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意外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回家的意外
2017-03-09 18:16:55 作者:艾月魂 】 浏览:670次 评论:1
编者按:一片让人揪心的小说,虽说人物刻画等还稍缺欠缺,但整篇故事读起来还是让人感动肺腑。一段幸福温馨的旅途,一个不可预料的结果,让我们从中体会到了人生的酸辣苦甜。也看到了文中母亲高贵伟大的形象。很感谢作者在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发此佳作,谢谢作者,盼更多美文!

  回家的路有一千八百里,因为有杨梅相伴,郭明的心比以往任何一次回家都急切。

  郭明从窗玻璃里,不止一次看到四年前母亲在车站送他的那一幕场景:花白的头发在秋风中像杂草一样飘扬,泪花儿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笑容始终绽放在脸上,挥动的手臂随着班车加速,挥舞的越来越快。

  “你怎么啦?”模糊的视线突然明亮,湿漉漉的感觉出现在脸上。郭明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关切地望着他。

  “想我妈了!”郭明冲那双明亮的眼睛笑了笑。一只温柔的手为他抹去脸上的湿润。

  郭明伸手搂住杨梅的肩膀,杨梅的脸埋进郭明宽厚的胸膛。郭明闻到了一股头发的清香,他感觉比世间任何花的味道都香;他把脸贴在柔软的头发上,轻轻揉动,股股芳香渐渐沁入肺腑,融入血液。他的眼眶再一次被泪水充盈。

  “不知道我妈这会儿干什么呢?”杨梅的声音像从水中浮上来。

  “你也想你妈啦?”郭明用手摸索杨梅的脸,他的手被打湿了。

  “从我们家回来,我们就一块儿去你们家。”郭明手臂用了更大的力气,想把杨梅的身体挤进他的胸膛。

  “我有女朋友了,她的性格和你一样善良!你一定会喜欢的!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郭明心里反复地念叨着这几句。

  郭明八岁那年,父亲突然从他眼前消失。随即,母亲在一个月内,从一个胖子,闪电般变成骨瘦如柴。郭明问母亲那段日子为什么老不吃饭,母亲平静地告诉他:“我在减肥。”郭明问父亲上哪去了,母亲告诉他:“出差了。”

  父亲出差一年还没回来,郭明再问母亲。母亲说:“你爸出差到很远一个地方工作,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要好好学习,长本事,长大了,去把你爸找回来。”

  十三岁那年,郭明从别人口中知道了父亲的去处。他回来没告诉母亲,而是把父亲的去处悄悄藏匿在心里。

  郭明从八岁以后一直努力学习。从八岁到十三岁,他想帮母亲把父亲找回来而努力学习。十三岁以后,他为了心中那个有关父亲的秘密,更加努力学习。

  郭明小学中学得回许多奖状。每一张奖状都被母亲小心翼翼贴在墙上,整整贴了一面墙。母亲经常站在那面墙前,一看就是半天。

  母亲是一家企业的职工,后来企业倒闭,下岗了。下岗的母亲在外面做零活儿。送过牛奶,做过饭店服务员,帮工地工人做过饭,在一些单位当过清洁工,帮人卖过服装,最后,在街边摆了个水果滩卖水果,一直到现在。

  尽管家里钱很紧,母亲从没让郭明欠过学费。郭明读大学的钱多一半儿是母亲辛辛苦苦挣出来的。只有很少一部分是郭明利用空闲时间做家教挣的。

  他们居住的那个北方小县城,夏天很热,冬天很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母亲几乎没误过一天出去摆滩,甚至大年初一也不例外。为的是多给郭明挣点儿学费、生活费。

  常年风吹日晒,四十多岁的母亲看上去有六十多。特别是她几乎全白的头发,深深的抬头纹,看上去甚至比许多六十岁的老妇还沧桑。而且,多年高血压,老胃病,近年又查出了冠心病。

  从大一结束,就要上大二那个暑假开始,每次回家,母亲都会问郭明一个事儿:“你在学校谈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谈了,就领回来让妈看看。”

  郭明有时候问母亲:“你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儿媳妇?”母亲笑着说:“傻儿子,是你和人家过日子,又不是我,挑你喜欢的就行了,你喜欢的,妈就喜欢。”

  尽管母亲在挑什么样儿媳妇上没发表自己的意见,但郭明心里还是暗暗按照母亲可能喜欢的标准来寻找自己的女朋友。

  回家的路还有九百里,郭明对杨梅说:“我该给我妈打个电话了,让她有个心里准备。”

  “你还一直没给你妈打电话?”杨梅问。

  “没,我想给她一个惊喜!这个惊喜,就是你。”郭明深情地看着杨梅,杨梅用手抓住郭明的胳膊,把头枕上他肩,担心地问:“你妈会喜欢我吗?”

  “一定会喜欢的!我妈是个很随和的人,不是电视里演的那种恶婆婆。”郭明把脸在杨梅的头发上贴了贴,深吸一口气,杨梅头发的芳香再次流淌进他的肺腑。

  拔通母亲的电话,郭明听到了风声,他的心立刻疼了一下,眼前出现了母亲在瑟瑟北风中,裹紧棉衣,戴着棉手套,棉帽子,在风中不停跺脚的情景。他仿佛立刻感觉到了那股吹在母亲脸上的冷风。

  母亲听郭明是带女朋友回家,立刻高兴的叮嘱:“人家姑娘娇贵,你一路上要照顾好人家啊!吃的喝的多买点儿,路上吃,别为了省钱,饿着人家。”

  郭明把手机对在杨梅嘴上,让她说话。杨梅刚叫了一声姨,郭明的母亲马上说:“姑娘,这么远和郭明一块来我们家,辛苦你了,路上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让郭明给你买,衣服穿的厚实吧,别冻着了,我们这儿可冷了。”

  打完电话,两个人感觉更加亲近,杨梅的头又靠在郭明肩头,郭明的手臂也重新搂住杨梅的身子。四目相对,火花四溅,微微一笑,情意绵绵。

  两人到家时,已是晚上七点半左右,走进院子,郭明发现屋里没有灯。郭明疑惑地对杨梅说:“我妈上哪儿去了?屋里咋没开灯!”

  “院门还开着,出去也肯定没走远。”杨梅接话道。

  “妈!我们回来了!”郭明叫了一声,紧走几步,推开屋门说:“门也没锁。”手在门边儿墙上摸到开关,按亮灯,看到母亲半靠着床歪倒在地,一只手抓着胸脯,一只手紧紧攥着一块抹布,两眼紧闭。

  郭明扑过去,大声呼叫:“妈!你怎么啦?妈-----”母亲一声也没答应,手脸冰凉,没有呼吸和脉搏,竟然已经死了。

  事后推断,郭明的母亲可能是听说儿子女朋友要来,要好好收拾一下屋子,迎接远来的客人,有点儿劳累,引起心肌梗塞,没及时得到救治而死。

  在抱着母亲尸体痛哭时,郭明又想起了他的父亲,如果父亲在母亲身边,母亲也许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走了。母亲才只有四十七岁!郭明的父亲是在郭明八岁那年,抛弃母亲,跟另一个女人私奔走掉的。母亲从来没跟郭明说起这个事。郭明是在十三岁那年,无意中从一个外人口里知道的。

  (完)


33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蔡老师 下一篇红包风波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艾月魂]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