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前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坟前
2017-04-06 09:42:07 作者:相思 】 浏览:847次 评论:0
编者按:构思新颖,笔法不俗,富有特色。作者所刻画的小说人物非常特殊,是人即鬼,是鬼即人,但却形象逼真,栩栩如生。新鬼老周初来乍到,他那非常隆重气派,不同凡响的葬礼场面引得长眠山岗上的老鬼们羡慕不已,结伴出来看热闹。不成想新鬼老周与老鬼老李、刘爷爷是生前同事和好友;老鬼杨奶奶是新鬼老周干儿子加女婿狗剩的母亲,他们两生前没有遇过面,原来是亲家。新老朋友相见恨晚,互相问候叙旧。大家羡慕老周,殊不知,老周自有苦衷,自己是因为车祸而亡,自己之所以前来阴曹地府报到是因为自己的干儿子加女婿狗剩所迫。道貌岸然的狗剩只是为了自己的锦绣前程、为了骗保、为了行贿领导……大家愤然,都想看看这位忤逆不孝之徒究竟是个啥模样?坟地里,杨奶奶在老周的指认下也认出了自己的儿子狗剩。惊愕之际,葬礼还未结束,公安人员在老周的坟前墓地带走了狗剩……错综复杂的故事内容,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令人感叹、惊愕、深思、遐想。小说虽小,寓意深刻。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人世间的炎凉世态还有因果报应尽在其中,耐人回味,推荐阅读。


清明节假期,连续几天的鞭炮声和撕心裂肺一点泪花都没有的哭泣声,扰得喜欢清修长眠于此山岗的人儿心烦意乱,担心受怕。既怕鞭炮炸响后腾起的绿黄色的浓烟熏瞎了自己明镜似的眼睛,迷失了方向;又怕冥币燃烧后的火星不甘寂寞,在风的怂恿下,调皮捣蛋点燃了自己清修卧榻的房屋,到时无家可归。大家都忧心忡忡,寝食难安,纷纷放下自己心中的青灯,出来张望。

只见在山坳里一座富丽堂皇的新居(坟)前,摆满了猪牛羊等各式各样的祭品什物,应有尽有,堪称世上稀有的满汉全席。紧靠两侧的是八个“专哭之人”,一边四个,衣冠楚楚,左青右白,似乎寓意着人生的清清白白。正前方跪伏着几个不同年龄阶段身穿白大褂的人,面带焦虑而又显得有些稳重不足。在他们的后面,铺满草纸的地上,跪伏的人黑压压的一大片,一个跟着一个三叩首,嘴里默默地念叨着,具体是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在人群两边的高台上,有十二门礼炮一字并肩站立着,犹如礼兵卫士,整齐划一,列队在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前来观摩的人群也越聚越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该来的和不该来的都通通地来了,挤满了整个山坳。

九点的钟声终于敲响,祭祀大典开始。在祭祀主持人的指挥下:上万条鞭炮在草地上不约而同地“噼噼啪啪”一起炸响,火星四溅,扑向草丛中缠绵;点燃的冲天炮犹如发射的导弹,“飕飕”地腾空而起,在空中像天女散花般地炸开花。整个小山坳满是火树银花,一朵朵的小花伞飘飞散落;锣鼓应和着唢呐声“咚咚”地敲响,敲醒了整个山谷,也敲碎了沉寂人的心;悲恸的哭喊声,撕心裂肺,催泪洗面,无不感到悲怜;十二门小礼炮依次敬礼发射,“隆隆”的礼炮声震得青山鸟飞绝。

站在山岗上那一群潜心修行的老人们,望着眼前的一切,脸色似惊、似忧、似喜掺杂不定。不过,最终沉寂的心还是沸腾了起来,大家议论纷纷,并竖起大拇指为此孝子点赞。

老李伸伸懒腰感叹道:“能有如此孝敬的儿孙,在世时,何须担忧自己颐养天年时的吃、喝、穿!”

“那是哟!可惜我没有如此好的命,只能靠自己潜心好好修行,下一世能披一身好皮囊,嗨!”矮脚杨奶奶叹息流泪道。

说起杨奶奶,山里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绝对是一位农家好手,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流汗流泪,省吃俭用,总算把孩子拉扯大。孩子成婚后,自己肩膀上的担子也少了,但曾经过多的积劳成疾,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漂亮的媳妇是在城里长大的,很娇惯,什么都爱讲究,看不惯农村那一套的生活方式。时常为了一点生活小事,小两口争执不休,甚至有时争得面红耳赤。这一切被杨奶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要强的杨奶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人矮,皮肤又黑,怕影响到孩子们以后的工作和生活。自己再苦再累,也不能去拖累和耽误自己孩子们的前程,那不是自己的初衷。于是,杨奶奶借故毅然决定,离开与儿子一起居住的城市,回到自己曾经奋斗过而又熟悉的农村老家居住。靠自己的双手,以自己的生活方式,一直坚守着走完自己的后半生。直到最后闭眼的那一瞬间,杨奶奶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子孙长什么模样,难怪有如此感慨流泪悲伤。

刘爷爷看到此情境,急忙过来搀扶着杨奶奶安慰道:“老妹子呀!别难过,有时候眼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没看到的不一定是假的!”其他左邻右舍的乡邻也都过来安慰着杨奶奶。

突然,一阵掺杂着零星阳气的阴风拂面而来,同时也捎来了:“邻里的老哥老姐们,你们好,我是新来的老周,请多关照!”大家定眼一看,半山腰里一瘸一拐地爬上来一个人影,步履蹒跚,甚是有些艰难。大家立即都拥了过,扶住了自称老周的人。

老李掏出老花镜,认真的看了一下老周,他也不敢确认是不是老周。毕竟他们俩分开的时间也快近四十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于是有些疑惑地询问道:“老周,老周,你是桃花屯的老周吗?”

老周也是两眼先一轮,接着就笑呵呵地指着老李说到:“是呀!你……你是桃花屯人称活鲁班的李木匠老李,嗨呀!真的是你,好高兴。”说着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热泪盈眶,犹如两个离散多年后再相聚的兄弟。

“老周,你不是调去省城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又回来了?”老李不惑地问道。

“嗨,别提省城了。这么多年来,消费水平一直疯涨,工资永远也涨不过它。不怕老哥老姐们笑话 ,我工作了一大半辈子,还不够买一套房子,更别说这最后卧榻栖憩之地了!”老周说完,惭愧地低下了头,眼里布满了晶莹的泪花。

杨奶奶顺手将自己平时擦汗用的小毛巾递给老周,安慰地说道:“老哥呀!别难过,已经来这里了,那些红尘往事就让它过去吧!既然来这里了,大家就是一家人。”

老周擦完泪水,将毛巾叠好后递还给杨奶奶并说道:“嗯,谢谢大妹子!”

“老周,你现在住哪?何不搬过来一起住,闲暇时,咱哥俩喝点小酒,好好闹一闹客。”老李关心地问道。

“你们看,山下折腾的那家就是。”老周指着山坳祭奠会场,继续说道:“在世时折腾我,死后还在继续折腾我!”老周似乎又有些哽咽,欲哭无泪。

“老周,到底怎么了?你看那排场,谁家的子孙有那样祭奠过自己先人的,你儿子不是对你很好的嘛!”刘爷爷很吃惊的问道。

“对了,老周,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是怎么过的?详细地给我们说说。”老李也惊奇地问道。大家心里明白:要想劝人就得先让人把积压在心底的东西全部释放出来,才能对症下药。否则,难以找准方向,劝服别人。所以大家不约而同地把期待的目光投向老周,希望他能把自己心里的苦水尽量全部到出,好疗伤沉寂。

“那不是我的儿子。”老周流泪道。

“哦!?”大家异口同声惊愕地说道:“是女婿?”

“是干儿子,最后才变成女婿。”老周继续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搭错了哪一根筋认识到他。刚开始觉得人还很不错,文质彬彬,气宇轩昂。既勤快又能干,说话很有礼貌,小嘴就像抹了蜂蜜似的会呵护人。一来二往,渐渐地熟了,就收做了干儿子。后来又不知什么原因,鬼使神差的就做了我的女婿。”

“这不很好嘛!”刘爷爷说道。

“好什么哟!结婚后,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常混迹于官宦之间,狐朋狗友成群,每日都想的是:多结交一些这样的朋友,能帮助自己升官发财出人头地。自己又没有经济实力,却喜欢好面子,臭显摆,出手又大方,耗尽了我所有的积蓄,结果一事无成。”老周含泪说着,心里明显有点激动。

“太不像话了。”杨奶奶气愤道。

“最让我气愤的是,你们猜是什么?”老周掩饰不住心中的怒火说道。

“是什么?”大家惊奇地反问道。

“为了能当上一个什么处长,居然谋划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一则,让我去故意撞车受伤骗保,将索赔来的钱拿去活动活动关系。二则,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的孝道。我......我都几十年的老干部了,这种事我能去吗?”

“绝不能。”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

 “所以我就干脆使劲一撞,一命呜呼了事,图个清静,免得以后又来折腾我。”老周指着自己受伤的双腿喷喷地说道。

“太坏了!太坏了!太坏了!”大家义愤填膺地说道。

“走,大家去看看这个坏蛋长什么样?”

不知人群中谁说了一句,大家扶着老周就气势汹汹地向山坳下的祭奠会场走去。祭奠活动仍然有序的进行着,哭声、锣鼓声、唢呐声,还有间断的鞭炮声,随着跪拜声跌宕起伏。感动得围观的群众也跟着簌簌地留下了眼泪,无不为如此的孝道感到钦佩,纷纷竖起大拇指点赞。

老周一行人来到会场,大家只能躲在老周的坟墓后面辨认。因为今天这架势有所谓的道士在各个关隘口把守,不能走近细看,怕惹不必要的麻烦。正当老周给大家做一一介绍的时候,杨奶奶突然尖叫了起来:“狗剩,我的狗剩,怎么在这里?”

“狗剩!谁是狗剩?大妹子。”老周转过身来惊讶地问杨奶奶道。

 “中间穿白大褂有点矮的那个。”杨奶奶很久都没有见到自己儿子的模样了,有点小激动。

“是你儿子?”老周看了看狗剩,又看了看杨奶奶,疑惑地说道:“不像呀?他曾经说过他是孤儿。”

“真是我儿子,老来得子生的。”杨奶奶很肯定的说道:“不过,结婚后,还真不是我的儿子了。”

“大妹子,他就是我那不孝的干儿子女婿,”老周斩钉截铁地说道。

瞬间,坟墓后面的空气变得有点凝固窒息。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如何说。只好暂时纷纷地离开,让他们俩好好的沉寂一会,大家又向山岗上奔去。老周和杨奶奶纹丝不动,仍然杵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切,呆若木鸡,脸色显得有些憔悴与苍白。多年来,两亲家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居然面对面互不相识。这种情况发生,谁遇到脸上都会挂不住,情何以堪!

突然警车的汽笛声拉响,参祭的人闻风而逃,祭祀场上祭品什物散落了一地,横七竖八,狼藉不堪。几个戴大圆帽的人,把前面几个穿白大褂的人通通地扶上了警车。老周和杨奶奶见状,大惊失色,一声“儿子”都没有呼喊完,顿时昏厥了过去。

这时候,一阵龙卷风席卷而来,把地上的一切尘埃污物刮得干干净净,喧闹的山坳又恢复到昔日的宁静。绚暖的阳光普照着清明时节的每个角落,青青的小草弯着腰跪立在坟墓前,似乎在忏悔着什么……

2017.4.5.夜.草于烟台。


43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抠儿 下一篇我是怎么了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梨树根] [刘荣发] [若愚] [相思]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仙台有梗
  仙台。你当然首先经历东方,京都样的城市,不过如此樱花烂漫,小姑娘版实标致,地..
刀鱼
   一条鱼,生长成刀的形状若祂是有心的,祂成功了和,夏商周以来,是不是祂想成为..
深山古寺
  书生如果古寺里狐狸妖该出现了一切必不违和的道士剑仙二选一
蛋蛋
  蛋蛋南方有鸟,喜欢玩火越大火,越玩到春光荡漾表面,像返老还童吃春药。年轻的感..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