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打了我(小说)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老师打了我(小说)
2016-08-13 10:41:39 作者:袁平银 】 浏览:489次 评论:4
编者按:读罢此文顿觉脊背冷汗淋淋,作者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披露的现实生活中恶劣的教子育人的歧途。大多数家庭溺爱孩子,有错不教,一味纵容,养成天老大他老二的怪佞脾性,在成长的途中滑向歪邪,爷爷奶奶这样的嫡亲非打即骂,居然丧心病狂的在爷爷饭碗里撒尿,作为父亲非但不严加管教还把爷爷推搡倒地,其行径必将会被孩子效仿,愈演愈恶。上梁不正下梁歪,辅恶抑善的结果就是,喂养了一个小霸王,豺狼的性质,这样的孩子即使长大成人也难免是祸害一方。文中的李老师学识渊博,多年教书育人,德艺双馨,怎奈扼杀在卑劣父子言行,将唯一的匡扶正义的精神一并扼杀。引人唏嘘。溺爱孩子,跟腐烂其根性一般无二。所以要想中华民族永盛不衰,一代更胜一代,要正确引导孩子,以身作则,万万不可如此文中的父母以一种无可救药的方式毒害孩子一生,毁了祖国的未来。凡是读者当引以为戒。【另,文中乘人不注意应是(趁人不注意)。声色俱厉词语用的非常累赘,推到了应是:推倒了。(要关爱孩子,不要宠爱孩子!)这句话不够付出生命的代价的力度,结尾处不够警醒。 】文笔值得欣赏,感谢作者来稿,愿创作愉快!远握,致敬。

  我叫贝贝,今年十岁,是小学四年级学生。  

   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谁管过我,也没谁管得了我。在家里,我是“一家之主”、无冕之王。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既希望我传宗接代,又希望我光宗耀祖,所以就都捧着我、护着我、依着我,一切都听从我的调遣,一切都听从我的摆布。我说东,他们不敢向西;我说南,他们不敢向北。生怕我这个“小老先人”寻了短见,使他们断了子、绝了孙。在学校,我是“小霸王”中的老大,只有我能欺负别人,别人绝对不能欺负我。倘若把我惹毛了,我就纠集一帮哥们儿弟兄要他好看。欺负小同学是我们的专利,顶撞老师是我们的乐趣。反正现在的老师都蔫了,既不敢打我们,也不敢骂我们,更不敢管我们。就是我们把屎尿都屙在教室里,他们不但干瞪眼,而且还得给我们擦屁股。

  不过也有不识相的老师,都什么年代了还想让我们学生听他的说教。比如教我们语文课、给我们当班主任的李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

  李老师是个老教师,教了几十年的书,眼看就要退休了。可他就是赶不上时代发展的要求,别人连钢笔都不用了,他却还攥着毛笔不放。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赌博、不唱歌、不跳舞,偏偏爱写个毛笔字。别人写毛笔字都蘸着墨汁写,可他偏偏要自己研墨写。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墨锭子和一方刻着双龙的石砚盘,一有空就坐在桌前挺着花白的头颅聚精会神地研墨、写字。不过他写的字很好看,既龙飞凤舞又有棱有角。有楷体,有颜体,还有我认不得的行书、草书。他的办公室里四周都挂着条幅,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就是那么一个人,却和我闹了一场非常不愉快的事。那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我乘人不注意就偷了一个同学的饭盒。然后就在里面尿了一泡尿,然后把那个饭盒塞进了那个同学的书包里。谁知我刚塞进去,就被那个同学发现了,那个同学跟我一样,也不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他见我把尿尿进了他的饭盒里,就一把抓住我的领口,把我拖进了李老师的办公室里。

   李老师正戴着老花镜在办公室里吃力地批改着作业,见我们打打闹闹地进了他的办公室,就放下笔问:“怎么回事?”
   那个同学指着我说:“贝贝把尿尿进了我的饭盒里。”
   “是这样吗?”李老师问我。
   “是的!”我点点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李老师听后,就对那个同学挥挥手说:“你先出去吧,等我处理以后再通知你。”
   那个同学得意地走了,我却留在了办公室里。李老师看了我一眼,立刻就声色俱厉地说:“贝贝,你这个孩子也太调皮、太不像话了吧,你怎么能将尿尿在同学的饭盒里呢?”
   我说:“我尿在他饭盒里有什么了不得,你管得着吗?”
   他瞪着眼睛,我也瞪着眼睛。他声色俱厉,我也声色俱厉。我从来就没有怕过老师,当然也就不会怕李老师了。
   李老师见我如此无礼,就更加生气地说:“怎么,我管不着你?谁说我管不着你?你既然是我的学生,那我就得管你!”
   “你管我?说得倒轻巧!”我也生气地说,“我爷爷奶奶都不敢管我呢,你敢管我!你算老几呀?”
   “我虽然不算老几,但你别忘了,我是你的老师,还是你的班主任,管你是我的工作!”李老师气得嘴唇直打哆嗦,花白的头颅连连摇晃,几乎吼起来了,“你爷爷奶奶管不下你、可以不管你,但我不行,我非管你不可!”
   我说:“你管呐!你管呐!你想怎么管我啊?给你说实话吧,管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你说什么?”他突然站起来,指着我的眼睛说,“你说管你的人还没出生?那好!我马上给你的爸爸妈妈打电话,叫他们来管管你试试!我就不信了,我管不下你,难道你爸爸妈妈也管不下你吗?”
   我说:“你打!你打!你尽管打电话叫我爸爸妈妈来,他们要是为这么一点小事就管我,那才怪了呢!有一次我夺下爷爷的饭碗,把尿尿进爷爷的饭碗里,爸爸妈妈还笑呢!”
   “哦?”李老师惊疑地说,“饭碗是干什么用的你知道吗?”
   我哈哈一笑说:“那还用问?当然是吃饭用的呗!”
   李老师说:“对呀!既然你知道饭碗是用来吃饭的,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尿尿在饭碗里呢?”
   我说:“我想在哪儿尿就在哪儿尿,这是我的自由!”
   “呵呵,自由!你还知道自由?”李老师说,“你知道什么叫自由吗?自由是在不违反法律、不违反道德、不违反学生守则前提下的自由,而你所说的自由根本就不叫自由,那叫胡来!”
   我不耐烦地说:“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以为你当个老师就了不得啊?我才不听你的呢!”
   我说完就想往外面跑,可他却一把抓住我说:“你别走,今天我非要让你知道那些事情是该做的,那些事情是不该做的!”
   我扭动着身子说:“你让我走,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我挣脱他的手又想往外跑,可他又一把薅住我说:“你这个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样不听话呢?你给我站好,今天我们一定要好好谈谈!”
   他说着,就去关了门。然后就坐在我的面前说:“你说说,你把尿尿在同学的饭盒里究竟对不对?你如果认识到自己错了,那我就不再追究了;你如果不承认错误,那我就要一追到底,直到你承认错误为止!”
   我见他跟我打起了持久战,心里又气又急。于是就抓起他办公桌上的石砚盘,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额头上。
   他“哎呀”一声大叫,马上就用手捂住了额头。我竟把他的额头砸破了,一股股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了出来。
   他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会打他,所以就用迷茫而又惊恐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你这个孩子,怎么打起人来了?”
   我说:“我打你怎么啦?我连爷爷奶奶都敢打呢,难道还不敢打你吗?”
   “你这个孩子真是少指教!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愤怒和悲哀。额头上的血也不住地往下淌,淌得他的满脸满身都是。
   我终于害怕了,抬脚就往外跑。可我刚把门拉开,他就从后面抓住了我。这次我算倒霉了,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竟多了一根教鞭。那是一条用又细又长的竹根做的教鞭,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拿着它指点黑板上的字词句。此刻,他把教鞭拿在手上忽闪了几下,二话没说,就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教鞭。

   随着教鞭地落下,我的屁股就像被火烫了一下,马上就有一阵剧烈的疼痛就传到了我的心尖上。
   我长到十岁,不说挨打,就是重话也没谁对我说过。在家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总是“我娃我娃”地叫得分外甜,叫得我浑身都舒坦。在我的记忆中,爷爷只生过一回气。就是那次我把尿尿到爷爷饭碗里的时候,爷爷生气了。那次爷爷是真生气了,扬起巴掌就想打我的屁股。但巴掌还没落下来,爸爸就把爷爷推到了。从那以后,爷爷就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打了他几次他都没还手。

   但李老师却打了我,而且打得很重。教鞭刚落在我的屁股上,我的屁股立即就起了一条肉棱子。一种屈辱感和复仇感立即就充斥了我的头脑,我再也顾不得许多了,扑到李老师的身上就又哭又闹又撕又咬起来。他的衣服很快就被我撕破了,裤子被我撕下了大半截,脸被我抓得稀烂,大腿也被我硬生生地咬下了一坨肉来。
   他也许被自己的举动吓呆了,或者被我的举动惊呆了,只有了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竟硬挺挺地站在那里任我撕他、扯他、抓他、咬他。要不是其他老师赶来拉开了我,说不定我真地就把他生吞活剥了。
   他见我被其他老师拉开了,就颓然坐在椅子上,带着满身的血迹有气无力地说:“你先回家吧,明天我们再谈!”
   我趾高气扬地说:“就你那两把刷子,还想跟我谈,你做梦吧?”

   可就在我带着胜利的喜悦正要离开李老师的办公室的时候,爸爸却一头撞了进来。爸爸看了看我问:“放学了你怎么不回家?”

   我指着李老师说:“是他,是他不让我回家的!”

   爸爸马上就怒气冲冲地对李老师说:“你怎么能随便扣留孩子呢?出了事究竟是你们学校负责还是我们家长负责?”
   李老师说:“不是我要扣留他,而是他犯了错误。他竟把尿尿在同学的饭盒里,你说这样的孩子该不该教育?”
   爸爸说:“把尿尿在饭盒里有什么了不得?再买个新的不就行了?”

   我见爸爸竭力袒护我,就又指着李老师告状说:“他还打我呢!”

   爸爸好像被吓了一跳,马上问道:“他打你?他打你哪儿了?让我看看!”

   我立即脱掉裤子,让爸爸看屁股。屁股上被打的肉棱子,还在火辣辣的疼。

   爸爸在我的屁股上摸了摸,几乎跳了起来。他一把揪住李老师的领口说:“你怎么能随便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我自己都舍不得打呢,能让你打吗?”

   李老师“哎哟”了一声说:“我的确打了他一教鞭,可你看我这浑身的伤……”

   “看你什么看你?”爸爸不容李老师说下去,就怒气冲冲地说,“要不是看你是老师,要不是看你是老年人,那我今天就非把你揍扁不可!”

   李老师指着额头上还在流血的伤口辩解说:“是他先打了我一砚盘,所以我才打了他一教鞭!”

   “笑话!他多大?你多大?”爸爸冷笑着说,“如果你不打他,他能打你吗?他一个十岁的孩子能打得赢你吗?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李老师还想说什么,但爸爸大手一挥说:“你还想说什么?你说什么都没用!就是你有一万个理由,你打我的孩子都是不对的!”

   李老师有口莫辩,干瞪着眼睛没了办法。

   我心里只想笑。一个教了几十年书的老教师,终于栽在了我和爸爸的手里。

   爸爸接着说:“你说怎么办吧?你既然打了我的孩子,那你总该对我有个交代吧?”

   李老师垂头丧气地说:“你要个什么交代?你说吧!”

   爸爸说:“我的孩子不能白打,你必须给我作个了结!”

   李老师说:“怎么个了结法?”

   爸爸说:“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公了,一是私了!”

   李老师说:“公了怎么说,私了怎么说?”

   爸爸说:“如果公了,我们就到教育局去,或者到县法院去,谁是谁非让他们说了算;如果私了,那你就给我的孩子赔礼道歉,并给我的孩子一千块的精神损失费!”

   李老师说:“你选择吧,你说公了就公了,你说私了就私了!”

   我爸爸说:“看在你是老教师的份儿上,我们就私了算了吧!像今天这样老师殴打学生的恶性事故,如果让上面知道了,最低也会给你一个开除公职的处分。但你毕竟教了几十年的书,我不想做得那么绝情。所以你只要给我的孩子赔个礼、道个歉,再给一千块精神损失费也就算了!”

   爸爸可真厉害,几句话就把李老师震慑住了。李老师思索了一阵,终于说:“那就私了吧!我教了一辈子书,马上就要退休了。既然你能高抬贵手,把我的饭碗保住,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说着,就真地从身上掏出一千块钱来递给我说:“对不起,贝贝,我是老糊涂了,真不该打你,请你原谅我吧!不过,我希望你以后要好好学习,好好做人!……”

   他说着说着就突然哭了,泪水竟像断线珠子一般流了出来。

   我接过十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忙高兴地拉着爸爸的手,蹦蹦跳跳地回了家。

   可第二天我到学校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李老师的办公室里挤满了人。我不顾老师的阻拦忙钻进去一看,原来李老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已经没了气息。

   李老师死了!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我也不知道。但他的桌上却赫然写着一幅条幅,墨迹虽然还没有干,但十一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却分外醒目:要关爱孩子,不要宠爱孩子!


24
     
书签:老师 小说 编辑:玄微子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车祸五十 下一篇车祸四十九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太行风] [素颜鸽] [青青树] [袁平银]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