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轶事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山村轶事
2017-02-10 11:09:23 作者:郑兆全 】 浏览:924次 评论:3
编者按:一篇励志的小小说,一篇迫切改变山村穷苦面貌的作品。作品中两个主人的性格描写,老村长要风厚些,高山稍微欠缺一点。作品结构不错,起承转合也还不错,结构紧密,语言淳朴,乡音浓厚,作品内容积极向上,是篇很不错的作品。希望继续努力。谢谢!

  一、

  山村很小,高音喇叭一响,全体村民足不出户便可听得凊清楚楚。为认真宣传中央文件,有二十年官龄的村长凭借那条人迹罕至的羊肠小道,经常背回几个大电池,任劳任怨,无怨无悔。村长的大嗓门一开,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唯恐群众领会不深、不细、不透,不厌其烦,不遗余力,一遍又一遍,叫村民的耳朵都长了茧子。

  这天,村长的大嗓门比昨天又高了一截:

  “老少爷们注意了,喇叭马上换电,换交流电!什么是交流电?就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电!录音机插电就响!电风扇插电就转!电视机插电就唱歌跳舞!电灯泡一拉开关就铮明锃亮!老少爷们注意了,今天上午正式来电,坡里的活先放下,在家等着……”

  村民一反常态,纷纷走出家门,仨一团,俩一伙,满脸兴奋,又说又笑,比过年还热闹。村里的电工叫高山,高山最忙,最累,最激动!省政府下了死命令,国庆节之前,山村必须告别洋油灯,黑暗世界一去不复返。

  今天国庆节,也是高山结婚的日子。高山在沿海地区打工认识了媳妇儿,两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媳妇儿毫不犹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媳妇儿的爹妈嫌闺女傻,跟个穷打工的一辈子住山窝里,丢脸啊!老人死活不答应,媳妇儿死活愿意,其中曲折不必细说,反正媳妇儿和娘家断绝了关系,没过门就成了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再忙再累再激动,高山都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婚礼刚结束,他就去了配电室。上午九点,电盘指示灯就亮,他就合闸,全村就一片光明。他等待这个神圣的时刻,想象电灯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村子沐浴在神圣的灯光里。合闸后,他忘了白天,忘了期盼已久的洞房花烛夜,忘了那些贺喜的亲朋好友,忘了村长千叮咛万嘱咐要他早去早回。

  他望着电盘出神。村里三多,老人多,光棍多,嫁到山外的姑娘多,他想改变这一切,他想带动村民承包荒山,发展种植业,推广养殖业,村里青年不再四处流浪,所有光棍都娶上漂亮的媳妇儿,他想缩短山里山外的距离,让走不出大山的老人游长城逛故宫,他想做一个照亮人心的光明使者。

  电视一片雪花,村长关了电源,要大家伙耐心等待。“高山快回来了,他回来咱边喝酒边看新闻,他会摆弄。合个闸这么费事,不等了,大家伙满上!”村长离开硬板凳,向配电室那个方向张望,不见高山,便重新坐下,“国庆节通电,国庆节大阅兵,国庆节高山娶媳妇儿,国事,家事,天下事,大喜事,好几喜临门……”“在座的老少爷们为难得一见的好几喜干杯,干它个四脚朝天,啊,杯底朝天,杯底朝天!”村长亲自倒酒,“咱村没栽梧桐树,照样引来金凤凰,高山为全村青年争了光,青年都要向高山学习,大家伙再干一杯!”喝闷酒的光棍老侄瞪了村长一眼,把酒杯使劲一蹾,张了张嘴,发痴,发呆,最后喘了口粗气,低下头,专心对付大碗鸡、大碗鱼、大碗肉,好像八辈子没见腥荤,好像与村长老叔有仇,好像村长老叔的开场白不如放屁。

  村长酒足饭饱,哼着小曲晃晃悠悠回了家,高音喇叭破天荒安静了一下午。一只雄鹰在村子上空盘旋,长啸。谁家生孩子了?婴儿的第一声啼给山村带来生气,延续生命壮美,一如连绵群山。

  天完全黑了,电视机歇台了,几个半大小子恋恋不舍,在院子里吵吵闹闹,等新娘掀柜子拿饼干,兴许再拿几页烧饼。饼干又香又甜,烧饼又薄又脆,这些诱惑让他们迟迟不肯离开。“真的没有了。”高山摊开手,一脸歉意,“回家吧,别耽误明天上学。现在有电了,村里哪天办食品厂,管你们吃够。”半大小子们信以为真,高山会搞对象,家里有电视机,管电,说话保准算数!

  关好院门,高山也有些倦了。母亲的关节炎越来越厉害,强忍疼痛忙这忙那,两腿更加肿胀,已无力支撑夜色的沉重,所以早早进了西屋。父亲在屋门口蹲着,抽完一袋烟,磕烟袋锅子,鞋帮蹦几个火星,一闪即逝。

  高山觉得对不起父母,自己结婚娶媳妇儿,母亲去县城捡了半年垃圾,父亲卖了一群羊,求亲告友,这才制家具,风风光光办了酒席。高山觉得更对不起媳妇儿,跳个穷坑,填打工积攒的钱不说,还被娘家骂,什么下贱、不知好歹、不知羞耻、不要脸,人家图啥呢!“歇着吧。”父亲强作欢颜,用烟袋指指贴着大红喜字的窗户。媳妇儿正擦眼抹泪,她说想妈妈了。

  二、

  高山的媳妇儿……唉,一个月多点就呆不下去了,啥事啊!穷山恶水,麻雀都得飞,养凤凰,甭寻思!

晚饭后,不少人聚在路灯下,七嘴八舌,见高山去配电室,都住了口。

  村长听到这些议论,似乎比高山还脸红,还窝囊。痛定思痛,他决定让贤,他早就看好高山。那天跟乡长私下提过,乡长当场表态:你那穷山沟,谁治理都一样。村长揣了两瓶老白干,去高山家,安慰高山,勉励高山,做高山的思想工作,劝他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化悲痛为力量,把握机会,振奋精神,以最快的速度摘掉全国贫困第一村的帽子,栽楸树、白果树、黄杨木树,值钱的树都栽,引不来金凤凰,引群大雁也行。

  “叔啊,人,怎么说变就变呢?”高山和村长碰杯,“长痛不如短痛,早走也好,又没领结婚证,不麻烦。咱这条件,也确实委屈人家。”“对呀,人家沿海,靠水吃鱼,咱靠山吃野菜!你别说,野菜比大鱼大肉强,常吃野菜长寿!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两万五千里长征,野菜占头功!咱今天,万里长征第一步!”村长岔开话题,一扬脖子,酒杯咂得嗞嗞响,夹一筷子野菜,细嚼慢咽,倒也吃得津津有味。“叔啊,你说全国最贫困村,第一村,不可能!咱这野菜大城市都争都抢,近水楼台先得月,咱随时尝新鲜,还不花钱,全国最贫困村,第一村,这话说得!正数倒数,反正第一,物以稀为贵,物极必反,物竞天择,物是人非,物……”高山喝干杯中的剩酒,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物,赶紧拿酒瓶,先给村长倒,自己再添满。苦味儿久久不散,村长怎么就好这口?怎么就爱吃苦?“吃糠咽菜,猪都不长膘!不吃救济粮,吃你个头啊?”村长大摇其头,“想这物那物,难,难,难!国家富强了,咱跟着享福了。你看,这电灯多亮,你敢说不托国家的福?”村长说着说着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少爷们吃国库粮,愧对国家,愧对国家啊!好容易来个俊媳妇儿,跑了!高山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领着大家伙,干,干,干!变,变,变!叫那凤凰飞回来,最好领二十个大凤凰,小凤凰!咱村大光棍,小光棍,正好二十,一个不缺,个个有份!”

  高山心里一痛,低下头,媳妇儿怎么映在酒杯里?村长醉了,高山也想醉,心里却越来越清醒。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高山流水,顺其自然,因势利导,事在人为……灵光一闪,他似乎抓住了什么。

  高山走马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把火烧疼了乡长的屁股。“你说什么?请电视台记者?报道全国贫困第一村?你脑袋进水啊?家丑不可外扬,国家的顽疾、污点,你光彩啊?高山啊高山,你叫我说你什么好!”乡长拿毛巾擦汗,“这是个经济问题,更是个政治问题,电视台敢不敢曝光还两说。不过,你说得有一定道理,我马上汇报县里,县里批准,我会立刻通知你。”

  没多久,电视台派来记者,很快,全国贫困第一村传遍五湖四海,慕名前来的游客络绎不绝。国家发改委和旅游局对第一村高度重视,派遣官员实地考察,陪同的县长乡长嘴不合拢,不知是哭是笑,是悲是喜。

  电视这东西确实神奇,纪录片里,那些草啊,树啊,野花啊,小鸟啊,就连薄薄的山雾都那么轻那么柔那么美,难怪外国佬被吸引,辗转数千里,有的居然带着翻译。老外们与村民同吃同住,临走留下可观的一笔钱,不许村民拒绝,离别时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样子叫村民的眼睛都湿了。

  又是国庆节,一条公路连接山村,山村点燃了鞭炮,山村兴起了“农家乐”。

  三、

  五年后,山村变成了度假村,二十个光棍也都有了孩子,唯独高山不近女色,一心扑在事业上。村里购买了旅游车,最近又跟北京某旅游公司合作,本村六十以上老人可免费去北京旅游。老村长领队,别的不稀罕,只想捎回几箱正宗北京二锅头。去商场买酒,他看见高山的媳妇儿,高山的媳妇儿挽着一个洋人的胳膊,似乎比以前漂亮,可笑起来眼角皱纹很深,像鱼刺。

  老村长如鲠在喉,他咽口唾沫,摸出手机,犹豫几分钟,又把手机放兜里。

  抬起头,高山的媳妇儿早没影了。


38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马蛇的故事 下一篇家访(小小说)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郑兆全] [艾月魂] [徐东风]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虎跑泉
  天这么热,果然中国人的六月了果然需要一池清水,把自己开成一朵莲花那老虎一定如..
孟加拉虎
  六界的道路如你红红火火的屋舍应供一定是南方人,胸怀坦露我于六月里构思最最奥秘..
回家的感觉,你有没
  歪打正撞,为寻找几个关键词,顺路来到了这里————火种文学网。似曾相识的模样..
夜航船
  1,臂膊臂膊定律,就是夜航船定律夜梦醒来这第一天启版的记忆使我悚惧而巨大振奋的..
麦子是拥有春天的植物
  尤其对于南方的麦子。当然真正的南方有没有麦子值得商榷而我们的麦子,是水稻和玉..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