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我是怎么了
2017-03-15 19:18:40 作者:相思 】 浏览:289次 评论:0
编者按:作者笔法老到,结构巧妙,用一个本我来叙述自己的烦恼,再用另一个的自我解析自己烦恼的原因。很有独到的乐趣。本文唯一的切点是标点符号不规范,希望下次改正。谢谢

  最近好像我病了,病得一塌糊涂,那是相当的严重。躺在被窝里,拿着跟随我多年的破手机,打开备忘录,想写点什么东西。可是,两眼金星直冒,一只瘦弱的鸡爪子划过银白的田野,一点文字的痕迹都没留下,干净得像小姑娘的脸蛋那么圆润、平滑、耀眼!

  一溜烟的功夫,不知自己梦幻到了何处,仿佛把自己给弄丢了似的,忘记了自己姓啥名谁?拖着疲软的双腿,迷茫在崇山峻岭之中。茫茫林海,青翠碧绿,山中云雾缭绕,分不清东西南北,只听见潺潺的溪流声迎合着清脆的鸟鸣不绝于耳。瞬间,一股浓浓的檀香味直扑鼻间,似乎在提示着我,莫非自己误打误撞闯入到了某仙人修行的圣地了!暗自庆幸“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好,找仙人帮我瞧一瞧我的病。满脸春风,得意忘形,试图迈开大腿努力向前挣扎挪步,却双脚落空,整个身体侧翻,悬浮于云海之中,顿时昏厥了过去,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醒来,以为到了阎王地府。不敢睁眼抬头去看那满脸凶煞恶煞一副判官像的阎王,还有他身边的那两位伸出长长的舌头,手执脚镣手铐的黑白无常。一看心里涩得慌,稍有不慎,得罪了他们,随时有可能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那该怎么办呢?我还有好多好多的方块字堆放在仓库里,需要晾晒,精心挑选、打磨、雕琢,修葺,不能半途而废呀?我匍匐向前,无奈的举起双手祈求道:“阎王爷爷,我、我半个小半个书生,误、误入此地,我就、就不打忧你们雅兴了哈!”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感觉有光的地方撤退。

  “什么?阎王爷,呵呵,我有他那么可怕吗?”一清脆笑呵呵的声音从头顶上前方传来,似乎也有两根圆柱型的东西拦住了我撤退的去路。我悄悄的眯开一条缝瞄了一眼,哇噻,满屋烛光高悬,哪里是什么阎王殿哟!简直就像紫藤楼阁,清新脱俗的雅苑!一位白发苍苍满嘴长满银白色胡须的老者,手持白长毛扫,乐呵呵的站在我的眼前,仙气十足。我惊呆了,连忙叩拜道:“仙君,你救救我,我病了!”

  “你先起来吧,傻孩子,你没病!”老君慈祥般的笑呵呵说道。

  “老君,我真的病了,还病得不轻。”我试图解释道。

  “哦,病了,怎么个病法?”老君仍然乐呵呵的继续问道:“你说来听听!”

  “我码字有许多的疑惑不解,人家为什么能够出口成章,妙语连珠,美轮美奂,而我却金口难开,词穷……”没等我说完,老君接口说道:“还有,半夜灵感来了惊醒起来瞎写,写完一点点东西就急于求成,在网络上一发表,眼巴巴的希望别人能提点意见,听一听,结果有点扫兴吧!”

  “嗯,就这病,能治不?”我祈求的眼光盯着老君问道。

  “不能,至少我不能!”老君干净利落地回答道。

  “谁能?”我脱口而出。

  “一会你就知道了。”老君似乎在给我打哑谜。

  “那,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病情的?”我疑惑地问道。

  “哈哈,他早就告诉我了。”老君一边乐呵呵的笑着说道,一边手中的长毛扫轻轻的一挥,我的眼前立即出现了一幅动态的画面,犹如海市蜃楼一般,一幕幕场景不停地涌现。

  只看一位英俊潇洒半吊子文化年轻人,倚靠在床沿边上,拿一破手机,手指不断的在屏幕上划来划去,好像写好了一点点东西,不停地在各个交流群得瑟,希望能找到一点什么回馈似的。仔细一看,有点像我又有点不像我,越看越有点像,似有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在何时何地!

  “他是谁,怎么那么像我?”

  “要不你去问问,与他交流交流,或许他能治你的病!”

  突然一阵清风拂来,我一个踉跄就来到了他的身边。完全傻眼了,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大大的头端坐于宽宽的两肩之间,深凹的双眼布满一条条血丝。

  “你是谁,怎么装扮成我的模样?”我诧异地盯着他问道。

  “我等你好久了,怎么才来!”他也诧异地盯着我回答道。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是谁?”我提高嗓门问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他也来劲了回答道。

  “哈哈、骗谁呀?”

  “我就是你的魂,你只是我的皮囊。”

  “人魂会分离?”

  “不然,你怎么会病了?就是把我给弄丢了!”

  “哦!”说得我将信将疑,想想自已最近似乎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有点像,继续说道:“既然你说你就是我,今天找到你了,你就回到我身体里来嘛,”

  “出都出来了,逛一逛,才不虚此行!走,陪我回趟老家----相思居。”说着一把拉住我的双手一跃而起,犹如两只雄鹰翱翔在碧海蓝天之中,巍巍青山延绵几千里,不停地向后挪动,满脑的情思也不停的跟着翻涌。

  一晃眼之间,我们来到一半山凹里的房屋前。高高的泥土墙搭盖的青瓦房,甚是有些古朴简陋,但又不失农居格调。在院坝的黄角树下,一中年男子正在教一小孩读书识字。我轻轻地走了过去,蹑手蹑脚,生怕惊动到了他们,悄悄地倚在一旁,听他们在说什么。

  “你是怎么搞的哟,又写错了!要一点一横、一撇一捺的慢慢去写,就像吃饭一样,慢慢的咀嚼饭才香。不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枣,连是什么味都不知道。”

  “哦!”

  “把笔放下,深呼吸,静一静,想一想该怎么去写。你心烦气躁就像弄丢了魂似的,怎么写得好嘛!”

  “嗯,我记住了,字如其人!”说完两个噗呲大笑。

  怎么这话跟我刚开始读书识字时,与父亲说的一模一样呢?我定眼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不正是我小时候读书的样子吗?正想要冲过去,抓住父亲的手问问“为什么正在过好日的时候,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这九年的时间过得还好吗?”的时候,白胡须老君挡住了我的去路说道:“刚才他们说什么来的?”

  “要静一静,不要心烦气躁,不要心烦气躁!”我转身默默的不停地念叨着,渐渐地,渐渐地发觉心神安定了许多。忽然转身想对他们说一声“谢谢”时,却发现他们早己去得无影无踪。


9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坟前 下一篇芥蒂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相思] [邓少枫] [半城寺] [星海阳光]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