这个老江湖,在握手的那一刹那之间,似乎早有防备,一下将他的手握在里面,无法挣脱翻转过来。李明有点无计可施了,悄悄地向杨秘书瞟了一眼,发出求救的信号。   

    “多谢你们员工辛苦的服务,若有什么需求,你直接可找杨秘书办理就行了。”刘局长一边用力压住李明的手,一边笑着说道。    

    夜幕下的霓虹灯似乎有点慢慢地在退色,眯着眼睛看着两个男人的双手紧紧地粘连在一起。推来推去,谁也不敢轻易地松开自己的双手,并永无休止地有说有笑寒暄着。   

    站在另一旁的杨秘书收到李明的求救信号后,假惺惺地问道:“嫂子,怎么今天不见富贵?”   

    “那不是吗?”阿梅指着站在一旁的富贵,并向他喊道:“富贵,富贵,你姐叫你呢!”   

    正在观看刘局和李明聊天的富贵,一听阿梅的喊声,立即转过身来,“汪汪”地摇头摆尾地走了过来,做了几个调皮挑逗的动作,逗得阿梅和杨秘书哈哈大笑。杨秘书看见富贵穿着摄影师似的马甲,立即俯下身将富贵抱了起来说道:“嫂子,富贵今天好可爱哟!”   

    “就是喜欢调皮捣蛋。”阿梅笑着说道。   

    “嫂子,富贵这马甲穿起来,感觉有点大,不合身!”   

    “哦,我还没注意到呢!”   

    “稍稍改一下就行了。”   

    “可我不会改,这一件都还是别人送的呢。”   

    “表哥,你过来看看富贵这马甲,穿起来有点大,不合身。”杨秘书边说边抱着富贵走了过去,将富贵递给李明,并使了一个眼神,继续说道:“你过去给嫂子说说该如何修改?马甲!”说完就与刘局长漫无边际地闲扯起来。   

    李明会意地接过富贵,仔细地打量着富贵身上的马甲,富贵也很配合地躺在李明怀里,任凭他翻来覆去地摆弄着。聪明的李明一下子就找到了门道,将手上的东西迅速地插进马甲的口袋里,笑着对阿梅说道:“嫂子,这马甲不好改。改,要毁掉布袋,就影响了美观。如果马甲没有了布袋,就不好看了,改天我托朋友重新给富贵捎带一个回来。”说着就把富贵递了过去,并又向杨秘书使了一个oK的眼神。   

    “好呀!那我就替富贵谢谢兄弟你了。”说着就笑呵呵地接过富贵,就像抱婴儿一样把富贵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他掉了下去,俩亲呢着。这时的富贵很温顺,一声不吭,两只小小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周围闲逛的人群。   

    杨秘书见状窃喜,于是借故向刘局长告辞说道:“刘哥,我表哥刚刚成立公司不久,还有很多地方都不懂,你得多给他提提意见哟!”   

    “真是你表哥?”刘局长疑惑地问道。   

    “是远房的表哥,刘哥,嫂子,拜拜!”边说着边挥手离去。   

    “你个小妖精!”阿梅望着杨秘书和李明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3   

    杨秘书和李明走后,刘局长夫妇在富贵的引导之下继续溜达着。一天紧绷的心终于可以在这昏暗的灯光之下得以放松释放,一圈溜达下来,见到了许多曾经的同事,老领导,下属,亲朋好友。更重要的是,刘局长看到富贵在妻子阿梅的怀里上蹿下跳,两个玩得很嗨,心里特别的高兴。同时也有点自责,都怪自己平时工作忙,没时间好好地陪她们溜达。   

    刚回到小区门口,遇到曾经一起共事的老罗和他的侄儿小罗,看上去脸色有些憔悴与焦虑。刘局长关心地问道:“老罗哥,你怎么了,脸色是那么的苍白难看?”   

    “嗨……”老罗叹气地说道:“别提了,一个硕士毕业生还找不到像样的工作,气死我了!”老罗斜眼扫视了一下刘局长,不停地数落着小罗种种的不是。   

    “学的是什么专业,那么难找?”刘局长继续问道。   

    “什么环境生物研究经济学,我也搞不懂。”老罗说着又用手恨恨地敲了一下小罗的头,生气地说道:“还杵在那里干嘛?还不过来给刘叔说一说自己学的是什么?”   

    “刘叔好!”小罗胆战心惊地走过来说道。   

    一会功夫,小罗与刘局长两个谈得津津有味,有种相遇恨晚的感觉。   

    老罗趁刘局长认真仔细地聆听小罗讲解的时候,借势轻轻一带,就把刘局长手中的购物车给拉了过来。一边仔细打量着购物车;一边轻声地问阿梅道:“弟妹呀,这车好,这后面的布袋更好,可以放点随身之物。那里买的,改天我也去给老伴买一俩。既方便购物,又可溜达小憩。”老罗迅速将手伸进布袋,似乎有个东西晃动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缩了回来,随后拍了拍布袋。   

    “嗨,老哥,到处都有卖的,只是你没注意到罢了。”阿梅盯着老罗的一举一动,乐呵呵地回答道。     “好专业呀!现在正缺这样的人才了。”刘局长大声地说道。   

    “老刘,那你就帮一帮侄儿呗!”阿梅在一旁侧敲着。   

    “这个不用帮,正稀缺呢!”接着又对着小罗说道:“先写一份简历和你的想法来,給其他领导们看看。”   

    “谢谢刘叔。”小罗高兴地说道。   

    “老刘呀!你得按正常渠道办,别让你自己为难哟!”老罗俩一边离去,一边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老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按章执行,再说,这么好的人才,谁会轻易地让他从自己的眼鼻子底下溜走呢?”刘局长似乎十拿九稳的回答道。   

    “瞧你哥俩说的!”阿梅说完,独自推着购物车自己先进了小区。  

   4   

    回到家里,阿梅与富贵又折腾了好一阵子才算了事。可是很少出门去溜达的刘局长,回到家里已经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简单地洗漱过后,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刘局长刚刚走进办公室,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急忙放下公文包,迅速地拿起电话道:“喂,你好,我刘权,你哪位?”   

    “老刘,是我,老杜。”   

    “老领导好!”   

    “经研究决定,成立一个‘环境生物研究经济发展课题组,专门研究环境对生物的发展影响,以及如何产生社会经济效益,具体事宜由你来牵头组织与协调工作。”老领导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   

    “放心吧!老领导,我一定不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刘局长信心满满地回答道。   

    “很好,你办事,我放心!嗨……”老领导的声音微颤了一下说道。   

    “老领导,你怎么了,需要我分忧的地方吗?刘局长询问道。   

    “也没什么,前几天,我家那小孙子在公园里玩耍。看见一只穿马甲的小草狗,觉很好玩,回家后一直纠缠着他奶奶,非要买一只不可。嗨!老刘呀,城里人一般都是在玩宠物狗,现在能到哪儿去给他弄一只灵性的草狗来玩哟?”老领导十分无赖地说道。   

    “哦……哦……”刘局长稍稍沉思了一片刻,继续说道:“老领导,您别着急,容我给您想想办法!”     “我就知道你老刘一定会有好办法!课题组成立时见,老刘!”老领导赞许地说道。   

    “好的,课题组成立时见。”   

    放下电话,刘局长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倾泻而下。如今老领导看上了富贵,不送过去,为了一只心爱的狗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有点不合算;送过去呗,富贵又是妻子阿梅的心头肉,家里的开心宝,也是自己的幸运之星。该怎么办呢?又如何向阿梅说呢?刘局长左右为难,心里嘀咕着:“老领导呀,老领导,你这一招太厉害了。一手把我扶起;又一手恨恨地割下我的心头肉,难呀难!”刘局长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着,强烈的思想斗争不停地在心里翻涌着。   

    良久过后,刘局长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妻子阿梅的电话,告诉了老领导看上富贵的事,可怎么说阿梅就是不同意。   

    “不给,就是不给!”阿梅哭喊着,同时电话里传来“汪……汪”脆弱的狗叫声。   

    “那怎么办?我不可能为了富贵,就此丢了仕途吧!”刘局长有点生气了地说道。   

    “呜呜……汪汪……”电话里传来阿梅的哭声和狗叫声。   

    “阿梅,你想想,阿梅!”刘局长耐心地劝导道。   

    “汪汪……啪……啪啪……”好似有玻璃碎响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没有了狗叫声。   

    “怎么了?阿梅。”   

    “老刘,富贵,富贵,他……”   

    “富贵,他怎么了?”   

    “富贵,富贵他跳窗户了,呜呜……”   

    “什么?”刘局长悲痛欲绝,痛心地大声呼喊着:“富贵,富贵……”   

    “你嚎叫什么呢?大半夜的。”阿梅一把推醒刘局长道。   

    “富贵呢?”刘局长眯着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并佷伤心地问道。   

    “睡在摇篮里的不是吗?”阿梅指着床边的摇篮生气地说道。   

    “汪汪……”富贵听见在说自己的名字,探出头来叫道。   

    “那好,那好!”刘局长说完,迷迷糊糊地翻了一下身,又睡着了。   

     5   

    几个月以后,刘局长的办公室门上多了一块“课题研究组组长”的牌子。刘局长很高兴,心里想着:兼职该组长,意味着自己是本市的智库掌门人了,功不可没。更何况,自己的身份地位明显地比同级的同仁们又高出了那么一截。说不定哪天,还有机会能入常委,从此,自己的仕途更加平步青云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扰断了刘局长的白日梦,他迅速地将太阳穴压了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喊道:“请进!”   

    “刘局长好!我是杨秘书的表哥小李。”李明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件包裹。   

    “小李,请坐!有事么?”   

    “哦,我托朋友从南方给富贵邮寄了一件马甲回来,今天特地捎过来,看富贵合适不合适?”李明一边说着,一边将包裹递了过去。   

    “替富贵谢谢你了!多少钱?我补给你。”说着正要掏出钱包来付钱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刘局长立即拿起了电话道:“喂,我是……”   

    “老刘呀!”   

    “老领导好!”   

    “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事?”   

    “昨天,小孙子在家里与富贵一起玩耍,玩得很嗨的时候。大孙女的小白鼠突然跑了过去,富贵以为是耗子,不分青红皂白,一口就把小白鼠咬死了。大孙女很伤心,抽了几下富贵,结果,富贵……”   

    “结果富贵怎么了?”   

    “翻窗户跳楼了,嗨!”   

    “富贵伤势如何?”   

    “摔下楼,把正路过的京巴狗给压死了。京巴狗主人气急败坏,伤心病狂,活活的又把富贵给打死了。并且还报了案,相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呢!”老领导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刘局长放下电话,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瞬间,满脸苍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李明见状,立即上前,又是掐人中,又是做人工呼吸,总算把刘局长给救了过来。   

    “小李呀,你这个马甲,富贵没机会穿了,你就拿回去吧!”刘局长有气无力地说完,又昏了过去。   李明使劲地掐住人中,大声地喊道:“刘局长,刘局长……”   

    2017.4.11完稿于威海      

33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韩子武 下一篇抠门的父亲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相思] [刘金平] [楚楚] [若愚]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