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原创首发】老槐树下(短篇小说)
2016-04-24 11:28:57 作者:野老 】 浏览:4308次 评论:1
编者按:百善孝为先。富水河边高山镇柳家湾有条知名的街道,在明朝出过一位大孝子,大嵩卫的青天大老爷就赐给这条街一个响亮荣光的名字叫孝德街。孝德街的后裔们家家户户辈辈世世以这位大孝子为楷模,以此为荣,都讲究一个“孝”字。在商品经济,物欲横流的今天,常年在外以钱为本,竟然忘记了孝敬自己父母亲却自以为有了几个臭钱的柳三多,春节期间竟然在这条街道的繁华地活动中心——老槐树下显摆起来。却被柳家湾村委会主任、支部书记柳不群和“富水集团有限公司”现任老总尚大虎上了一堂生动的“道德观念”、“传统教育”的政治课。有钱不能忘本,物质富裕了不能让精神贫乏。作者的小说刻画了当今社会人们的价值观、人生观去向问题。创意独特,文意深邃,文风飘逸活泼,生活韵味悠长,耐人回味,荐读分享。

大年初一的早晨,柳家湾的当家人柳不群去给“富水集团有限公司”的老董事长柳青拜年。柳青老爷子和集团另一位老董事长尚仁壮每每到了年关都要从半岛都市里回到老家富水河边过年,因而柳、尚两大家子的人也自然得跟着两位老爷子回到老家来。老爷子说,人不能忘了根在哪里,常回来住上几天让儿孙们也记得自己的故土。

从富水河边柳老爷子的家里走出来,“富水集团有限公司”现任老总、柳老爷子的二女婿尚大虎把柳不群送出了家门。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柳家湾孝德街的老槐树下走来。孝德街是柳家湾村村北的一条大街,这街上在明朝出过一位大孝子,大嵩卫的青天大老爷就赐给这条街这么一个响亮荣光的名字。从此,孝德街的家家户户辈辈世世以这位大孝子为楷模,都讲究一个“孝”字,这不仅名满高山镇,就是在整个大嵩卫那也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哩! 孝德街的这棵老槐树都成精了,她高寿几何?恐怕是没人知道的,据说大嵩卫的青天大老爷给这条街赐名的时候,她就已经有这么粗这么高了。老槐树,那可是真叫成了精了,你看吧,三五条汉子扯着手合抱不过来的树干中间里形成了一个能钻进两个大人的树洞,巨大的树冠遮住了半条孝德街,老枝遒劲,宛如苍龙,曲折逶迤的,直指苍天的,沧桑中都透着肃穆;青枝泛着绿光,枝茂叶密,萋萋蓁蓁,散发着无比的青春气息。每每立夏节一过,孝德街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吃过中午饭都会聚到这里乘凉歇息;晚上时分,哪怕月亮、星星都回家睡觉了,大槐树底下还是有欢声笑语不断地飘向远方。于是,这老槐树底下自然就成了孝德街乃至柳家湾探讨国家大事、议论是是非非、发布小道消息、传播奇闻轶事的地方了,无怪乎有人戏称这里是“柳家湾新闻中心”哩。 即使大冬天的季节,这老槐树下也会聚集一些人在闲谈,更别说是大年初一这个喜庆的日子了。

柳不群和尚大虎走过来时,老槐树下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他俩抱着拳向各位乡亲们问候着祝福着,大家也同样向他俩问候祝福。人群里一些五十岁以上的人大都认识尚大虎,因为毕竟柳家湾和柳家湾河北只有一河之隔,柳青和尚仁壮两家的故事他们还是记忆犹新的,而那些四十岁以下的人就大多不认识尚大虎了,虽然他们也或多或少听过柳家和尚家的一些传奇故事,但他们常年在各大城市间打工奔波很少有机会儿遇上这位“富水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总,不认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正当人们在嘻嘻哈哈地问候祝福时,从大槐树东边走过一个人来。此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染着一头的红毛,满脸的青春疙瘩豆儿,穿着蓝色的皮尔卡丹西装,雪白的衬衣领上没打领带,却在脖子上挂着一根小手指粗的金项链。他走到大槐树下的人群时,也不说话,就从衣袋里掏出一个个红包向他跟前的人发放起来。几个最先接到红包的人打开来看,里边装有百元大钞,四百六百不等,人们喧哗起来,有啧啧称赞的,也有向前挤着讨要的,一时间老槐树下热闹非凡。

柳不群和尚大虎站在人群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他们也是大闺女出门子上花轿——头一次遇上这样奇葩的事儿。

红毛一个一个红包地分发着,发到柳不群和尚大虎跟前来了。他抬起头看了看柳不群,说道:“你是柳家湾的村委主任、支部书记,你就免了吧!”说着,就把一个红包递给了尚大虎。尚大虎没有接这个红包,却说道:“无功不受禄啊,小伙子,我们认识吗?”

小伙子闻声抬起头来,有点吃惊而愤懑地逼视着尚大虎,脸上的青春疙瘩豆儿仿佛都要涨开似的,鼻孔里吭了一声,说道:“傻逼一个!”

“小伙子,别骂人啊,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我和你无情无义的,我怎么能接受你的钱呢?”尚大虎不动声色地说。

“是啊!”柳不群接过话头子说,“柳三多你这是唱得那一出戏呢?你一年年地不回家,春种秋收把你老爹老娘累得要死要活的,你把这钱留着给他们养老,不让他们劳累才是正经的营生,你在这儿显摆什么?”

“你想管我们家的事儿?”柳三多瞪着柳不群说,“哼哼,也不掂量掂量你够不够格!”

“你这等不孝之人,做那些不孝之事,谁都够格管,别说我还是一村之主!”柳不群针锋相对地说。

“小伙子啊,咱们且不说你们家的事情,就说今天这事儿吧!”尚大虎嘿嘿一笑说道,“你有钱,给乡亲们几个,是件好事儿,但不是这么个做法啊!比方说,乡亲们谁家里有难有灾了,谁患病没钱医治了,你可以去帮帮他们;再比方说,你也可以为村子里的公益事业投投资的,这才叫把钱花在了刀刃上啊!”

“放狗屁!”柳三多把头一扬横横地说,“我的事儿用得着你来管?我有的是钱,我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柳三多,钱多、小弟多、女人多,哼哼,是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没法比的!”

“你有多少钱?”尚大虎依旧不动声色地问。

“你别管我有多少钱,告诉你,我光过百万的豪车就有六辆!”

“呵呵,你还有什么?”尚大虎继续问道。

“告诉你,老子是放高利贷的,有两三幢别墅!”柳三多也不发红包了,气粗两肋地在抖落着自己的家底。

“还有什么?”尚大虎又问道。

“怎么了?就这些,也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了!”

柳三多骄傲地掏出一支大中华牌香烟叼在嘴里,又掏出一只精致的打火机点着了香烟,喷出一口烟雾,眼睛朝着天空,得意洋洋,一副大土豪的样子。

“你的豪车和别墅,卖吗?”尚大虎笑美美地问。

“卖?”柳三多鄙夷地看着尚大虎说,“你这样的人能买得起?哈哈哈……”

尚大虎对柳不群说道:“不群,我回去等个客人去,你代表我跟这位钱多、小弟多、女人多的人谈谈,他的豪车和别墅我都买了,让他自己出个价吧!”

说罢,尚大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下子轮到了柳三多吃惊了,他一动不动地望着尚大虎的后背影儿,香烟屁股烧着了手指这才“啊呀”一声回过神儿来,半天吐出两句话:“这人是……是谁?他怎么这么牛逼啊?”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柳三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疑惑惑地转向柳不群。

柳不群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了,傻了吧?你这才叫着是傻逼一个啊!”

“他,到底是谁?”柳三多腔调儿都变了,底气早已不足了。

“不认识吧?”柳不群说道,“柳家湾、柳家湾河北两个村子的自来水、水泥路、路灯、沿河公园以及富水河上的大桥都是他们家出钱建起来的!知道是谁了吗?”

柳三多茫然地摇摇头,像一只被打愣的公鸡,呆头呆脑的,没有了先前那种土豪味儿了。

“是的,你不知道就对了啊!像你这种一年年不回家、把自己的父母都忘记的人又怎么会去关心家乡的事情呢?!”柳不群继续说道,“告诉你,这就是‘富水集团有限公司’的现任老总、柳青董事长的二女婿、尚仁壮董事长的二儿子——尚大虎先生!他们家里有多少钱?你去半岛都市里打听打听去吧!就你那六辆豪车、三两幢别墅实在是不够他们集团一个子公司固定资产的千分之一的!”

柳三多抖抖索索地 掏出一支香烟,哆嗦着点了好长时间才点着了,他摸摸脑门子上的汗滴,再没有说一句话,踉踉跄跄地走了。

老槐树下的人群望着柳三多的背影,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把刚刚落在老槐树上的一对花喜鹊惊起,它们向村外的天空飞去。

太阳被北方天空飘过来的铅灰色的云遮住了,一会儿竟然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知谁喊了一声:“瑞雪兆丰年啊!”

是啊,但愿今年是个丰收年啊,柳不群心里想着,他离身向柳三多家走去,他想去看看柳三多的父母,也想去再和三多谈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的话要跟柳三多说哩。

(全文完)

101
     
书签:原创 首发 槐树 短篇小说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柳叶青青 下一篇心计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陆青石] [古月执忆] [玄微子] [邓少枫]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