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莲花飘香(短篇小说)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夏日,莲花飘香(短篇小说)
2016-07-21 15:32:57 作者:野老 】 浏览:4769次 评论:2
编者按:小说开篇不俗,美丽自然的生活画面跃入眼帘,故事人物自然登场。正当读者悉心品味之际,作者突然笔锋一转,陡生悬念,将读者引领进了主人公他们的爱情、生活、事业的故事之中。布局合理,情节生动,文意唯美,深深地打动和感动着读者。小说开头和结束之际,独特娴熟的用笔技巧,最能彰显出作者大手笔的文学功底与水准。问好野老,遥祝佳作连连!

   (一)
  

    初夏的果园,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苹果树的叶子绿得耀眼,油光光的;那些鸽子蛋般大小的果实在阳光下在微风里点着头,有些似乎有点害羞的样子,一会儿藏到树叶的背后,一会儿又调皮地露出脑袋;茂密的枝丫间,欢快的小鸟们,跳上跳下,叽叽喳喳地诉说着昨天的故事。蓝天,丽日,绿海,果实,小鸟……初夏果园里这幅大自然绘出的色彩浓郁的巨大油画,让人极为惬意,从而无限美好地去想象着秋天那一派丰收的景象。
  青杏和清香正在自家果园里给鸽子蛋般大小的苹果套袋。
  “不好!”青杏突然大叫一声。
  “咋了?”清香被吓得一哆嗦,急忙问道。
  “快走!”青杏扔掉手里的苹果袋,拉起清香的手急急地说道,“俺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五月哥要出事,赶快回家!”
  于是两人飞奔出果园,跨上摩托车,在山间水泥路上向家里呼啸而去!
  

   (二)
  

    院子里,青青的杏树,绿得耀眼,叶子油光光的,那些小个鸡蛋般的青杏缀满了枝头,阳光下泛着青光,一派青色……
  坐在轮椅里的五月在青青的杏树下,举头凝视着那些青杏,两行泪水悄然爬下瘦削的脸庞。
  这些日子里,五月的心里有多少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啊!在他的心里,一直有两个人在做着生与死的较量:一个是真爱青杏的五月,一个是私心处的五月,这两个人反反复复较量着!真爱青杏的五月总是说自己做得完全正确,人不能只顾自己,要为爱的人付出一切;那个私心处的五月,总是过不去那个坎儿,总在骂自己混账,不应该把自己爱的女人拱手送给别人!日日夜夜的心灵折磨,让五月疲惫不堪,脸也瘦了,眼窝也塌下去了,慢慢地,五月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于是今天早晨他就让青杏在上山前把他推到大街上,他又央求一个孩子替他去超市里买回一瓶乐果乳剂后把自己推回了家里……
  泪水模糊了双眼,树上的一个个青杏仿佛变成了一个个他深爱着的青杏,五月痛苦地喃喃道:“杏儿,哥哥走了,来生,哥哥还来找你……”说着,五月拧开了乐果乳剂的瓶子盖儿……
  突然,青杏和清香破门而入,清香一把夺下五月手里的农药瓶子,青杏抱住了五月的头,把脸贴在他的头发上幽幽咽咽地哭开了。青杏这一哭,五月也放声大哭起来,五月一哭,清香也哭起来,三个人抱成一团,哭得昏天黑地的。
  太阳,叹息着躲进云层里去了;风儿,停下来了;屋顶上的小鸟儿,停止了啾啾的鸣唱……
  从此,清香不再让青杏去山里干活儿了,让她在家里照看着五月;晚上,清香就过来与五月一起作伴,哪怕五月一再地下保证不再做傻事,任凭他怎么撵清香,清香都不会离开半步的。
  

   (三)
  

    夏至节一过,胶东半岛就真真正正地进入了夏天,麦收之后的春庄稼比着劲儿长,秋庄稼刚刚钻出苗儿,这个时节的高山镇是满山满野的绿,也是农人最惬意最休闲的日子。
  夏天的太阳不仅起得早,而且是很毒的。早晨,五点多钟太阳就兴奋地从东山巅后边迫不及待地蹿出来,不到九点钟,大地便被炙烤得像个大蒸笼似地,万物都耷拉下脑袋瓜子,无精打采的。树上的各种蝉儿比赛般地叫着,大马猴儿蝉拚命地喊“热啊——热啊——”,哇幼娃蝉狠劲儿喊“哇幼娃——哇幼娃——我热啊哇幼娃——”,伏到喽蝉则一个劲儿地扯着嗓子告诉人们:“伏到喽——伏到喽——”。树桠间的鸟儿,跳上跳下地,唧唧啾啾地卖弄着清脆的歌喉。牛儿羊儿早在日出前,就啃饱了鲜嫩的青草儿,此时卧在树荫下,一边听着蝉们的聒噪,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着;骡马们被拴在树下,它们也卧下来,闭了眼睛,鼻孔里不时喷出热气儿;狗儿也在树荫下趴着,让肚皮贴了地儿,伸直了后腿儿,耷拉着长长的舌头,哈哒哈哒地喘息着。此时,很有“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啊!人们从地里陆陆续续地回来了,讲究干净的,用凉水冲洗过身子了,邋遢的,便脫了上衣光着汗津津的脊梁。大家坐到树荫下,男人们闲聊着,谈天说地说生活,扯粮食扯烧草扯菜米油盐酱醋,聊李家的姑娘张家的媳妇儿;女人们则总是在纳着似乎永远也纳不完的鞋底儿、鞋垫儿,听到男人们胡吹八为的闲扯到让人暴笑时,她们也会抿着嘴儿偷偷地笑。
  即使这么热的天儿,清香也不会在家里待着,他也要去自家的果园子里忙着,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啊,他不仅要为青杏,还要为五月,更要为青杏肚子里的孩子!清香一想到青杏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就要当爸爸了,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儿,他也就越发地感激五月哥。
  一天傍晌的时候,上山回到家的清香和五月、青杏正在家里院子里的杏树下谈论着自家里的苹果,展望着秋后的丰收景况,大街门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青杏说道,“大门没关哩。”
  “你们好!”
  随着一声问候,轻盈盈地走进一个女人来,五月、清香、青杏三人抬眼看去,不禁呆住了。女人四十左右,细高挑儿,方脸盘,浓眉大眼儿,留着稍微弯曲的烫发,穿一身儿雪白的套装,高雅而时尚,端庄而妩媚,让人打眼一瞧立马就会联想到湖面上亭亭玉立的洁白莲花。
  “您是……”三人几乎是一起问道。
  “咋了?”来人说,“连你们的姐都不认识了吗?”说吧,哈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就像一串银铃般的清脆响亮,荡漾在院子的上空。
  五月、清香、青杏三人从这久违的笑声里听出了来人的身份,连忙说道:“夏莲姐,是夏莲姐吗?”
  “哈哈哈,十几年不见了,你们还没有忘记姐,谢谢了!”夏莲愉快地说道。
  “哪里敢呢,俺仨可是姐的粉丝哩!”五月说。
  “是啊,姐是大美女,俺仨都喜欢姐哩。”青杏说。
  “俺还在学校里跟同学打过赌儿,说姐跟杏儿是高山镇最美的姑娘!”清香腼腆地说。
  “你们仨那时候就像三个跟屁虫,还有脸儿说呢,哈哈哈……”夏莲说着又是一阵银铃般的大笑。
  四个人坐到了杏树下,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时光里。
  

   (四)
  夏莲,叫胡夏莲,也是高山镇胡家湾土生土长的人,她比五月、青杏、清香三人要大八九岁,她的美丽是天生的,在胡家湾乃至高山镇是他们那一代姑娘里最最顶尖的美女。
  高中毕业后,夏莲在村子里开了几年农用超市,二十三岁那年里因为美丽嫁给了县城一个大土豪的儿子。土豪家里就一个宝贝儿子,十年后由于过度的吃喝嫖赌抽,土豪早早地去见阎王爷去了,于是夏莲帮助丈夫撑起了这个家,打理起公爹留下来的企业。
  做姑娘时的夏莲,就让五月、青杏、清香着迷,星期天、节假日里他们三人都会去找夏莲姐,读夏莲姐的书,看夏莲姐钩的花边,听夏莲姐讲故事。他们喜欢夏莲姐的美丽清纯,更喜欢夏莲姐外向、直率、坦诚、助人的性格。一天,清香悄悄地对五月说:“五月哥,你娶夏莲姐吧,你看她有多美啊!”五月说:“那你咋的不娶她呢?”清香说:“你娶了夏莲姐,俺就娶杏儿,咱俩都能娶上漂亮美丽的媳妇了!”
  十几年过去了,五月、青杏、清香都已经长大了,夏莲也奔四十了。可是,谁都不会料到夏莲的家里出事儿了!
  原来夏莲的儿子从小就被送到了一所全日制贵族化寄宿学校读书,一个月才可以回家一次,于是在她的土豪公爹去世之后,夏莲就全身心地投入自己家的企业管理中去,帮着丈夫排忧解难,成为了这个家族式企业的顶梁柱。夏莲的丈夫是个富二代,从小娇生惯养,应该学会的,都没学会;不应该学会的,一应俱全地都学会了。公司里,夏莲忙得不可开交,甚至有点焦头烂额,而她的丈夫却一天天游手好闲,吃喝玩乐,哪里逍遥自在,就去哪里自在逍遥。有一天,夏莲的丈夫带回了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非要跟夏莲离婚不可,任凭夏莲磨破了嘴皮,用尽了良苦之心,这个家伙就是顽固不化。无奈夏莲只有使出最后一招,她开车去拉回了正读初四的儿子,让儿子来家劝劝爸爸。哪里知道,富二代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谁劝都无济于事。最后,有一米八几的儿子说:“妈,算了,这号爸爸不要了也罢,离吧!”接着转过身子对富二代说道:“咱们的家底,你和我妈一人一半,否则我就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也不会认你这个爸的!”就这样,夏莲与丈夫离婚了,夏莲留着有两千多员工的制衣有限公司和一家大型超市,富二代则留着建筑公司和一所私立学校。
  

    (五)
  青杏麻利地下厨,端上了八菜一汤,就在青青的杏树下,五月、青杏、清香一边慢慢地吃着饭,一边听着夏莲时而愉快时而愤怒的述说,他们也随着夏莲姐的情绪激动着,并不时插话议论着,咒骂着那个该死的富二代。
  故事也说完了,饭也吃完了,夏莲去洗把脸后坐下来对五月、青杏和清香说道:“俺的故事讲完了,你们仨猜猜俺今日是来干啥的?”
  五月呵呵一笑:“俺猜不到。”
  清香摇摇头说:“俺笨,更猜不到啊。”
  青杏哈哈笑道:“俺知道,夏莲姐是想咱了呗!”
  “青杏猜对了一半!”夏莲接着说,“其实啊,俺是来家搬你们去帮俺的啊!”
  “啥?”五月、青杏、清香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咋了?”夏莲说,“看你们大惊小怪的!”
  “俺仨去帮你?呵呵,俺仨能干啥呢?”清香憨厚地笑笑说。
  “是啊,俺仨能干啥呢?”青杏也附和着说。
  五月看着夏莲,没有吱声儿,他仿佛要从夏莲那秀美的脸庞上寻出答案。
  夏莲看看青杏和清香,又把目光定格在五月的脸上,笑着说:“只有你们仨答应了,俺才能告诉你们,咋样,这个忙到底帮不帮呢?”
  青杏、清香相互看看对方,又把目光转向了五月,似乎是在征求五月的意见。
  五月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注视着夏莲,一字一句地说道:“夏莲姐,你看俺是一个废人,啥也干不了,杏儿和清香也从没有管理过工厂的经验,再说还有一大片果园要靠他俩管理着,俺仨不光不能帮上你的忙,反而会给你添许多的麻烦啊!”
  “麻烦不会有的!”夏莲说,“这样吧,你们仨好好考虑一下,过几天再给俺答复,就算是姐求你们了,好吗?”
  仨人不好再推辞了,送走了夏莲后他们陷入了思索和讨论之中。
  

    (六)
  

    五月、青杏、清香想了几天几夜也没有想出个子丑寅卯来,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出夏莲姐来请他们去帮的哪门子的忙,更不知道自己能去帮夏莲姐啥忙,于是决定不去给人家添麻烦。
  第五天上,夏莲又驾车回到了高山镇的胡家湾,走进了五月的家里来了。
  当五月婉转谢绝夏莲时,夏莲笑了,银铃似的,清脆响亮。笑过之后,夏莲说:“俺也猜到了,你们是不会轻易答应的,但是俺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俺现在就把事情的原委以及俺的打算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们仨!”
  原来这里还有一段故事哩。
  今年春天里,五月、青杏、清香三人的爱情故事不仅在古老的高山镇被传得沸沸扬扬,也同样传遍了黄海边上的这个有着七十万人口的县级市。此时的夏莲,正因为富二代的移情别恋甘做当代的陈世美刚刚离了婚,正在饱受心灵和情感的折磨。当夏莲从胡家湾的亲人嘴里得知了五月、青杏和清香原汁原味的爱情故事时,夏莲切切底底地被震动了,也真真正正地被感动了。五月的诚实纯朴,青杏的纯真无暇,清香的憨厚老实,他们仨的模样和往事一下子就涌进了夏莲的脑海里,勾起她十几年前太多的回忆,她由衷地钦佩五月,也敬佩青杏和清香的不离不弃!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夏莲的心里产生了:为啥不能以自己的实力去帮帮敬佩的人呢?让他们过上没有忧虑的生活,让他们的人生更加精彩,也算是自己为以前的小伙伴们尽了一点力,也为这个和谐的社会献一点爱心。夏莲经过精心的筹划,一整套方案在她的心里形成了,于是她才回到高山镇的胡家湾走进了五月的家里来了。
  弄清了事情的真相,五月对夏莲说道:“夏莲姐,你是可怜俺吧?”
  五月这话一说出口,青杏、清香心里咯噔一下子,怔怔地看着夏莲。
  夏莲摇摇头,慈祥地看着五月,然后又把目光落到了青杏和清香的脸上,她说道:“你仨想听姐的心里话吗?”
  五月、青杏、清香点点头,静静地看着夏莲。
  “在听到你仨的故事的时候,正是俺人生最低谷的最低潮的时候,咱们都是因为感情发生了不同的故事啊!俺以前那口子,他做的是啥事儿?抛妻舍子,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弄得妻离子散、四分五裂,让人家戳他的脊梁骨;五月,深爱着青杏,自己残废了,为了自己爱的人能幸福,毅然决然地放手,而杏儿和清香却不离不弃,一如既往地照顾着五月,这是感天动地的大爱啊!”
  说到这里,夏莲用手捋了捋自己的秀发,继续说下去:
  “俺被你仨感动了,这一感动也就想明白了,不纠结了,也不郁闷了,俺走出了痛苦,振作起了精神。是啊,人生咋会一帆风顺呢?挫折固然不同,但是就看你是咋样去对待它了!这一点,俺是从你仨身上悟出来的啊,所以俺就越发的敬佩你们,也就越来越想着和你们这些好人一起去做点事情,一是再续我们的友情,圆我们的事业梦,二是也想让你仨换一种崭新的生活,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说到这里,夏莲激动了,一把拉过青杏,抓住了青杏的肩膀,连声说道:“咋样?这可是姐的心里话啊!”
  青杏就势抱住了夏莲,她喃喃地说:“夏莲姐,你真是个好人啊!”
  “是的!”五月说,“夏莲姐,人如其名,纯洁高尚啊!”
  “呵呵……”清香笑着说,“俺就知道夏莲姐很美很美,特漂亮哩!”
  

    (七)
  

    一个月后,建在胡家湾村头的五月和清香的一溜八间房子被重新修建改造成为“高山镇果业合作社”,院墙被推到了,门前是一个偌大的水泥铺成的广场,但那棵青青的杏树依旧挺立在房前。
  五月、青杏和清香都加入了“高山镇果业合作社”,成为这个集农资销售、技术指导、果品购销为一体的果业合作社的大股东。青杏和清香大部分时间待在合作社里,周末便开车去县城里与五月、夏莲相聚,他们在县城里也买了自己的房子。
  五月,在夏莲那个大超市里做副总经理,夏莲专门为五月配备了一个生活保姆,五月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夏莲给五月、青杏、清香都补交了“五险”,她说,等到了退休了,他们就作伴去老年公寓,不让孩子们操心。
  不知咋的,就引起了电视台的注意了,五月、青杏、清香和夏莲前前后后的故事分别做了两期专题节目,第一期题目叫着《五月,青杏清香》,第二期题目叫着《夏日,莲花飘香》。
  在《夏日,莲花飘香》这期专题节目开始的旁白里,是这样吟哦的:
  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
  轻狂而不知疲倦
  十里平湖,一窗薄雾
  两岸青山,关不住万红拥簇
  听——
  山谷复苏和心间悸动
  一声声,不盛不乱
  朱砂在眉间坐化
  恰似一朵莲,开在六月
  摇曳春光,妩媚灵魂
  浮华如故,美人迟暮
  岁月静好,安抚不了孤独
  听——
  鹃啼催落红,白马叩心门
  一声声,不曼不重
  芳香在指尖凝结
  仿若那朵莲,开在六月
  重温春光,抚慰灵魂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你若凋败,芳香犹在
  ……
  (全文完)

123
     
书签:夏日 莲花 飘香 短篇小说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车祸二十七 下一篇五月,青杏清香(短篇小说)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周炜才] [野老] [古月执忆] [徐东风]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